刚刚更新: 〔马强东〕〔萌宝来袭:总裁爹〕〔教官从我是特种兵〕〔盛唐陌刀王〕〔诸天旅道〕〔王小刁〕〔带着键盘去修仙〕〔胡美美〕〔王富贵〕〔秦亿〕〔凤清音〕〔傅大人命里有妻〕〔影视世界当神探〕〔最初的寻道者〕〔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大佬今天催婚了吗〕〔开局签到做神豪〕〔洪荒之诸天聊天群〕〔大佬又在装萌新了〕〔竹马他又打翻了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044 一股禽兽味儿
    盛雀歌等啊等啊,还真没等到贺予朝下楼来,最后只能自个儿上楼去了。

    男人在书房工作,盛雀歌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见他正背对着门口在画图,连后脑勺都透着一股莫名的不易招惹意味。

    盛雀歌现在胆子比以前还大,才不管这么多,直接冲上去就勾住了贺予朝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都几点了呀?”盛雀歌凑在他耳边说,“很晚了,不睡觉哦?”

    她特意还在睡觉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某人握着鼠标的手指一紧。

    “不睡。”

    过了半晌他才冷冰冰回答。

    盛雀歌不置可否,看了眼电脑上他的设计方案,又继续问:“真的吗?”

    贺予朝不回答了。

    男人一旦用这种态度面对人的时候,便会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盛雀歌蹭着他的脸,继续不厌其烦地问:“真的吗,真的吗?”

    “盛雀歌!”

    他警告了一句。

    盛雀歌恍若未听见,继续说:“那你不去,我就先睡觉了哦。”

    虽说明天不上班吧,但早睡早起身体好,她只要工作不算特别繁忙的时候,还是很养生的......

    总感觉开始工作以后,精力也比不得还在念书的时候,那会儿每天基本上都有用不完的力气,好像不管做什么都很轻松似的。

    现在还想要维持那样的热情,也只能靠着尽量补充的睡眠以及完全不加奶和糖的冰美式来维持。

    “去睡吧。”

    贺予朝说完,盛雀歌便哼了一声,故意在他颈边嗅来嗅去。

    “闻什么?”

    盛雀歌说:“你知道我闻到什么了吗?”

    “嗯?”

    “一股禽兽味儿。”盛雀歌不怕死地说下去,“还非要装正人君子。”

    贺予朝眼神一暗。

    行,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不当这个禽兽还真对不起她......

    早上下了雨,应该是忘记关窗户了,外面有淅沥沥的雨声打在窗台上。

    盛雀歌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去关窗,然后就发现贺予朝已经早起了。

    这个人是真的不需要睡觉休息的吗?

    辛苦一晚上还能继续去工作,这还是不是人啊?

    盛雀歌嘀咕了几句,强撑着精神去煮了杯咖啡送进书房,都没看男人一眼,又打着哈欠回房间补眠了。

    等她真正醒来时,贺予朝正靠着床头发邮件。

    “诶,你不画图了吗?”

    “嗯,暂时结束了。”

    盛雀歌对他忙起来时候的工作强度有了切身体会,倒也不会试图去改变他的工作方式和节奏。

    但还是关心了一句:“这么熬夜对身体不好。”

    她又补充道:“容易那什么,你懂得。”

    贺予朝揪着她的脸:“我有么,嗯?”

    暂时是没有的,但谁说得准什么时候就会那什么了呢.......

    “我这是为了你,和我的未来着想。”

    “看来你还需要再确认一下,是不是要担心这一点。”

    盛雀歌赶忙摆手:“不确认了不确认了!”

    要说这种事情,她可没有贺予朝有本事!

    周六难得没有太多要忙的事情,盛雀歌就和厉晚舟商量起针对盛月歌的计划来。

    “放心放心,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已经找我朋友把请帖发过去了。”

    厉晚舟在电话那头感慨:“你是怎么知道她最近跟谁走得近的,你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盛雀歌轻笑:“想知道她跟谁在一起玩,看她的ins和微博就知道了,这个人那么爱出风头,新认识了厉害的朋友,你觉得她会忍得住不炫耀出来?”

    “原来如此啊!”

    “正好看见她们平日里喜欢做的事情,将计就计罢了。”

    “雀歌你简直是我的偶像!我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聪明啊......”

    “就怎么样?”

    “哼,不想说了,我才不想费心去想那个人呢!”

