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门风云录〕〔人皇圣君〕〔沃特人的遗产〕〔魔法少女餐厅〕〔从赘婿小说反派开〕〔一世之锋〕〔网游之踽踽独行〕〔忍者战争〕〔夏夜有蚊〕〔暗藏在画作里的悬〕〔女帝家的小白脸〕〔轮回星神传〕〔齐天册〕〔生死禁主〕〔魔法召唤师〕〔苍穹之脊〕〔星佑纤古〕〔传奇在继续〕〔娇宠嫩妻:闪婚老〕〔万古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6 五碗狗血:深夜造访
    这边御翎在男主角几乎是百依百顺的对待中过着和以前没有多大区别的日子,另一边的女主角等人也早就和梁越国其他人被关进了大牢中。

    和施苒关在一起的除了皇后、她的亲生母亲,以及梁越国其他重要的嫔妃外,还有长公主。

    她因为身份特殊,在吴喜国率兵攻打过来的时候,侥幸捡了一条命,被那些人一起关了进来。

    是关押,其实下面的人也并没有有意虐待他们,现在新帝对于梁越国的处置还没有下来,若是对方这时候主动请愿让出自己的城池和国家,在明面上卖吴喜国一个好,那么他们未尝不能活下来。

    施苒已经被关在这里快半个月时间了。

    她从就过着金尊玉贵的生活,一朝沦为阶下囚,心中受尽了委屈。

    天牢里虽然没出现擅自施刑的行为,但这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空气中透着一股潮湿和污浊的气息,哪怕是一个寻常的千金大姐也不能忍受,更何况是她这个公主。

    被关押在同一间房的女人都不复以往的雍容华贵,她们穿着统一的犯人服,脸上也都是脏兮兮的。

    施苒抬眼望去,大家眼中都充满了绝望。

    她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慌了手脚,

    总是有机会的。

    顾别到现在还没有联系自己,这个从到大都在身边保护她的暗卫,施苒将最后的希望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她相信顾别一定会找机会救他们出去的。

    黑漆漆的眼中闪耀着一股坚定之色的女子看着天牢中唯一一扇窗户,即使因为长时间的关押而有些形容消瘦,也难掩她本来的风姿。

    施苒的美和御翎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美不同,她的美是蒲苇纫如丝的美,是千磨万仞出深山的美。

    天牢里一片死气沉沉,而负责看守她们的狱卒却在边喝着酒,边讨论得热火朝天。

    这话里的内容不外都是关于邹承辟和御翎之间的风流韵事,如今整个吴喜国谁不知道战神邹承辟对一个从梁越国带回来的女子极尽宠爱。

    之所以会谈起这个话题,无非是他们看到梁越国的女眷有感而发,然后话题就不自觉歪到这上面去了。

    “要这梁越国的公主们也长得不赖,怎么偏偏大将军就瞧上了个普通人?”狱卒甲颇为不解道。

    “害,你子懂什么,俺可听那翎姑娘长的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就算是那些个公主们,怕也是比不上哦。”狱卒乙一脸参透事实真相道。

    “真有那么漂亮吗?”狱卒丙有些不信。

    “传言大将军不近女色,恐怕是没碰上真正标致的美人。”狱卒丁摸了一颗花生砸进嘴里。

    “行了行了,这种事私下讨论几回就罢了,到外面切不可胡言乱语。”

    牢头眼看着最后一点酒要被几个兔崽子们喝干净,赶忙抢过来倒进了自己的杯子里,饮完一口后一脸餍足,对着四个人警告道。

    狱卒甲乙丙丁四人连应声附和起来,只是手底下吃喝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惹得牢头忍不住想赏几个板栗到他们头上。

    几个人话的声音不大不,刚好可以让施苒那边听得清楚。

    他们被关在天牢里,又不能随意出去,所有知道的信息都是从几个狱卒口中透露出来的,今天竟然听他们提起了那位领兵攻打梁越国的邹承辟,还有他居然从梁越国带回了一个女人,都不禁有些失魂落魄。

