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将军好凶猛〕〔真实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47章: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我身后?”温流如满是疑惑地看着自身被苏行轰出一个大洞的墙面,不明白苏行所指的是什么。

    “没什么,大概是我看错了。”苏行用力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想确定自己刚才所看到的是不是幻觉。

    但他很清楚自己此时的状态,感知+4以及濒临失控自动自动运转的共感觉。

    在这种状态下,他的视角会不停地在现界和真实视界之间来回切换。

    “如果是这样的话……”

    苏行犹豫了片刻,最终下定决心看个究竟,他捂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凝神再次看向温流如的身后。

    和上次一样,他看到了一个身上有着四对翅膀的怪物。

    与其说是怪物,倒不如说它是个单纯的实体化的符号,四对畸形的肉翼上面满是复眼,看起来颇为渗人。

    而这只怪物似乎察觉到了苏行的注视,刹那间,它身上的所有眼睛一齐朝着苏行看来,死死的盯着它,过了好久之后,四翼的怪物才挥舞翅膀离开。

    “苏行?”温流如歪着脑袋有些疑惑地看着苏行。

    “我,我没事。”苏行松开手,正欲解释,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一股热流从自己的眼眶里流出。

    “等了这么多年,我的万花筒血轮眼终于……啊!!”苏行话还没说完,一股剧痛伴随着乱七八糟的杂音突然从自己的耳朵传来。

    准确的说,是痛觉与听觉所混合之后,痛觉以听觉的方式出现。

    从好的方面来说,即便再细微的触感苏行也能敏锐的以听觉的方式察觉异常。

    即便自身被麻痹了亦或者是有微小的毒物试图进入自己的体内,苏行都能利用听觉来发现这些东西。

    但问题在于,这种混合是不可控的。

    不光是触感会被转化为听觉,听觉同样会被转化为触感,过大的声音会引来剧痛,即便是轻柔的说话声亦或者是环境音也会让苏行感觉全身上下好像有小虫子在爬一样。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第一波剧烈的疼痛和噪音之后,便是无数宛如蚂蚁在身上爬一般的敏感爆发,两者并非是取而代之的关系,而是共存甚至互相刺激。

    这种感觉远比单纯的疼痛要难受好几倍,而后续的反应还在不断到来。

    现在是灵感,视觉,触觉,听觉的不完全融合,接下来可能还有其他几种感觉,最终都将完全汇聚到一起。

    更为致命的是,苏行甚至没办法停下这种融合,也没法向一旁同为共感觉者的温流如求救。

    他只能忍受着不断加强的痛苦,在孤独之中走向死亡。

    看着突然僵住动作,双目流血的苏行,温流如也是吓了一跳,同为共感觉者,她几乎是本能的避免了接触苏行,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刺激。

    观察了片刻之后,在确认苏行是共感觉失控之后,温流如先是通过不同方式辨别苏行此刻正在异变融合的部位。

    在确认是异化的共感觉有听觉之后,温流如蓄力了片刻,在原地用灵能来了个音爆。

    处于敏感状态的苏行在听到这阵强烈的带有灵能的巨响之后,再次失去了意识。

    温流如则是手忙脚乱的扶起苏行,一边给他擦拭身上的血迹,一边小心翼翼的输入灵能帮助苏行平复暴乱的体内。

    几分钟之后,苏行再次睁开双眼,迷茫地看向四周。

    看到温流如之后,他大概明白了自己是怎么从那种危险的状态之中脱离的,还没等他开口,温流如便抢先一步封住了他的嘴。

    这是苏行从未体验的温润感,整个人好似触电了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柔软细腻却又带着一丝炽热的温度,轻微的触碰却有种直击心灵的震撼感,让苏行几乎本能的想要探究一二。

    而温流如却已经抽身出去,一脸鄙夷地看着苏行。

    “我是帮你稳定共感觉,而你居然伸舌头。”

    “不是,我,我是首次体验这种……”苏行试图解释,但却发现这个话题似乎越描越黑,不得不尴尬地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我才不信呢,再说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你和……”在温流如说出更糟糕的话之前,苏行及时的捂住了她的嘴。

    “你这样小心被打死。”

    “你现在不也是通缉犯,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

    两人皆是沉默不语许久,似乎在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又或者是回味那份久违的甘甜。(此处可本)

    终于,还是苏行率先打破了沉默。

    “刚才的事,谢谢你了,还有我也是你救走的吧,实在是感激不尽。”

    一连串的道谢反倒让温流如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忙摆摆手:“没事没事。再说是我之前对不起你,这样就算是扯平吧,你看可以吗?”

    苏行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不管这些事是否能真的画等号,但事情已然发生了,自己再纠结下去也毫无意义,反倒是会破坏目前处于微妙平衡的合作关系。

    不管是通缉犯的身份也好,还是同为共感觉者也好,目前来说都没有人比温流如更适合成为自己的同伴。

    至于出卖,那就更不必多想了,上面给两人的罪名只是想找个背锅的而以,对于抓捕并不是那么急切,不然两人都不可能逃脱追捕。

    综合来说,目前成为密切的合作伙伴是更为明智的选择。

    当然,从个人因素来考虑,苏行本能的想要靠近这个刚刚夺走自己初吻的人。

    只是,如果是共感觉的事还好,她为什么要冒着风险救走自己,那个时候苏行还没有完全的丧失意识,正准备来一次熟悉的自爆搞个同归于尽呢。

    只是闻到了温流如身上那股熟悉的香气,他才放弃了自爆,安心的昏睡过去。

    当时还有罗子絮这个状态正好的全能型辅助在,不管是被发现还是逃走的概率都处于危险阶段,如果换作是苏行自己,是决定不会贸然行动的。

    只是,看着温流如宛如星辰一般绚烂的双眸,苏行隐约有些迷醉,之前对温流如的厌恶也随之烟消云散。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