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1章:除异部
    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女居然也是共感觉者,苏行还是有些意外的。

    他本以为异种跟除异部是绝对不能相容的存在。

    但看着对方身上的除异部标记,还有那确凿无误的共感觉共鸣,都让他颇为好奇地走到了少女的面前。

    而少女却像是没看到他一样,依然一边擦着身上的粘液,一边盯着路对面的烤鸭店。

    苏行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你也是异种吧,怎么会成为除异部的一员?”

    听着苏行的问话,少女先是一愣,随即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苏行:“你能看到我?”

    苏行满是疑惑的指了指身后:“别说是我了,就是那些普通人也能看到你吧。”

    “不一样的,在他们眼里我可没这么狼狈。”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抹了抹脸上的黏液。

    “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那也叫问题吗?异种也好,觉醒者也好,只有缺少力量才会被那些人抓走,分部那些家伙都是些不入流的实力,连个修士实力的都没,正常能修炼的谁会怕他们。”

    “分部?那你是……”

    “别把我和分部那群捉虫子的家伙混为一谈,你难道不知道除异部到底是干嘛的?”

    苏行迷茫地摇了摇头,在他的认知里,除异部就是除猎异种的,没见过他们干过别的。

    少女饶有兴趣地打量了苏行一番,微微笑道:“我看你也是筑基期的修为,有没有考虑加入我们除异部啊。”

    “加入除异部?”苏行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少女,但看少女的眼神不像是开玩笑,便又追问道:“除异部,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消灭灾厄,除去异常,这便是除异部。”少女很是帅气的摆了个poss,但身上的粘液还在缓缓的流动着,看起来极为不雅。

    “没兴趣。”苏行摆了摆手,转身便准备离开。

    他之所以找少女搭话,只是惊讶对方的异种身份罢了,现在既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的必要了。

    毕竟,即便是职能并不相同的部门,但苏行可是牢记着被除异部追杀的那份恩惠。

    “就算不加入,至少也跟我回去做个登记吧,看你这样应该没有合法的修士身份吧?”

    “没有又怎样。”

    “没有登记的修士不但被禁止进出各种秘境,战时还有被直接抓捕的风险,我建议你还是跟我回去登记一下的好。”

    “你说的秘境,是指什么地方?”

    听到这,少女也明白苏行是啥也不知道的新人了,她颇为热情的对着苏行伸出了手,做了个自我介绍:

    “先认识一下吧,我叫温流如。”

    “苏行。”简单的通报姓名之后,温流如向苏行详细的介绍了秘境以及除异部。

    “你应该看过修仙小说吧。”温流如没来由的抛出这么一个问题,让苏行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看过,只是不同作品之中关于秘境的设定也不一样,有的是单纯的福地,有的则是饲养血食的陷阱。现实中,真有秘境存在?”

    这话刚一说完,苏行自己都笑了出来。

    看着天边这些满是污秽的云朵和周围遍布触生物的大地,还有自己身旁这些身上满是粘液的少女,连这些都存在了,为什么不能有秘境呢?

    温流如似乎猜到了苏行心中所想,淡淡笑道:“有自然是有的,不过和你想象的可能不太一样,所谓的秘境,其实是灾厄正在孵化的领域,或者是被破坏了中枢,无限期暂缓孵化过程的半灾厄,前者危险与机遇并存,后者几乎没有危险,但收获也是要少上许多。”

    苏行微微颔首,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

    “秘境的事我大概了解了,那你们,和那些抓捕异种的除异部,到底有什么不同。”

    温流如无奈地耸了耸肩:“准确的来说,我们才是真正的除异部,那群听命于王族的家伙只不过是借用了除异部名头的编外人员罢了。

    他们正确的名字全称应该是除异部异种处理队。

    我们一般叫他们分部。”

    “我还是不放心你们那个所谓的,除异部。”苏行意味深长的看了温流如一眼,眼神之中满是不信任的色彩。

    “我知道,像你们这种野生的觉醒者个个都胆小的要命,不信任官方,但你仔细想想,以我们的实力而言,如果想对你们这些散兵游勇做些什么的话,你还有跟我在这说话的运气吗?”

    苏行沉默着点了点头,他承认温流如说的对,但不管是被追杀的经历,还是自己身上所背负的秘密,都让他下意识地在抗拒加入官方势力。

    “看你身上的生命气息还很干净,异化的程度也不高,应该是刚刚得到什么际遇吧?”

    感受着苏行骤然冷厉的眼神,温流如很是无所谓地摊手一笑:“能达到筑基期的散人都有自己的奇遇,没什么可紧张的,别人所拥有的不一定比你差。”

    听到这,苏行的脸色才略微缓和了下来,但依旧保持着戒备,极为谨慎地观察着四周,提防着其他人的出现。

    温流如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她并没有想要谋害苏行的打算,之所以这么苦口婆心的劝说苏行,一是真的为了苏行好,二是为了完成这个月的拉人头任务。

    毕竟拉一个野生的修士进入除异部可是有不少提成的,温流如还指望着靠这笔提成买些血凝丹呢。

    但无论温流如怎么劝说,苏行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这让温流如着实有些无奈。

    思来想去之后,感受着苏行身上纯净的气息,温流如突然有了主意。

    “看你身上着纯净的气息,你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容纳物吧,散人想找到合适的容纳物可不容易。”

    看着苏行一脸戒备的样子,温流如无奈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忘了这家伙是啥也不懂的小白了。

    她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地看着苏行,开口道:“所谓容纳物,其实就是……”

    还没说完,苏行便看到眼前的面容姣好的温流如,便如同一个破裂的西瓜一般爆裂开来,只剩下一团红色的东西残留在雪白的脖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