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7章:博弈
    第17章:博弈

    温流如看着镜子里自己无头的形象,不免有些精神恍惚。

    自己居然精神不稳定到容纳物出现外泄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虽说外泄的程度不高,也没造成什么损害,但自己封印了那么久的无头女尸容纳物,还是第一次出现外泄的反应。

    难道……

    温流如微微眯起眼,走到窗边朝着平野市的方向看去。

    ……

    就在苏行因为窥探年高所释放的那团黑漆漆的东西而遭到反噬的瞬间,原本因为被灾厄信息污染而在原地修复自己的共生态本体瞬间便有了动作。

    虽然比不上苏行的破限级速度,但在这个苏行精神恍惚的瞬间,赶到苏行身边已经足够了。

    似乎是有些忌惮苏行身上再次出现类似的幻影,这次共生态本体并没有采取强攻,而是不动声色的从虚空之中抽出一股血红色的灾厄信息,然后朝着苏行的头部灌注而去。

    根据灾厄信息的污染规则,之前知道略微知晓其存在的苏行若是感知到了这份无头女尸灾厄信息的详细内容,估计会直接爆头,就像他之前所看到的那个普通人一样。

    但苏行的运气一向不错,在灾厄信息即将灌注于他的头部的瞬间,他恢复了意识,下意识地朝着远离年高的方向用近乎是瞬移的速度行进了一大段。

    虽然是下意识的行为,但这也让苏行成功的摆脱了共生态本体对他的灾厄信息污染。

    但看着自己与共生态本体的距离,再算算羽态的剩余时间,苏行内心不免有些急躁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但千万要保持针对,虚象能从你的认知和想法之中扭曲出相应的灾厄造物或是信息,就像刚才的无头女尸灾厄,如果你真的相信那东西,那东西便会将你污染同化。”

    “知道了。”听着年高的提醒,苏行也是将自己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摒弃,一心只想着如何击败对面的共生态本体。

    25s的羽态时间,经过刚才的试探以及反击,现在只剩下16s的时间了。

    对于发动一次致命的攻击来说已经足够,但这次攻击能够直接灭杀目标,苏行心里却是有些没底。

    说白了,他的羽态虽然赋予了他极速机动和绝对先手的优势,但他实在是太缺乏有效的进攻手段了,别说是一击制敌,他现有的进攻手段能不能破防都是个问题。

    考虑到自己的速度优势,苏行准备再发动一次抢攻,来试试对方的反应以及防御。

    反应自己有些羽态所赋予的绝对速度优势,就算一击不中也能迅速撤离。

    而对于共生态本体来说,虽然惊讶于苏行的速度,但共生态所赋予它的战斗经验则是很好的发挥了作用。

    苏行的羽态必然有着时间限制,因此自己只需要拖住就好。

    但其他共生态分体的状态并不乐观,那个看似老的马上要死的年轻人居然有着那等诡异的手段,不但使虚象的速度优势全无用武之地,甚至以一人之力完全的压制了49只虚象。

    若是再这么拖下去,其他共生态分体要全军覆灭不说,这次的任务也要失败,想到这,共生态本体几乎是本能的做出了判断——在苏行的下一次进攻到来之时,完成反击,直接灭杀苏行。

    因此,双方各怀己意,凝聚了几乎最强的力量准备来一次实打实的硬碰硬。

    一时间,除了列车还在缓慢的向前行驶着所发出的轰鸣声外,无论是年高那边宛如墓园一般的死寂,还是苏行这边几乎可以听的到彼此心跳声的沉静,都是没有丝毫杂音发出,安静地让人不免有些害怕。

    下一刻,似乎空间都为之颤栗一般,无数交错闪烁的残影之中,苏行捂着自己的小腹部,面色凝重。

    他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先发制人而不是固守不出,仓促的接触之中,因为战斗经验不足苏行吃了大亏,共生态本体随手一击险些让他遭受重创,还好苏行的速度够快,在交手的瞬间便已经选择后退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全身无力,灵能下意识的溃散,根本没法形成有效的反击。

