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9章:三灵阶
    苏行闻言一愣,下意识的就想挂掉电话。

    但毕竟出来接电话了,直接挂掉也不好,况且对方既然直接报了自己的名字,说明跟自己是认识的。

    仔细回想一番,苏行隐约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沉思片刻,苏行才回想起来这是之前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任凌筱的声音。

    “我在寻心阁三楼,快来救我!”话还没说完,苏行便听到一阵爆炸声传来,

    三楼?

    苏行微微一愣,身体下意识地便动了起来。

    快速移动到三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安静。

    确切的说,寻心阁只有两层,三楼属于其他机构,并不是所谓的寻心阁。

    苏行一愣,张望四周确认自己有没有忽略什么,身后却传来一阵哒哒的高跟鞋的响声。

    匆忙转过身,看见的却是一双大长腿和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

    “寻心阁不止这一处,城东还有一家寻心阁,那边有三层。”

    那个美貌惊人的相亲对象不知何时跟着自己上了三楼,此时正不紧不慢地指着城东的位置,似乎是之前听到了苏行外放的电话内容。

    苏行不免有些尴尬,正欲道歉解释一番,却发现对方摆了摆手。

    “你先去忙你的事吧,我这边不要紧的。”

    此话一出,苏行也不好再撇清关系了,只得尴尬笑笑,然后连声道谢,朝着对方所指的方向赶去。

    “对了。”还没等苏行从窗户上跳下去,身后又忽然传来了相亲对象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吗……”苏行一边斟酌着用词,一边极为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叫李蔚汀。”李蔚汀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挥了挥自己手里的手机。

    “号码我会委托张先生发给你的,下次我们继续。”

    “我叫苏行。”做了个自我介绍,苏行微微一愣,连忙又补了一句:

    “抱歉抱歉,这次……”

    “注意安全哦~”李蔚汀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或是异样情绪,脸上始终挂着一幅迷人的微笑,像是在深情的注视着苏行一般。

    苏行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他并非是对李蔚汀有什么不满,也绝不是对其美色不感兴趣。

    他只是对那种没来由的炽热眼神,有种打心底而生的森然恐惧罢了。

    ……

    看着逐渐远去的苏行的背景,李蔚汀逐渐收起自己眼中的狂热与兴奋,回到座位上举起自己的饮品,小酌了几口。

    和苏行想的不同,她今晚的心情很好。

    所谓的相亲也好,意外也好,对于李蔚汀来说其实都不重要。

    她叫苏行出来,只是想确定一件事罢了。

    虽然接触不多,但看到苏行的第一眼起,李蔚汀就确定了苏行是自己想找的人。

    那种期盼已久的喜悦感,又怎是简单的意外可以影响的?

    李蔚汀轻轻的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脸上流出一丝沉醉的微笑。

    ……

    在前往城东的寻心阁的路上,苏行一直对自己的这次冲动而感到后悔。

    自己跟那个任凌筱并非是什么一见如故的密友,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勉强认识罢了。

    为了这么一个可以说跟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去得罪领导介绍的相亲对象,怎么想都是得不偿失啊。

    尽管那位李蔚汀小姐表示自己不介意。

    但第一次见面就为了别的女人而当成爽约,怎么想都不会坦然接受吧。

    并非是苏行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只是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荒唐行为宛如挑衅一般,是相当失礼的举动。

    一路上带着惶恐与不安,苏行最终还是赶到了城东的寻心阁。

    但他来迟了一步。

    周边的除异部成员已经将任凌筱救了出来,而那位突然异变的相亲对象,也已经被清除了。

    苏行苦笑着试图跟任凌筱打个招呼,但任凌筱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神格外的冰冷。

    苏行心里咯噔一下,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直到任凌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他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打开了系统面板。

    许愿镜的那一页的记载之中。

    又多了几分新变化。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满足的愿望从4变成了5。

    而且相比之前也多了一条这种意义不明的描述。

    但不知为何,苏行总有种不安的错觉,好像有什么不可收拾的大变故即将发生一般。

    思考了片刻,苏行再次拨通了张自公的电话,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今晚事情的经过,并且希望能够查询一下任凌筱的住址。

    张自公听着苏行的汇报先是一愣,还没等他开骂,就听到了苏行想要调查其他女生住址的请求。

    听到这,他不免冷笑一声:“你面子不小啊,这种场合都敢玩拉扯,就不怕人家找你麻烦?”

    苏行赔着笑脸:“我这不是给您赔罪来了吗,那位李小姐说她不生气,我想应该……”

    “她说不生气就不生气?你就是所谓的死直男?长点脑子行不行?”张自公恨不得现在就过去抓着苏行给李蔚汀赔罪。

    苏行一面腹诽着直男这种过时的词汇早就跟着女拳一起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了,一边毕恭毕敬地回复道:“这次也是事出有因,下次我一定……”

    “你还敢下次?”

    张自公一句话噎得苏行说不出话来,只得连连赔罪。

    等张自公稍微气消了之后,苏行便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再次转到了许愿镜上。

    “今天的事,我总觉得跟许愿镜有关。”

    结果还没等苏行讲完自己的想法,便被张自公的三联问噎住了:“证据呢,分析报告呢,事故处理结果呢?”

