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下杂货铺〕〔在古代搞事的日子〕〔边缘人物她重生了〕〔绿湾奇迹〕〔大妖归来〕〔农门骄女有空间〕〔玩坏世界的垂钓者〕〔君临星途〕〔回到古代有空间〕〔重生我要当学神〕〔路神他落地成盒〕〔玄门妖王〕〔重生名门娇妻:厉〕〔至尊龙婿〕〔至尊龙婿-1〕〔邪性总裁好难缠〕〔兵王从我是特种兵〕〔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横推从拔刀开始〕〔全世界都想攻略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396 怎么样最佳助攻
    盛雀歌时常觉得,贺予朝就是势靓行凶,这人的脸吧,对她的吸引力太过强大了,根本不给她多少抵抗的机会。

    所以无论贺予朝想做什么,即便是她不同意不赞成的事情,如果这人凭着他那张脸来引诱她,基本上不下两个回合,盛雀歌就会投降。

    所以,她觉得自己跟贺予朝之间就没有公平可言嘛......

    “贺先生呢,无论穿什么衣服,怎样打扮,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我怎么可能对你厌烦。”盛雀歌亲了亲他,以示诚意,“再说了,你如果不相信你的魅力,只要你肯到大街上去走两圈,就能知道有多少人对你感兴趣了。”

    就算迫于此人的气场,敢于正面和他搭讪的人不多,但一定会有很多人暗中注意到他。

    他在人群中,绝对是最醒目的存在,简直跟发着光一样。

    想当初她为了对付盛月歌,开始偷偷调查贺予朝的时候,那会儿对这人还没有任何感情,就已经感受到了他那张脸的杀伤力有多大。

    现在嘛,这种杀伤力对她而言,更是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

    对于她的真心话,某人颇为满意:“很好。”

    “既然我都这么诚意了,你不如......”

    “想都别想。”

    盛雀歌再次败下阵来,想要让贺予朝穿穿鲜艳衣服的念头也就此破灭。

    没得挑了,服装也很快就定下来,中规中矩才是此行目的。

    一下子从热带海岛回到了冰天雪地的龙城,盛雀歌突然又有些想念那里的温暖阳光了。

    不过嘛,现在跟海岛热浪比起来,明显是有更加吸引他们的事情。

    春节假期还没有过去,因为基金会的那些事儿,这个假期却是比以往还要更热闹。

    还好形势逐渐在逆转了,那些摆出来的证据都能够说明很多问题,真相到底如何,自然有理智的人去分辨。

    眼看着宴会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了,夏艺却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要让她自己对梁时说出有些话,总是有些残忍的。

    梁时......跟他们的这些事,其实没有任何关系。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夏艺也觉得,不管是夏家还是梁家,应该都很重视梁时,他也被教育的不错。

    只是有很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注定了要发生,就必定会发生。

    盛雀歌在宴会的当天上午提醒夏艺:“你如果要告诉梁时,就得抓紧时间了,虽然今晚没有邀请梁时,但你也说不准这位少爷能得到消息过来......”

    仇宴辛的请柬只发到了梁家手里头,就算梁家人不将消息告诉梁时,梁时也有很多途径可以得知今晚即将发生的宴会。

    梁时也很聪明,所以很可能轻易猜到今晚这宴会有些不同的意义。

    尤其这人如今已经在怀疑什么的状况下。

    夏艺在电话里十分为难:“我真的说不出口。”

    “你如果说不出口,就让仇宴辛去说吧。”

    仇宴辛本来也答应帮助夏艺的父亲,要保护好夏艺,这些事情,就算不是为了夏艺,即便只是履行他对夏父的承诺,也不是不可以做。

    “梁时跟他关系挺好的,要是因为我,闹了矛盾,我不就成了罪人?”

    夏艺仍然不希望自己去影响到仇宴辛,尽管影响早就出现了,很多东西都在不可逆的状态里。

    盛雀歌叹气:“看来你还是没决定好。”

    “是啊。”

    而且,夏艺确实也没有必要一定和梁时解释,就算他们是姐弟,夏艺也不欠梁时什么,她要隐瞒自己的秘密,当然可以不用告诉梁时。

    盛雀歌之所以希望夏艺提前告诉梁时,是因为盛雀歌觉得,假如先发制人,那么梁时有可能成为夏艺的助力。

    至少,不会在关键时候,威胁到夏艺。

    梁家的态度怎么样,现在还没有办法确认,但梁时的态度是可以被改变的。

    也正是因为他和夏艺互不相欠,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才可以有改变的余地。

    盛雀歌想,夏艺或许也不想去改变什么。

    假如梁时未来真的站在了梁家人的那一头,一并来对付她,她应该也没什么异议,淡定接受这个可能性。

    “雀歌,梁时讨厌我也许才是好事,他现在对我的善意,只会影响到他和家人的关系,没有必要。”

    “既然你这样决定,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盛雀歌做事总是要更理智一些的,夏艺做不到她这样。

    不过盛雀歌也完全尊重她的选择,既然夏艺现在没办法告诉梁时,那就做好准备去接受这个选择可能带来的任何结果。

    今天也刚好是假期的最后一天,盛雀歌觉得这短短几天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也不知道夏艺是怎么暴露的,她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夏艺的身份,是巧合吗?”

