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下杂货铺〕〔在古代搞事的日子〕〔边缘人物她重生了〕〔绿湾奇迹〕〔大妖归来〕〔农门骄女有空间〕〔玩坏世界的垂钓者〕〔君临星途〕〔回到古代有空间〕〔重生我要当学神〕〔路神他落地成盒〕〔玄门妖王〕〔重生名门娇妻:厉〕〔至尊龙婿〕〔至尊龙婿-1〕〔邪性总裁好难缠〕〔兵王从我是特种兵〕〔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横推从拔刀开始〕〔全世界都想攻略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379 染指的想法
    看贺予朝发红包,还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盛雀歌之前就知道这人其实大方得很,不然也不能出手就是一辆超级跑车送给表弟,睫毛都没颤一下。

    现在看起来,大佬的壕气是展现在方方面面的,有几个年纪还小的小辈,直接当面拆了红包,看到里面的支票之后,笑容更是灿烂无比,甚至开玩笑道:“虽然每年都是支票的老一套,但是这个红包是我收过最喜欢的!”

    盛雀歌偷笑,她虽然没有收到过这样的新年红包,但同样是这样认为的。

    显然,这真是很特殊的新年礼物了。

    等贺予朝把红包发完,差不多就到了下午该去祭祖的时候。

    贺家的祖辈牌位就摆在大宅特意选出来的一个房间里,风水最好的位置,但在这里进行过简短祭祀以后,还要去一趟陵园,那里还葬着曾经牺牲的一个先辈,那也是每年贺家祭祖最重要的环节。

    这么几十年,一直如此。

    盛雀歌从来没有参与过阵仗如此大的祭祀活动,毕竟有这么多贺家人在这里呢,怎么也不可能小阵仗了。

    贺尤匡早早回来了大宅,盛雀歌看到他,也只是礼貌问候过,便没有了多余的谈话。

    对自己的父亲,贺予朝同样冷淡,虽说面上礼制周到,并没有任何怠慢,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父子的关系,一点都算不得好。

    还好这样的场景,贺家人也都习惯了,谁都知道贺家是谁说了算,除了老爷子,就是贺予朝,贺尤匡如何的态度,其实也没多少人在意。

    等到祭祖开始的时候,盛雀歌要跟着贺予朝一起去上香,她看着拜访的灵位,内心倒是很平静。

    虽说早上还有些紧张,但真到了这时候,盛雀歌也没了别的想法。

    等这边的香上完,转战陵园的时候,盛雀歌和贺予朝坐同一辆车,任可皓也在他们这辆车上。

    任可皓坐上车就说:“表哥,舅舅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问这个做什么?”

    任可皓趴在座椅后背上,说:“舅舅最近做的那些事儿,连我都听说了,他怎么还不死心呢?老是想要把那人带回咱们贺家来......也不看看配不配。”

    虽说任可皓并不姓贺了,但毕竟贺家的地位摆在这里,就从他过年是跟着父母一起回贺家来,就能够看出,贺家的重要性了。

    所以,任可皓也没认为自己有了外姓,就不再是贺家人。

    贺予朝淡淡道:“听到了风言风语也不用管,很快就不会再有了。”

    “我倒不是很在意,可万一传到表哥你耳朵里来......”

    “他们有本事,就尽管传过来。”

    盛雀歌好奇道:“伯父现在最重视的那个儿子,是有多大的本事?”

    任可皓不屑道:“能有多大的本事,不过是更能哄舅舅开心罢了,舅舅也不只有那一个私生子,以前就......”

    说着说着,任可皓发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赶紧闭了嘴。

    盛雀歌看了眼贺予朝的神色,对任可皓笑了笑:“没事,这些我都知道。”

    “这样啊,那我就继续说了?反正以前被送走的那个,还是要厉害一点,现在这个,根本都不敢和表哥正面敌对,就这样的,还能有什么本事?”

