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8章:被束缚者无自解
    快步赶到中心大楼的门前,苏行并没有看到老周的遗骸。

    据说是因为上层觉得影响不好,因此便被抬到一旁的杂物间去了。

    对此虽然有很多除异者愤愤不平,但也不敢公然和高层作对。

    但对于苏行来说,这毫无疑问给他调查许愿镜又增添了一份难度。

    如果说第三个愿望的方立本是用窗户上的玻璃来代替成为镜子,那老周又是怎么许愿的呢?

    或者说,他为什么要许愿?

    带着这些疑问,苏行挤开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看到了老周的遗骸。

    如果不是那身熟悉的装束以及身上的身份标牌,苏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就是老周。

    老周年纪不过四十多岁,但现在看起来却像一百多岁的老人一样,像是生命力被瞬间掏空了一般。

    不戴眼镜的眼窝直接凹陷了进去,像骷髅头一般极为吓人,

    就算是见多了灾厄和恶物的除异者们,看到这一幕也不免有些不安。

    毕竟是朝夕相处的除异者同事,而不是那些陌生人。

    看到老周这副惨状,大家不免都有些同病相怜的感受。

    “他身上有残余的灾厄气息,但因为职业是除异者,我们没法判断他是因为灾厄而死还是在工作中遭受了污染而死。”

    负责灾厄判定的除异者很谨慎的给出了灾厄报告,苏行在其中并没有找到有关许愿镜的内容。

    因为残留的灾厄气息很少,又没有造成群体伤害,因此传说许愿镜便被除异者们下意识的忽略了。

    坦白说,就算是苏行自己,如果不是有着神秘典籍的指引,恐怕也会被表面现象糊弄过去,从而忽视了许愿镜。

    但现在,就算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又能如何呢?

    作为只有低阶实力的见习骑士,即便是有着不能见人的压箱底的手段,苏行也绝不可能独自解决这个许愿镜。

    苏行甚至连这个传说的发展规则和扩展途径都没有掌握,全都靠着神秘典籍的指引,才勉强成功。

    感受着老周身上腐败的气息,苏行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最近好像奇怪的事特别多。”

    “是啊,最近碰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异域传说,数据库里居然找不到资料,但看其攻击方式和习惯,应该是成型了很久了传说才对。”

    “什么东西?听起来还挺玄乎的。”

    “是个双脚可以180度扭曲的漂亮妹纸,我差点中招呢……”

    “你听说了,异化实验室那边闹鬼了。”

    “那里关着的东西放在外面哪个不可以被称之为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是,是检查的那一天,凭空多了一只未登记的异化者,怎么查也查不出来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明明早上还是”

    “哪有什么,听说金库里有一间库房多了个栩栩如生的金人出来呢。”

    “喝多了吧,还有这种好事?”

    “听说外城区有个三张脸的怪物到处走,你说那是什么东西?”

    苏行听了半天,除了他们所谈论的没见过的怪物自己知道是丘利尔之外,剩下的都是些日常的谣传和闲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

    倒是关于这次意外死亡的老周,大家似乎都在有意回避着什么,只聊老周的为人和家庭,以及平时的作风,对这次意外事件的原因和猜测是只字不提。

    就好像,他们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一样。

    ……

    生活有时候就像是牢笼一般。

    将人们困在名为家庭的束缚之中,却又让你无法反抗。

    对于周望辰来说,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名为老周的怪物所取代了。

    曾经那个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周望辰,被这个名为老周的怪物吃了。

    对于妻子和孩子来说,自己似乎只是提供有限金钱的不可靠保障。

    因为在家天天被妻子训斥,周望辰只得选择长期待在灾厄现场。

    这样既可以多一份出勤补贴,又能避免妻子的责骂。

    但其实他心里清楚,大家都等着他死在灾厄现场。

    那样家里会得到一笔还算丰厚的补偿金。

    但周望辰很幸运的活到了现在,并且还有十年就可以退休了。

    这是他唯一的盼头。

    但这唯一的指望,也被无情的剥夺了。

    之前虽然隐约听到过传言,但都没有详细的信息,因此他心里也是一直心存侥幸。

    当苏行自以为在的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时候,他最后的念想也没了。

    正式文件就算有缓冲期,估计也就两三年,而自己还要十年才能退休,也就是说,等自己到了退休年龄的时候,除异者的退休制度已经取消了。

    到那时候,自己要么是死在除异现场,要么是老的不行了再死在除异现场。

    绝望之中,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个许愿镜的身上。

    作为干了二十多年的资深除异者,他很清楚这种发展速度的传说代表着什么。

    但上层不仅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还说他是老眼昏花了,丝毫不在意这个所谓的许愿镜。

    所以,即便心里很清楚灾厄只会带来不幸,但周望辰的还是产生了那么一丝侥幸心理。

    万一,真的能实现呢?

    看着远处大厦上的玻璃幕墙,周望辰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

    他感觉许愿镜就在自己眼前。

    怀着畏惧与侥幸心理的复杂感情,他看着远处的天空,轻轻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我希望,现在就能退休!”