    “这些,都没有。但我还是……”

    “你应该清楚灾厄处理手册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听到这话,苏行无奈地只能沉默了。

    毕竟他压根就没记住那本厚如砖头的手册里写了什么。

    “避免多余的猜想和恐惧,控制自己的思维。苏行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在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之后,苏行望着手里终于挂断的电话,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不免失声一笑。

    自己似乎是入戏太深了。

    许愿镜危害几何,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作为外来者,他完全可以不在意这些的,甚至包括那个对自己别有用心的李蔚汀,只不过是个npc罢了,自己又何必在意她们的想法呢?

    “前面的没什么问题,但我可不是npc。”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突然从苏行的身后响起,让他很是吓了一跳,颇为警觉的直接抽出了随身的短刀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然后就被缴械了。

    苏行仗着自己有羽态做适应,速度应该远超常人,却成没想直接被拿下了。

    “我还以为是有人袭击,别紧张。”苏行识相地举起双手,看着眼前面带嘲弄笑意地李蔚汀,内心不免有些惊讶。

    他本以为对方是个弱不禁风的少女,没想到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不管是警觉性还是身手都太差了。”李蔚汀并没有放下刀,而是一边打量着苏行一边摇头叹气。

    苏行不敢乱动,只得闭口不言,等待着李蔚汀接下来的话。

    “但没办法啊,我找了这么久,结果只有你,虽然各方面都不太靠谱的样子,但也勉强算是差强人意。”

    苏行一脸迷茫地看着李蔚汀,不明白她话语之中的含义。

    而李蔚汀则是将手里的短刀重新放回了苏行的内兜里,颇为亲昵地靠近了他的耳边:

    “在旁人看来,你我之间似乎没什么共同点,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天赋资历,都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我有一点很确定,那便是,你也保持着清醒,对吗。”

    前面的话或许还让苏行有些不知所措,但最后的一句却是让他眼前一亮。

    苏行瞳孔微缩,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李蔚汀,内心却是有着畅快的解脱感。

    他反复打量着李蔚汀,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眼神是否异样或者是过于猥琐,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反反复复地仔细观察着。

    最后,他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意。

    “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因此只能用相亲的名义见面,才不会引人生疑,你应该也发现那些活死人的防御机制了吧。”

    苏行被这几个新名词搞的有些头晕,但还是勉强跟上了李蔚汀的思维,回答道:“只要不在他们面前戳穿这个城市的虚假,那就一切安好。”

    “那是以前,最近几天这座城市越来越躁动,我感觉这片虚假的梦魇恐怕是维持不下去了。”

    苏行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除异部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又需要做什么?”

    李蔚汀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看着李蔚汀疑惑的眼神,苏行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我是被骗到这来的,具体任务或者是要做什么都没告诉我……”

    “这是正常的。”李蔚汀淡淡地点了点头。

    “除了前几批按照正常流程进入的除异者有着调查现状的任务之外,后面的几批人,包括我,都没有被赋予任何任务目标。”

    “这是,什么意思?”苏行微微皱眉,有些不太理解。

    “没有任务目标,那送我们进来的意义是什么。”

    “因为外界对这里一无所知。在绝对封闭的情况下,只能参考类似的案例进行信息筛查。

    但因为一无所知,过去已有的任何方法都是无效,随着具体情况的变化,那些行为准则很有可能会变成危害除异者自身的束缚。

    因此他们只需要把人送进来就好了,在确定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只要不间断的送人进来,迟早会引起变化的。”

    “可我进来也好几天了,还是你主动找上的我,其他人……”

    “这次有点不一样。”李蔚汀微微眯起眼,露出了一丝危险的意味。

    “对于大多数情况而言,除异部的办法是有效的,因为之前即便是有着类似于平野市这种自成体系的幻境,也会被不断送进来的外来者的干扰而最终奔溃。

    但这次平野市已经与世隔绝了半个月,这里面甚至已经形成了自己所独有的历史,却连丝毫崩溃的迹象也没有。”

    “可能是因为其他人,也处于活死人状态之中?”

    “对。”李蔚汀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次平野市的异动远远超过了以往的记录,我甚至怀疑,这次的灾厄可能是原型级别的。”

    “那个,我打断一下,请问原型级是什么等阶?”

    苏行现在好不容易把系统上所标注的异体和筑基对应起来,现在又出来个没听过的原型级,这不免让他有些迷惑。

    李蔚汀闻言一愣,随即解释道:“你应该知道三灵阶吧。灾厄等级便是……”

    看着苏行依旧迷茫的眼神,李蔚汀停下了解释,微微叹了口气,换了个说法:“所谓三灵阶,便是最为常见的几种等阶分类方法的统称。

    譬如下灵阶,法修称之为筑基,体修称之为异体。四个等阶也是分别对应的。

    中灵阶则是法修怨丹,体修噬己。

    上灵阶则是鬼婴期和升灵期。”

    看着苏行所有所思的样子,李蔚汀点了点头,继续填鸭式地解释设定:

    “而所谓灾厄等级,便是对应着三灵阶,但又高于三灵阶的一种划分方式。

    由高到低分为原型,象征,符号。而我刚才所说的原型,则是对应着鬼婴阶。”

    李蔚汀一连说了一大堆,不免也有些口干舌燥,但看到苏行沉思的样子,内心不免有些好奇: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苏行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开口道:

    “你知道态吧。”

    李蔚汀有些奇怪地看了苏行一眼,点了点头:“知道。”

    苏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有一位,随手可以击溃态的规则的大能,你觉得祂会是什么等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