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将军好凶猛〕〔真实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31章:因果
    李蔚汀没有询问苏行重新振作起来的想法,她只是在心里略微地对苏行提高了一丝兴趣。

    仅此而已。

    聊天并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毕竟即便是苏行早几分钟赶来——地狱也还是地狱。

    以任凌筱为中心,一团团漆黑的灵火肆意燃烧着,周围被波及化为焦炭的人不计其数。

    苏行看着方圆十米皆无生者的任凌筱,微微叹了口气。

    他能感受到任凌筱的情绪,她在哭。

    即便死的都是些不相干的活死人,但在逻辑还没崩溃的平野市,也算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了。

    但对于任凌筱来说,她此刻满心想到却只是不结婚而已。

    在遭遇相亲对象灾厄化的恐怖事件之后,任凌筱在回家的路上被闻讯赶来的父母痛骂一顿。

    “要是你前两天跟那个叫苏行的在一起了,还有今天这种事吗?”

    “这下好了,碰到了这种事,以后谁还敢要你。”

    “你就不为我们考虑考虑吗?”

    “……”

    鞋子上亮晶晶的反光里有张诡异的笑脸隐隐浮现,还没等任凌筱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就听到那张诡异的笑脸缓缓开口道:

    “你的愿望,是什么~”

    身体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任凌筱几乎是本能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希望,再也不会被逼婚。”

    话音未落,一团黑色在眼前突兀的出现。

    下一刻便是一声爆炸,两具枯骨,各自成堆。

    任凌筱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无法接受这种违反常理的现实。

    她试着向其他人求救,但还没等她开口,对方便已经变为了一堆被烧焦的黑灰。

    随着她不停的移动,周围变成黑灰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越是害怕就越想求救,但随即任凌筱悲哀的发现,听到她呼救的人也会被黑火所吞噬。

    几番挣扎之后,任凌筱一个人呆坐着原地,小声地啜泣着。

    苏行面色如常的打开了有关许愿镜的页面,看着上面和之前一样的文字,微微皱眉。

    许愿完成是在爆炸之前,无论任凌筱的爆炸有什么问题,那个第五个愿望那个时候都应该完成了才对。

    而现在许愿的数量又没有增加,也就是说任凌筱现在的状态与许愿无关?

    那之前任凌筱的相亲对象,许了什么愿望?

    “目标这个状态只能强行抹除了,你来还是我来?”

    还没等苏行回答,李蔚汀便继续说道:“算了,估计你也下不了那个手,还是我来吧。”

    “等等。”情急之下,苏行一把抓住了李蔚汀的手。

    在触碰到李蔚汀肌肤的瞬间,他便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抓到了什么古怪的溶剂一般,有种即将融化的错觉。

    匆忙地收回手,看着自己被灼伤的手心,苏行一边到吸着凉气,一边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李蔚汀。

    李蔚汀对此倒是毫不在意:“有什么事?该不会你舍不得吧?”

    “没必要开这种玩笑。”苏行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钻心的痛疼,解释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别的事。”

    “别的事?”李蔚汀微微一愣,随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最多给你15分钟。但在这期间这里要被封锁。你也不能跟这个异变体接触。”

    “可以,多谢。”

    苏行道谢之后,再次拨通了张自公的电话。

    “我想要刚刚发生在城东寻心阁三楼的灾厄事故的详细报告。”

    “你以为你是谁?大半夜让领导帮你做事?”

    “李蔚汀在我旁边。”

    “你……”

    “这就发你。”

    听着张自公的回答,苏行也是稍微松了口气:“你在这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张自公对你毕恭毕敬的。”

    “平野市的王族成员,上位圈的贵族,他自然是害怕的很。”

    “为什么你的身份就是个大小姐,而我只是个小喽啰?”苏行颇为感慨地等待着张自公发资料过来,随口说道。

    “因为你在外界的身份吧。”李蔚汀淡淡一笑,不愿在这个话题上深究,好在苏行也没再追问,而是专心致志地研究起张自公发给他的灾厄报告来。

    “当事人化身全身燃烧的白发恶鬼,试图袭击被害人,之后便自焚了。除异者赶到时灾厄基本已经解除。现场已经被封锁,后续清理工作将于明日进行……”

    “白发恶鬼,这算什么?”

