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神豪从游戏开始〕〔成年人是没有爱情〕〔一号狂兵〕〔你好,邬先生〕〔花掉1000000亿〕〔荒野之活着就变强〕〔我的奇幻道具〕〔恶魔就在身边〕〔陆先生,爱妻请克〕〔贵女重生:侯府下〕〔花都天才医圣〕〔极品小村民〕〔一剑斩破九重天〕〔爆笑世子妃:爷,〕〔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一胎二宝:总裁宠〕〔天启预报〕〔烂柯棋缘〕〔贞观贤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31 系统君终于出来惹
    自从那天在花园中见过官席单,对方接连五六天也没有再来过再缘轩,更没有见过御翎。w..

    好像一夜之间有什么悄悄变化了一样。

    再缘轩中最近的气压也变得异常低,下人们揣摩着官席单的意思。

    有人缘广的,知道王爷最近经常往驿馆跑,每次都是很晚才回来,其中自然有些耐人寻味。

    还有一些甚至都找好了门路,准备再等一些日子,如果御翎真的被王爷厌倦了,他们就毫不留情转身离开。

    人人都在因为官席单和御翎之间的关系而蠢蠢欲动,就连官席越和官席禧也知道了岑壁和御翎的事,然而当事人之一却没有丝毫反应。

    御翎仍旧是在王府内该吃吃该喝喝,日子过得无比自在。

    她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官席单的冷淡,当然,偶尔下人们也会看到御翎一个人略显孤寂的坐在池塘边喂着金鱼——这里以前都是方倚经常呆的地方,从她上次晕倒以后,就没有再出过漪涟院一步。

    “阿血,狗血能量收集多少了?”

    “!”

    一直处于装死模式的阿血没想到御翎突然跟它话了,忽然一个激灵,而后才后知后觉的回答道:“百分之九十二了,几天前官席单和岑壁之间大吵了一架,所以能量上升得非常快。”

    阿血的是官席单天色将黑的时候跑去驿馆找岑壁的那天。

    想来以两人的性格,争吵肯定在所难免,所以御翎丝毫也没有好奇之感。w..

    眨了眨眼睛,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因为这段时间的过于无聊,在下人眼中更显凄苦。

    “那个……宿主,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可以吗?”

    阿·长期装死·冷眼旁观·血心翼翼。

    从进入子林城以后,它就没有主动跟御翎过一句话,而对方也不像它之前的那些宿主,处处依赖着系统的能力。

    若不是一直跟在御翎的身边,它也不会想到这一切居然从一开始就在御翎的算计之中——关于这一点,还是御翎主动透露出自己的想法,才会被它得知。

    已经不是初初见到御翎的天真统心情沉重的意识到,自己宿主的能力恐怕比先前它猜测的还要厉害。

    它已经发现了,除非是御翎想让它知道什么信息,自己才会知道,除此之外,不要读档,就连它内心打的什么九九对方也一清二楚。

    正因为如此,阿血对御翎的态度也比一开始更加忌惮。

    没办法,统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它堂堂一个狗血能量收集系统,能屈能伸,没什么大不了的。

    “问。”

    听到御翎虽然声音冷淡,但也没拒绝自己,于是阿血有些激动得搓搓手,狗血系统守则二:不懂的问题就要及时问。

    “宿主,你既然想要装作岑壁,那为什么还故意露出这么多破绽,比如上一次装病晕倒的时候,让御医知道你身上的暗伤?”

