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33章:被忽略的被遗忘的被蒙骗的
    在净相的防御上,李蔚汀一向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但苏行比她更有自信。

    他压根就没想过跟净相接触。

    在李蔚汀惊愕的注视中,苏行跟李蔚汀来了个“擦肩而过”。

    利用自身速度的强大风压和空间波动,直接吹散了李蔚汀右侧的净相。

    确切的说,那部分净相依旧存在,只是在空间波动的影响下偏离了原有的轨迹。

    但这便是苏行唯一的机会。

    一道带着丝丝电光的墨迹在李蔚汀的肌肤之上迅速爆开,之后迅速化为一条条黑色的绳索将李蔚汀直接捆住。

    苏行取消了羽态之后从李蔚汀的身后走来,看到李蔚汀的捆绑play不免有些脸红。

    故作尴尬地轻咳了几声之后迅速帮李蔚汀解开了束缚。

    “谢啦。”李蔚汀淡淡一笑,对着苏行眨了眨眼。

    苏行这才反应过来,尽管自己用取巧的方式屏蔽了部分的净相防御,但只要李蔚汀想,她自己随时都能用净相接触自己的墨迹束缚。

    看着李蔚汀眼睛的光,苏行咽了下口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态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我都没想到你居然会用那种方式来绕开净相的绝对净化。”

    苏行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依靠着共感觉,在远处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你体表那层向外蔓延的净相了。

    要是正常进攻的话,别说是破防,恐怕在我接近你的瞬间羽态便会被直接净化掉。”

    “嘿嘿,居然被你发现了。”李蔚汀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似乎为自己的计谋没能得逞而感到有些失落。

    “这次虽然是我侥幸击中了你,但对你其实根本没造成威胁,要是在实战中碰到,恐怕我直接跑了。”

    “相跟态本身就是相生相克的,我的净相居然克制羽态,但从另一个角度想,能够帮你清除cd,我们应该是最好的搭档才对。”

    苏行闻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是最好的搭档。”

    “那么搭档同学,我们该探讨一下许愿镜的问题了,第六个愿望完成了吗?”

    苏行尴尬地笑笑,连忙打开了系统中许愿镜的页面。

    看着新出现的文字,苏行微微皱眉。

    但仔细查看之后,苏行发现原本奇迹的再现词条少了一个字。

    联想到被李蔚汀净化的任凌筱,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沉思片刻之后,他将这些变化告诉了李蔚汀。

    “许愿数量的确是从5/7变成了6/7,还有两句新的预言,但有一句之前的预言诗变得残缺了,我怀疑跟你净化了任凌筱有关。”

    李蔚汀微微皱眉:“5/7变成了6/7,你原本说的不是数量吗,怎么还有个7、”

    “我之前没说过吗……”苏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毕竟,从许愿镜不断进化的态势来看,一旦完成了7个愿望,恐怕就是平野城毁灭的时候。

    “你先把那些预言诗告诉我。”

    “好的……”

    将那几句预言告诉李蔚汀之后,苏行再次在脑海中反复揣摩着这几句话的意思。

    很显然,在任凌筱死亡之后,只差最后一个愿望的许愿镜即将完成它的复生。

    至于那句不朽之主是指什么,苏行思考了半天也没能找出答案。

    反倒是一旁的李蔚汀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一脸严肃地在思考着什么。

    ……

    “总领使大人,这是平野的最新情况通报,请您过目……”

    “去去去,没看见我正忙着吗。”李纯瑜很是厌恶地看着锦衣华服的来人,把他赶了出去。

    至于那份厚厚的报告,他更是看都没看一眼,便直接将其丢在了那堆文件的小山之中。

    “纯瑜哥哥也要专心些政事,不然叔叔知道了又会骂你的。”李菀妤轻笑着从侧厅走了出来,眼睛不经意间扫过新文件的封面。

    “看与不看没什么区别,反正平野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世家们也都放弃了平野的那条灵脉,准备在临安弥补他们在平野的损失。”

