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章:苏醒
    时代所赋予我们的,只有被封死的未来和一成不变的结局。

    因此,只有不断的“加速”,才能穿过黑夜,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日落黄昏,夕阳西下。

    苏行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四周,确定没人能看到自己之后,他才蹑手蹑脚的从墙缝里飘了出来。

    作为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异种,他急需找到自己的尸骸,然后进行“复活”。

    虽然听起来有些古怪,但作为人类之中的特异存在,苏行拥有死亡后可以以灵魂形态暂存然后复活的特殊能力。

    可问题在于,他失忆了。

    并非是影视戏剧里那些车祸失忆的狗血桥段,而是关于自我认知的完全丧失。

    简单的来说,苏行具备着基本的常识和“知识”,但关于自己的过去,他一无所知。

    童年的回忆也好,过去的身份也好,甚至是自己的喜好,性格,乃至于xp,他都一无所知。

    只能凭借着灵体残存的习惯性本能来进行活动。

    记忆力残存的信息告诉苏行,上一次死亡的时候,精神受创越严重,损失的记忆也就越多。

    这些信息并非是记忆,而是身为异种,与生俱来的种族特性。

    “这叫什么事啊……”苏行自嘲地笑笑,但随即便收敛了笑意,神情紧张的观察着四周。

    他在观察附近四周是否有除异部的存在。

    那是个专门抓捕异种的特殊部门,成立于三年前,专门抓捕像苏行这种突然觉醒的“异种”。

    异种的能力各有不同,却拥有共同的不为凡人所能容忍的能力——不死。

    不管是被碾成碎片还是被下毒,异种都能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复生。

    尽管没造成什么危害,也尚未开发出强力的其他手段,但不死本身便是罪过。

    万物皆有陨灭之时,为何只有少数人可以不死?

    即便有,也要掌握在王室的手里才行。

    这便是异种一直被追杀的理由。

    再次谨慎的环视四周,苏行确认周围没有除异部的通灵人员之后,这才迅速的穿过马路,来到对面的阴影之中。

    感受着身上被阳光直射的地方所传来的灼烧感,苏行长叹了一口气,不免有些感慨。

    “我又不是吸血鬼,为什么会被阳光烫伤啊。”

    但好在只要躲在阴影之下就不会受伤,一般人也看不到自己。

    想到这,苏行再次警觉地观察起四周来,再次确定周围行人的身上没有除异部通灵人员那种诡异的红光之后,他才缓了口气。

    不是苏行太过于小心,实在是被抓到的下场太过于凄惨。

    因为拥有不死的特性,因此是人体药物实验的完美素材。

    而王族的大人物们一直盼望着从这些异种身上找到不死,或者说延年益寿的办法,因此也会抽调一部分异种去做不死实验。

    不管是哪种,对于当事人来说,都是生不如死的绝望体验。

    再次深呼吸之后,苏行再次凝视四周,寻找着人群之中可能存在的除异部成员。

    依旧是一无所获之后,苏行缩进墙角的阴影之后,脑海之中又有一丝记忆浮现。

    仔细回忆着这种复生方式的细节,苏行舒了口气,颇为放松地扫视四周。

    和之前没什么变化。

    暗红色的天空从远处向下滴落着宛如瀑布一般的橙黄色“云朵”。

    路面上则是遍布荆棘,这些与人类大小相似的植物挥舞着它们粉红色的叶片,但从其表面的纹路和肉瘤状的突起来看,用触手来形容它们似乎更为合适。

    一大团黑雾所凝结成的人形怪物在半空中游走着,时不时的停下发出一声高亢的悲鸣,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像是在审视食物一般。

    无数细小的黑线从大地之中生长而出,连接在每个行人的身上,一边汲取着人们身上的精华,一边释放着无数细小却又特征分明的灰黑色的残渣。

    而那些路人却面色如常的依旧行走着,有说有笑的将混合着灰黑色残渣的饮料一饮而尽。

    是的,在灵体状态下,苏行所看到是宛如末日般的恐怖景象。

    苏行不敢多看,怕引起空中那些人形怪物的注意力,他快速的在阴影与夹缝之间穿梭,希望能够快点找到自己的身体。

    根据脑海里残存的记忆,在看到自己身体的瞬间,内心便会产生感应。

    这也是苏行一直四处游走的原因。

    不过,光是依靠自己效率还是太慢了,得借用一点“外力”才行。

    看着地上的瓶子,苏行突然想起了以前玩过的漂流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

    心情不好的时候,宋妍心喜欢一边踢着路边的瓶子一边回家。

    这种幼稚的宛如小学男生的举动虽然与她的外表不太符合,但释放压力却是相当有效。

    只不过,今天的瓶子有些特别,既不是完全的空瓶,也不是还残留部分液体的半瓶,似乎塞着什么东西、

    沉思了片刻,宋妍心捡起地上的瓶子,将里面塞着的纸团抽了出来。

    没有想象中被液体打湿的滑腻手感,反倒是有些干燥的过分,有种陈年旧账的错觉。

    随意的摊开纸团,上面用黑笔写着一行小字。

    “去年今天我被人杀死分尸在你家楼下的下水道里,你能帮我找出来把我拼好吗?”

    “什么东西,真晦气。”宋妍心颇为厌恶的将手里的纸团丢在了地上。

    美少女乱丢垃圾也是可以被原谅的,何况恶作剧的又不是自己。

    如此想着,宋妍心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她便又折了回来,捡起地上的纸团丢到了垃圾桶里。

    回到家里,一切都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但宋妍心不免有些敏感过度,看什么都觉得后面好像藏着东西一样。

    等到夜半时分的时候,她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慌乱,急匆匆的背着包跑下了楼。

    尽管内心已经将那张纸条上的话重复了上百遍,但当宋妍心从垃圾桶翻出来那张纸条的时候,她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一定只是骗人的,毕竟那个瓶子我可是一路踢回来的,上面说的地方肯定不是这里。”

    话虽如此,但宋妍心依旧忍不住的,通过窄窄的孔眼,朝着下水道里望去。

    在夜幕的笼罩之下,本来就显得黑漆漆的下水道此时更是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宋妍心犹豫了片刻。掏出手电,再从背包里取出一根撬棍,打开了下水道的井盖。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除了污水和管道,没什么多余的东西。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同时内心涌现出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她总算这样,习惯性的去寻找那些可能会藏着什么东西的死角和阴暗角落,即便她从未想过如果真的找到什么东西只会该怎么办。

    不过到目前为止,她的运气还不错。

    正当宋妍心一边自嘲地笑着自己一边收拾东西准备返回的时候,她突然看见下水道的边缘好像有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平日里她以自己良好的视力为傲,可现在她多希望自己有夜盲症。

    咽了口唾液之后,宋妍心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欠下身子,朝着亮晶晶的方向看去。

    亮晶晶的东西是一块淡银色的身份牌,是死人们的身份象征,一般都是贴身携带的,而身份牌出现在这里,说明这里很有可能真的有一具尸体。

    想到这,宋妍心不免有些紧张。

    但出于好奇心,她忍不住的用力朝下探去,想要看清楚身份牌上的具体内容。

    借助着手电筒的光线,宋妍心勉强可以看见,身份牌上铭刻着两个字。

    苏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