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34章:意外线索
    “她怀孕了?”

    苏行刚一开口,便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孩子不是我的!”

    李蔚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想哪去了,谁说那孩子是你的了。

    我的意思是她那个时候刚做完手术不久,后续还需要相应的药物来调理,如果是想要逃走或者从良,是不会不拿药物就走的。

    事实上她上班的地方和她的小姐妹们也认为她一定是出事了。”

    “这么看的话,她可能就是第二个许愿者,许的愿望就是能有人把她从裂口女的手里救下来?”苏行这才搞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眉头一皱不免有些后悔。

    “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很有可能是这样。”李蔚汀快速将这两人的资料打印出来,同时又往自己的云盘里复制了一份。

    “天亮之后我会把这两个字的资料发下去,发动整个平野市的除异部来找我。”

    话还没说完,一丝阳光洒在李蔚汀的脸颊上,折射出诱人的光彩。

    “原来已经天亮了。”李蔚汀苦笑两声,拿起复印好的资料准备返回中心大楼。

    苏行看着李蔚汀微微点头示意,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抓住了李蔚汀的手腕,补充道:“你之前说许愿镜会改变人的性质,那陈大爷和范月茹即便是活着,也很有可能不是以人的形态出现的,这点要格外注意。”

    而李蔚汀却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轻轻从苏行的手中挣脱,活动了一下手腕,点头回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搜寻可能就没有意义了。”

    苏行尴尬的笑笑,强行让自己把思维转换到眼前的情报上。

    “要不我再提供一些关于这两人的特征或者是身上的饰品吧。”

    苏行沉思片刻,将自己印象中两人的服饰特点报了出来。

    李蔚汀一边记录,一边仔细思考着这其中可以成为个人特征的点。

    当苏行说到z字项链时,李蔚汀微微皱眉,停了下来。

    “你把刚才说的再描述一遍?”

    “衣着是……她脖子上带着一条仿制的z字项链,用的香水味道比较刺鼻……”

    “z字项链……”李蔚汀眉头紧锁,沉思了片刻,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哪见过苏行所说的z字项链。

    “就在你碰见范月茹的那一天,我去异化实验室视察的时候发现那里多了一只没有登记的s级异化者,那只异化者的身上,就带着一条仿制的z字项链……”

    两人相视一眼,纷纷丢下手里的文件,飞快地朝着异化实验室赶去。

    苏行虽然开启了羽态率先一步赶到,但因为对方还没上班,因此只能在外面尴尬的等着。

    直到李蔚汀赶来亮明了身份,苏行才得以进入异化实验室的大门。

    看着那些还没睡醒的员工,苏行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负责人显然还记得李蔚汀这个不速之客,毕恭毕敬的等候在一旁。

    “督查大人请问这次有何吩咐?”

    李蔚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想起他就是上次被自己训斥的人,便直接伸手一指:“上次我来检查发现的那个未登记的s级异化者呢?”

    “已经处理掉了。”

    “处理?”李蔚汀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的,经过您上次的检查,我们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当天就把那些没登记的异化者全部处理掉了,现在我们的笼子……”

    “啊!!!”负责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李蔚汀一把拎了起来,苏行能明显看到李蔚汀手上那微微流动的净相灵能,也难怪负责人会发出这声惨叫了。

    “你们把那只异化者,处理到哪去了?”李蔚汀的眼眸之中不带丝毫的情感,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异化实验室的负责人。

    她很清楚异化实验室处理异化者的速度,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别说是这短短几天了,就是再过上半个月也够呛能排到那只没登记的。

    毕竟,没登记就意识到危害能力特性全是未知数,以异化工作室的工作效率,这种麻烦事他们肯定是不会主动去做的。

    而现在这个负责人居然说没登记的异化者全部处理完了,用脚想也知道他们不可能正常处理。

    “都,都按老规矩处理的,手续很干净,督查大人放心……啊!!!”

    话还未说完,便又是一通惨叫,这一次李蔚汀直接用净相溶解掉了他的双臂。

    悲哀地是,在净相的作用之下,负责人即便想要昏死过去都是不可能的事。

    在强烈的痛楚的逼迫之下,被强制保持清醒的负责人意识逐渐崩溃,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那天督查走了之后,我们就把那只异化者打了一顿,然后直接送给黑市里低价处理掉了。”

    “卖给谁了,卖过几次,怎么找他们,付款记录。”李蔚汀对此并不意外,而是冷冷地问出了一连串的关键问题。

    “因为是匆忙出手,所以只是找老相识快速处理了,具体谁接收的我也不清楚,为了避人耳目把识别标记和铭牌全拆了。”

    “找不到了。”李蔚汀深深叹了口气,随手将负责人丢下,快步朝外走去。

    苏行跟在身后,内心之中也是各种无语。

    这并非是平野市所独有的现象。

    平野市只不过由外界原有的秩序演变异化而来的特别版本罢了,除了历史文化和部分设定不同之外,在人事以及制度方面都与外界无异。

    注定毁灭的平野市,只不过是外界的缩影罢了。

    ……

    除异部某些副局长的远方表侄,异化实验室固定交易者张精品若无其事的打开了手机,翻查着半天,一连打错了好几个电话,才终于找到那个接收了那批没有手续没有资质的危险高价货的神秘买主。

    “那个,是年少轻狂夕阳无限好先生吗?”张精品微微皱眉,脸上虽然挂着一副笑容,内心却是十万只羊驼奔涌而过。

    这都是些什么备注名啊,自己当初怎么就眼瞎了把货交给他了呢?

