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69章:毫无意义的抉择(感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
    思考再三,苏行还是放弃了找到温流如,然后当面把东西交给她的想法。

    他已经不是会被一时冲动所支配情绪的小孩子了,成年人不需要那么多的无效情感,因为在目前的条件与环境限制之下,有些事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苏行拨通了年高的电话:“能锁定温流如的位置吗,有件事要麻烦你。”

    “哦?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妒火,准备把心爱的女人抢回来了吗,我都懂的,别看我现在这样,想当年我也是……”

    “帮我转交件东西给温流如吧,对你没什么用的东西,跟温家有关。”

    “切,真无趣,你就不能来点热血吗,你这个年纪应该正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吧。

    人生能有机会如此任性的阶段并不多,可别等到我这个年纪,连点美好的回忆都没留下,只有那些似有若无的回忆撩拨着我的心。”

    苏行沉默了片刻,似乎有些犹豫。

    “青春就是尽情狂欢释放的时候,或许对现在的你来说这些东西这些机会都是无关紧要可以随便放弃的,但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你也在发生变化,有些东西看似平平无奇不值得一提,但等你告别那个阶段之后,你才会发现那段时光那个曾经的你,都找不回来了。”

    苏行呼了口气,似乎有了决断:“那你有过值得你反复回忆幻想后悔的人吗?”

    “没有,我怎么可能有那玩意,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我这么优秀的人自然不需要那些东西。”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年高语气突然变得戏谑了起来,那种悲春伤秋的气氛瞬间消失不见。

    “还是请你帮我把东西送过去吧,我,我想四处转转,然后离开这里。”

    “离开?”年高闻言一愣,但毕竟是隔着手机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他定了下神,说道:“你难道就不好奇那些先民的目的?你难道就不想破坏它们的计划,成为这座城市的英雄?还有什么是比拯救一座城市的伟大奇迹更吸引妹纸喜爱?你可要想清楚了。”

    “目的你似乎知道一二,但你都不肯告诉我,那我何必去探究对我来说有害无益的事。我既不想破坏它们的计划,也不想当什么英雄。

    再说你应该很清楚吧,我在平野市的时候做了那么多,结果又是如何呢?

    所以,我把东西放在某个地方,你过来取就行。”

    “这倒也是……”年高有些尴尬地轻咳两声,毕竟平野事件几乎是他一手促成的,虽说是拿钱办事的打工仔,但也算得上是罪魁祸首了。

    虽说没有自己,诸天也迟早能够复活,但要是能被拖延的话,对这个世界也好,对于平野市的民众也好,大概都是件好事。

    但年高并不在意这些,世界的加速异变也好,平野市民众的哀嚎也好,这些都与他无关。

    一个人不可能拯救所有人,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成长。

    年高还想再跟苏行说点什么,但苏行那边的电话不知何时应该挂断了。

    ……

    “伟大的神,将拯救所有迷失的羔羊,无论前路是荆棘还是恶民,神明的伟力都将我们带向新的彼岸。”少允满脸陶醉地吟诵着祈祷祝文,而他身后的几名信徒则是两眼皆白,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伙行事高调的异类很快便吸引了众多修仙者的目光,但碍于他们身上神秘莫测的强大气息,也没人敢去触这个霉头,只能任由它们肆无忌惮地行走在元夕市里。

    在转过某一个街道之后,少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朝着某处僻静的石柱后面望去。

    苏行刚刚在某处隐蔽的石柱后面放下温家老祖的遗骸,正欲离开,一股带有强烈恶意的目光却将他的注意力再度拉了回来。

    少允和苏行分别位列两排,看着路另一边的对方微微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片刻之后,苏行率先反应过来,快步收起温家老祖的遗骸,拔腿就跑。

    而少允一行人也是立马追了上去,其速度居然不在苏行之下。

    眼看自己就要被追上,苏行毫不犹豫地开启了羽态,但下一刻,他却主动停下来脚步,神情复杂地看着在路对面,开心地朝着自己挥手的温流如。

    她怎么会在这,看到温流如身后的赵灵度,苏行先是一愣,随即便认出了赵灵度的身份,对眼前的情况也是瞬间理解。

    想起年高在电话之中的戏谑感,苏行有种想把他打一顿的冲动。

    但除了能不能打得过之外,眼下苏行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摆脱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

    想到这,苏行心念一动,利用羽态剩余的时间快速冲到温流如身旁,什么也没说,直接将温家老祖的遗骸丢给了她。

    温流如接过遗骸,面色微变。

    作为温家的一员,作为传承了无头女尸作为容纳物的温家子弟,温流如自然能感受到这份遗骸所包含的浓厚血脉气息。

    她现在体内所容纳的灾厄物品只是一位筑基期大圆满的温家先祖死后留下的虚骨罢了,因此温流如现在的上限也就是筑基期大圆满。

    但要是换成这块鬼婴期的遗骸……

    温流如内心不免有些激动,她熟练地对着苏行打了个手势,让一旁看着的赵灵度不免有些尴尬。

    苏行打量了一番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动手的少允一行人,对着温流如比了个3的手势让她赶紧跑路。

    在得到了苏行的确切回复之后,温流如顿时安心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直接坐下,双手化为两道锋刃,直接切开了自己的头颅。

    当然,这仅限于真实视界之中,在真实视界之中,温流如毫不犹豫地切开了自己的头,淡定自若地取出了里面的一小块乌黑的心脏。

    在苏行和少允一行人满身惊愕的注视中,温流如直接将将那块乌黑的心脏残块吞了下去,将苏行拿来的鬼婴残骸塞了进去。

    下一刻,温流如的头颅瞬间愈合,没有任何流血和异样。

    正当她准备起身跟苏行打个招呼的时候。

    “砰!”

    她的头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诱人的后母〕〔当我绑定剧情维护〕〔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