    厉晚舟最后还是没有再提,盛雀歌便不问了。

    她和厉晚舟聊完之后,又去看了眼盛月歌晒出来的那些生活细节,对方完全没有预料到,有一场专为她织的天罗地网正在布置当中,很快就会掉进陷阱里,毫无挣扎翻身之力。

    这天下午,盛雀歌没想到李蓉竟然还会来找她,给她打电话想见面。

    “不用见了,有什么就直接在电话里说吧。”

    “雀歌,你原谅我好不好?之前是我的错,我知道我都是因为嫉妒你才会做出那些失去理智的事情,但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原谅我,我发誓我再也不会针对你,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好不好?”

    “好啊。”盛雀歌答得毫不犹豫。

    “真的吗?你原谅我了?那你帮我和主任求求情,让我回去事务所行不行......”

    “我说的好,是以后确实要井水不犯河水,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行。”

    “盛雀歌!你,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李蓉的求饶声逐渐小了下去,她碎碎叨叨地说着自己处境有多艰难,她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龙城的律界圈子本就不算太大,知名律所就那么些,出了什么事情,很快就能人尽皆知。

    何况如今信息传播的速度根本不受控制,李蓉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但就是被人当成了笑话在谈。

    李蓉和盛月歌合谋试图用舆论压力来击垮盛雀歌,岂料没有把盛雀歌打倒,现在李蓉还自己亲自体会到了这种舆论压死人的滋味。

    这不是报应是什么?

    盛雀歌一脸平静,内心毫无波动,并不会因为李蓉来道歉就原谅她。

    有些人是永远不可能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抱歉的,李蓉绝对会是这样的人,她现在所有的服软和歉意都不过是因为时势逼迫,她不得不那么做而已,但凡李蓉还有任何机会,都不会来找盛雀歌。

    “李蓉,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你做的一切,都是自找的,没有人逼你这么做。”

    “就是你逼我的!盛雀歌,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这样......”

    “看来你依旧执迷不悟,我们也没有好谈的。”

    “别别,雀歌,我求你了,你真的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盛雀歌听着电话里的抽泣声,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机会嘛,倒是可以给的,也不是完全不能原谅她。

    只要李蓉能够拿出足够诚意,她还是可以稍微给李蓉指点下明路的。

    但这就要看李蓉到底有几分诚意了。

    “李蓉,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真的是因为我吗?没有因为别的什么人,故意引导你......”

    盛雀歌的声音轻幽,带着蛊惑,缓缓响起。

    李蓉过了很久才开口:“你是什么意思?”

    “你认识我妹妹,对吧?”

    “你怎么知道?盛雀歌,你妹妹可比你好多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借给我钱,让我摆平了想要举报我的那家人......”

    李蓉不是第一次因为执业过程中的灰色手段而要被人举报,这次也估计是被敲诈狠了,才跑去找盛月歌借钱。

    “是么,那她借钱给你之后,是不是没有再来找你了?”

    “她,她那么忙,等她有空的时候,我们都会在一起吃饭逛街!”

    “看来你被她骗得不轻嘛。”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盛雀歌慢悠悠道:“盛月歌给你出主意,告诉你用什么方式来对付我,她甚至还为你提供了资金。然而等到事情败露之后,她没有付出任何代价,所有责任都是你自己承担,她还会告诉你,虽然她提过这个方式可行,但事情是你自己一个人想要做的,她甚至还劝过你不要冲动行事,对不对?”

    李蓉的语气已经不平稳了:“你怎么知道的......”

    盛雀歌真没有途径知道她们之间的来往,但盛月歌惯用的方法,真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啊。

    初高中的时候,盛月歌不就是这样利用她那些小姐妹来对付自己?

    每当盛雀歌反抗,她都能够从整个事情里摘出来,满脸无辜的告诉所有人,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什么都没有做。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盛雀歌对自己这个妹妹的手段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等你被辞退了,又恰好被人威胁举报,你去找她求助,她借了你一笔钱,并且答应会帮助你,然后你对她依旧死心塌地相信,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她手里的一颗棋子,被她利用来对付我......李蓉啊,你可是被她毁了未来,却还拿她当恩人来看待呢。”

    盛雀歌低笑,真觉得挺有趣。

    李蓉和盛月歌属于一丘之貉,但李蓉比盛月歌更蠢,做什么都冲在前头。

    “我告诉你这些也没别的意思,你好好想想就能知道,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凄惨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就算你想怨恨,也该找对人才是。”

    李蓉听完,直接把电话挂了,竟然也没有再提求她原谅的事情。

    看来是终于开始思考,到底是谁害了她。

    盛雀歌摆弄着手机,笑靥如花,绚烂无比。

    也不知道当年盛月歌的小姐妹们,在长大后,会不会在某天突然醒悟,自己当年有多愚笨?

    要是能想起来倒好,想不起来,可真是活该被利用了。

    ......

