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3章:督查
    平野市除异部总部,中心大楼17层。

    “诸位都是审查合格,家庭背景足够的优秀人才,因此才能参加这次会议,了解到真实的知识。”除异部行动一局副局长张自公面色凝重地看着台下的诸位公子哥,内心不免有些失望。

    这些人的父辈都是除异部的高层所属家族的成员,因此张自公也不好得罪这些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他们身上的灾厄异术都是父辈传承下来的,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灾厄,因此张自公也不敢让他们前往灾厄现场。

    久而久之,这些无法对抗灾厄的“除异者”们,便得到了督查的职务,承担起了内部调查的职责,专门负责调查那些处理灾厄的普通除异者们。

    而张自公这次,就是给这些刚刚加入除异部的公子哥们讲讲督查的职责和具体工作。

    “大家都知道,除异者都是经历过灾厄的幸存者,他们的能力也都来自于灾厄。当然诸位这些督查是例外,但你们也不用前往灾厄现场。

    和诸位这些人工培育的除异者不同,普通的除异者根据遭遇灾厄的具体情况和损伤程度,也被划分为不同等级。

    这些都是内部等级,是少数人才有权知道的秘密。”

    看着台下意兴阑珊的众人,张自公也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每年都是这种情况,他也是心中有数。

    不过,这倒反而符合他内心所想。

    毕竟督查这种得罪人的角色,加上这帮公子哥的身份,一旦较起真来没人能管得了。

    而普通除异者现场做事已经很辛苦了,还要被这帮人调查。

    张自公很清楚现场多多少少存在违规操作,但只要没有什么恶劣后果,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帮公子哥督查不做事,不管是他还是普通的除异者都开心。

    当然,该有的培训还是要有的,至于这帮人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今天就给大家简单讲讲普通除异者的分类吧。

    普通人在经历在灾厄之后,稳定可控的可以成为除异者,那些不稳定的则是会被送往外城区严密的监视起来,甚至被关押。

    但即便是这些稳定的除异者,因此长年累月跟灾厄打交道的缘故,也会出现不稳定或者是灾厄化的情况。

    因此需要你们这些督查,进行监督审查,确保他们的行动合规,以及确保他们处于稳定可控的状态。”

    看台下还是一片沉默,张自公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失落。

    这些人都是未来的高层储备,毕竟普通的除异者几乎不可能有身居高位的机会,但把这座城市的未来交到这些人的手上,张自公不免感到有些担心。

    “算了,这些也不是我该考虑的事。”

    看了一眼时间,张自公轻咳了几声,示意今天的培训结束。

    瞬间,下面无精打采的众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的张自公不免有些无语。

    当他收拾完东西准备返回办公室查看今天的灾厄报告的时候,一道倩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张老师好。”

    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身材别致的少女,张自公微微皱眉,觉得有些眼熟,但并没有想起来少女的名字。

    从她的称呼来看,应该是自己授课过的学生?

    自己培训过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不管是督查还是普通除异者都教过,因此眼前这个少女的名字张自公实在是记不清了。

    见张自公为难的表情,少女主动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我叫李蔚汀,培训第一天的时候听张老师您讲过除异者的基本准则,受益匪浅,今天正好是我培训结束正式入职的第一天,我就来找张老师您报道了。”

    “培训第一天?”张自公微微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督查?”

    “是的。督查李蔚汀今天正式入职,我主动申请到了张老师所在的执行一局,这里正式向您报道。”

    “别向我报道,我可没资格管你们这些督查。”

    张自公看了一眼李蔚汀袖口的袖钉,自嘲地笑了笑。

    刚刚入职的新人督查在职级上已经跟自己平起平坐了,按照督查高半级的潜规则,恐怕自己还要受她监督才对。

    “张老师言重了,作为新人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希望张老师,不,张局长在日后的工作当中多给予我指教。”李蔚汀一脸认真地看着张自公,态度极为诚恳的说道。

    张自公微微挑眉,似乎有些不太习惯,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你上课的时候,你那些同学没告诉你督查这个职位就是个混日子的闲职吗?”

