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49章:选择(日常求票求追读qaq)
    “诅咒?”苏行若有所思地看着温流如,忽然从自己破碎的记忆之中找到了一段他相当陌生的画面。

    一名全身燃烧着黑色冥火的男子坐在人骨王座之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底下被审判的罪人。

    罪人之中跪在最中间的女子尤为特殊,她没有头。

    即便如此,苏行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她与周围人的不同。

    刑罚无法摧毁她的意志,恶秽无法玷污她的高洁,即便失去了头颅,周围人却依然能感受到那份与众不同的特别魅力。

    王座之上的男子对着女子挥了挥手,无数宛如蝇毫般大小的四翼怪物缓缓渗进女子的体内,汲取着她的精血,限制着她的生命活性。

    在苏行记忆的最后,他看到那个跪在地上的无头女子。

    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

    “综上所述,平野市的这次意外是单纯的天灾绝非是人祸,更不是什么蓄意为之的阴谋。

    在此,我代表王族郑重声明,如果再有以平野之由污蔑王族,造谣生事者,王族必将用血来捍卫八王议会的威严。

    以上,便是这次会议的结论,诸位可有什么意见?”李蔚汀冷漠地看着众人,像个猎人在审视她的猎物一般。

    而在场的各大世家的主事和代表们则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他们之前就听说过平安王一脉这位王女的厉害,今日可算是见识到了何为王族血脉的传承。

    如果说这篇报告的前半段还是和谐共存的套话,友好互助走个过场的外交辞令,那么后半段则是赤裸裸的威胁与恐吓了。

    对此,尽管内心十分窝火,但众人都不敢出声,生怕自己成为那个被用来杀鸡儆猴的出头鸟。

    没听见这位王女说要在有优秀建议的世家领地里设立外事部嘛。

    帝国内部设立外事部,这代表着什么,众人自然是心知肚明。

    看着鸦雀无声的会场,李蔚汀微微点头,第一个走出会场。

    直到她哒哒的鞋跟声彻底消失在远处,众人才长舒了一口气,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吐槽一边会场。

    而李蔚汀此时则是转身上了布满了监视窗口的上一层,盯着那些面露愠色以及沉默不语的人,眼中满是杀意。

    “王女大人,执行队已经准备好了,保证可以在他们离开会议室的瞬间将其彻底湮灭,不留一点痕迹。”

    李蔚汀盯着那群人沉默了好久,最后才叹了口气道:“还是算了吧,一下子清理这么多人,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虽说我有信心让各大世家无话可说,但招惹那么多人的记恨也是件烦心事。”

    “那您的意思……”卫队长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李蔚汀的意见,而这位以杀伐果断而闻名的王女却少见地挥了挥手,准备放过这些聒噪的政客。

    “冬天正是养膘的好时候。”李蔚汀微微眯起眼,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光。

    卫队长不敢多看,接了命令之后便迅速退下。

    等到屋内无人之后,李蔚汀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面色阴沉。

    “这东西,可来的真不是时候。”

    ……

    从回忆之中回过神,看着诧异望着自己的温流如,苏行颇为抱歉地笑笑,示意温流如继续。

    温流如虽然好奇苏行所沉思的事,但她很清楚这个时候并不适合询问,因此便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低声道:

    “总而言之,每一个传承了温家血脉,以及容纳物是无头女尸的女生,都会受到这种四翼怪物的凝视。”

    “如果是男生呢?”苏行有些好奇地问道。

    “男生是没办法容纳无头女尸的,事实上这种特殊的容纳物也是温家所独有的传承,只不过类似的传说有很多,因此不那么显眼罢了。”

    “所以,有件事我必须要跟苏行你商量一下。”温流如一脸认真地看着苏行,正色说道。

    “首先我们必须尽快离开临安,不管是躲避追捕还是改头换面这都是必须的,这点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苏行摇摇头:“临安现在太危险了,接下来只要不是去平野,去哪都行。”

    温流如白了他一眼,佯装生气地嗔怪道:“我都道过歉了你怎么还一直提。”

    “怪我怪我。”苏行也懒得在这种事上跟温流如计较,他们现在的处境并不算安全。

    如果说之前针对他们的追捕只是顺手而为的话,在一个成建制的小队团灭之后,临安市的除异部怎么也得派出三支以上的精锐小队进行追捕。

    因此,两人随时有可能被抓到。

    “还是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既然你主动找我商量,说明你心里已经有大概的想法了。”

    温流如嘿嘿一笑,指了指西北方向,低声道:“你还记得我当初给你填的那张报名表吗,原本的任务地点你还记得是哪吗?”

    苏行微微皱眉,思考半天之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好像是,元夕市?”

    “宾果。”温流如点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喜。

    “其实本来想着不坑你的,单纯的拉你入伙去做任务,可为了护住温家的祖业,我最后把你的车票改成了平野。

    当然,最后我还是没能守护住温家的祖业,这可能也算是报应吧。”

    听着温流如主动提起此事,苏行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犹豫片刻之后他轻轻抚摸着温流如的脑袋,低声安抚道:“没事的,都过去了。”

    “我知道这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是不会轻易消除的,但以后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赎罪的。”

    温流如一脸认真的看着苏行,心里却是紧张的不行。

    她很害怕苏行拒绝她这种绑定式的赎罪方式,说起来,这种因为失败了才回心转意改过自己的戏码也很卑劣,即便是之前苏行已经说这件事扯平了,但想要真正按下这件事,还是要开诚布公的谈谈。

    苏行并没有犹豫太久,他轻轻点点头,握住了温流如的手。

    “以后请多指教。”

    在这一刻,温流如好像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死亡画面。

    她一定是为了苏行而死,温流如坚信这一点。

    因此,无论未来遇到什么,她都会不计代价的站到苏行这一边。

    这便是,她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