    小静那边继续帮盛雀歌盯着盛家的状况,不时汇报来一些有用的信息,让盛雀歌能够分析出,陆婉现在确实是有新欢了。

    不过陆婉藏得挺深,从来没有把她的情郎带回去过,也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马脚。

    盛雀歌仍然怀疑和天辰基金的那个人有关,不过有贺予朝盯着,她也没担心,只要有消息了,她迟早会知道。

    盛月歌则是再也没有去找过叶炳文,丢了这么一个潜在结婚对象,盛月歌看起来没有太失望,最近的生活又恢复了之前的状况,加上她新认识的那些名媛千金,看起来是打进了一个新的圈子。

    龙城如今有许多新贵,都是从外市来的,虽说刚扎根龙城,但因为生意做得大,资本雄厚,在龙城也算混得很开。

    盛雀歌从厉晚舟那里打听到这些消息之后,就已经有了打算。

    盛月歌攀不上叶炳文,又心生一计,现在寻觅新目标,肯定是不会在意叶家了。

    当然,她就算想做什么,叶炳文也是不敢为所动的,几次之后盛月歌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肯定就不会再浪费时间。

    这个人审时度势的本事同样很强,当初试图给贺予朝下药,后来发现这一招行不通了,不也再没有打过贺予朝的主意?

    对于她完全招惹不起的人,盛月歌也不会浪费时间。

    “雀歌小姐,我最近经常偷听到夫人打电话的时候提起一个名字......”

    小静回忆之后,念出一个英文名来。

    midnight,像是个酒吧或者夜店的名字。

    但陆婉那么自视甚高的,可不会喜欢那种场合,她就算要去,肯定也是什么高级会所,像观江阁那样的。

    “我知道了,我会查查看,谢谢。”

    “雀歌小姐,您千万要小心,我总觉得她们都是疯子,要是知道您在做什么,肯定会对付您的。”

    “没关系,让她们来吧。”

    她们要是什么都不做,盛雀歌才要不开心呢。

    和小静谈完之后,盛雀歌先是搜索了一下,可没发现什么特殊信息。

    她又去问贺予朝,可龙城没有这样的私人会所,那些地方都喜欢附庸风雅,可不会取个这么暧昧的名字。

    那到底是什么?

    盛雀歌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只能先将这事儿记在了心里,再慢慢寻找信息。

    周日,贺予朝要去开会,hg有新的项目,虽然不是他负责,但现如今许多人都是冲着贺予朝的名气而来,如果项目规模足够大,他这个当老板的,还是会到场表示一下重视。

    盛雀歌也是如今才更了解贺予朝在建筑设计领域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带他入行的老师是第一个拿到建筑界的诺贝尔,普利兹克奖的国人,可以说在全球范围内都享有盛名,那位可是个有名脾气乖张的主,这辈子就收了贺予朝这一个真正的学生。

    而他出师以后,他的老师也豪言,贺予朝就是下一个普利兹克获奖者。

    因此贺予朝的每一个设计都受到了极大关注,加之他在商业上的种种行为,贺予朝在这个行业里特立独行,像个异类。

    关注多,压力也大,盛雀歌想象一下自己承受差不多的压力,也会有种难以喘息的感觉,也不知道贺予朝到底是怎么面不改色承担这一切的......

    等他出门之后,盛雀歌也收拾收拾去见厉晚舟了。

    厉晚舟也是够特别,给自己招个运营竟然选在周末面试。

    她的理由很简单,能够接受这份工作的人,一定要做好随时待命的准备,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发奇想发布什么东西呢?

    当然,厉晚舟让人挂出去的薪资范畴也确实是很诱人,几乎是同等岗位的三倍。

    所以即便是周末,也依旧有很多人愿意前来尝试。

    盛雀歌呢,就是来陪她面试的。

    厉晚舟想找个最合适的员工,正好盛雀歌没什么事,就让她也来帮忙把关。

    好歹是一个月几万的工资,这个钱总不能花出去之后就打水漂了,再有钱,也不是随便造作的。

    工作室今天也有好几个人在,整个团队都在为明年春季的欧洲时装周做准备,也是卯足了劲,希望能够到时候在最高规格的秀场上,大放光彩。

    盛雀歌一来,就被厉晚舟拉进办公室了。

    “我挑了三个人,起码筛了四五次简历,你再来帮我看看,等会儿要是你有什么想问的,别犹豫,大胆的上!”

    盛雀歌挑眉:“你确定想要我来问?”

    她怕把所有人都给问跑了......

    ------题外话------

    大佬就禽兽给雀儿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极品老木匠〕〔姜咻傅沉寒第一次〕〔齐昆仑〕〔重生第一宠:大佬〕〔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入赘的废物〕〔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阶下臣〕〔秦偃月〕〔巅峰赘婿(又名: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