    虽然只是轻轻一道划伤,但苏行心里清楚,无论是任何进攻,都必然携带这话自己无法处理的灾厄信息。

    他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修士之间的战斗方式了,相比起大规模杀伤的灵术和物理攻击,灾厄信息攻击效果更好也更能杀人于无形。

    感受着自身伤口逐渐由痛疼转为麻木,苏行心中一沉,本能地朝着年高那边看去。

    不知是受到了苏行这边的影响,还是支撑不住了,原本淡定自若的年高此刻满脸黑气,用肉眼看都是一脸的死相。

    而原本被黑漆漆的的死亡所束缚住的虚象们,也开始极为缓慢地朝着年高移动了。

    虽说速度不快,但对于羽态只剩9s的苏行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实在不行只能逃跑了……”苏行如此想着,但看了看年高还在苦苦支撑着,他也不忍心就这么放弃。

    “至少,要再拼一次。”

    然而还没等苏行找到再次进攻的机会,一道黑影突然从他的身后飞去,径直刺中了他的腹部。

    确切的说,是化为一道黑烟,进入了苏行的身体。

    共生态-寄生。

    苏行这个强弩之末的状态是人就能看出来。

    共生态本体虽然不是人,但也能发现苏行的虚弱。

    直接抹杀掉苏行并不难,但他身上那诡异的速度实在是很让共生态本体心动。

    因此才会采用突袭寄生的方法,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作为容纳物送入苏行的体内,然后夺取他的灵魂直接完成寄生。

    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

    只是……

    原本状态良好的共生态本体突兀的直接原地爆裂开来,而正在年高周围苦苦挣扎的众多虚象也是如此,径直爆裂开来,一时间血肉横飞,碎肢满体。

    有些陌生的提升音再次响起:

    “你已杀死。”

    “苏行千千万,赢家只有一个。”

    与上次一样,大量有关于共生态的知识以及灾厄信息疯狂涌进苏行的脑海里,让他一时间有些头疼。

    但共生态是依托于夜魄才能使用的,单纯的知识并不能复刻共生态,就好像苏行的羽态也具有不可复制性一样。

    不过,多达50个虚象的战斗经验瞬间让苏行变成了身经百战的老手,至于其他相关的灾厄信息,还需要消化吸收才能完全理解。

    还没等苏行盘点收获,猎杀游戏的提示音再次不合时宜的在他耳边响起:

    “猎杀游戏第一阶段已完成,14天内将开启第二阶段,请做好准备。”

    之后直到羽态时间结束,苏行也没听到其他提示。

    “这所谓的猎杀游戏真是百害而无一利啊。”苏行微微叹了气,有些无奈。

    虽说战斗经验和有关灾厄的常识都是他需要的,但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实在是很难让人心安,此刻苏行竟有些羡慕那些简单粗暴的无脑系统,挂机就升级那种。

    但现实毕竟是现实,凡所得必有付出,这是世界运转的基本规律。

    ……

    王都。

    平安王府。

    管家模样的男子颇为恭敬的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青年专心致志打游戏打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各个世家的主事者都在外面等着呢,想知道您对这次平野事件的看法。”

    青年正好一波团灭,黑着屏幕正欲买活,看了看身旁的管家叹了口气,淡淡开口道:“看法,我能有什么看法。平野是我那位兄弟负责的,又不归我管。”

    “话虽如此,但您毕竟是……”

    “那种虚职到了这种时候开始有用了?之前也没见这些人来拜会啊,一概不见。”

    “哥哥这般未免太任性了,总要出面安抚一下那群人才好,不然议会那群老家伙又要说你的坏话了。”一个温和的女声传出,听得青年眼前一亮。

    “菀妤妹妹,你怎么来了。”青年笑着起身迎了上去,眼神之中隐含着一丝不自然的狂热。

    李菀妤妩媚一笑,引得在场的众人都是有些心动:“哼哼,我要是再不来,纯瑜哥哥你非被叔叔抓去批斗个三天三夜。”

    “不会不会,我刚才就是跟下面的人说着玩的。”平安王次子李纯瑜满是宠溺地看着自己这个表妹,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菀妤妹妹你说,外面那些人该怎么处理为好?”

