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7章:如你所愿
    自从王明死后,赵大爷便一直想感谢苏行,虽然苏行一直推脱,但赵大爷还是坚持,一定要苏行收点什么才行。

    方家如果搬过去的话,可以让他们代入照顾失明了十几年的赵大爷,大不了房租便宜点就是了,苏行想,方家和赵大爷应该都能接受。

    将这件事抛在脑后,苏行四下询问了一圈,发现许愿镜的传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遍布大街小巷了。

    不管是足不出户的宅男,还是年迈的老人,都知道这个许愿镜的传说。

    看来,这个传说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沉思片刻,苏行召唤出系统面板查看许愿镜那一页,却惊讶地发现上面多了一行描述。

    “通人心?满足任何愿望?”看着新出现的这行小字,苏行面色突然阴沉了起来。

    这是他获得系统之后从未有过的现象,加上许愿镜这远超常理的传播速度,苏行突然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思来想去,苏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一趟中心大楼看看,当面向张自公报告一下许愿镜的危害。

    但要是张自公所说的督查真的发现了什么的话,自己去中心大楼岂不是自投罗网?

    思来想去之后,苏行还是打算去中心大楼看看。

    毕竟他手机欠费了,也打不了电话。

    刚一进门,他便跟人撞在了一起。

    起身连忙道歉之后,苏行惊讶的发现对方自己认识。

    或者说,自己的人设里跟这个npc关系还不错。

    刚入职的时候,带着自己培训的前辈,周望辰。

    虽说干了二十多年依旧只是个最普通的除异者,但这东西毕竟也看天赋。

    对于老周这种有家庭的人来说,除异者这份工作的收入足以养家就足够了。

    不过,以往见到老周的时候,他虽然不爱笑,但也是积极向上,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老周,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老周没有回答,只是对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虽然还想再仔细问问,但想到许愿镜,苏行也只好连声道歉之后快速朝着楼上走去。

    刚一进门,看着满脸惊讶的张自公,苏行也不多犹豫,直接把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了张自公。

    “这种传播速度绝对不是一般的传说可以做的,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后患无穷啊。”

    张自公一边喝着茶,一边给了他一个白眼。

    “既然蔓延到这种程度了,你有收到关于许愿镜的灾厄报告吗,或者是类似的异动信息?”

    苏行闻言一愣,摇了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这种没办法凝聚灾厄的传说每隔几年都会出现,过一段时间大家就忘了,你太敏感了。”

    “可是……”苏行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总不能暴露自己的系统吧,再说自己跟这些npc这么计较干嘛。

    “再说你不回家好好休息跑去调查这么一个传说?既然你精力这么旺盛,我就给你安排点事吧。”

    张自公快速写下一个地址,然后将纸条撕了下来递给了苏行。

    “今天晚上8点,千万别迟到了啊。”

    “寻心阁靠窗8座?这种地方不是我这个收入水平能去的吧,万一砸坏了东西我赔不起局长你来赎我吗?”苏行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贫嘴,让你去你就去。”张自公瞪了苏行一眼,心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把李蔚汀安排的会面问题给解决了,至于消费问题嘛,他以前预约好了,可以走公账,省的苏行这货没钱被扣在那刷盘子。

    苏行不情不愿地接过纸条之后,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张自公的桌面。

    平时他对于这些政务文件都是毫不关心的,但今天这个却是个例外。

    “关于取消现场除异者年龄限制的通知?

    根据广大现场除异者要求,经研究决定,取消现场除异者的年纪限制,原则上不再设定退休时间……”

    苏行还没读完,便被张自公一把夺了过去。

    “这东西还没正式宣布呢,你看什么?”

    “我看老周好像心情不太好,一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好让他开心一下。”苏行一边解释着,一边将文件重新拿了起来。

    和普通民众不同,除异者的退休年龄只有50岁,但除异者一般很少希望退休。

    虽然退休工资要比基本工资高上不少,但作为除异者不仅有消除灾厄的绩效,还有很多隐形的收入,因此退休年龄对于那些年纪大的除异者来说反倒是个限制。

    仔细了一遍全文之后,苏行放下文件,转身就走。

    来到楼下,老周果然还没离开,一个人站在门口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周老周,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老周有些疑惑地看了苏行一眼,没有说话,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期待。

    “我在张局长那看到了取消除异者年纪限制的文件,也就是说老周你不用担心退休,可以一直干下去了,开心吗?”

    老周没有回答,扶了扶眼镜,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家人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你赶紧告诉他们吧,好事要一起分享嘛,我先走了。”苏行挥挥手跟老周告别,他准备去a7区找赵大爷谈谈,然后再去方家告诉他们可以减少房租的好消息。

    苏行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刚转身离开,周望辰便收起了笑容,凝视着远处的朝阳,眼中没有一丝亮光。

    苏行刚离开不久,李蔚汀便进了张自公的办公室。

    “你确定苏行在家?我为什么查不不到他的位置信息,他家也没人。”

    “他可能还在睡觉。”张自公尴尬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趁着李蔚汀还没继续发作,他连忙将自己的记事本递了过去。

    “我帮你约好了苏行,就在这个地址,今晚八点。”

    “你确定没有暴露我的身份?”李蔚汀看着手里的地址,有些怀疑地问道。

    “没有没有,这点请您放心。”张自公一脸认真的打着包票,看起来颇为真诚。

    凝视了张自公几秒,李蔚汀点点头,刚要离开,突然转身折了回来,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文件,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是……”张自公还没来得及介绍,李蔚汀便打断了他:“刚才有人来过?”

