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0章:后知后觉
    酸笋。

    这种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东西对于王明这种失魂惊魄的人来说最为合适。

    一是效果足够好,二是没有什么后遗症,三是价格便宜。

    种类也并非只有酸笋一种,像是榴莲啊微缩臭豆腐啊都有,一般是按照除异者的个人习惯配发。

    将半包酸笋洒在了王明的脸上,原本宛如亡者一般毫无生气的王明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惊恐不安地看着四周。

    “你你你别过来啊,我爹可是……”话还没说完,王明便认识到了自己的失误。

    “虽然我老子进去了,我叔可是……”王明这次的话依旧没有说完,因为苏行直接将剩下的半包酸笋塞到了他嘴里。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苏行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王明一眼,指了指还在屋子里弥漫不散的黑雾。

    “这东西可还没消散呢,你还是赶紧给我说说这事是因何而起,你又做了些什么。”

    “这……”王明转了转眼珠,似乎想要隐瞒。

    苏行带着一脸不怀好意地笑容拍了拍王明的肩膀,指了指客厅里横七竖八的几个纸人,恐吓道:“你要是不说我就走了,你自己在这陪这些脏东西玩吧,说不定还能让那些纸人再动起来呢~”

    “我说,我说,我都说,都说因为十六年前那个该死的陈修。”

    接着王明便添油加醋颠倒是非的给苏行复述了一遍前几章的内容。

    而苏行则是对王明所讲述的是非对错毫不在意,其一,他只是个处理灾厄的除异者罢了,并没有对人的执法权;其二,他还没忘记自己到底是谁,这鬼地方的正义执行了也没用啊。

    因此不管王明是罪大恶极也好,颠倒黑白也好,这些都与苏行无关。

    苏行所要做的,就是在王明的描述之中找出可能产生怪异的关键点,以此来破解这片残存的灾厄。

    “刚才你说,做噩梦的症状是最近才出现的对吧。”

    “是,每次都是梦见一个带着诡异笑容的纸人,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如果是十六年的陈修化身恶灵的话,为什么最近才开始活动?”苏行有些不解地看着王明,追问道:

    “还有什么其他的怪异事项吗?”

    “还有……”王明犹豫了片刻,大声说道:“还有我最近特别倒霉,诸事不顺,全仓白酒天天亏,常去的知心小妹也回老家了,唉,真是晦气。”

    “……”苏行默默收起了手里的记事本,有种自己在浪费时间的错觉。

    看着屋里的纸人,联想起刚才那些被烧纸人的灰烬,苏行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发问道:

    “是谁叫你烧纸人的?”

    “是个算命的大爷。呸,那老东西居然蒙我,我就觉得他不专业,连个墨镜都不带。”王明愤愤地啐了几口,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只给了二十。

    在询问完王明买纸人的细节之后,苏行也是有些无语。

    这个王明居然去打印的纸人回来烧,而且竟然真的引起了异动凝聚了灾厄,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想不通。

    “如果是十六年前的冤魂作祟的话,那么只需要清理这里的怨气就好了。”

    勉强完成了灾厄分析之后,苏行迅速找出了处理这片灾厄的办法,开始布置阵法准备处理掉这些残存的灾厄。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行总有种自己忽略了什么的错觉,布置法阵的时候有股莫名的恐慌感。

    “算了,只是还没到后期就被处理的初级灾厄罢了,大不了武力强行破开这里就是了。”如此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苏行启动了清理怨气的法阵。

    所谓清理怨气,换个角度就是积聚怨气然后将其直接湮灭的过程。

    也只有这些不成气候的初级灾厄,才能在消灭核心的恶物之后使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也不是没有缺点,那就是如果一旦怨气的量超过上限,那么所谓清理怨气的法阵便会成为怨气积聚的孵化场,甚至有可能引发灾厄二度进化。

    看着闪耀着微弱光芒艰难启动的法阵,苏笑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毛笔。

    但和预想的最坏情况不同,并没有出现所谓的怨气过量的现象。

    苏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看着吱吱作响极难运转法阵,苏行也是没有在意,反正怨气的量没有超过上限就不会出事,至于法阵的奇怪反应应该是瑕疵品的问题吧,下次换个新的就没事了。

    如此想着,苏行转过了身面向王明,继续询问着相关的细节,希望从中找到有用的信息,

    然而,苏行所没有注意到的是,艰难运转的法阵之中。

    没有一丝怨气的存在。

    然而,下一刻苏行突然面色一变,意识到了自己所犯下的致命错误。

    怨气法阵之所以运转的很艰难,是因为构成灾厄主体的恶物还没有被消灭。

    在恶物还存活的时候,不管是怨气还是其他的什么都会很好的被包裹在其中,也难怪怨气法阵搜集不到怨气。

    但自己明明已经消灭掉纸人了啊,纸人传说也被典籍所吸收了。

    自己可能会失误,但系统不会。

    除非……

    苏行面色阴沉地将王明拽到了卧室里,厉声道:“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你把你这几天的行动轨迹一五一十的给我讲清楚。”

    “没。没有啊。”王明颇为心虚地偏移了视线,而这一切被苏行尽收眼底。

    “我警告你,这里的灾厄并没有结束,还有恶物存在,我大不了直接跑路请求支援,你是这个灾厄的组成部分,你是出不去的!”