    “你是总领使,还是你自己拿主意比较好。”李菀妤吐了吐舌头,眼神不经意间扫过一旁书桌上堆叠的关于平野市的文件。

    “平野是大哥管的,我平日里根本插不上手,现在出了事都过来围着我,真让人不爽。”

    “平时那里只是个普通的城市,自然不需要纯瑜哥哥费心啦,现在出事了才能看出来英雄本色,你说是不是呀。”

    “还是菀妤说话好听。”李纯瑜听了这些话极为受用,随手拿起桌上的报告扫了一眼,眉头微皱。

    “除异部报告上说已经送进去十几波人了,全部失联,连意识海都是毫无反应?”

    “这些事交给除异部处理就好,纯瑜哥哥现在想到应该是怎么应付那些各大世家的主事。”

    “也是,活人总比死人好处理。”李纯瑜沉思片刻,对着一旁的管家挥了挥手:

    “让那些家伙回去吧,就说临安的灵脉开采需要调整一下了。”

    管家闻言顿时心领神会,应声之后便快速退下了。

    “纯瑜哥哥是想用临安的灵脉堵住他们的嘴吧,可临安哪还有闲置的灵脉?”

    “不是说有栋s级的封印物大楼吗,那下面必然还有条不错的灵脉作为支撑,不然那大楼的活化怎么可能持续下去。

    把那个划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分就是了。”

    “当事人好像只剩个小姑娘,在除异部里工作抵债。”

    “他们会做好当事人的安抚工作的,这就不是我需要操心的事了。”李纯瑜慵懒的倚在椅子上,享受着李菀妤给他喂的水果。

    “对了,小妹哪去了。”

    “不知道。”李菀妤的目光微微闪烁,随即便恢复如常。

    “大概是又出去玩了吧。”

    “平野的事,总感觉有些不对,以往不管是灾厄爆发还是其他异常事故,虽然对外封过城,但除异部还是能进去的。

    可这次别说是除异部了,就连意识海都失效了,未免反常的有些过头了。”

    “这些不是我们需要操心的事,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平野市,就算直接抹去又怎么样,让下面的人自己处理就好。”

    “说的也是。”李纯瑜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打游戏。

    ……

    苏行想要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块写着苏行的铭牌,但却浑身酸痛,怎么也蹲不下去。

    一旁的年高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消耗也不小,依旧端坐在原地宛如老僧入定一般,恢复体力。

    苏行做了个深呼吸,一边暗暗记下了羽态的后遗症,一边强忍着身体的酸痛下蹲捡起了那块铭牌。

    入手的感觉冰冷刺骨,似乎不是寻常的材料。

    还没等苏行细细把玩一番,铭牌便消失不见,直接融入了他的体内。

    苏行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但仔细感受一番并没察觉到异常,也就没太在意。

    人生弄不懂的东西有很多,宇宙的终点是什么?自己的系统又是怎么来的,憨逼作者明天吃什么,猎杀游戏最终又会有怎样的奖励,这些都是难以思考的问题。

    因此专注当下就好。

    他刚想跟还在老僧入定的年高打个招呼,却发现对方的姿势有些诡异,还透着一股死气。

    犹豫了片刻,苏行快步走到年高身后,却发现年高体内的灵能已经完全停止了流动。

    换句话说,他死了。

    苏行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却发现年高的手耷拉在地面上,像是在写什么东西。

    他探头过去,看到的是一个“逃”字。

    苏行先是一愣,随即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根据之前年高所说,这些虚象是某个大人物为了不暴露自己而放出来的。

    而现在这些虚象全军覆灭,大人物会怎么做。

    毫不犹豫,苏行再次启动了羽态,直接选择羽化。

    但不知道是自己前不久才使用过羽态的缘故,还是对面的等阶远远超过了羽化,苏行只看到了一团光在自己眼前闪过,接着便感受到一股冲击波传来,自己的羽化似乎被强行打断了。

    昏迷之前,苏行只看到了一个女人的下半张脸。

    她在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