    刹那间,一团黑影掠过了本应不该出现灾厄的中心大楼前。

    而原本只有四十多岁的周望辰,瞬间变成了一股生命力被抽干的干枯尸体。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艰难地说出了一句无人知晓的遗言。

    “要是苏行不告诉我这个消息,该多好啊。”

    ……

    李蔚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登陆了到了除异部的内网。

    她的浏览权限远在张自公之上,所以她能看到某些制度的最新进展。

    “关于现场除异者年龄限制的通知。

    之前所提出的取消的除异者年龄限制的文件无效,依旧按原制度进行除异者退休工作。”

    看到这,李蔚汀颇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之前的文件大概是想着能节省点退休金,但研究发现抚恤金的开支远高过退休金,所以才会维持原来的制度吧。”

    她轻轻晃动着自己的玻璃杯,看着里面逐渐出面的倒影,微微凝眉。

    在阳光的照耀下,杯里的液体形成了特殊的“镜面”。

    一个只有两三分人形的笑脸出现在镜面之中,嘴角拉成奇怪的弧度:“你的愿望,是什么~”

    李蔚汀看着自己的玻璃杯,没有说话,她似乎觉得这个笑脸有些眼熟。

    沉思了片刻之后,李蔚汀想起了自己在哪看过这个笑脸。

    在苏行的那份调查报告里,王明所遭遇的纸人,便带着这个奇怪的笑脸。

    ……

    随手抽出佩刀一刀斩下。

    玻璃杯依旧停在原地毫发无损,而其中的诡异笑脸却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要不是李蔚汀自己亲眼所见,她也不会相信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灾厄。

    没有任何灾厄信息,也没有任何危害。

    现阶段,只需要拒绝就可以了。

    但连中心大楼都能闯进来,这个许愿镜的传说看来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原本对这个传说不太在意的李蔚汀瞬间有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她快速打开除异者的资料库,搜索许愿镜相关的信息。

    以她的权限,所能看到的讯息远在苏行的临时权限之上。

    筛选了部分冗杂的信息之后,李蔚汀将目光聚焦在了一份关于许愿镜的调查申请上。

    这份申请表示许愿镜是高危传说,申请将其等级提升到高阶。

    毫无疑问这份报告被拒绝了,但署名人却写着苏行两个字。这不免让李蔚汀若有所思了起来。

    沉思了片刻之后,李蔚汀关闭资料窗口,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右下角。

    查询人的相关记录会显示在右下角,以便使用者联络。

    当然,这是李蔚汀的等阶才能看到的内容。

    看着上一位查询人也是苏行的名字,李蔚汀微微眯起了眼睛。

    ……

    苏行自然是没办法调查周围这些除异者发现了什么,因此他只能结合系统上许愿镜的信息,来做临场分析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第三个愿望的受害者,方立本应该是对着窗户的玻璃许愿的。

    那这次的老周,又是以什么作为镜面,来充当许愿媒介的呢?’

    苏行环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转向了中心大楼对面建筑物的玻璃上。

    那里的玻璃,刚好少了一块。

    所以说,许愿镜这次是通过玻璃幕墙来投射显形的?

    苏笑微微凝眉,总觉得事情有些太过于简单了。

    迄今为止的四个愿望里,既然34是跟自己有关的人,那么12会不会也是一样?

    想到这,苏行突然面色一变,再次召唤出系统查看许愿镜那一页。

    不过和刚才一样,没什么变化。

    这让苏行不免长呼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己的真情实感有些好笑。

    这是座注定被放弃的城市,完全与外界隔离的城市,自己只不是个为了活命勉强扮演着角色的混子罢了,干嘛这么真情实感的。

    只是……

    苏行总有种错觉,好像这些在他记忆里格外清晰的人才是真实的。

    对于失去了过去记忆的苏行来说,平野市所赋予他的虚假记忆,占据了其记忆的绝大部分。

    就算清晰的知道那些是虚假的,自己真的能忍住不管吗?

    做了个深呼吸,苏行沉默着独自返回了家中,思考着许愿镜的种种。

    ……

    看着眼前的男人,任凌筱微微皱着眉头,打心底有些反感对方。

    先不说对方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刚一认识就故作熟络的做些越界的行为,这让她很是无语。

    在先入为主的坏印象之下,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恶心下作。

    让任凌筱有种现在就逃离相亲现场的冲动。

    但没办法,她年纪也不小了,父母的压力,周边人的议论,还有莫名的心理恐慌,都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些她根本不想赴约的相亲。

    这种好似把大家摆上货架明码标价的试探行为,真的有意义吗?

    任凌筱所渴望的是真正的爱情,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凑合。

    如果不能让她满意,她宁可选择孤独终老。

    话虽如此,但眼前的现实是,她还要继续忍受眼前的这个令她作呕的男人喋喋不休下去。

    ……

    忙碌了一天,苏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果。

    等他想起来自己晚上还有个领导安排的约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匆匆赶到寻心阁,发现靠窗那一排座位上果真有个颇为动人的年轻女孩。

    只是,苏行看着她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并非对方长相不够出色或者是身材一般。相反,对方大概是苏行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让人心动的女生。

    只是,心里不知为何总积压着些许异样。

    苏行自嘲地笑笑:大概是自己内心的自卑吧,还是对于npc提不起兴趣的缘故?

    没有细想原因,苏行一边心虚的打开手机,看着张自公那一连串的未接来电,一边轻咳了两声,故作尴尬的朝着靠窗8号座走去。

    “你好,我是苏行。”苏行略微有些心虚的朝着少女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

    但对方却并非表现出不耐烦或者是生气的模样,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盯着苏行,好像他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苏行被盯得不免有些心慌,他很清楚自己经过夜魄重塑过的身体虽然还可以,但也不至于到了这种万人迷的程度,况且对方是张自公介绍的人,又是在这种位置走公账,想必身份地位都不低,再配上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苏行就算再自我感觉良好也不会幻想那些一见钟情王霸之气的yy场景,因此他心里只有不安和惶恐。

    还没等对方开口,苏行的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苏行尴尬的笑笑,本想直接挂断,但既然都响了,已经足够失礼了,也就不差这一会了。

    小声道歉之后,苏行走到一旁,按下了通话键。

    “救我,苏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