    贺予朝系着领带,淡淡道:“现在是否巧合,也不重要了。”

    盛雀歌走到他面前站定:“是啊,确实不重要。”

    贺予朝见状,便松开手,任由盛雀歌替自己系上领带。

    她如今动作十分娴熟了,手指翻飞,很快便系成了漂亮的领结。

    再细心平整一下,盛雀歌满意道:“真帅。”

    贺予朝勾过她的腰,让人贴近了自己的胸膛:“你的。”

    “对,我的。”

    盛雀歌飞快亲他一口:“趁现在盖个章,不管今晚有什么千金小姐或者大家闺秀,你都不准多看她们一眼。”

    贺予朝低头望着她:“有你在,我还能去看谁?”

    盛雀歌笑靥灿烂:“也对。”

    她明艳似火,热辣温暖,贺予朝的目光只要停留在她身上,便再也不可能去看别人。

    除了盛雀歌,其他色彩再鲜艳,也跟他没有关系。

    今晚宴会在某五星酒店的宴会厅里举办,受到邀请前来的,也都是名流显贵。

    盛雀歌和贺予朝出门的时候,就开始打听其他人的行程。

    厉大小姐出门的更早,这时候都快到了。

    “我今天把宗序也带过来了,很难得的!”

    “宗团也对这种事儿感兴趣啊?”

    “他刚好有空嘛,被我生拖硬拽来了,我告诉他,如果今晚不来,我就要去欣赏其他的帅气小哥哥。”

    “我看你这是在惹他。”

    “不管了。”

    厉晚舟对今晚也是期待许久,肯定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可惜了,顾碧今天还没回来,只能让我们转述给她。”

    “莫氏集团今年假期好像比之前都要长一些。”

    不过某位总经理,整个假期看不到人,如今应该是非常抓心挠肝的,巴不得假期赶紧结束才好。

    一路聊着,很快便到了酒店。

    盛雀歌难得一次参加宴会还这么有兴致,让贺予朝颇为不满:“看起来,以前让你陪我参与这种宴会,你的心情完全不同。”

    “哎呀.....以前那些都是要陪你应酬呀,我这个人最讨厌社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尽管盛律师的社交水平很是高超,长袖善舞的本事一点也不弱。

    但这不代表她喜欢,更多时候,她宁愿在家里宅着。

    盛雀歌以免这人炸毛,只能赶紧为他抚平逆鳞:“我只是讨厌应付那些人,可是跟你在一起我还是很开心的!”

    “又在哄我?”

    “真心话,我保证。”

    贺予朝勉强相信她说的,搂着她下车,进到了酒店。

    盛雀歌四处看了眼,暂时没遇到熟人。

    宴会厅在酒店的高层,往外便是龙城最繁华的商区。

    但因为还在假期当中,所以夜景和往常略有些不同,略显出几分安谧来。

    出电梯的一瞬间,盛雀歌就摆出了足够的架势,任谁都看不出在车上的时候,她还没个正形的躺在贺予朝腿上,差点把礼服也躺皱了。

    贺予朝注意到她挺胸直背的小动作,嘴角泄出个笑容来。

    以往也是,即便有些场合她不那么喜欢,但只要跟他一起出现时,她总是严阵以待,想表现出最完美的自己,让所有人都称赞,他们是最般配的一对。

    盛雀歌这些心思,也总是能够取悦到他。

    这是她在意他的表现。

    盛雀歌不知道身边男人在想什么,她在走进华丽的宴会厅以后,就开始不动声色打量起来,寻找目标。

    “他们在那边!”

    盛雀歌拽着贺予朝快走了几步,和厉晚舟碰了面。

    宗序就站在旁边,高大似一堵墙,看着就不好惹。

    盛雀歌冲宗序礼貌笑笑,然后抛下了贺予朝,和厉晚舟勾肩搭背起来:“夏艺呢,来了没有?”

    “还没有看见人,我刚发信息给她了,她说在路上,就来。”

    “仇宴辛有没有去接她?”

    “她说她要自己过来吧?”

    盛雀歌啧啧道:“看来仇少爷暂时失败了。”

    分别被抛下的两个男人只能互看一眼,彼此眸子里都是深深的无奈。

    还好他们也都认识彼此,才不会尴尬,只能暂时忍耐住身旁无人的寂寞,和对方闲谈起来。

    厉晚舟拉着盛雀歌去了个角落:“我还没有看见梁家的人呢。”

    “你认识她们?”