    大多数想的是梁越国真的亡了,他们如今也生死未卜。

    只有长公主听到他们在翎姑娘的时候,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御翎。

    她本以为将对方送进皇宫是最安全的,可是没想到却因此让女儿丧了性命。

    长公主并不觉得自己的女儿可以逃过吴喜国的搜捕,在她心中,皇宫中几乎所有女眷都被押送到了吴喜国,唯独不见御翎,可想而知她恐怕已经遭遇不测。

    只是彼时她听见这些人的谈论,心中惶惶,又忍不住想,如果那人是自己的女儿该有多好。

    她不求自己可以凭着御翎走出牢房,只希望对方平平安安的,哪怕嫁的是一个仇人,只要御翎能够活下去就好。

    这些天来她暗地里已经流了不少眼泪,陡然间又想起自己的女儿,长公主的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

    *

    顾别自从那日公主殿下被吴喜国的人抓走后,一直暗中跟随着他们。

    到了吴喜国后,他先是找了一处客栈落身,接着再打算找个机会混进天牢,去看一看公主。

    可是这些天来任他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成功混进去。

    正值无奈之际,顾别就听到了邹承辟和翎姑娘的事情,尤其是,这位翎姑娘是对方从梁越国带回来的。

    和长公主一样,顾别的第一反应也是御翎。

    因为在被押送到吴喜国的人中,没有御翎的身影。

    只是那人一向仗着自己有皇上和长公主的疼宠,谁也不放在眼里,嚣张跋扈,肆意妄为,任是哪一家的纨绔都没有她来的讨厌,就算是公主殿下也在她手里吃过不少亏。

    顾别自然也是不喜欢御翎的。

    可是眼下的情况危急,他不得不去找对方。

    再,就算那人并不是御翎,顾别也必须去搏一搏,凭着梁越国国民的身份,他希望那位姑娘可以施以援手。

    顾别到了吴喜国后,在有意无意的打探中得知了邹承辟的地位斐然,所以在走投无路之下,就将主意打到了御翎的身上。

    是夜。

    女子在侍女的服侍下走进了浴桶中,大概是水温恰到好处,令对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而在房梁之上,一块瓦片被人轻轻掀开。

    入目便是难言的春色,令顾别一瞬间就闭上了眼睛,只是眼睛闭得再快,脑海中的印象也挥之不去。

    顾别拿着瓦片的手有着轻微的颤动。

    他伏在房顶上,极有耐心的等着女子沐浴完毕,方才匆忙间,他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清。

    却不知底下正在沐浴的人勾了勾唇角,而后挥退了下人。

    水声在不断响起,每次当顾别以为下面的人已经沐浴完毕了后,那声音就像是逗弄猫儿般响了起来,几次三番后,他又听见女子扬声喊添水。

    正是这个声音,让顾别确定了女子的身份。

    他虽然和御翎在明面上没有过交际,可是暗地里却看见过不少次女子仗势欺人的样子,每一次对方都是扬着声音,骄横又跋扈。

    顾别将那块瓦片重新放了回去。

    既然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那么顾别要做的就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等御翎沐浴完毕,他再去见对方。

    房顶上还有风吹过,倒是不怎么冷,只是顾别在知道下面的人真的是御翎后,一时有些复杂。

    他是梁越国的人,就算只是一个暗卫,可是对于自己的国家也有着极为强烈的归属感,而御翎身为长公主的女儿,身为宫主,如今竟然和破国之人走得如此近,甚至在那人的庇佑下享受着华衣美服,丝毫没有想起过自己的亲人。

    哪怕明知道这是一个飞扬跋扈的人,顾别在心里始终抱着一丝希望。

    或许,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也不定。

    只是答案明显是令他失望的。

    当顾别找到机会溜进御翎的卧房时,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下人,空旷的让顾别以为对方发现了自己。

    然而等到御翎出声,顾别才知道对方确实是发现了自己。

    “你不在御苒身边保护着,怎么跑到本宫这里了?”

    慵懒又有些骄奢的声音在正中央响起,顾别抬眼就看到御翎披着一件松散的衣袍,手撑着额头,烛光下美人如画。

    只是他的目光在触及到御翎露出来的颈脖时就收了回来。

    他并不意外御翎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有些意外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没有尊称,在顾别眼中,只有施苒这个公主才是需要让他尊敬的。

    正中央撑着额头的女子并没有为顾别的态度而恼怒,她只是挑了挑眉,声音隐隐含笑:“偷看本宫洗澡的滋味儿如何?”

