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32章:净相(求票票求追读呀)
    “尽管还不能确定最开始的两个愿望是什么,但从过去与之相关的灾厄报告来看,没有一个达到如今的这种程度。”

    “即便如此也不能轻易断言……”李蔚汀话还没有说完,便自嘲地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你是对的。”

    “作为第五个愿望的王子迅,只是引起了爆炸而已,而第六个愿望的任凌筱则是成了毁灭性的灾厄源头。

    而无法确认愿望内容的第四个愿望的当事人,老周,只不过是自身的快速死亡而已,并没有对周边造成什么损害。、

    所以,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苏行看着李蔚汀,贴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怀疑前三个愿望的当事人,很有可能还活着。”

    “还活着?”李蔚汀微微挑眉,似乎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仅仅只是猜测,就像你所说的他们的性质已经被改变,那么在前三个威力较弱的许愿之中,或许会有幸存者的出现。

    或许是某种不以常态存活的异常生命模式,又或许死亡是最基本的条件,但参考还没死的任凌筱,我觉得值得一试。”

    “她已经死了。”李蔚汀犹豫了片刻,带着一丝惋惜之情朝着任凌筱的方向看去。

    “之前也说过,在许愿的一瞬间,她的性质就已经被改变了。而我刚才所做的,除了询问情报之外,也是想试试,愿望是否是不被满足的可能。”

    “不被满足的可能?什么意思?”苏行看着一息尚存的任凌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你是说,她还有活着的可能?”

    “不,她已经死了。”李蔚汀再次重复了一遍对任凌筱的死亡宣告,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但或许,我们可以试着以她想要的方式,来决定她的死亡。”

    看苏行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李蔚汀苦笑一声,打了个响指:“你看看就知道了。”

    刹那间,原本周身还残留着丝丝灵火的任凌筱陷入到了真空的状态。

    无论是蔓延污浊的灵火,还是身上残留的衣物,尽皆消失。

    尽管灵火下一刻便再次出现,但它们却被一层奇异的“结界”阻挡在外,无论怎么蔓延腐蚀,都无法再次接近任凌筱。

    确切地说,是任凌筱的周围出现了一层溶解一切的灵能层,即便是基于许愿镜而生的那诡异的灵火,也没法突破这层防御。

    任凌筱呆滞的脸庞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着苏行和李蔚汀挥了挥手。

    尽管相隔数十米,但在共感觉近似于污染般的视域扩展之下,苏行隐约能看到任凌筱的在微微动着。

    苏行试着学着任凌筱的嘴型,复述着她的遗言。

    “我,在,那,边,等,着,你……”

    刚读到这,还没等苏行说什么,李蔚汀便微微皱眉,体内灵能再度沸腾了起来。

    刹那间,任凌筱便如同她周身的那片真空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这,这是……”凭借着自己的灵能共感觉,苏行惊愕地发现任凌筱与其说是消失,倒不如说是被某种神奇的力量给直接腐蚀掉了。

    “一会再给你解释,现在先去王子迅许愿的地方看看。”

    苏行微微点头,跟着李蔚汀的步伐快速来到了王子轩自焚的地方。

    和之前似乎没什么区别,依旧是一具被烧焦的遗骸上长着诡异的白发。

    还没等苏行仔细观察,李蔚汀便直接对着王子迅的遗骸一掌拍出。

    和任凌筱一样,王子迅的遗骸也以那种诡异的方式被直接腐蚀掉了。

    但这次因为距离较近的缘故,苏行能清楚地看到李蔚汀体表灵能的流动。

    这让他在惊异的同时,不免对李蔚汀有些忌惮。

    “看起来我的猜想没错,这些愿望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扭曲的。”

    “扭曲?”

    苏行满是好奇地看着李蔚汀体表的灵能,斟酌了半天的语句也没好意思开口询问一番。

    就像他不会把自己的底牌羽态讲解给别人一样,这种压箱底的招数一般具有着信息差优势的特点,一旦被人弄清楚的详细的能力和优缺点,针对起来也就特别容易了。

    但令苏行没想到的是,李蔚汀自己主动开口了:“你知道,我突破任凌筱周身那些灵火,靠的是什么吗?”

