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黄龙本纪〕〔浮华千重〕〔我!直播出个天帝〕〔王牌冒险〕〔楚灵尘云亦辞〕〔素手为谋动京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渔人传说〕〔孤独成爱〕〔一剑飞仙〕〔花掉1000000亿〕〔医心向阳〕〔奶爸有植物系统〕〔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之最强星帝〕〔都市仙尊洛尘〕〔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南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金王妃的逆袭 第四十六章 温情
    谨王府思明阁,老王爷离暮川闲来无事正在给院子里的水仙花浇水。离烨阴着脸过来的时候,老王爷吓了一跳,这又是谁惹到自己的宝贝孙儿了!

    “烨儿这是怎么了?好长时间都不曾见过你这般模样了。”老王爷放下了手中的喷壶,擦干手往屋里走,离烨跟了进去。

    “祖父,烨儿想让您去帮我提亲。”离烨平静得仿佛是今天天气很好一样。老王爷离暮川进门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三年来从不谈女人的孙儿终于开窍了?不过最近好像是和夏府的那个丫头走得很近。“是夏府那个?”

    “是夏云凛,我要尽快娶她。”离烨话语淡淡的,静默在一边,但老王爷知道自己的孙子是认真的。“那我现在去宫里给你请道圣旨?”

    “好!有劳祖父。”离烨目的达到便匆匆离去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做,蓝璃的那两个人敢用这么下作的手段陷害凛,总要承担后果。

    老王爷心头一跳,烨儿这么狠辣的表情匆忙去办事,只怕是有人要倒血霉了。不过,这子还真是不客气。

    老王爷摇摇头,径自准备进宫请旨的事了。

    ----

    礼部尚书府邸,洛宾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醉了三天,酒瓶子扔得到处都是。歪歪斜斜的依靠在桌腿上才勉强让自己坐住了。青白的脸上胡子拉渣,原本张狂锐利的眼睛浑浊不堪。

    尚书大人在门外劝了三日,已经下定决心这是最后一次劝了。如果洛宾还不出来,就把这门砸了!“洛宾呀,爹看得出来,你这个样子估计是被哪家的姑娘拒绝了吧。可是爹作为过来人得告诉你,这男女之情并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的。既然断了那就死心吧,你这么年轻,这么优秀,未来一定能娶到一位懂你,知你好的女子。好男儿志在四方,爹相信你一定能走出来。”

    尚书大人洛奎恩在门外站久了腿有些酸,索性蹲了下来。嘴唇上已经干得起皮了。

    洛奎恩一向是先礼后兵,气归气,总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这几天嘴都快干了。尚书夫人梅氏也过来了,心疼儿子的身体,眼角的皱纹都愁出了几根。

    “宾儿,你先把门打开,吃点东西,再这样下去身体会熬不住的。娘……”梅氏本来不抱希望的,没想到门‘咿呀’一声打开了。尚书和夫人都惊讶的望着这个儿子。

    洛宾其实已经想清楚了,红岭的山崖下,如果没有凛的相救,自己已经去渡忘川河过奈何桥了。凛已经做出了选择,或许也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保护,既然如此,那便放手吧!

    “父亲,母亲,孩儿已经想清楚了,你们不要再担心了,明天我就去军营。”洛宾浑浊的眼睛里已然闪烁着清明。想要建功立业,想要成为人人敬仰的大将军,这些初心一直没忘。

    “哎,好好!”尚书大人一时高兴得不知道什么,起身太快,腰都差点闪了。梅氏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喃喃着‘儿子终于长大了。’

    洛宾并没能如想象中恢复的那么快。喝了三天的酒,粒米未进,又没有睡觉,终究是伤了胃。尚书请了大夫来,又是好一顿折腾,洛宾还是躺在了床上。

    __

    月牙如钩,凛独自站在窗前,耳房里的冰夏和巧娥已经睡了。凛过往的回忆才刚起了个头,离烨便出现了。脑后的墨色长发松松的扎起了一半,垂在肩上的发丝无端的让人觉得温柔。墨蓝色的宽袖深袍没有一丝褶皱。离烨一进来就摘下了面具,这本是一个强势霸道的男子,如果不是诅咒的关系,凛大概是不愿意和这样聪明锐利的人来往的。太容易被看穿了,一不心就会暴露弱点。幸好两人不是敌人。

    “凛,你在想什么?”离烨凑近了几分,凛才恍然意识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居然走神了。