    李蔚汀有些无聊地瞥了一眼,却突然来了兴致:“你之前的想法是,这个任凌筱的相亲对象,才是许愿的目标?”

    “应该是他。”

    “那你又该怎么解释眼前的这一幕?”李蔚汀指了指生人勿近瘫坐在原地的任凌筱,显然对这个说法有些怀疑。

    “所以我在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可能他们两个都许愿了?”李蔚汀微微挑眉,提出了一个猜想。

    苏行沉默了片刻,觉得再掩饰下去似乎没法解释,因此他准备如实相告:“其实,我有可以掌握许愿镜数量的办法,现在已经完成的愿望应该是5个,而任凌筱在第五个之后。”

    李蔚汀微微挑眉,饶有兴趣地打量了苏行一番,露出了一个暧昧不清的笑容:“所以,你才如此肯定任凌筱不是第五个完成的愿望?”

    “是……”苏行还没说完,便被李蔚汀打断了。

    “那为什么,任凌筱不能是未完成的第六个呢?”

    “你是说……”苏行闻言一愣,方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忽略了什么。

    “任凌筱一直苦于父母的逼婚,个人博客里也全是相关的话题,所以她许下的愿望应该也跟这有关吧。

    当然,如果是许愿镜的话,应该是邪神展开……”

    李蔚汀看着周围的场景,随手在手机上找到了任凌筱觉醒时周围人的描述记录。

    “三个人说着说着话,突然前面两个老的就变成灰堆了。吓死人拉。”

    “那小姑娘是个灾星,谁跟她说话谁也会变成灰,她叫谁,谁也会变成灰。”

    “声音也会成为灾厄波及的手段,这代表着她的许愿或许还没结束。”李蔚汀微微眯起眼,看着远处的任凌筱、

    “所以,等她被处理掉之后,你用你的办法确认一下,完成的愿望是不是变成了六个。”

    “你要干嘛,任凌筱现在的状态很危险,最好还是等她自行毁灭或者是远程解决她。”

    “不必,我赶时间。”

    李蔚汀没有在意苏行的劝告,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凝神看向任凌筱。

    “你难道就不好奇,你刚才只是不小心碰到我一下,为什么会被灼烧吗?”蓄势待发的李蔚汀突然开口问道。

    “不知道。”苏行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等待着李蔚汀的回答。

    “回来告诉你。”李蔚汀得意地笑笑,整个人如同箭矢一般劲射而出,带着丝丝诡异地烬风朝着任凌筱袭去。

    刚一进入任凌筱周边五十米范围内,或者说,刚刚进入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李蔚汀便感受到了一股炽热的压迫感。

    一股烈焰直接从她的双脚开始燃起,然而还没等点燃那双镶嵌着无数亮片的绑带高跟鞋,那股诡异的黑火便直接消失了。

    并非是熄灭或者是移除,而是突兀地直接消失,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李蔚汀露出一丝笑意,冷冷地看着距离自己还有三十米的任凌筱——即便是遇袭的这几秒里,她的脚步也没有丝毫慌乱。

    “别过来,我会伤害到你的。”虽然是善意的劝告,但在任凌筱开口的瞬间,一团灵火直接包围了李蔚汀,让她无处可逃。

    四面八方包括上下死死地锁住了每一个角度,别说是继续前进了,就算是立即减速也会撞上这团足以将人瞬间燃为灰烬的灵火。

    然而李蔚汀却并没有任何停下的打算。

    她加速了。

    径直从灵火的包围之中冲了出来,身上却没有丝毫被火焰烧灼过的痕迹。

    被突破包围的灵火再次缠上了李蔚汀,这次没有丝毫的缓冲,直接跟踩着9cm高跟鞋极速奔跑的李蔚汀撞到了一起。

    但,李蔚汀还是无碍。

    那些灵火在触碰她的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苏行能明显感觉到那团携带着复杂灵能的灵火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即便将灵能共感觉发挥到极致的苏行,此刻也只能看到李蔚汀体内高速流动着一股他从未见过的其他灵能。