    “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灵能流动方式,是我从未见过的诡异形态,击杀任凌筱也好,突破那些灵火也好,应该都是靠的这个。”

    李蔚汀有些惊讶地看了苏行一眼,当看到他微微泛着血丝的眼睛的时候,她美眸流转,猜测道:“你是视觉方面的强化?”

    “我是视觉和灵能的共感觉者,所以能看到的东西很多。”苏行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心里暗暗地腹诽着:“还有个快被扑街作者遗忘的感知强化。”

    “共感觉,难怪。”李蔚汀露出一丝笑意,拎着裙角优雅地转了个圈:“那你对我的手段应该有个大体的了解才对啊。”

    看苏行依旧一副迷惑的样子,李蔚汀不免有些好奇:“你难道连相与态都不知道吗?”

    “相?”苏行闻言一愣。

    “我只知道夜魄态。”

    “这样啊,我说你身上怎么有种特别的感觉。”李蔚汀再次露出招牌式的坏笑:“相其实与态是类似的东西,只是力量的来源不同。

    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态的全称是夜魄态,是因为态来自于夜魄。

    而相则是与其相反,相的全称为星魂相。

    星魂相比起夜魄是更为稀少的异宝,因此即便相的总数与态持平,但知道相的人要更少一些。”

    李蔚汀讲解的设定颇为通俗易懂,苏行联想到自己的羽态,也算是理解了李蔚汀那种诡异状态的来源。

    只是……

    “虽然这个问题或许有些冒犯,但你的相,可以一直使用吗?”看着李蔚汀身上变弱了许多,但依旧存在着的诡异灵能流动,苏行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李蔚汀闻言微微一笑:“你的态应该不能长久使用吧,这并非是个例,而是两种灵技的不同特点。

    相的功能作用要更为全面一些,持续时间相比起态要长一些,像我这种日常消耗不大几乎可以用接近零消耗的方式来维持一个相的常态化。

    但态更接近于状态,相比起平时的提升更专注于短时间内的爆发,因此在短时间内爆发里,态是远远超过相的,但代价也是相对较大一些。”

    苏行联想到自己的羽态那漫长的cd,不免有些羡慕地看着李蔚汀身上的“相”。

    他本以为这件事会到此结束,没想到李蔚汀却没有继续停止的意思。

    “我们接下来的路会很难,所以还是互相告知一下彼此的能力,这样才能方便配合,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说的话也可以、”

    还没等苏行回答,李蔚汀便报出了自己的相的能力:

    “我的相名为净相,顾名思义便是净化的力量,其效果你也看到了,就是极致的净化,但像任凌筱那种直接净化个体的行为,需要实力远超对方才行。”

    见李蔚汀这么直接,苏行倒也不好再藏私了:“我的能力是羽态,拥有超越极限的速度,但代价是cd期较长。”

    “速度类的状态技能吗……”李蔚汀沉吟片刻,眼前一亮:“我的净相也能清除对方身上的增益效果,要不我们试试?”

    “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现在处于cd之中,所以……”

    “时间还有多久?”

    “三天吧。”想到之前面对裂口女被迫使用cd期间的羽态而面临的惩罚cd,苏行内心就有点无语。

    “这样啊……”李蔚汀一边说着一边反复打量着苏行,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

    但处于cd之中,还能有什么变故不成。

    还没等苏行开口询问是否要去别的地方找找线索,就看到李蔚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试着发动羽态试试?”