    “说了,他们说的可比您说的难听多了。”李蔚汀淡淡一笑,似乎对督查这个职位的情况有所了解。

    “那你还……”

    “既然成为了督查,就要好好履行自己的职责,我知道张局长担心我们这些督查仗着自己的身份和特权胡作非为影响到那些普通的除异者。

    我也清楚普通的除异者在灾厄现场有多么危险多么不容易,在这里我向张局长保证,我不会找他们麻烦的。”

    听着李蔚汀的发言,张自公也是有些意外,他再次打量了对方一眼,最后在她耳钉上的独特样式上发现了端倪。

    “你是那家出来的……”

    “我是什么家族出身并不重要,能坐上督查职位都是些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怎么做事,对吗?”李蔚汀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看起来颇为迷人。

    张自公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这个小姑娘都说了自己不会影响那些普通的除异者,那自己还担心什么呢,有人做事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李督查,那你先跟我回办公室,我把近期的灾厄报告交给你审查?”

    “那就麻烦张局长了。”李蔚汀再次露出她那招牌的甜美笑容,不过这次在张自公看来却是顺眼多了。

    回到办公室,张自公将最近几个月的灾厄报告一股脑的搬了出来。

    李蔚汀也不废话,点点头拿起报告就开始看。

    看着李蔚汀勤勉的样子,张自公不免有些疑惑:“李督查,你想找的,是什么?”

    “我向张局长您承诺过,不会去找那些普通除异者的麻烦,但那些濒临失控的除异者,还有在除异过程中严重违规的除异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听到李蔚汀的发言,张自公也是长舒了一口气:“这样也好,那些人我们平时自己都处理不过来,而那些督查又不做事,我们只好把现场除异的人手抽调过来处理,有了李督查,看来我们以后的工作能轻松不少。”

    “张局长言重了,都是为了守护这座城市而已。”李蔚汀面无表情的回复着张自公,不动声色的从那一叠厚厚的文件夹里抽出了9月的灾厄记录。

    之后佯装不经意的抽出其中的一份,快速浏览到文件的底部。

    看着那个陌生的名字,李蔚汀微微眯起了眼。

    处理人:见习骑士苏行

    ……

    ……

    ……

    “我想申请去调查xx足浴灾厄事件的后续延伸。”

    看着一脸正气的苏行,张自公颇为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只说了两个字。

    “滚蛋。”

    “这么凶干嘛,我只是看到一堆人出去了有点好奇,问了一下居然是那件事的延续,所以……”

    “你找什么理由也不行,你连灾厄避嫌条例都忘了。”