    “啊,是这样,关于上次那批货,我还有些资料需要提供给你。”

    “不是不是,你想多了,我这边安全的很,都是有后台的人,不用担心。”

    “我就是想问问你确定那批货不会暴露是吧。”

    “那就好那就好,下次有空再合作啊。”

    挂断电话,张精品点了根烟,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删掉了手机里的通话记录。

    听说异化实验室那边好像出什么麻烦了,但他做这行这么久了,碰到严查的时候如何处理也是轻车熟路,因此丝毫不在意那边的警告。

    看到不远处快步朝自己走来的一男一女,张精品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还没等逃跑,那个男的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前几天从异化实验室接的那批货,你都发给谁了?”

    看着这个名为苏行的身上的除异部普通职员的铭牌,张精品颇为不屑的啐了一口,没有丝毫回答的打算。

    这年头,连个普通除异者都敢来查他张精品了?

    “我脾气比较好,给你一个自己说出来的机会,一会那位来了可就没这么好受了。”看张精品还是不配合,苏行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

    下一刻,一股劲风伴随着一股璀璨的火光一同闪过。

    原本还桀骜不驯的张精品瞬间便失去了人该有的形状。

    准确地说,是在身体四分五裂的瞬间,被净相强行维持住了生命。

    “你把那批货,卖给什么人……”

    李蔚汀的话还没说完,张精品突然两眼转为黑色,整个人拦腰截断。

    就像是,苏行在来时的火车上所看到的那些黑衣人同伴一样。

    苏行微微一愣,有些疑惑地看着李蔚汀。

    李蔚汀显然也是没料到会出现这个意外,低头检查了一番张精品的遗骸,对着苏行摇了摇头。

    “已经没救了。”

    “他为什么会……”

    “我不知道,我的净相明明已经控制住了他才对……”李蔚汀紧咬着嘴唇,似乎有些自责。

    “那接下来怎么办?线索完全断掉了。”

    “接着往下查,那么大批量的交易,不可能一个人完成,必然有在一旁协助的人。我们挨个找。”

    “找?”苏行有些不解,但李蔚汀并没有解释,而是径直朝着一条小径走去。

    苏行无奈,只得跟在身后。

    几分钟,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苏行的嘴角微微抽动,他现在大概明白李蔚汀所说的找是什么意思了。

    那便是直接冲进黑市最大帮派的总部,直接把他们大少爷的手给卸下来。

    “虽然我知道你战斗力很强,但你确定要用这种方式?”苏行不免对自己之前对李蔚汀作出的认知结论有些后悔。

    这简直就是个疯子,而且是个很能打的疯子。

    “这么做效率最高。”李蔚汀也不懒得解释,看着周围人到的差不多之后,她轻轻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上。

    “诸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平野市除异部督查李蔚汀,这次有件事需要你们配合调查。”

    “调查?你闯上门二话不说把我儿子的双臂废了,还想让我们配合?”带着眼睛的斯文中年男子一边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怒火,一边恨恨地低声说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李蔚汀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周身净相以一种苏行从未见过的姿态极速运转着。

    苏行思考了半秒,在净相蔓延的瞬间开启了羽态,借助着羽态的破限级速度所带来的强大滞空,在半空中看着李蔚汀的爆发。

    和之前与苏行测试时截然不同,李蔚汀此刻的净相笼罩范围,已经从原本的周身十几厘米,扩展到了周身十几米的程度。

    虽然威力有所下降,不再是那种溶解一切,触之必死的绝对净化状态,但对于黑市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半吊子修者来说,已然是足够了。

    十几分钟后,李蔚汀从被打的半死的斯文中年男子口中,问出来了几个可能的人选。

    但等她和苏行匆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却只有跟张精品一样的,被拦腰截断的遗骸。

    “又是这种诡异的杀人方法,跟我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听到苏行的感慨,一直处于暴躁状态的李蔚汀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苏行:“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见过类似的场景,就在我来的时候,在那列火车上。”

    李蔚汀听了并没有感觉意外,只是叹了口气:“果然,我的猜想是对的。”

    “猜想……”看着有些失落的李蔚汀,苏行心里满是疑问。

    “你的猜想是什么,还有,自从抓捕张精品失败之后你就一直很急躁,这不像平常的你。”

    “怎么不像了,平时的我就是这样啊。”李蔚汀自嘲地笑笑,眼神之中有些颓废。

    “之前去异化研究所的时候,虽然你也是杀伐果断,但无论是暴力还是威胁都还是冷静的。

    但现在的你,似乎失去了这份冷静。”

    “我表现的居然那么明显,被你给看出来了?”李蔚汀有些好奇的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看着自己纯净无暇的脸庞以及一尘不染的衣着,沉思了片刻。

    “算了,你总要是知道的。”李蔚汀指着地上被拦腰截断的遗骸,低声道:

    “不管是你进入平野市之前所遭受的袭击,还是那股足以在我的净相包裹之下强行灭杀张精品的诡异力量,都是同一种力量。”

    “同一种力量?”苏行先是一愣,接着微微皱眉:“难道是平野市的意志体现,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不直接灭杀我们,而是阻止我们去寻找许愿镜呢?

    还是说这股力量本身便是许愿镜的化身,但许愿镜不是我进入之后才产生的吗……”

    “能在我的净相保护下强行远程灭杀目标,恐怕也只有那个家伙了。”

    看着还处于一头雾水之中的苏行,李蔚汀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

    “目前来看,平野城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第三个清醒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