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38章:诸天
    李蔚汀瞠目结舌地看着苏笑,不明白这个时候苏行想干嘛。

    “你在说……”

    “就算是原型级之上的圣灵,想要复活也需要一个载体吧。”

    “所以……”

    “所以,你用净相来破开阻碍我们的灵压,我去强杀陈修。”

    “……”李蔚汀并没有犹豫太久,准确地说,她没有思考的时间。

    来不及权衡利弊思考得失,只凭本能下意识做出的判断。

    “好。”

    以她的身份,不可不必如此冒险的,平野陨灭已经是确定的事实了,也没人会因此而责怪她。

    只是,就这么束手无策的坐以待毙,怎么想都不是英雄该有的画面。

    仅此而已。

    在两人达成共识的瞬间,苏行便直接抱住了李蔚汀,后者周身净相则发动到了极限,在苏行的羽态作用下,两人径直穿过了灵压的封锁来到了陈修的身旁。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年高反应过来之前,苏行便汇聚灵能一拳打在了陈修的头上,而李蔚汀则是凭着净相试图限制住年高。

    但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甚至年高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陈修就这么被苏行直接杀死。

    仓促离场。

    但即便是陈修被杀死了之后,年高依旧是那副冷漠地姿态,似乎陈修的死活与他无关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周围毫无变化的死相领域,还有倒在地下毫无生机的陈修,李蔚汀不免有些慌乱地开口问道。

    “他是许愿镜的核心,也是构成许愿机的关键条件,他是许愿镜传说的起始,也是伟大圣灵的力量载体。”年高说到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苏行和李蔚汀,摇了摇头。

    “但他跟圣灵的复生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不过是个祭品罢了,你们难道以为杀死了祭品,圣灵就不能复生了?”

    年高嘲弄地看着两人,眼里满是鄙夷之情:“多么幼稚的想法啊。”

    “现在再给你们一个猜谜语的游戏,你猜猜神的复活还需要哪些因素呢?”

    “如果你们能及时发现的话,说不定还有一丝破坏圣灵大人复生的可能哦~”

    苏行狠狠地瞪了年高一眼,但却拿对方毫无办法,在许愿镜的第七个愿望完成之后,借助圣灵诸天的力量的他,此刻根本不是苏行和李蔚汀能够对抗的。

    的确像年高所说的那样,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从其他方面入手了。

    苏行颇为焦急的环视四周,却看到一团黑影朝着自己极速袭来。

    他本能的借助羽态的速度想要闪开,却惊讶地发现对方的速度不在自己之下。

    身体瞬间遭受重创,要不是李蔚汀及时发现用净相护住了他的要害的话,恐怕苏行要当成毙命了。

    强忍着剧痛看向那个朝自己袭来的黑影,是一只浑身长满黑白相间的硬毛,面容可怖的异化者。

    李蔚汀瞳孔微微收缩,低声道:“这只,好像就是我当时在异化实验室看到的那只。”

    “你是说,这是范月茹?”苏行看着眼前形态怪异的异化者,深深叹了口气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即便现在知道了许愿镜与自己无关,但在范月茹的心里,恐怕自己才是头号仇人吧。

    还没等他开口,另一只三头的怪物缓缓出现。

    这一次,不管是苏行还是李蔚汀皆是一脸迷惑,不清楚眼前怪物的来历。

    “你似乎不认识她?”年高这个时候似乎格外活跃。

    “没关系,我来为你介绍,她就是被你所抛弃的,外城区的可怜女孩,也是许愿镜的第一位许愿者。”

    “作为无上的恩赐,她将成为伟大圣灵的眷者,而范月茹将成为伟大圣灵的坐骑。”

    “那你呢,你又是什么?”

    “我?”年高摊摊手,似乎有些无奈。

    “我只是个雇佣兵罢了。好处没我的份。”年高耸耸肩,显得极为真诚。

    李蔚汀冷笑一声:“这种上古邪灵的好处,恐怕给你了你也不敢要吧。”

    “虽然这倒也是事实。”年高打了个哈哈,并不在意。

    “诸天的力量便是扭曲篡夺和汲取,这也是那些死去的许愿者,以及外界被诸天外泄力量所影响的人,死后的形态都那么奇怪的原因。”

    “所以,陈修会回平野市也是因为他家里那盘录像带被诸天的力量所扭曲了?”苏行突然想起了陈修家里那盘诡异的录像带,开口问道。

    “是的,所以我很好奇你居然能活到现在,你有无数种可能被诸天的力量污染才对。”

    苏行沉默不语,没有回答。

    而年高则是微微挑眉,露出一丝笑容:“既然眷者与坐骑都出来了,那么神明的载体想必也要出来。”

    看着朝着这边缓缓走来的王明,苏行瞳孔微缩,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家伙成为了载体。

    但想到他与陈修之间的关系,苏行也勉强能够理解了。

    “大局已定,接下来就静待圣灵的复生吧。”

    “我还是不明白,你谋划了这么多,帮助的却是一个其本源力量便是混乱的邪灵,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冲突,年高此时倒也放松了许多。

    “李小姐应该知道我的事,我也只是执行命令罢了,平心而论我不赞成这种级别的邪灵完成复生。

    但作为任务,我只能完成他。

    硬要说好处的话,除了王族那边的奖励,能够亲眼目睹这种异灵复生,已经是莫大的收获了。

    当然,你们两人也能享受这份荣誉,至于具体感悟到多少,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怎么说的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一样。”苏行有些无语地吐槽道。

    “从某种意义来说,是的,无论是谁帮助祂完成了复生,祂都不会记得这份恩惠。

    相反,目睹了祂的复生的人,反倒是会成为祂清除的对象。”

    “为什么?”

    “毕竟,目睹了祂的复生,就相当于理解祂的力量来源,明白了祂的力量形成,便有将其取而代之的可能。”

    话音未落,一股异常的波动从王明的身上传出。

    不管是三头的眷者,还是异形的范月茹,瞬间跪拜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词。

    “献万书之祭,颂吾主之真名!”

    “来自上古的伟大圣灵,执掌各时代不朽之伟力的尊者。”

    “诸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