    “没什么,你今天来得挺早的。”凛避开了离烨的视线,仿佛这样就能掩藏内心繁杂的思绪。

    “真的不打算告诉我?”离烨心思电转,凛刚刚的眼神,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不能告诉你的多了去了,正经的,要不然我就赶人了。”凛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无视离烨脸上装出来的委屈,清冷的眼神凉凉的。

    离烨遗憾的收起了表情。“好吧,正经的。蓝璃的公主和皇子我已经让人去教训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这两天你可以好好休息。”屋子里只点燃了一盏微弱的油灯,光阴里凛忽明忽暗的脸让离烨有些恍惚。凛会不会哪天突然就消失了呢?心底没来由的有些慌。

    “那我就等着看他们的好戏了。喂,你是不是走神了?”面具可遮不住离烨呆愣了一会儿的眼睛。

    “你看错了”离烨目光一转,又是那个冷然霸道的烨王。沉吟片刻,离烨的目光少有的有些忐忑,“凛,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愿意相信我吗?”离烨的心脏跳动得有些快,即便如此,出口的话语依然霸道。

    凛最担心的问题来了。拿着茶杯的手骤然收紧,衣袖里的手臂上青筋都冒出来了。凛还不曾想过那样长远的问题,毕竟自己连身世都还没有查清楚。虽然干脆的拒绝了洛宾,但同样的方法对离烨是不管用的。更何况自己心里对离烨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会试着去相信你。”凛苦思良久,给出了一个不违背良心的回答。这也是凛能做到的,至于更多的,就无法保证了。凛很早就无法去毫无保留的相信别人了。

    “好”至少凛的是实话。离烨心里是有些遗憾的,什么时候凛才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去面对内心真实的想法呢?罢了,总有一天她会想明白的,既然她这么在意身世,那就帮她早日解开谜题吧!

    “离烨,对不起,我...”离烨轻轻拥住了茫然纠结的凛,“没事,我帮你一起解开身世之谜,到时候你就能心无旁骛的考虑这些问题。”凛本能的想挣开这个怀抱,不曾想离烨根本就没有用力,只一瞬就松开了。

    离烨觉得自己还是太心急了,虽然对凛势在必得,但对凛的了解还是有限。不过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以后她离不开自己身边。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凛点了头,离烨便如来时一样,从窗户那里飞出去了。凛关好窗户,终于上床睡觉了。没能注意到黑夜里,离烨去而复返的身影。

    离烨吹了一晚上的冷风,黎明方才离去,披着初春的寒霜,在苍茫的夜色里赶回了自己的宅院,洗漱换衣,准备上朝。幽影默默地跟在身后,见主子从未有过的匆忙,什么都不敢。主子早就陷进去了,真希望谨王府能快些有位王妃。

    凛一直到阳光照在了窗帘上才睡醒,昨夜光怪陆离的梦境里竟然还出现了离烨的脸。洗漱过后方才彻底清醒过来,梦境也了无痕迹了。

    半下午抄佛经的时候,冰夏‘咚咚’的脚步声匆忙响起。凛放下毛笔擦干了手上的汗,重新坐定的时候冰夏正好站在桌前。

    “姐,外面出大事了!”冰夏喘了口气,巧娥在一边给冰夏递了杯温水。

    “出什么大事了,给我听听。”凛依然淡定。

    “姐,昨天那个可恶的醉薇公主算是彻底完蛋了。居然在国师府上睡了一晚,两人有染的传闻已经人尽皆知了。”冰夏一口气完,又喝了口水。

    凛一口水喷了出来。廖国师的年纪和醉薇公主怕是相差了十来岁。离烨这一下太狠了,彻底绝了醉薇公主的念头,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知道那个皇子又有怎样的下场。

    “醉薇公主确实挺惨的,还有别的大事发生吗?”凛其实还想知道那个皇子的下场。

    “还有一个坏消息,姐听了可不要难过。”冰夏有些踌躇,姐和洛公子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突然就不怎么来往了。

    凛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吧”。蓝璃皇子的事还隐藏得挺好的。

    “听尚书府的洛二公子病了。”冰夏心的看着姐的脸色,巧娥担心的皱起了眉。

    “什么病?严不严重?”凛喝不下水了,原本有几分轻快的心情变得沉重。这几天洛宾应该很难过吧。

    “听是酒喝多了,伤了胃。”姐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位洛二公子,不过那位谨王对姐也很好啊!冰夏有些纠结,姐到底和谁在一起比较好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炼金王妃的逆袭》,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龙门之主〕〔界之柱〕〔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时婳霍权辞〕〔悯生术〕〔人类少女到底有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诡异觉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