    “昨晚刚让我大哥给我找了找资料,倒是可以认出来梁时的妈妈,但那位主母,我就不认识了。”

    “再等等吧......你和宗序说过今晚的目标是什么没有?”

    “不说他也能猜到啊,这人就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我有什么想法根本就隐瞒不过他。”

    “这倒是,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快就吃定了你。”

    悄悄话说够了,她们才回去,两个男人都以最快速度将她们分开,带回了自己身边。

    盛雀歌挠挠贺予朝的掌心,安慰他。

    贺予朝警告性地看她一眼,意思是说,今晚不准再随便从他身边溜走。

    盛雀歌看懂了他的含义,悄声说:“我知道,而且我要是再走开,那些女人可就按捺不住了。”

    就刚才那一小会儿的功夫,盛雀歌已经能够发现,周围有人在瞧着贺予朝了。

    介于此人总是无意识的招蜂引蝶,她在旁边盯着还是很重要的。

    夏艺和今晚宴会的主人是前后脚抵达的,夏艺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她本身也不是为了在这里引起注意而来,所以只是找厉晚舟借了条剪裁很简单的礼服,没什么特别的装饰就出现了。

    她更不在意梁家的人会不会因此而看轻她,她本来就是从孤儿院里走出来,过去没有任何的家人可以陪伴,无亲无故,没有任何地位金钱,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夏艺不怕这些展现出来。

    人应该要勇敢面对自己,真实的自己,恰好才是最有魅力的。

    而仇宴辛和父母一起出现时,反响就不同了,许多人立即上前攀谈寒暄,一瞬间这场子里非常的热闹。

    夏艺就站在盛雀歌他们这里,遥遥看着人群中的仇宴辛如鱼得水应付每个人。

    他笑意浅显恰到好处,即便敷衍的笑都绅士有礼,优雅气度在那些人里,是最独一无二的风景。

    可也因为这样,让他看起来很遥远。

    那里像是另一个世界,那里的仇宴辛,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仇宴辛。

    厉晚舟环住夏艺的肩膀:“我觉得仇宴辛长得还是很好看的,不输贺予朝。”

    盛雀歌:“......??”有本事你说不输宗序呢?

    厉晚舟转头来眨了下眼,然后继续说:“温润如玉翩翩公子啊这是!当然,以前听说是略微花心了些,可是比孟泛扬好多了。”

    没来宴会的孟少爷,再次打了个喷嚏。

    夏艺抿唇,没回应。

    厉晚舟又感慨:“不过他现在很安分啊,听说连逢场作戏都没有过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收心了吧?因为爱上一个人,所以再也不去留念花丛。”

    夏艺道:“你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

    “笑话!我厉晚舟是能随便被收买的吗?想要收买我,得花多少钱啊?他仇宴辛可付不起,我只是觉得他真的挺好的。”

    “挺好的?”

    “是啊,挺好的......”厉晚舟浑身一个激灵,总算反应过来这句话是谁问的。

    她赶紧放开了夏艺,回到宗序身边。

    厉晚舟扯着宗序的衣摆摇晃:“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白的!不要误会我!”

    “我如果要误会你,现在你已经......被我带走了。”

    厉晚舟放了心,但也不敢再去找夏艺瞎说。

    此时,仇少爷那边像是暂时告一段落,他举着香槟杯,在宴会厅里淡淡环视,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这一堆人,目标本身也很显眼。

    仇宴辛走过来,在许多人的注视下,对夏艺说:“我爸妈在那边,你总得去打个招呼吧?”

    夏艺没办法拒绝,毕竟是长辈,都已经借了人家举办宴会的场合来做自己的事情,她怎么都要去问候的。

    她和仇宴辛朝着他的父母走去,那些目光也就开始跟着他们移动。

    贺予朝在此时说:“今晚这宴会,本来有许多人是冲着可以和仇家结亲来的。”

    现在有这些想法的人,都会看到夏艺的出现,也会感受到她非同小可的存在。

    仇宴辛的父母一看到夏艺,都笑起来,仇母还拉过了她的手:“小艺啊,最近是不是很忙,所以都没时间来我们家里玩啊?”

    夏艺干笑道:“抱歉啊伯母,最近确实是遇到了一些事情......”

    “你遇到的困难我们都听说了,我们也告诉宴辛,让他必须得帮你,你是个好孩子,不该被污蔑的。”

    “谢谢伯母......”

    “要是有空呢,就常到我们家来吃饭,好不好?”

    夏艺面对长辈如此亲切的邀约,哪里还能拒绝,只得答应了下来。

    仇宴辛默默在心里给母亲比了个心,不愧是最佳助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极品老木匠〕〔姜咻傅沉寒第一次〕〔齐昆仑〕〔重生第一宠:大佬〕〔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入赘的废物〕〔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阶下臣〕〔秦偃月〕〔巅峰赘婿(又名: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