    “错了,我不是装作岑壁,而是让他们以为我是岑壁。”

    御翎的回答却让阿血有些摸不着头脑,在它看来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分别。

    “一件赝品,它的价值就是瑕疵,这些瑕疵在你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时,只是无关痛痒的毛病,可一旦你认识到这并不是一件珍宝,而只是赝品的时候,那些瑕疵就会被无限放大。”

    御翎缓了缓,等阿血差不多消化了又接着道:“我故意让官席单察觉到这些,一旦他知道真相后,狗血效果也会比往常加倍。”

    虽然那个御医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揭穿自己,不过御翎也达到了原本想要的效果。

    看着系统显示的百分之九十二的数值,她觉得这个位面的任务差不多快要结束了。

    正当御翎和系统在脑海中交流的时候,方倚出现了。

    当她知道岑壁和御翎是两个人的时候,内心不可谓不惊讶,可是又想到官席单居然将后者认成了岑壁,还接回府上,她就觉得痛快。

    那一日也是在池塘边,官席单跟她自己不悔,不知道现在他又悔不悔。

    想到真的岑壁出现后,官席单三天两头就往府外去,方倚原本感到痛快的心又扭曲起来,那个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将王爷勾引得神魂颠倒,居然连御翎也敌不过。

    抱着这些想法,她才出现在了御翎面前。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等对方知道真相后,还能无动于衷吗?

    到时候就看官席单的一颗心系着谁了。

    想到可能会发生的场景,方倚突然有一种报复的畅快。

    “想不到你居然还有闲情在这里喂鱼?”她彻底撕开了自己的伪装,讲出的话毫不客气,“瞧瞧,真是可怜啊,都不知道王爷快被别人勾走了。”

    御翎面无表情的脸在听到对方的话后缓缓转了过来,然后,表情微变。

    方倚见了,得意表情更甚:“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叫岑壁的人已经回来了,王爷这些天可不是单纯去接待大宛国的使者,你以为只是几个使者,还需要堂堂一国的王爷这样劳心劳力,早出晚归吗?”

    果不其然,就见自己的话完以后,御翎微微变化的表情已经伤心欲绝。

    “到底,你也只是那位的替代品,正主既然回来了,王爷又怎么会再看你一眼。”方倚已经大声发笑起来,“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和岑壁有多像吧,我劝你也去驿馆看一看那个女人,这样就会知道自己究竟几斤几两,若我是你,干脆早早离了王府,也省得将来岑壁进门后颜面扫地。”

    她的话一句比一句狠毒,御翎抬眼时已经泪流满面,嘴里还不住低声道:“不,不会的,官席单不会这样对我,他答应过我的,他答应过我……”

    方倚嗤笑一声,看着御翎的脸越发觉得可笑,随即扬长而去。

    而此时的驿馆中,不仅官席单在,就连官席越和官席禧也都相聚一堂。

    几个人和岑壁坐在一张桌子上,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太平。

    岑壁了自己跳崖后被大宛国的人所救,之后无意中又结识了七皇子黄则的经历,而官席越也了他们遇见御翎的经历。

    显然,每个人都误以为对方就是岑壁。

    这也让话题再次沉默了下来。

    “看来,那个人真的和我很像,居然连你们三个人都认错了。”

    岑壁话的语气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多的指责和怨恨,不知道是这些天官席单整日里都往驿馆跑的作用,还是她已经渐渐接受了御翎曾经被当做她的事实。

    “那么,你们准备拿她怎么办呢?”

    一句话又让几个人再次沉默了起来。

    是啊,他们准备拿御翎怎么办呢,想到对方同样天真善良的样子,尤其是那双充满了光芒的眼睛,只要看着你,就会觉得是被冬日里最温暖的阳光包围着。

    她从来都没有做错过。

    他们能拿她怎么办呢?赶走她吗,未免不近人情又残忍。

    “是我第一个遇见她,也是我认错的。”官席越就在一片沉默中开了口,“不如就让她到我府上去吧。”

    他的话虽然没明白,可大家都听懂了他的意思。

    也许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式了,各归其位,至于错误的那个,就由最开始糊涂的那一位负责。

    可是,官席单却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握住了一样。

    ------题外话------

    崽:唔,总有种一本正经式胡八道的感觉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狗血满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萧尘〕〔回到八零好当家〕〔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