    距离还有十五米。

    在李蔚汀距离任凌筱还有十米的临界点,几条凝如实质一般的灵火再次缠上了李蔚汀。

    和之前以焚烧为目的不同,这次的灵火似乎想通过物理攻击来抹除李蔚汀。

    然而和之前一样,在触碰到李蔚汀的瞬间,灵火便直接消失了。

    看到这,苏行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手上因为触碰李蔚汀而被灼烧的部分,不免有些后怕。

    而对于李蔚汀来说,这只是个开始。

    在靠近任凌筱的最后十米里,她遭遇了数十波类似的攻击,但都在以这种诡异的形态化解了。

    最后,在苏行惊愕的目光中,李蔚汀来到了任凌筱的身旁。

    整个过程耗时十秒。

    作为一个穿着高跟鞋跑步的女生来说,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

    但李蔚汀并没有急着处理掉任凌筱,而是蹲下身子,一边融化着那些无时无刻不在朝她发起进攻的灵火,一边小声地跟任凌筱说着什么。

    两人就在这种非正常的状态下聊了好几分钟,其中李蔚汀还时不时地对着远处的苏行指指点点的,不时点头致意。

    就在苏行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李蔚汀从任凌筱的身旁站了起来,对着她挥了挥手。

    苏行注意到,在李蔚汀回来的路上,没有火焰再袭击她了。

    50米的距离并不算漫长,但对于心情迫切的苏行来说,这段话李蔚汀就好像走了一年一样。

    直到那双又长又白的大长腿再度出现在眼前,苏行才松了口气,连忙问道:“你跟她说了什么。”

    “女生之间的秘密,不告诉你。”

    苏行脸一黑,有种想要动手的冲动。

    但考虑到自己未必是李蔚汀的对手,还是忍住了。

    “开玩笑了,这次对话很有价值,至少我可以确定许愿镜都跟你有关了。”

    “跟我有关?”苏行微微一愣,有些不能理解。

    “是啊,我说她死定了,问她还有什么遗言吗,她说自己不想死。

    我说不想死也行,把她许了什么愿告诉我,再把约会的每一句话都告诉我。”

    “她许的愿望是什么?”

    “跟我预想的差不多,他的愿望是再也不会被逼婚。

    当然,在许愿镜的邪神式展开之下,这个愿望就变成了所以可能跟她逼婚的都会直接被抹杀。

    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场面。”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苏行满是疑惑地看着李蔚汀,不明白这其中相关的缘由。

    “很简单,她父母责怪她的时候拿你举例子了,斥责她不应该拒绝你的。这算是她许愿的导火索吧。”

    “这,这也行?”苏行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我记得我跟她就见过一次,因为互不在乎,那次相处挺愉快的啊。”

    “问题就出在这里。”李蔚汀神情复杂地看着苏行,反复打量了苏行好几遍,一边叹气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看的苏行很是无语。

    “你知道,任凌筱跟她的相亲对象聊了什么吗?”

    “不会是我吧……”苏行脸一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先介绍一下任凌筱的相亲对象,王子迅,相貌丑陋,相亲失败二十多次。

    在这个前提之下,他遇到了任凌筱,并且一见倾心,但这位任凌筱并没有看上他,反倒是拿你举了例子想让他知难而退。”

    “那这个王子迅许了什么愿,不会是跟我同归于尽吧……”苏行有些无语地看着任凌筱,不知该怎么评价她了。

    “这倒不至于,他只是许愿想要跟任凌筱一起白头偕老罢了。”

    “白头偕老?”苏行闻言一愣,突然想起了灾厄报告里所写的白发恶鬼。

    “原来白发恶鬼是因为这个。”

    “所以从那一刻起,任凌筱就已经死亡了,后续的许愿也只不过是让这场灾难波及到了更多人罢了。”

    苏行摇摇头,看着李蔚汀认真的说道:

    “不,它在进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