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67章:破绽百出的潜伏
    一声惨烈的哀嚎从自己的身后响起,苏行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隐藏着一只先民。

    而从年高出手的速度来看,如果他真的是先民那一方,完全可以在刚才就把自己直接拿下,没必要多此一举。

    想到这,苏行长呼了一口气:“多谢。”

    “看来你总算是相信我了,平野的时候大家立场不同嘛,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这次或许我们有合作的空间,要不要考虑一下?”

    “合作?”苏行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他没办法轻易地把信任交到年高这种人的手上,即便是眼下他对自己没有杀心,但也很难说以后会不会有其他目的。

    “别这么紧张嘛,也不是非要强迫你现在合作,我只是说我们有合作的可能。”年高笑着捡起了先民所化为的黑灰,将其凝成一个小团,对着苏行扬了扬:

    “你应该见过这东西了吧。”

    “先民所变化的黑灰,具体作用不清楚。”

    听着苏行的发言,年高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你对先民了解多少。”

    “坦白地说,除了名字和他们死了之后会产出这种黑灰之外,别的都是一无所知。”

    “那么为以后的合作打下基础,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先民知道共享给你,意下如何?”

    苏行看着面带笑容,给人一种不安好心感觉的年高,点了点头:“可以,但要换个地方,这里太危险了。”

    “即便是在先民之中,能追的上你我速度并且可以隐藏行踪的也只有刚才的那一位罢了。

    当然,这仅限于在元夕的怨丹期先民,不过我想光这一位的损失便足以让他们痛心不已了吧。”

    年高一边解释着,一边极为配合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见苏行还是满脸谨慎地停在原地,他微微一笑,主动走在了前面。

    等到彻底离开御兽山范围之后,苏行松了口气,主动发问道:“先民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顾名思义,先民便是之前生活在这片大地的人,但我觉得你应该更习惯他们的另一个称呼。”

    “另一个称呼?”

    “恶魔。”

    ……

    一连几天都没苏行的消息,还要应付心怀鬼胎的赵灵度,温流如不免有些精神疲惫,心情也是颇为急躁。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她也不得不考虑另一个可能性了,那就是……

    “苏行会不会被抓了?”赵灵度看着温流如,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目前来看,这个概率不小。不然也不至于失踪了那么久。”温流如叹了口气,望着远处的除异部大楼,心里不免有些后悔。

    要是自己不跟他置气就好了。说不定苏行是为了寻找自己才被抓的呢、

    愧疚后悔连同内心的不安与烦躁,在多种复杂情绪混合之下,温流如做了一个她平日里绝不会考虑的冒险决定。

    “我们,潜入除异部去看看?”

    “你确定?”令温流如意外地是,赵灵度并没有反对她这个如同送死一般的提议,反倒是眼里燃起了期待。

    转念一想,身为亡命天下的通缉犯,此刻赵灵度最恨的应该就是那四个让他背锅的前队友了吧、

    明明是为了大家拼尽全力,却被暗恋对象偷袭,还背上了串通逃犯的罪名,这种怨恨的确是从常人所难以忍受的。

    两人打定主意,便立即行动了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温流如和赵灵度戴着伪造的身份徽章,大摇大摆地从除异部正门走了进去。

    正门看门的老大爷并不是什么扫地僧,只是没有涉及超自然力量的普通人,因此看到两人可以通过门口的验证系统,也就没有去查问登记。

    在常人眼中,元夕市除异部更像是监狱一般,外面是高高的围墙阻碍视野,从正门望去则是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施工材料和脚手架,像极了施工方跑路的烂尾工程。

    但在温流如这些修仙者的眼中,乱七八糟的施工材料的和脚手架都是富含灵能的灵性材料,而那些破破烂烂的建筑则是固定式的灵能武器,如果有需要随时都能将灵性材料直接填充进去成为武器。

    但后面那些身穿除异部制服却又互相警觉的除异者,显然不是正常情况下该有的反应了。

    李纯瑜的嫡系部队和他在宴会大厅所侵蚀的一批人被称为空降派,而剩余的元夕本地除异部人员则是本土派,而像方星素这些出外勤,亦或者是其他非元夕本地人,却又不在李纯瑜麾下的,被称为东州派。

    尽管元夕市除异部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是李纯瑜,但本土派的人并不听他的,东州派则是两方都听,也两方都不听、

    这才造成了如此混乱的场面——同为元夕市除异部的成员,但除了自己一方的人,大家都是彼此敌视充满警惕,甚至不认识其他两派的人。

    不过也得以于这种混乱的管理,温流如和赵灵度才能安然无恙地混了进来。

    深吸了一口气,温流如和赵灵度凭借着之前在除异部工作的经验,熟练地找到了关押犯人的所在地。

    平面图上没有明显标注,但却无人敢轻易靠近,更重要的是那里完全隔绝灵能。

    “所以,那个所谓的宴会大厅,应该就是关押犯人所在的地方。”温流如指着远处的宴会大厅,低声说道。

    “我也这么想,不过我们贸然闯进去的话……”

    “先去踩点……咳咳,先去查看一下情况,为下次来做好准备。”

    “这样也好,看他们彼此敌对的情况,估计短期之内这里依旧是一片混合,倒是适合我们进来救人了。”

    两人主意打定,互相配合警戒着四周的除异部成员,佯装无意地一点点靠近了宴会大厅。

    说来也怪,虽然这里灵能设施各类保护阵法都是顶配,但却一个守卫都没有,甚至连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

    确认完这些的温流如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没有太过在意,跟赵灵度正式的走进了宴会大厅所在的封闭式的大院之内。

    然而,看到从宴会大厅之中走出来的男人,赵灵度和温流如皆是面色一变。

    从宴会大厅走出来,位于院子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灵度的前队友。

    关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