    猝然间,顾别脑海一空,而后那道雪白的身影涌入眼帘,是一开始的时候过于贸然看到的场景。

    她……她竟然早就知道?

    “你……”

    顾别一时半会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这件事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行了,本宫没空看你在这里纠结,吧,有什么事?”

    御翎又换了另一只手撑着额头,她这样怡然自得的神情宛如还在梁越国一般。

    而顾别也没有再跟对方兜圈子,将自己的来意尽量用最简单的话了一遍。

    “如今公主他们都被关押在天牢中,之前我想了许多办法也没有进去,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请我帮你混进天牢?”

    顾别摇摇头,“不是,是想请你利用邹承辟,将公主他们救出来。”

    他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可是现下情况中,只有御翎有这个能力。

    “不救。”

    女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如今在天牢里关押的不仅仅有公主,还有皇上和你的亲生母亲。”

    本以为抛出这句话能让御翎动摇几分,可到底还是失算了。

    女子艳丽而绝色的脸上只有淡漠,她冷冷的看过来,吐出几个令他血液凝固的字眼:“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即便这天牢里关押着的人中有我的母亲,有我的亲人,那又如何。

    御翎的脸上明明白白写了这句话。

    顾别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人,往日里就算再是纨绔跋扈,那也只是一些事,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御翎竟毫无是非观。

    她就这样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邹承辟给的一切,而她的亲人们却在受苦。

    “难道你忍心看着他们在天牢里受折磨吗?”顾别不自觉向前迈进了一步,看着御翎颇为咬牙切齿。

    而女子依旧是方才那副神情。

    “第一,他们并不会在天牢里受折磨。”御翎讲得有些漫不经心,“第二,母亲只要我幸福,不会怪我做的选择。”

    后一句话不还好,一完顾别的脸上再也忍不住浮现怒色,“好一句不会怪你做的选择。”

    他甚至气笑了,看着御翎也没有刚开始的客气。

    先礼后兵,如果御翎冥顽不灵的话,非常时期,他只能用非常手段了,“如果我执意想请你帮忙呢?”

    御翎:“那你需要知道,只要我现在大喊一声抓贼,邹承辟就算掘地三尺,也会把你抓起来。”

    女子脸上的笑意端庄,却无端透出一股恶意。

    她一点也不怕对方,哪怕明知道顾别的打算,也只是稍微坐直了点身体,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是吗?那宫主就试试究竟是你喊话快,还是我的动作快。”

    顾别已经完全不对御翎抱有希望了,他完这句话就是一个箭步冲向前,左手捂住女子的嘴,右手将对方的双手牢牢控制住。

    情形一下子就翻转了过来。

    看样子顾别已经胜券在握。

    只是女子脸上仍不见惊慌,哪怕她本就松散衣袍因为这样的动作而扯得更开了些,她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倒是顾别有些不自在。

    他能感受到被自己握住的手腕有多细,被自己捂住的嘴有多柔软。

    放不得,又走不得。

    “现在宫主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了吗?”

    “……”被捂住嘴无法出声的御翎。

    顾别后知后觉发现了两人的状况,于是在确认自己放手对方不会大喊大叫后,他松开了捂住御翎的手。

    “想让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

    女子的声音依旧是漫不经心,她完全没有自己已经在别人的控制下的危险感。

    “你有什么条件?”

    尽管顾别已经彻底控制住了御翎,可他还是退了一步。

    “本宫看你那般维护御苒,着实有些嫉妒,况且本宫一向讨厌她那张总是无忧无虑的脸,不如这样,改日我找个由头让你混进牢房,你去跟她爱上我了,再些让她伤心的话,我就帮你救他们出来,如何?”

    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恶意,将那些龌龊的想法通通暴露在顾别面前。

    ------题外话------

    施苒是公主,“御翎”是宫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狗血满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娱乐之从吐槽大会〕〔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山野汉子旺夫妻〕〔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仙子,请升天〕〔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