    “那些恶物小姐都是纸人?”苏行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不能参与的原因。

    “看你这么闲,给你个调查任务吧。”张自公随手抽出一份调查报告,丢给了苏行。

    苏行叹了口气,接过调查报告离开了中心大楼。

    尽管对那个xx足浴的案子很感兴趣,但碍于灾厄避嫌条例,他这段时间是没办法再接触纸人相关的传说的。

    所谓的灾厄避嫌条例,具体的细则为除异者在处理完某种灾厄之后,在一定的时间内避免跟同类传说再次接触的规定。

    毕竟每个除异者都是经历过灾厄的幸存者,他们的能力也都来自于灾厄。但因为身体内还残留着灾厄的缘故,因此除异者每次接触灾厄都会刺激到自身的灾厄,有复发的可能性。

    所以一般在除异者处理完灾厄之后,要尽可能的避免接触这类灾厄,以免跟体内的灾厄产生共鸣。

    而同类灾厄多次接触也容易产生心理疾病或者其他不好的影响。

    对于这种硬性规定苏行也是很是无奈,只得放弃调查xx足浴的相关事件了。

    看着手里的调查报告,苏行突然有些后悔今天来中心大楼了。

    调查目标:未知传说

    传说分类:新传说

    具体表现:据部分民众报告最近兴起了一种新兴的宗教。

    在完成特定的事项之后,可以获得心想事成的许愿机会。

    据其他民众报告,许愿的方式是对着一面镜子,因此暂定识别名为许愿镜。

    ……

    这种没头没尾的新传说很难调查,因为根本无从下手。

    活动特点,异常表现,以及最重要的恐惧分析都没有,所谓的调查也只能是挨家挨户的询问。

    但询问的过程中却不能提起有关这个传说的名字,以免民众因为询问而对这个新传说产生恐惧。

    总结一下就是,挨家挨户的旁敲侧击的询问,是相当耗费时间的无聊工作。

    不过正好自己需要休息一下,顺便试试自己对新异术的掌握。

    如此想着,苏行拿着调查报告出了门,直奔自己的a7片区,准备开始随机问询。

    在苏行离开大楼不久后,李蔚汀看着手里那份王明的纸人事件灾厄报告,面色冷淡地看了一眼苏行的背影。

    ……

    回到自己的住处,苏行先是将身上那件塞满了各种临时符咒和道具的“工作服”脱了下来,接着换上了一身便装。

    这种调查一般不会碰到什么危险,毕竟除异部在灾厄的预防控制上还是做的很好的,就像王明事件一样,在他家出现异动前兆的时候在附近巡查的苏行便提前蹲过去了。

    更是在异动初期就击溃了纸人,差点就把王明救了出来。

    当然,最后升级为中级异变就是另一回事了。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着装,苏行召唤出系统,看着系统所记载的灾厄知识若有所思。

    除了他能看懂的内容,还有一段晦涩难懂的古怪文字。

    尽管并不理解这段文字的含义,但苏行下意识的有种莫名的畏惧感,好像这段文字书写了什么常规他现有认知的内容一样。

    在这个世界,知识有时候也代表着污染,一般来说等阶越高,知道的东西也就越多,接触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但若是提前知晓了某些高阶的知识,可能会导致自己提前接触高阶世界,到时候轻则混乱发疯,重则当场暴毙。

    看着这段密文,再联想到自己的第三个笔迹异术,苏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显而易见的是,这份灾厄处理报告在题目上就有问题,按照灾厄报告书写规范,处理人应当将灾厄涉及的传说事无巨细的书写在上面。

    而这次纸人事件由初级异动升级为中级异动,明显是有其他传说存在才导致了两次异动,而作为当事人的苏行居然只写了纸人传说,这说明他是在故意隐瞒什么。

    除此之外,在发现了更高级别的异动信号之后,苏行违规对当事人王明进行现场灾厄分析。

    根据现场灾厄突发情况处理办法,除异者在碰到超过自己处理范围的异动的时候,原则上不允许继续现场分析。

    因为这有可能刺激异变以前降临,亦或者是出现其他异常状况。

    而对当事人的问询和对话也要遵循不制造恐慌不留遐想空间。

    但从这份灾厄报告来看,苏行不仅违规继续进行灾厄原因分析,还故意混淆概念,让王明产生了不该有的未知恐惧。

    由此可见……”

    写到这里,李蔚汀微微皱眉,有些犹豫。

    单就目前的这些问题来说,便足以把苏行移交法办了。

    但问题在于,苏行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他这些违规行为是无意还是蓄谋已久呢?

    李蔚汀再次打开那份灾厄报告,看着语焉不详的原因分析,有些无奈。

    王明的死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是件好事,但问题在于他是否真的是死于意外呢?

    这一点才是李蔚汀对王明这个案子纠缠不放的真正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他的那位叔父对王明的死很不满意,安排自己随便找个理由把没有保护好王明的处理人移交法办。

    尽管苏行在这起案件之中的确存在很多问题,但李蔚汀还是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去弄清楚这件事完整的前因后果,而不是简单粗暴的直接抓人。

    将桌子写了一般的督查日志撕碎,李蔚汀收起王明案的灾厄报告,朝着a7区走去。

    那里,是苏行所负责的区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