    “有……”张自公有气无力的回答着,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之间的漏洞。

    但李蔚汀却是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

    “这份文件的右下角有明显的握痕迹,但其他文件却没有。

    而且这份文件的角度对于站立的外来者来说是最舒服的角度,其他几份也有,但唯独这份的角度最特别。

    我想,刚才有人进来找你,并且看了这份文件吧。

    苏行的手机讯息一直追踪不到,如果他回到了内城区,说明他一次通话都没有。

    而你却信誓旦旦地给了我今晚和苏行的会面信息。

    既然你没有跟他通话,那么刚才来的那个人就是苏行,对吗?”

    张自公有些惊讶的看着李蔚汀,点了点头:“是,他刚走没多久。”

    “他的年龄离退休还有很远吧,他看这个干嘛?”

    “他说某些老前辈心情不好,他看了这个好去报喜。”

    “这样啊。”李蔚汀轻轻放下文件,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

    ……

    离开中心大楼之后,苏行快步去了a7区,他准备今天去找赵大爷谈谈,顺便告诉方家这个消息。

    但他刚走到方家门口,就看到方家门口又围了一群人,在那指指点点的。

    难不成是那群传销的人又回来了?

    看着掩面而泣的方太太,苏行朝着屋里看了一眼,低声问道:“怎么了,那群传销的不是被抓走了吗,我还想告诉你个好消息呢……”

    “立本不见了,而且家里所有的钱也都没了,全部的积蓄,都没了。”

    “这……”苏行正欲安慰几句,却突然闻到了一股灾厄的气息。

    他顺着这股常人难以发现的气息快速走进方家,目光朝着右侧只有两米长的小隔间看去。

    “这是……”

    方夫人强忍着悲痛,解释道:“这是立本的房间,他应该不是那样的孩子啊。”

    在常人的视觉范围里,眼前所看到的只是普通的狭窄房间罢了。

    但在苏行这种经历过灾厄的除异者眼里,这间几平米的小屋里到处都充斥着极端的狂笑和狂怒,以苏行对方立本的了解,这不应该是他会有的情绪。

    至少,不应该是这种几乎都快要凝成实体的强烈情绪。

    秋日的冷风缓缓从屋外吹来,让苏行不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顺着风的方向看去,苏行似乎找到了这间小屋的异常之处。

    “这里,没有窗户吗?”

    方夫人看着空旷的窗洞,低声道:“这里之前应该是有窗户,但今天早上发现立本失踪之后,这扇窗户也不见了。”

    “窗户?”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苏行连忙召唤出系统面板,点到许愿镜那一页。

    但相比之前吗,这次又多了一项。

    七分之三?苏行还来不及思考什么,就看到眼前的小字突然晃动了一下。

    又完成了一个?这么短的时间里?

    苏行的内心不免有些急躁了起来,这种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绝望。

    但更让苏行介意的,是冥冥之中的那股预感。

    他总感觉系统上所记载的愿望,都是跟他有关的。

    但他却怎么想不到自己跟许愿镜之间的关联性。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方立本的失踪,绝对和这个神秘的许愿镜有关。

    ‘叮叮当,铃儿响叮当……’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苏行的注意力,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对着方夫人歉意的点了点头,走到屋外按下了通话键。

    “我是苏行,有什么禁忌任务……”

    “老周死了。”

    苏行闻言一愣,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其中所包含的意思。

    而电话那头则是又重复了一遍:“老周,就是带你的那个老周,死在了中心大楼前,死的还很诡异,像是灾厄所为,你快来看看吧。”

    苏行挂了电话,看着系统上那闪闪发亮的4/7,微微眯起了眼。

    ……

    方立本缓缓睁开眼,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黄金和大额纸币,随便抓一把都是之前他努力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大财富。

    而现在,这些都是属于他方立本的!

    内心下意识地对那个神秘的许愿镜充满了感谢,之前虽然也听说过,没想到居然能在窗户的玻璃上出现,出现的时候可真是把方立本吓了一跳。

    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有钱了,母亲和妹妹再也不用过那种贫穷潦倒的生活了!

    还没来得及庆祝,余光里某个熟悉的东西吸引了方立本的注意力。

    “那不是外婆传给妈妈的手镯吗,怎么会在这里?”方立本有些恐慌不安地朝着四周看去,发现除了黄金和钞票之外,还有许多他家里的贵重物品。

    “这些东西怎么会在这?”方立本有些惶恐不安地摸了摸身边的金砖和金条,长舒了一口气。

    这些金子都是真的,都是货真价值的金子!

    方立本躺在这些黄金的中央,下意识的傻笑着,久久不能自拔。

    过了许久,他才从这种亢奋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不听使唤了。

    朝着双手的方向看去,方立本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融入了黄金之中,而且这种金质化的现象正随着自己的手臂逐渐朝着自己的身体蔓延着。

    这一刻,不仅仅是心理上的恐慌,那种身体一点点消失的感觉也让方立本痛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但很遗憾,他依旧保有自己的意识,却阻止不了任何事。

    直到最后,他全身完全金质化,变成了一尊金人,他也只能默默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如你所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