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73章:子虚乌有
    但等苏行转过身时,看着远处那一连串的先民的气息,他似乎明白了方星素一行人匆忙离开的原因。

    来不及除异部之中有多少先民,留给苏行他们的撤退时间已经没多少了。

    眼看着先民的气息越来越近,苏行也不得不强行带走温流如了。

    相比起千载难逢的进阶时机,还是小命更为重要一些。

    苏行对着赵灵度比了个手势,然后轻轻抱起了温流如。

    在触碰到温流如的瞬间,苏行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全身的共感觉再次启动,瞬间与温流如此刻的感觉联系到了一起。

    两人的共感觉在此刻融合为一,不仅共享着融合的视觉听觉灵觉味觉,就连触觉也处于共享状态。

    身体每一处的最为细微的变化,不同的构造所带来的不同微妙感受,此刻全都反映在了两人的身上。

    苏行的身体瞬间变得酥软了下来,无力地看着眼前的虚幻场景。

    无形的杀意如同潮水一般在身边缓缓流动着,地上随处可见高阶的残骸或是法宝碎片,彰显了此地主人的身份。

    而这片领域的主人,位于正中央位置的少女,正坐于一座虚骨搭建而成的王座之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苏行和温流如。

    但当苏行看到少女的面孔之后,却是被吓了一跳。

    那正是温流如的模样。

    转头看向自己身旁的温流如,脸上则是空白一片,像是恐怖片才会出现的炮灰角色。

    尘封的记忆突然被唤醒,苏行猛然想起,自己在温家墓园昏迷之前所看到的那个少女,便是温流如的模样。

    不,准确地说,当时所看到的是夺取了温流如的脸被砍去头颅的处刑女子的模样。

    此刻,苏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温流如会选择如此危险的临场突破,而且为什么会耽搁了这么久。

    她被这位温家先祖盯上了。

    要不是自己进来,恐怕温流如会直接被这位温家先祖夺取自我意识,成为她秽土转生的傀儡。

    这不免让苏行想起了那位在墓园留下后手准备夺舍后人的那位温家老祖。

    感情这种传统还真是一脉相承啊……

    腹诽了几句之后,苏行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温流如的共有意识之中,自己说不说似乎没什么区别。

    更为关键的是,自己进来有什么用?

    那位温家老祖都是鬼婴级了,那位温家先祖说不定是超越了鬼婴堪比神明的异灵级,自己进来除了当炮灰真的有用吗?

    况且,自己也不是主动要进来的……

    正当苏行一筹莫展之时,王座之上的少女颇为不爽的啧了一下,满是怨恨地看着苏行,似乎想记下他的脸。

    下一刻,眼前的虚幻场景随即破碎,苏行连同温流如一齐回到了现实。

    来不及交流,看着远处几乎可以看到身影的先民们,苏行毫不犹豫地抱着温流如拔腿就跑。

    而赵灵度微微一愣,竟是落在了后面。

    ……

    看着苏行一行人仓皇逃窜的背景,方星素微微皱眉,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想。

    但他却并没有追上去的打算。

    这个时候暴露在那群怪物的面前,恐怕自己的下场就是和苏行他们一起被送进宴会大厅,然后成为那种被附身的怪物。

    但换个思路来想,至少可以确认苏行三人没有被污染。

    在眼下无法辨别友军的尴尬状态,他们或许可以成为击败那些怪物的关键助力。

    然而方星素没有注意到的是,有一个黑影躲在高处的瞭望台上,从头到尾皆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年高伸了个懒腰,开始盘点自己刚才所观察的重要情报。

    那个方家的小家伙居然真的打算对抗先民,不愧是从小便被称为未来主角的世家子弟。

    而苏行那边就更有意思了,居然会有敢学习温家先祖留下的修仙法门的温家血脉存在,而这位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的温家后裔被吞噬的过程居然被苏行打断了?

    这不免让年高对苏行的背景又好奇了几分。

    “从他跟我交谈的那几天所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他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背景,也缺乏基本的常识,这点倒是跟他自称的底层出身一致。

    即便是有意隐瞒,也没必要做到这一步,无用操作太多了。所以基本可以断定苏行的背后有位大佬在盯着他,但他自己却不知道。”

    想到这,年高不免自嘲地笑了笑:“又一个好命的人,不像我无依无靠的,处事小心谨慎都得先来个背景调查。

    但如果是这样,那这座城市就很有意思了。

    李纯瑜明显没得到王族的首肯,而那些大佬似乎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

    “管他呢,我只需要拿到那东西就好。”

    ……

    在确认摆脱了那队先民之后,苏行放下还有些失神的温流如,正欲询问一番,嘴却被突然堵住了。

    一股熟悉而又让人放松的温热感传来,让苏行不免下意识的想要沉浸其中。

    但想到赵灵度还在其中,苏行连忙推开了温流如,尴尬地轻咳几声。

    而温流如却是丝毫不在意赵灵度的感受,再次堵住了苏行的嘴。

    直到熟悉的感觉融合再次传来,苏行这才明白了温流如想要做什么、

    她想利用这种方式来交流信息。

    “我修炼的秘法是陷阱,每个修炼这套秘法到筑基大圆满接近假丹的温家子弟都会被温家先祖所吞噬自我,成为她复生的祭品。”

    “难怪温家会破败,你们温家的传统就是坑后代吗……”

    “温家破败并不是因为这个,事实上这套秘法在温家属于禁忌,一般没人修炼的。”

    “那你为什么……”苏行顿了一下,他还不太习惯用这种方式来交流。

    “因为我不是温家的嫡系,我的父母也并非是温家的家主。”

    温流如面色平静地两人所共有的感觉虚景之中看着苏行,像是在诉说别人的事一样。

    “我的父母是温家的奴仆,而我虽然拥有温家血脉,在温家却只是个地位最为低下的奴仆。”

    “当年温家被覆灭之时,我因为不被当成温家子弟,平日的饮食都是吃他们的剩饭,不在温家的日常用度名单之上,因此才躲过了追杀。”

    “而我的父母则是被温家的嫡系们强迫着发动自身的血脉能力,跟那栋大楼融合在了一起。”

    “所以,我想问你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