    “可是现在处于冷却时间……”

    “我知道,所以只是尝试发动。”

    看着李蔚汀一脸自信的模样,苏行也不好说什么打击她,只得配合着发动了羽态。

    然而在启动的一瞬间,一股清冷的宛如微风一般的灵能极速流动过他的全身。

    还没等他取消羽态的发动,羽态便被强制“抹除”了。

    “这是……”

    “你再试试羽态的冷却时间。”李蔚汀玩味地看着苏行,开口说道。

    苏行虽然极为疑惑,但还是按李蔚汀所说的查看起羽态的冷却时间来。

    原本3天多的惩罚冷却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随时可用的冷却完成状态。

    “你怎么做到的?”苏行并非惊讶太久,而是转而询问李蔚汀具体操作方法,毕竟清除羽态cd的诱惑实在是太大。

    “本来我想试试能否清除羽态的增益效果,听你说处于cd之中,才突发奇想准备试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而苏行则是面色微变:“你的意思是,你的净相也能净化掉羽态的增益强化?”

    “反正你现在的cd也清除了,试试如何?”

    “好。”

    苏行轻吸了一口气,随即发动了羽态,刹那间便消失在了李蔚汀的面前。

    看着跟自己相隔甚远的苏行,李蔚汀也是有些无语:“我的净相要接触到才能发动啊,你相隔这么远干嘛,这又不是实战。”

    “抱歉。下意识的习惯。”苏行尴尬地挠了挠头,跟着声音一起出现在了李蔚汀的面前。

    “也别原地不动啊,我想试试在电光火石一瞬间的交手之中,我的净相能否清除你的羽态。”

    “好。小心了。”苏行收起笑容,脸上多了几分认真。

    虽说只是测试,但他也想试试实战之中自己能否对李蔚汀造成伤害。

    毕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好。

    短暂停顿了几秒之后,苏行以近乎于瞬移的速度出现在了李蔚汀的面前。

    准确的说,是随时可以发起进攻的位置。

    但他并非鲁莽地直接发起进攻,而是迅速撤回。

    通过多次的试探性佯攻来麻痹对象,降低对方的警惕性。

    但跟苏行预想的不一样的是,李蔚汀并没有对他的佯攻做出任何反应。

    依旧保持着微笑站在原地,似乎根本没反应过来。

    但苏行见识过李蔚汀强行突破的场景,虽说移动的速度并不快,但反应速度绝对不在开启了羽态的自己之下。

    想到这,苏行突然一愣。

    这么算的话,岂不是说常态的李蔚汀各方面都比自己强?

    至少苏行在防御和攻击方面都远逊色于李蔚汀的净相。

    考虑到这点,加上这次只是测试,苏行也放弃了破防李蔚汀的想法。

    只要能造成有效的攻击,不被净相直接免疫了就好。

    主意打定,苏行深吸了一口气,灵能再次极速流动了起来。

    坦白地说,自己能对李蔚汀造成伤害的手段极其有限。

    就算是铭刻灾厄信息的,估计也会在铭刻的瞬间被净相直接抹除。

    至于恶念之手和离境之刺则是作用有限没什么出场的必要,绝对不是作者忘了。

    “既然如此,也只有这一招了。”苏行微微眯起眼,在远处反复打量着李蔚汀,心里已然有了决断。

    如果说寻常的手段无法突破的话,那就用让人无法想到的方式来突破净相。

    屏息几刻之后,苏行宛如一道流星一般,高高跃起,在半空中朝着李蔚汀极速陨落。

    李蔚汀脸上的微笑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异色。

    她怎么也没想到苏行会放弃羽态的极限速度偷袭,转而进行这种近似于明牌的正面进攻。

    在她心里预演的17936种情况里,可是将苏行从她裙底来进行龌龊偷袭的可能性都考虑到了。

    深呼了一口气,李蔚汀的净相全面发动,周身上下每一处都流动着净相的诡异灵能。

    而苏行在空中蓄势待发之中,正如李蔚汀所估计的那样,径直朝她冲了过来。

    因为速度过快的缘故,李蔚汀甚至能看到眼前的空间出现了丝丝波动。

    还没等她下一个念头产生,苏行便已经到了。

    同时将她完美的净相防御,彻底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