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3章:照镜子
    准确的来说,是之前那个被他杀死的除异部的队长。

    原本早该死去多时的他,此刻却诡异地出现在了镜子之中,露出了一张扭曲的笑脸,发出一阵阵的尖声啸叫。

    但奇怪的是,一旁地温流如和赵月宋嘉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依旧面色如常地站在旁边,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对方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灵士,而自己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中期,根本没有害怕的必要。

    如此想着,苏行一边忍受着那刺耳的尖叫,一边正色看向镜子里的队长苏行。

    和上次见面相比,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身上的铭牌消失不见之外。

    但这面所谓联系除异部核心总部的镜子此刻却映照出了一个已死之人的样子,这代表着什么?

    苏行向温流如投以疑惑的眼神,但后者却好像没看到一般,并没有做出回应。

    听着那刺耳的尖叫,苏行觉得有些无法忍受,几乎是刹那间,他便完成了双手的灵能聚集,接着他轻轻举起了左手,准备用和上次一样的方式击溃眼前这个聒噪的家伙。

    但他却惊讶地发现镜子的人也举起了手,动作和他一模一样。

    苏行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的下半身。

    果然,和镜子里的人一样,他的下半身也变成了那种白毋化的腐烂状态。

    下一刻,苏行难以自控的和镜子里的人同步发出了一阵尖叫……

    “嘭!”温流如放下手里的大铁锤,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我观察的仔细及时赶上了,要不然可就出大事了。”

    苏行有些惊魂未定地摸着自己被重创的头,一时竟分不清哪个是后脑勺哪个是屁股。

    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两半的是屁股,肿起来的是头。

    虽说看起来颇为骇人,但对于异体二段的苏行来说,这些单纯的物理外伤并不严重。

    温流如在敲打的时候只用了少量的灵能来打算苏行的幻觉,主要的目的还是防止他跟着幻觉里的人一起把那些禁忌的知识唱出来。

    “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滥用共感觉,结果你不但不听,而且进连接居然还敢用共感觉。”

    说到这,温流如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苏行一眼,低声道:“你的共感觉,有视觉吧。”

    苏行木然地点点头,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居然都是幻觉,是由共感觉所带来的超敏感视觉混合灵感所诱发的幻觉。

    “可是。为什么看着这面镜子,会出现那种幻觉呢?”苏行有些不解地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镜子,依然有些心有余悸。

    “因为这面镜子之后连接着除异部公用的意识海,这是除异部成员执行任务时轻易不被污染的保障。

    而这其中的灾厄信息虽然不会主动溢出,但若是你主动去探知,也有被污染的危险。”

    看着苏行还一脸迷惑的样子,温流如也是有些无奈。

    她长叹了口气,准备好人做到底,给苏行讲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

    “我倒是忘了你是突然崛起的野生修士,各方面的常识应该都很缺乏。”

    苏行对此并没有表示异议,他也的确意识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和无知。

    在这种诡异横行的世界里,无知才是最为致命的危险。

    看着苏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温流如也不废话,清了清嗓子,给苏行讲了半个小时的常识。

    听完之后苏行面色阴晴不定了好久,他甚至有种现在就招出系统面板出来对照一下的冲动,但因为面对这面直通除异部核心中枢的中境,因此他也只好忍了下来。

    只是,刚才温流如所说的话,始终在他的脑海内盘旋。

    “所谓修炼,便是逐渐容纳灾厄信息,让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逐渐适应污染的过程。

    而战斗的本质,除了利用灵能进行物理上的打击之外,更多的是想办法用自己所掌握的灾厄信息去污染对方。

    虽然我不知道你碰见的奇遇是哪一种,但如果是系统类的,或者是任务奖励类的,那你就要小心了。

    越是功能完善超脱常理的越要小心,因为每一个系统的背后,必然存在着一个制造它的超然大能。”

    想到这,苏行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下意识地攥成了拳,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但自己所仰仗的系统其实是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毕竟,有谁会平白无故的给陌生人制造一个保驾护航的系统呢。

    凡所付出者,必有所图。

    这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真理。

    “所以,你意识到你刚才的举动有多危险了吧。

    随意使用濒临失控的共感觉能力窥探公共的意识海,还差点被其中的灾厄信息所污染。”温流如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后怕。

    她的修为也就跟苏行相当,不过是筑基中期,要是苏行真的被灾厄信息所污染,在这里爆发灾厄的话……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再次警告苏行不要滥用共感觉以及注意灾厄信息之后,温流如再次将他领到了那面镜子的面前。

    “我已经给中枢那边提交了申请,你只需要在这安静等待中境记录你的影像和气息,然后将你的灵魂特征添加进意识海就可以了。”

    苏行点点头,颇为警觉地问道:“这次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放心,我在旁边看着,就算有什么变故我也会及时的制止你的。”温流如笑眯眯的拿着一把上满弓的灵能劲弩,对准了苏行的头。

    和上次不同,这次镜子要正常的多,至少很像是一面镜子,完完全全正正好好地把苏笑映照了出来,没有奇怪的异变也不会自己伸出手跟苏行玩猜拳。

    但镜子内那不断扭曲的苏行的人形还是让他有些不太淡定。

    “你确定,这种情况是正常的?”苏行指着镜子里自己扭曲的快要失去人形的镜像,颇为不安地问道。

    “应该,没事吧。”温流如也有些不确定了起来,虽说连接意识海一般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但那也是以往的经验之谈。

    万一今天自己就碰到新案例了呢?

    她可不像被写进事故案例里成为警醒后人的素材。

    然而,还没等她叫停苏行的录入,她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那面连接意识海与中境的镜子,就这么直接裂开了。

    (镜子:我裂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