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室之妻〕〔剑冷霜寒〕〔地球人不可能这么〕〔八零娇包好鲜甜〕〔何日请长缨〕〔从拍情景喜剧开始〕〔穿书女配的自我修〕〔上门龙婿txt免费下〕〔废婿萧阳〕〔萧阳叶云舒龙王殿〕〔萧阳龙王殿〕〔萧阳〕〔生而为王萧阳叶云〕〔超级王者〕〔生而为王〕〔龙王殿〕〔生而为王萧阳〕〔龙王殿萧阳〕〔龙王殿萧阳〕〔龙王殿全文免费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254 他是不是喝醉了?
    盛雀歌已经迫不及待回家了,她想要立即在贺予朝面前分享自己所有的快乐和满足,这样的情绪,以往她很少可以告诉别人,因为她本就不是非常善于将自己内心剖析出来的人,但是贺予朝总能发现那个藏起来的她,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让他看见真正的自己。

    不过很显然贺予朝今天也很忙碌,这通电话没接到之后,她再和贺予朝见面,已经是深夜了。

    她等到贺予朝回来时,只觉得他看起来很疲倦,那张冷峻分明的脸庞上没有过多情绪泄露,只是他凤眸里的温度要比往日低一些。

    盛雀歌凑近了,便闻见他身上的酒味,应该是混合了多种酒类的味道,很复杂,但不难闻,反倒有种浓郁的,幽然的诱惑。

    “唔,酒气好重,你先去洗澡。”

    贺予朝嘴角掀起个弧度,将盛雀歌抱进怀里:“嫌弃了?”

    “对呀,嫌弃了,那你还不快去……”

    贺予朝的脸埋在她颈侧,闷笑:“既然你这么嫌弃,那我更不去了。”

    “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我从来都不讲道理。”

    “……哎呀你快点儿去!”

    盛雀歌其实是觉得,他这样抱着自己,影响力太恐怖了,她的脑子都快要没法儿转动。

    贺予朝继续笑,他的笑声混合着热气喷洒在盛雀歌的皮肤上,莫名的滚烫。

    盛雀歌只觉得这股热气,很快就要蔓延至全身。

    她只得拖着贺予朝往楼上走,然而这人牛高马大的,就这差不多190的身高,她使出浑身力气也拖不动他,只能在沙发旁边停下脚步。

    她捧起男人的脸,与他对视:“你不会是喝醉了吧?”

    贺予朝眼神深沉,坚定弯头:“没有。”

    对话如此清晰,确实不像是喝醉的人。

    要换别的人在这儿,兴许就被贺予朝这架势给糊弄住了,根本不会觉得这个男人此刻是喝多的状况。

    但盛雀歌跟他朝夕相处,不说彻底了解他的一切,想要分辨出他是否喝醉,还是有这点儿本事的。

    “你就是喝多了。”

    她语气笃定。

    然而大佬还盯着她轻笑:“不,我没有喝多。”

    “……我才不相信。”

    贺予朝也不说什么,就像一只大猫收起了自己尖利的牙齿和爪子,抱着她撒娇。

    他温暖的怀抱逐渐侵袭了盛雀歌的理智,她到后来也干脆不去在意他是否喝多了,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大佬喝醉以后,除了比平时要更加黏人一点,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坏处。

    就是如何哄他去洗澡,可能是现在最大的问题,让盛雀歌有些为难。

    拖也拖不动,说也说不听,她还能怎么办?莫非真让他跟客厅呆一晚上等他自己酒醒啊?

    盛雀歌想了会儿之后,在贺予朝唇边亲一口,然后小声诱惑:“我要去洗澡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某人的眼睛简直就是瞬间放光明,嗓子里呼噜一声:“嗯?”

    盛雀歌:“……”

    行,喝醉了也不能改变这人对她的某些执念,现在她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贺予朝总算是松开了她,跟在盛雀歌身后上楼,幽森的目光直直定在盛雀歌的背影上,凤眸眨也不眨,透露着十分的危险。

    盛雀歌则是在想,真是没见过喝醉了还是这样的人,脚步平缓毫不凌乱,反应敏捷,思维清晰,到底哪里像是喝醉的人。

    显然,贺予朝心里有一股线,他能够维持这样的状况,全凭毅力支撑,因为不能别人看见他露出脆弱一面,所以才要绝对的保证自己可以骗过所有人。

    盛雀歌不禁有些心疼,连喝醉了都不会放纵自己,贺予朝的压力可想而知,在他的这个世界里,无论他拥有多少,都是凭着他相应付出得来的,他早就不止是贺家少爷了。

    “到了,这里是浴室,你还认得出来吧?”

    盛雀歌眼看着把人哄到这里了,终于有种见到光明的感觉。

    贺予朝点点头,走进浴室。

    然而下一秒,他就已经转过头来说:“还有你,进来。”

    盛雀歌试图找借口敷衍:“我给你倒杯水去,你肯定有些渴了,想要喝水,对不对?”

    她循循善诱,以为贺予朝会被自己糊弄过去,然而即便是喝醉的贺予朝,也不是那么容易欺骗过去的,他直勾勾盯着盛雀歌,再次重复:“进来。”

    “……我就应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

    终究是醉了,气势再凶违也有些不一样,现在的他就像是护食的狼崽子,而盛雀歌就是他要护的这个食。

    最后,盛雀歌也只能跟着这个人一起,进了浴室。

    虽说是他泡澡,但最后遭殃的人,还是少不过盛雀歌。

    她后知后觉才发现,贺予朝的醉意根本不可能那么深,否则这个人……算了。

    盛雀歌无奈地想,她斗不过这人,认命吧。

    第二天早上的贺予朝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漠矜冷,用餐姿势优雅,贵公子模样确实是副很赏心悦目的画面。

    盛雀歌盯着瞧了一会儿,才走过去,拍拍桌子:“你知不知道昨晚做了什么?”

    贺予朝收回放在新闻上的目光,轻笑:“知道。”

    他不是喝多了就会忘记前一晚事情的人,再说,他也还没有到那种断片的程度,不至于什么都记不起来。

    盛雀歌重重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既然你都已经知道,那你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自己?”

    某人明知故问:“我做错了什么?”

    “……贺予朝你不要耍赖!”

    他昨晚做的事情难不成还少了?!

    “乖,先把早餐吃了。”

    他意味深长道:“昨晚你辛苦了。”

    “……”

    盛雀歌有点抓狂,想跟这人打一架。

    “不过,谢谢你照顾我。”贺予朝眼神温柔,“被你照顾的滋味还不错。”

    其实昨晚从浴室出来,盛雀歌就没什么精力去照顾他了,但还好这人也不怎么需要她费精力,也算给她省了点儿力气。

    “贺予朝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姜咻傅沉寒〕〔盛莞莞慕斯小说免〕〔一世巅峰〕〔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