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60章:突变
    “元夕这座城市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李菀妤看着手中的报表,微微皱眉。

    “这才几天,元夕的本土势力便已经结成了联盟,我们的人死伤惨重。”

    “是我小瞧元夕的这些本土宗门了,我还以为他们会麻木不仁的挨个等死呢。”

    “你那是原剧本吧……”李菀妤有些无语地看着李纯瑜手里的书,很是无奈。

    “借鉴一下失败经验也未尝不可,况且我们现在的优势,可比尸鬼们要强得多。”

    “灭门行动不能再进行了,不然下一步恐怕就是元夕市各大势力围攻除异部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没法跟整个元夕市的修仙者抗衡。”

    “什么修仙者,只不过是一群摇尾乞怜的蝼蚁罢了。”李纯瑜似乎对元夕市的修仙者颇为不屑,鲜红的眼眸之中满是蔑视。

    李菀妤叹了口气,对李纯瑜也是有些无奈。

    在她彻底转化为半人半先民的状态后,李纯瑜对大多数人类都是蔑视的看法。

    这份傲慢让李菀妤不免有些恐惧,她从身后抱住了李纯瑜,一边嗅着李纯瑜一头银发上的香气,一边用近乎撒娇式的语气恳求道:“总之你不许再有灭门这种大动作了,记住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李纯瑜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本来我就想着只灭几家立威,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立威有御兽门一家就够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

    “什么?”李纯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免有些迷醉。

    她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了,也越来越喜欢用女性简称来称呼自己。

    “你要小心其他先民。”

    “其他先民?”李纯瑜有些疑惑抬起头看向李菀妤。

    “这是什么意思?”

    “并非所有先民都团结一心的,也并非是所有先民都能容忍你我这样的异类。”

    “你的意思是……”

    “元夕市不光要变成先民的领地,还要变成我们的领地,绝不容许有其他先民染指。”

    李纯瑜沉默了片刻,缓缓点头:“我知道了。这种事你去办就好。”

    “按照规程,还是要问问你的意见的。”李菀妤妩媚一笑,轻轻抚摸着李纯瑜的小腹。

    “在一天天长大呢。”

    “是啊。等到这东西出生,我们也就能解脱了。不过在这之前,要做的事可不少啊。”

    “按照预定分工计划就好,先分化他们再说。”李菀妤舔了舔嘴唇,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

    方星素唯唯诺诺地站在队伍之中,看着自己被安排到其他部门的队友,内心满是惶恐。

    作为方家的第二继承人,他本不用这么在意元夕市的一官半职。

    但不管是那天听到的东西,还是这些人对待自己的态度,都让方星素不免有些惶恐不安。

    他也不是没试过委婉的提出自己想要离开元夕的想法,但还没开口,就看到几个试图逃走的人被拖回来送到宴会大厅。

    当然,那里现在已经改名叫升华室了,从那出来之后,被送进去的人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成为了看起来正常但实际上已经被那种东西所替换的怪物了。

    这是方星素他们四人所共有的秘密,但这个秘密他们既不敢说,也不知道该跟谁透露。

    有害而无益却又需要守口如瓶的秘密最为煎熬,

    看不到希望的未来则是让人有种度日如年的错觉。

    在这种复杂的情绪压迫之下,方星素最终没能摆脱掉罗子絮,在她的诱惑下进行了第二次友好的学术交流。

    感受着那温热的气息以及柔软的触感,方星素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

    何必在意那么多呢,其他人的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只需要熬过这段时间,回方家继承他的那一份家产就好。

    就算是没有生育能力,没有继承方家爵位的可能,但在其他地方谋个肥差还是很容易的。

    大家都会对彼此的子弟网开一面的,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至于罗子絮?

    看着安静躺在旁边,嘴角微微浮现笑容的罗子絮,方星素的眼里满是冷漠。

    她所幻想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

    因此第一次的时候,他才会故意放纵罗子絮。

    现在看来,他倒是有些后悔放过苏行了。

    在苏行开枪的瞬间,他便认出了这是王权子弹,有权限使用王权子弹的人,必定和王权八脉相关,为了不得罪人,他只得中了那一枪装死,没想到罗子絮居然会趁着那个机会上位,这让他不免有些心烦意乱。

    想想潘语云以前的婀娜身姿,方星素的内心不免又升起了一团邪火。

    要是把那个友情游戏继续下去,到最后再慢慢品尝潘语云,那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回不去了。

    无论是现在的困境,还是潘语云身上的伤势,都不是短期内可以改变的。

    所以,就这么沉沦在欢愉之中,也不错。

    正当方星素准备来根事后一瓶快乐水的时候,满脸创伤不堪入目的潘语云突然闯了进去。

    看到方星素衣不蔽体的状态以及躺在床上的罗子絮,她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随即她便将内心的百感交集压了下去,用嘶哑难听的声音说道:“关业出事了。”

    “出事?”方星素微微皱眉,并不是特别在意。

    友情游戏已经结束了,这些曾经的伙伴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说到底,大家本来就不是一种人,能够跟自己认识一段时间,已经是他们的荣幸了,他们应该知足才对。

    但潘语云则是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关业想要回家,结果被带到宴会大厅那边去了。”

    此言一出,不光是方星素,就连在床上装睡的罗子絮也是立马爬了起来,面如死灰。

    毕竟,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四人的关系并非表面看起来的这样松散,在某件事上,他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如果他也被那样,那我们偷听到了的事……”

    而方星素则是瞬间有了决断:

    “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在他说把一切说出去之前,杀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