    听到这,李菀妤露出一抹笑意,轻轻倚在沙发上,将李纯瑜的目光瞬间便吸了过去:“之前不是说要把那栋大楼以及下面的灵脉划分给平野的世家吗,处理的怎么样了。”

    “当事人死活不同意,我就让人随便给她安了个罪名,把她打成了逃犯,现在不知道躲在哪,也懒得抓她回来了。

    毕竟那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是死是活都不重要。”

    “她会变成那样也是她咎由自取,要是她有纯瑜哥哥你这么优秀这么努力,也不至于落到那般情景。”

    “提那些人干嘛,他们生来就该是卑贱的,服务于我们的奴仆,这就是他们生存的意义。”李纯瑜一边晃着酒杯,一边眼神漠然地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即便他们锦衣华服,即便他们谈吐文雅,但在李纯瑜的眼中,这些没有王族血脉的蝼蚁,和牲畜并无分别

    只不过是牲畜在栏里,他们穿着外面罢了。

    窗外,暴雨如注。

    ……

    李蔚汀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苏行微微皱眉。

    “这些预言诗的意思很明显,当七个愿望全部完成之时,这个所谓的不朽之主将会复生。

    祂将吞噬整个平野的灵脉,以及这些丧失了自我意识的活死人们。”

    “那奇迹的再现呢,你净化了任凌筱应该是有效果的吧。”

    “根据我对这些邪神的了解,这些复活前的仪式最关键的是主体能否顺利进行,也就是七个愿望能否完成。

    至于其中的完成程度,最多影响祂的权能和力量,并不能改变他复活的本质。”

    “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阻止第七个愿望完成?”

    “你没办法阻止一件还没发生的事,还是尽快找到前两个许愿者,确定他们的身份,好依此来确定许愿镜的机制。”

    看着陷入沉思的苏行,李蔚汀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

    “根据我的猜测,我认为之前的那些完成的愿望,也都是跟你相关的。”

    苏行正想反驳,但回想了一番第三个愿望的方立本,以及第四个愿望的老周,都的的确确跟自己有过接触。

    更不用说第五个愿望的王子轩和第六个愿望的任凌筱了。

    如此看来……

    “如果我的假设成立的话,那么我们有可能以此来找到前三个失踪的许愿者。

    第七个愿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我们的时间很紧迫。”

    苏行迟疑了片刻,开口道:“不如,我们先从第三个愿望可能的许愿人入手……”

    “来不及了,单独调查一个许愿者没什么意义,我们必须三个全部找到,然后从活下来的人口里找到破解许愿镜的办法。”

    “所以,要怎么做……”

    “你把你进入平野市以来,接触的所有人全部列举出来,我们逐一排查。”

    “所有人?”苏行有些无语地看着李蔚汀:“你知道我负责了整个a7区吧,加上中心大楼的那些人。”

    “挨个排查,先找出有异常或者是消失了的人,第三个许愿者既然你有线索,我会安排人去找,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前两个愿望的许愿者。”

    “如果要确定前两个愿望的许愿者的话,那么第三个愿望之前接触的人,是不是都可以排除了?”

    李蔚汀微微一愣,点了点头:“这样的话,筛选目标就小了很多。”

    苏行松了口气,仔细回想着自己进入平野市之后都接触了谁。

    “首先是中心大楼的人,除异部的全体成员,其次是a7区的居民,不能说全部,绝大多数都跟我有过接触……”

    “这些我也知道,会进行统一筛查的,我们现在要确定的是跟你有过密切接触,或者是有过特殊际遇的人。

    譬如那个王明,还有陈大爷。”

    “你……”苏行瞳孔微缩,但随即便恢复了正常。

    “其实,那不是我干的,是我这个身份……”

