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61章:虚有其表的推理
    “现在动手,未免有些太晚了吧。”

    潘语云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方星素,示意他看看时间。

    “关业进去已经十分钟了,虽然不清楚那地方需要多长时间,但进去强杀他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但要是等他出来,他肯定会把我们知道宴会大厅的秘密这件事告诉那些人的。”方星素有些恼怒地踢碎了桌子,惹的罗子絮一阵尖叫。

    片刻之后,看着依旧冷静的潘语云,方星素也是恢复了理智,他有些厌烦地看着身后不停尖叫啜泣地罗子絮,叹了口气,转而看向潘语云。

    “所以,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静观其变。”潘语云看了一眼还在撒娇任性的罗子絮,似乎有些无奈。

    “或者,鱼死网破。”

    半个小时后,看着关业倒在宴会大厅门外的尸体,方星素三人皆是沉默不语。

    这个最被他们所无视,最没有存在感的关业,却是最勇敢果决的一个。

    扪心自问,倘若换成方星素自己,他是绝对不可能下定决心在事情暴露之前自尽的。

    说不定还会想着把其他人拖下水。

    方星素盯着关业的遗骸看了好一会,确定他是死于自己的独门秘术之后,才有些羞愧的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

    “除了不想暴露那件事,恐怕他死在这里是想吸引关家的人过来。”

    “我们现在已经陷入到了僵局之中,除异部里还清醒的人越来越少,每天都有正常的人被拉进那里变成怪物。

    但最可怕的是,我们没办法分辨谁是怪物,也就没办法相信别人,把这些事告诉他们。”

    “所以关业是为了把这件事捅出去,想利用关家的人过来收尸的时候……”

    “这样太简单了,我们都能想得到,那些人会想不到吗?”潘语云微微皱眉,否定了罗子絮的想法。

    “与其说是想告诉关家的人那件事,倒不如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实验机会。”

    “实验?”罗子絮有些不解看着方星素,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们拭目以待就好了。”

    次日,关家的人接到报告匆匆赶来,没花什么时间便带走了关业的尸体,而这个过程之中,外人根本没有与其接触的机会。

    这让想要找到一丝突破口的罗子絮不免有些失望。

    而方星素则是所有所思地看着关家人离开的背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一番辛苦之后,苏行发现这些只有真实视界才能看到的碑文内容,似乎另有玄机。

    除了那些晦涩难懂看似狗屁不通的修炼心得之外,通过把这些字的点或者是宝盖偏旁全部削去,则会得到一篇不伦不类的小故事。

    这个故事用了很长的篇幅赞颂了温家先祖的伟大与不朽,最后结尾句则是几句意味不明的祈祷诗。

    如果只是看这些文字的意思,恐怕会一无所获。

    但从平野那惨痛的失败经验之中,苏行学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找到被隐藏的关键信息。

    这些吹嘘夸耀温家老祖的废话或许没什么具体的含义,但从那字里行间的畏惧,以及描述的口吻来看。

    温家老祖,似乎还活着?

    这并非是苏行一时的臆测亦或者是错误联想。

    墓园之中的碑文根据其等阶的不同,所赞颂的内容也有不同,但全部都隐晦的指向了温家老祖难以死去的特性。

    如果只是单纯的吹牛皮,不可能具有如此高度一致的特性。

    这说明温家老祖生前执掌着近乎于不死的奇妙权能,要么则是生命活性异于常人,即便是完全死去之后,依然可以保持一定的活性而存在。

    于是乎,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

    苏行只花了三秒便做出了烧荒的打算。

    不管这里藏着什么,以什么方式藏着,只要自己利用真实视界把这里都烧了,那个还没完全死去的温家老祖也好,还具有活性的残余组织也好,自然会现身的。

    说起来,温流如现在的容纳物只是那位温家先祖的劣质替代品,虽说是用了具有温家血脉的遗骸混合温家先祖部分气息制作而成,但不论是效果还是质量都差得太远了。

    “要是温流如能得到一块真正的温家先祖的遗骸作为容纳物的话,别说是怨丹了,恐怕鬼婴期都够用了。”

    然而苏行没注意到的是,一团黑色的烟云在他的身后缓缓成型,像是在召唤着什么一般。

    ……

    经过一番打听之后,方星素终于弄到了关家一行人的路径图。

    虽然跟外界的联系会受到除异部的监控,但获取信息还是不受限制的。

    “看起来他们好像没被污染,我还以为那些人也会趁机把来收尸的关家人也污染成那种怪物呢。”

    “的确,他们根本就没靠近过宴会大厅,应该是没什么事。”

    看着屏幕上的路径图,方星素微微皱眉。

    他总觉得似乎忽略了什么,但却怎也想不起来。

    “你是在想,为什么李长官那些人,不向关家人下手吧,按照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样,那种把人变成怪物的方法不仅能继承记忆,而且外人根本无法分辨。按理说是很好的渗透机会。”

    “李长官本身就来自王族吧,而且是掌握权力中枢的王权八脉之一,既然如此还有必要渗透关家吗,关家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王权八脉吧。”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应该不是他的目的,而是为什么不对关家的人下手吧。”

    “换个思路想想,关家的人接了关业的尸体回去,会发生什么?”潘语云沿着方星素的思路延伸道。

    “下葬?虽然只是支系,但毕竟是关家的一员,相比那些大人物也会礼貌性的出席……”

    说到这,方星素和潘语云眼前皆是一亮。

    “或许他们是担心怪物被大人物识破,所以才不敢动手?”

    “我们只是筑基期,我们看不出来端倪,不代表怨丹期的大佬和那些鬼婴的先祖们看不出来。”

    “但若是单纯担心露馅的话,只需要故意躲着那些人便好,即便是怨丹期就能看破,这一批来的人里面随便找一个不会接触怨丹期的藏起来作为暗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