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76章:困顿难行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上次刚打断了她侵蚀温流如的过程,估计真要是见到了肯定是先砍了自己。

    想到这,苏行打心底地想要远离那位温家先祖。

    修整了片刻,三人也终于是达成了共识,准备前往温家墓园探寻一番。

    但既然已经确定温家墓园跟温家先祖没有直接关系,这次行动的目的就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虽说诸位温家前辈对于温流如这个温家后裔来说应该也是大补。

    但一是温流如修行的乃是那位年纪不大的温家先祖流传下去的坑人秘法,跟温家时代相传的秘法关系不大。

    二则是温流如已经有了一位极其少有的鬼婴期的温家老祖的鬼婴遗骸作为自己的容纳物,想要再找到新的收获也不容易。

    毕竟,就两人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温家家谱上还有记载的鬼婴期似乎就只有那么一位。

    而对于苏行来说,这次墓园之行除了帮助温流如寻找可能有价值的传承之外,他也想趁此机会寻找进阶自己的态的方法。

    虽说要等到进阶怨丹期才能真正发挥更高级态的实力,但对于苏行这种夜魄拥有者来说,只有完成了态的提升,才有晋级怨丹期的可能。

    这是个死局,但苏行不得不强行去破局。

    想到这,他不免想起了年高跟他说过的话。

    “夜魄也好,星魂也好,这两者本身便是一体的,所以态和相具有互相克制互相增益的特点,因为这两者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合一的。

    当然,也有人试过强行融合相与态的力量为一体,但即便是最微小的相与态,也会爆发出足以抹杀任何宿主的恐怖力量。”

    当时苏行曾颇为好奇地问过这位先驱者的修为,但年高则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现在想来,能让怨丹期的年高露出那种眼神的,恐怕也只有最为顶级的修仙者,鬼婴期才能做到了。

    至于异灵这种堪比神明的领域,苏行则是压根都没想过,夜魄和星魂虽然神奇,但也不过最多就是神明的遗留,达到了这个等阶的人又怎么会被同阶的遗留所吞噬呢?

    一边想着一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苏行带着两人快步来到了天桥底下的温家墓园。

    白天这里只是一片寻常的乱葬岗,到了夜晚这里才会呈现出其真实的面貌。

    但苏行没那个胆子晚上来搞事,他担心冒出来几个温家的先辈出来收拾外来人士以及温流如这个不肖子孙。

    而得知了温流如的身份之后,苏行也是对温家有了重新的认识。

    需要被打倒了腐朽封建残余的温家,先从意识形态上确立自身的正义性,这样一会动起手来比较没有心理负担。

    但虽然是白天,温家墓园依旧带着一层阴森森的感觉。

    而且问题的关键在于……

    拥有真实视界,能够看到那个灵碑和内容的,只有苏行一个。

    赵灵度纯属是多余凑数的,而温流如这个不被温家嫡系所接受的温家血脉,显然对温家的传承也缺乏基本的常识。

    这就导致苏行只能跟上次一样,凭借自己的想象和知识储备,来破译各个碑文的内容,从中找出有价值的东西。

    孤军奋战了一会之后,苏行惊讶地发现,这些碑文的位置,内容,以及书写方式跟自己上次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苏行得出了两个猜想。

    要么是白天与夜晚的墓园是不一样的,这两者并非是观感上的不同,而是包含了空间术法,是实实在在不同的两片区域。

    要么就是,白天和夜晚的墓园之中,有一片是虚假的存在。

    苏行微微眯起眼,不免想起了那位被他弄得魂飞魄散的温家老祖的圈套。

    若是换成寻常的温家子弟或者是普通怨丹期的修士,恐怖会直接被温家老祖的鬼婴残骸所夺舍。

    如此说来,晚上的那片墓园才是虚假的,白天的这片才是真实的?

    虽然内心对这个想法相信了七七八八,但秉承着闲着也是闲着的精神,苏行还是不辞辛苦地把白天的墓园碑文挨个记录了一遍。

    和夜晚的相比,白天的碑文显然是要简单的多,而且内容也具有重复性,就是说元夕市的某一块灵地之下有着温家的秘法传承。

    但这块灵地的具体位置,不同的碑文却是有着不同的记载。

    苏行一边翻译给温流如,让她这个本地人记下那些陌生的地方,一边在心里反复咀嚼着这些看似混乱的地名。

    看起来,似乎只要顺着这些领地一块一块的摸过去,温家的传承就唾手可得了。

    但苏行内心总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事情不应该这么简单。

    “这些地方排除某些已经被完全开发的错误答案,以及部分描述相似的地点,我总结出了三个灵地的地点。”

    “哪三个?”

    温流如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结果,有些难以置信地咽了下口水,低声道:

    “第一个,御兽山主峰。”

    “第二个,除异部的,宴会大厅。”

    “第三个,元夕法学院的育灵园……”

    “这三个地方,好像一个比一个危险啊……”苏行长呼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御兽山主峰自不必说,在被除异部灭门之后,那里便被本土宗派的联军和除异部联合占领了,别说是挖掘灵地了,就算是偷偷接近都做不到。

    而第二关地方则是更加扯淡。除异部的宴会大厅,若是在旁人看来自然没什么。

    但三人皆是清楚那里便是出产先民的地方,必然是重兵把守,这个选择也只能作罢。

    而第三个选择,看似稀松平常,但三人皆是心里清楚,那个地方才是最难进去的,如果说御兽山主峰或许可以调虎离山,宴会大厅可以破釜沉舟的话,那么元夕法学院的育灵园,则是有去无回的死亡领地,是绝对不容侵犯的神圣领土。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元夕法学院。

    元夕法学院,帝国排名第一的法学院。

    全名是元夕术法灵异灾厄学院,主要开设法学,为全国各地培养了无数的法师人才。

    其武装力量甚至在元夕市的除异部之上。

    而那块育灵园,则是他们安放死去英灵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