    盛雀歌点了下头,的确可能是这样。

    要是真的有大本事,就不只是想办法哄贺尤匡开心,让贺父给他更多的东西了,也只能让贺父觉得愧疚想要补偿而已。

    不过这么一说,盛雀歌对当初那个被贺予朝丢出去,再也不能踏进这个国家一步的私生子,还要更感兴趣一些。

    能做到那种程度,让贺予朝动怒了,倒是个本事。

    基本上这些人做的事情,只要无伤大雅,贺予朝通常都不会多看一眼,小打小闹,也影响不到贺予朝,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任可皓继续说:“表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我爸敢背叛我妈,在外面养了私生子,我肯定......”

    肯定要做什么,他没说出来,但想想也知道,肯定是不会放过对方的。

    盛雀歌说:“是啊,所以咱们予朝还是很善良的。”

    贺予朝眉心跳了跳:“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

    善良?

    他和这个词是最搭不上关系的......

    贺予朝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被盛雀歌这么说起来,某人便非常的不习惯。

    尤其这还是在任可皓这个表弟的面前。

    盛雀歌立马发觉贺予朝的异常了,偷偷笑了下,但没有拆穿。

    到了陵园之后,贺家众人又是一番忙碌,现在不提倡明火祭祀了,所以也只是放了些鲜花,摆放些祭祀用的东西。

    葬在这里的,都是贺家早已逝去的长辈,但却也是对贺家最重要,有过最大功勋的。

    等这边祭祀结束,盛雀歌还问贺予朝:“是不是有时候,还会有除了你们以外的人过来祭拜?”

    “遇到一些特殊的日子,是会有人来悼念的。”

    盛雀歌便说:“那这些英雄们也不会寂寞啦。”

    贺予朝摸摸她的头,没再说什么。

    其实这些长辈,贺予朝也从来没有见过,毕竟都是活在历史上的人物了,有些甚至是历史书上出现的人物,因此要说感情是没有的,但崇敬和钦佩的情绪却是每次都会出现。

    就像盛雀歌说的,是英雄。

    在陵园祭祀以后,时间便已经到了傍晚,这个时候,也可以回老宅去吃年夜饭了,再过一会儿,春晚也会开始。

    盛雀歌还听到贺予朝的姑姑说:“老爷子今年也被邀请去现场了,但老爷子啊不喜欢那种人多的地方,所以还是跟咱们一起过。”

    任可皓便调侃:“其实我不介意去现场的,爷爷早说的话,我就去了嘛!”

    大家都在旁边笑,说这名额可是不够分的,所以干脆大家都别去,还是在家里呆着比较好。

    一楼客厅被重新布置了一下,可以容纳更多人同时就餐,盛雀歌跟着贺予朝,坐到了老爷子在的主桌上,她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也知道自己是肯定要坐在这里的。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贺予朝的未婚妻了,坐在这里无可厚非。

    还没开饭时,老爷子便说:“今年咱们贺家也算是多了新的家人,以后大家都要把雀歌当做一家人,明白吗?”

    盛雀歌抿唇笑笑,知道老爷子这是再次为自己正名,都已经到贺家来过新年了,她这个未婚妻的身份,自然不会再有任何人怀疑,会有所变动。

    贺小姑还在此时问:“既然这样,予朝你是打算什么时候和雀歌结婚啊?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一直等你吧?”

    盛雀歌当时便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哪里是要让她等啊,基本上就是贺予朝在等她,如果她现在点个头,那么贺予朝就有本事明天就带她去领证结婚。

    不过,这些话,盛雀歌并不适合说出来。

    她刚要朝贺予朝投去求救的目光,某人就已经笑了笑道;“是我不好,我会争取更好的表现,早日让雀儿满意,愿意嫁给我。”

    大家又笑起来,任可皓还说:“这昔日同学有朝一日成为了我表嫂,我习惯了这么久,也已经彻底习惯了,我不介意雀歌立马就成为我正式的表嫂。”

    “你就是没习惯,也迟早有那么一天。”贺予朝看向他。

    任可皓忽然就看明白了这个眼神的意思,自家表哥这是在说,自己是该庆幸当初,没试图染指表嫂啊......

    任可皓嘛,也不敢说,自己当年确实还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极品老木匠〕〔姜咻傅沉寒第一次〕〔齐昆仑〕〔重生第一宠:大佬〕〔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入赘的废物〕〔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阶下臣〕〔秦偃月〕〔巅峰赘婿(又名: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