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53章:容纳物
    感受着潘语云愤怒的情绪,罗子絮心情很是不错。

    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潘语云的脸连同声音都毁了,而缺乏高阶修士坐镇的潘家并没有制造出奇迹。

    因此在潘语云突破到怨丹期以前,她都要顶着这副恐怖的面容和声音了。

    至于突破怨丹期……

    那可不是仅凭努力就能做到的。

    努力,天赋,家世,运气缺一不可。

    和身为只能作为消耗品的筑基期(下灵阶)不同,怨丹期也就是中灵阶的修士,到哪都是一方大佬。

    轻抚着自己的小腹,罗子絮不免有些期待。

    如果能够生下方家的子嗣,那自己嫁入方家也是十拿九稳的事了,以后的前途更是不可估量。

    然而她没注意到的是,方星素看向他的眼神之中,满是轻蔑。

    ……

    “刚才那些人……”

    “在临安追捕我的那个小队,走在最后的那个女的你应该见过吧。”

    “啊,就是那个……”温流如脸一红,颇为羞涩地看向苏行,这才想起来苏行并不知道罗子絮那时候的举动。

    她尴尬地轻咳两声,好奇地问道:“话说回来,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容纳物,现在看你身上的气息依旧没什么辩护,不会还没有吧?”

    “大概,没有。”苏行有些不确定地回答着。

    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的小白了,经过在平野市的经历,他深刻认识到了容纳物对于自身战力的提高有多重要。

    但问题在于,如果说李蔚汀的净相是来自于她的容纳物星魂,那赋予自己羽态的夜魄是自己的容纳物吗?

    尽管听起来差不多,但作为当事人的苏行很清楚,两者的意义完全不同。

    再者说,如果自己真的有容纳物存在的话,系统也会第一时间标注吧……

    看着自己新增的共感觉融合数据,苏行也是有些无语。

    别人家的系统都是主动显示,拥有者可以利用系统的数据规避风险。

    到了自己这就完全反过来了,自己知道了某些信息之后,系统才会显示相应的数据,妥妥地坑死人不偿命啊。

    正在苏行思考自己的系统什么时候能来个机械降神的时候,温流如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难不成你是要走那条路吗?”温流如蛮是好奇地打量着苏行,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条路是指?”

    “你居然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有那种打算才故意不选择容纳物的。”见苏行还是一脸茫然,温流如叹了口气,解释道:

    “就是保持自身的纯洁,在不被其他容纳物污染的情况下,以自己意志强行晋级怨丹期。

    当然,对于你们体修来说,应该是噬己期。”

    “这种方法和常规的晋级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自然是有的,容纳物毕竟不是自身的一部分,即便是相性再高,也会有排斥和杂质的存在。

    而依靠自己汲取灾厄信息虽然要困难许多,但好在没有污染,不仅未来的晋升之路更加顺畅,修行也会更加稳定,异变的概率会降低不小。”

    “既然自我提升好处这么多,那为什么……”话刚说到一半,苏行便意识到了这番发言有多愚蠢。

    除了极少数的天才和拥有雄厚资本的王族之外,大多数人不依靠容纳物根本没办法吸收灾厄信息。

    修行的过程便是适应灾厄信息,让身体逐渐异化的过程。

    而容纳物便是最好的辅助教程,如果不依靠容纳物直接汲取灾厄信息,恐怕在吸收的瞬间便会异变成灾厄了。

    也就只有自己这种夜魄凝结成的异类在系统的帮助下才能走这种路吧。

    想到这,苏行歉意地笑笑,想要为自己刚才的发言道歉。

    不过温流如显然对此毫不在意,她已经习惯了出身显赫的人那些不经大脑的发言了。

    何不食肉糜的人太多,像苏行这种懂得反思的倒是有些特别了。

    可悲的时代,可爱的人。

    温流如微笑着看向苏行,忍不住地就想去摸摸他的头。

    “砰!”一声巨响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沿着爆炸的方向看去,那里应该是……

    “元夕市除异部的宴会大厅?”温流如和苏行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都很想看这个热闹,但理智告诉他们这种时候还是不要上去送死的好。

    最终……

    苏行拉着温流如跑路了。

    傻叉才去看这种热闹,别说自己是通缉犯又碰到了追捕过自己的人,就连是普通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去看热闹啊。

    敢在除异部宴会大厅动手的人,要么是准备把在场的人都灭口,要么就是除异部干的,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他们两个下灵阶可以参与的。

    而在宴会大厅里,两帮人正剑拔弩张的分列宴会大厅的两侧,颇为警觉地看着大厅中间那个奇形怪状的……

    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个在宴会大厅砸出一个大洞制造出一声巨响的东西。

    说它是陨石吧,却又明显拥有部分生命的气息。

    说它是活物吧,却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死气,甚至有逐渐蔓延开来的趋势。

    看着对方同样惊厄的表情,不管是元夕的本土势力还是除异部一方都略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对方想要动手就好,虽说内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不到万不得已两方都不想直接动手。

    毕竟,一个是代表官方势力的除异部,一个是本地的诸多地头蛇。

    要是真在这里动手,那元夕未来必然是一片血雨腥风。

    “李长官放心,我们会保证这里的安全的。请您……”

    “年高,现在才来未免有些迟了。”李菀妤没有理会表忠心的护卫长,而这笑着对着大厅中间的“陨石”招了招手。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一个黑影有些姗姗来迟的从大厅屋顶的空洞里跳了下来。

    “抱歉抱歉,这种外卖单子我也是第一次做,业务还不够熟练,下次一定注意。”

    言罢,已经是怨丹期的年高看着周围警惕的人开心地咧嘴一笑。

    “虽然这么说有点唐突。”

    “但能请你们现在去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