    “都是些活死人罢了,不要耽误时间。”李蔚汀并没有给苏行继续解释的机会,而是神情严肃地看着天空,微微叹气。

    苏行看了看时间,也是有些无奈:“我很理解你现在焦急的心情,但就算他们只是些活死人,也是遵循着常人的生活规律的。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想要挨个排查几乎不可能。

    要不这样好了,你先回去休息,我回去写名单,天亮的时候把名单给你。”

    李蔚汀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那我直接去你家吧,还能帮你分析一下。”

    若是换做平时,看到这种萌妹愿意跟自己回家,苏行一定会有些非分之想。

    但现在却是不同,且不说他没这个心情。

    就是有,也没这个胆量。

    净相瞬间净化任凌筱的事他还记着呢。

    一夜无眠。

    看着电脑上的那一串人物关系图,苏行不免有些头昏欲裂的感觉。

    他切身体会到了某个没成绩没读者没收益的三无小扑街写书是多么困难。

    不过好在他有李蔚汀这个软妹做同伴,常言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近距离相处之后,苏行有些庆幸的发现,李蔚汀的性格还是蛮好相处的。

    思维缜密却又性格温和,做事细心谨慎的同时也不畏手畏脚,偶尔伸个懒腰都让苏行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下意识的就在脑海之中浮现一句,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只是,这些美好的小心思还没存在多久,便被李蔚汀兴奋的声音打断了:

    “苏行你看,我找到两个疑似的人选了。”

    “哪两个?”苏行朝着李蔚汀所指的方向瞥了一眼,微微皱眉。

    “一个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另一个只有一面之缘……”

    “范月茹现在怎样我不清楚,但在调查你的时候我发现陈大爷不见了。”

    李蔚汀所推导出来的两个首选怀疑对象,便是苏行帮助过的陈大爷,以及在外城区有过一面之缘的红灯区工作者,范月茹。

    “陈大爷不见了?”苏行闻言一愣,看着李蔚汀手里的资料沉思了许久,最后有些后悔地叹了口气。

    “我早该想到的。”

    “其实我还有个更大胆的想法。”李蔚汀翘起双腿,伸了个懒腰,极其妩媚地说道。

    “但说无妨。”苏行强迫自己不去注意李蔚汀腰间那一抹雪白,但眼神却总忍不住的往那瞟。

    “我甚至认为,陈大爷是许愿镜的开端,而你是许愿镜的始作俑者。”

    “……”听到这话,苏行不免有些无语,只得集中注意力到李蔚汀的脸上,专心她说话。

    “如果陈大爷就是第一个愿望的许愿者的话,那么心愿已了的陈大爷很有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报答你,或者是盼望你梦帮助更多的人。”

    “所以,在这个愿望的作用之下,我变成了许愿镜的触发媒介?”

    “理论上,是有可能的……”李蔚汀叹了口气,似乎把这个可能纳入了计划之中。

    “这,这也……”

    “我甚至有99%的几率可以肯定陈大爷是第一位许愿者,但问题在于,即便是他许愿成功之后还活着。

    我们也没法保证他会不会再次选择轻生。

    就像你刚才所描述的那样,他已经有过一次烧炭自尽的经历了,那次是恰好被你阻止了而已。

    如果他之后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再次选择轻生呢?”

    苏行面色逐渐沉重了起来,这几乎是最坏的结局,且不说能否找到陈大爷,即便是找到了,也会因为他的死亡而失去意义。

    “那另一个范月茹呢?她是做那种职业的,失去联系也很正常吧。”

    “不只是失去联系那么简单。”李蔚汀指了指屏幕上的资料,面色凝重。

    “根据那里红灯区的记录,从跟你见面的那天起,范月茹就彻底的消失了。”

    “不光是没有回去收拾东西,甚至连清宫的后续药物都没拿。”

    李蔚汀转头看向苏行,幽幽的开口道:“你知道吗,她那个时候刚处理了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