    “我说,我说什么都说!”毕竟才逃出生天,王明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烈的,因此这次也就毫不隐瞒地一股脑地把当年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苏行一边听着王明的讲述,一边微微皱眉。

    且不说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平静了一点,就王明所讲的这些东西来说。

    虽然能证明他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败类,但跟现在的情况却是没有半点关联。

    鬼神不问善恶,公道自在人心。

    灾厄并不会刻意地挑选罪大恶极的人降临,而恶物也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好人,只要条件满足,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凝聚成灾厄,然后吞噬人心。

    尽管苏行对于王明这个人也是颇为厌恶,但也不得不尽全力保护他,这就是除异者的职责。

    或者说,这便是苏行现在的身份的职责。

    至于王明以后会不会得到惩罚,是不是又能逃避制裁,那就不是苏行能管的了。

    可王明讲了一大堆,苏行却连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找到。

    苏行相信王明这次应该不会隐瞒什么或是说假话,但至少就他所说的这些内容里面,没有跟现在的情况相符合的要素。

    甚至,苏行对这次异动的真正起因也产生了怀疑。

    虽说自己吸收了纸人传说,现场也出现了纸人,可这次灾厄的中枢真的是纸人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周围的环境也在不停的发生变化,从一开始的暗如墨色的黑雾,逐渐变成了淡淡的灰色雾气。

    这是灾厄准备扩散的征兆。

    这是个很麻烦的信号,一旦灾厄开始扩散,到时候所波及的可能就仅仅是这一户了,整个楼层甚至整个小区都有被灾厄腐蚀同化的风险。

    而到了那个地步,势必会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新的诡异传说也就由此而生。

    苏行咬了咬嘴唇,仔细地回想着王明所说的内容,试图从中找出自己所忽略的点。

    “陈修死前怀里有个纸人……”

    “陈修擅长做纸人……”

    “陈修的纸人和之前出现的纸人恶物基本相似……”

    “陈修已经被我吸收了……”

    想到这,苏行微微皱眉,他隐约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所忘记了什么。

    “就算自己的意识没被影响,但关于陈修的记忆……”

    苏行突然眼前一黑,他突然想起了自己也认识一个陈修。

    但那个陈修可是好好的活到了成年,而这个陈修则是上学的时候就死了。

    可如果只是重名的话,这里,或者说平野市这个意志,又为什么抹去自己对陈修的记忆,那不是欲盖拟彰吗。

    可要是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

    苏行微微眯起双眼,背后却是沁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这两个陈修,真的同一个人的话,要么自己眼前的这个王明在说谎,要么……

    那个陈修涉及远超自己等阶的高等阶灾厄,所以自己才没有丝毫的察觉。

    现在回想起了,系统当时下发的去陈修家里拿走那盘录像带的任务也很可疑。

    如果系统背后是真人的话……

    脑海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苏行一边谨慎地环视四周,一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求援。

    不管这有什么问题,交给那群人沉浸在角色里的活死人就好。

    而这种混合型的异动引发的灾厄至少都是中级。自己刚才虽然轻易而举地秒了纸人,但那是依靠一次性的珍贵雷符的缘故,而纸人本身也只不过引起了初级异动,相比现在即将扩展的未知灾厄差了不少。

    苏行虽然本身也有着诸多手段,但不得不说,平野市赋予他的这个身份的技能更好用一些。

    不知道这些技能以后离开了平野市还能不能用啊……

    苏行一边感慨着,一边将灵能灌注如双目之中,再度强化自身的共感觉,观察四周。

    说真的,要不是还要保护王明,苏行甚至有种立即逃走离开这里的冲动。

    娴熟的从口袋里掏出请求救援的哨子轻轻吹响之后,苏行快速收起还在地上嘶哑作响艰难运转的怨气法阵,转而打出一道灵术。

    “定字如心,画沙印泥。”

    和之前形容书法笔势矫健的不同,的意思是比喻用笔的中锋藏锋,沉着而又不见起止痕迹,大有下笔意在笔先,落笔稳而且准的味道,其作用更多的是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而苏行所使用的笔迹异术根据需要的不同,发挥出来的效果也有所不同。

    譬如现在,尽管拥有固定灵形,阻碍灵术凝聚,空气流通等诸多妙用,但现在其作用便是尽可能的使灾厄汇聚在这间房子之内,防止灾厄进一步的扩散。

    虽然这可能导致核心的恶物提前成型或是觉醒,但在支援还没有达到的情况下,这也是苏行的无奈之举。

    毕竟他也不会别的。

    王明这个灾厄的始作俑者在灾厄结束之前是没办法离开的,而自己这个除异者在事态解决之前也不能逃避离开。

    毕竟,守护民众不受灾厄所危害,是除异者行动的基本纲领。

    而苏行碍于自己的身份,也不得不遵守这个所谓的行动纲领。

    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赶了出去,苏行看着眼前被无数笔迹所包裹着的灾厄之气,微微舒了口气。

    逐渐成型之后,灾厄朝外的扩散也暂时的停了下来,而苏行现在要做的除了维持现状等待支援之外,就是调查这次中级异动的起因和构成方式了。

    看着惶恐不安的王明,苏行瞪了他一眼,开口道:“除了陈修那件事之外,你还干过什么类似的事?”

    “我,我该说的都说了啊。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隐瞒……”

    “不是陈修的事,是其他人的事。”苏行直接了当的打断了王明的自白,盯着他满是泪痕的脸一字一眼的说道:“把你最近几个月干过的所有事,还有你从小到大干过的所有坏事都说一遍。”

    “这……”对于苏行的要求,王明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不肯说?这些东西关系着我们能够找到这次灾厄的起因和特点,在灾厄解除之外你是没办法从这里离开的,你明白吗。”

    “可是……”

    “以往遭遇了灾厄的受害者里面,除了当场死亡或者恶物发展过快来不及拯救的,但凡是活下来的受害者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毫无隐瞒的把一切都说出来了。你要是想活的话……”

    这次轮到王明打断苏行了。

    “我不是不想说,而是那些事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从哪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