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84章:夺宝
    但他们看到的却只有王行残破不堪的遗骸。

    苏行早就利用羽态直接跑到了战场的边缘,找到了龟缩于此的温流如和方星素几人。

    然后直接将王行的怨丹雏形丢给了温流如。

    他要这东西没用,而已经完成了容纳物升级的温流如则是正需要这些,虽说不至于凭此直接进阶怨丹,但为怨丹打下基础或者直接进阶假丹应该是没问题的。

    温流如自然也是清楚这其中的价值,满是感激的看着苏行,目光炽热。

    苏行有些心虚的转过了头,研究起王行的夜魄。

    他现在还没办法回应温流如的这份感情,因此只能勉强维持在这种暧昧不清的状态之中。

    但他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是维持不住了。

    温流如的热情,在一步步的过线。

    叹了口气之后,一边防范着那些互相厮杀的散修们,苏行将自己与温流如的关系暂且放到了脑后,开始专心研究起王行的夜魄来。

    虽说是研究,但苏行并不清楚夜魄的使用方法,而在场的众人除了苏行自己之外也没有容纳物是态的,因此也没有前辈的经验可以借鉴。

    唯一一个能提供建议的年高此刻也不在,况且他是星魂的相,自己是夜魄的态,这两者虽说极为相似,但毕竟还是有所区别的。因此在进化这方面,苏行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了。

    也就是纯靠蒙。

    纠结了片刻之后,苏行想起了自己开启修仙之路前那些有关于夜魄的传闻。

    看着上面还带着血丝的夜魄,苏笑强忍住了自己把它烤熟的想法。

    随手从温流如的裙角上扯了一块将夜魄擦拭了一番之后,苏行便直接将其吞了下去。

    “获得夜魄+3”

    “态进化点+2”

    “御态专用进化点+1”

    “属性点+3”

    “技能点+3”

    一连串的提示让苏行不免有些精神恍惚,捏了捏身旁温流如的手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苏行缓缓打开了系统面板,查看起自己这次的收获。

    修为还是跟之前一样,筑基期大圆满,大概是因为态的等阶卡住了而无法进阶吧。

    属性点依旧是直接加到了感知上,但苏行的视域并没有出现大的变化。

    确切的说,是上限没变,依旧是荒芜真实的境界,但下限却从普通的真实视界变成了虚假领域。

    “大概,也是修为的限制吧。”苏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深刻认识到了夜魄这条路的艰难程度。

    如果态被卡住无法进化,那么别说是修为,就连其他部分的上限也会被锁住无法提升。

    这让他不免加强了提升自身的决心。

    倒是两点态的进化点让苏行犹豫了很久,他有些纠结这两点进化点的使用。

    是该赌一下其他的可能性。还是继续强化御态?

    如果是换做之前,苏行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其他分支。

    可现在他亲身体验过了御态的强大,还得到了与御态相配套的专属异术,这实在是让他有些动心。

    犹豫再三之后,苏行决定先把那一点御态专用进化点给用了。

    说起来,相比起小说里那些稳定可靠的系统,自己的系统真是每次都能给自己弄点新花样。

    这次的御态专用进化点也是如此。

    内心一边吐槽着,苏行将自己搁置了许久的御态再次激活,选择使用御态专用进化点来进化御态。

    “进化完成,获得衍生态.御态”

    听着丝毫未变的名词,苏行面部微微抽动了一下,打开了技能栏。

    衍生态.御态:掌御之力,行御之力,防御之力,洞御之力,生御之力,灵御之力的强化形态。

    虽然没什么大的改变,但提升的属性却从之前的三种提升到了六种,而集大成的描述也修改成了强化形态。

    看来,现在自己的御态才真正赶上了王行的御态,但相比起他自己还多了两点进化点。

    想起王行那横扫一切的态势以及驱灵法那诡异的压制能力,苏行咬咬牙,直接将两点态进化点都加在了衍生态.御态之上。

    “进化完成,获得衍生态.御态。”

    名称依旧是没有改变,但苏行并不在意这些,他迫不及待的打开技能面板,查看起新的御态。

    衍生态.御态(max):将掌御之力,行御之力,防御之力,洞御之力,生御之力,灵御之力提升至同阶的完美状态,持续时间90s,cd期3小时。ps:可与同阶态共存。

    虽说还是第一形态,但至少可以跟羽态共同使用了。

    而且持续时间相比起羽态也是长了不少,足足多了80%呢。

    但冷却时间却是足足有三个小时,这不免让苏行有些遗憾。

    他本来还想着要是cd只有半个小时或者更短,就可以做到羽态御态一起开启,六属性强化到完美的自己加上羽态的破厄级的速度,在筑基期内可谓是无敌的存在。

    但现实毕竟是现实,敌人不会看你只是筑基期就只派筑基期的对手来,越阶交战先不说难度,就算能够勉强战胜怨丹初期的对手,又该怎么保证自己的对手不会是怨丹后期甚至是大圆满呢?

    在元夕市,拥有怨丹后期修为的修士可不在少数。

    秉承着低调诚恳的原则,苏行强忍住了自己内心那股想要装x的冲动,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现在的他羽态处于cd之中,而御态却显示为可用状态,这不免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

    既然这两者不共用cd,那自己以后倒是可以先用御态殊死一搏,力有不逮再选择撤退。

    但这个想法刚刚出现,苏行便看到自己的御态灰了下去,变为了不可用的状态。

    苏行试探着想要启动御态,却得到了系统的cd提示“冷却尚未完成,请等待26分钟。”

    26分钟正是羽态的冷却时间。

    看来自己双形态作战的幻想只能以后再说了,苏行叹了口气,转身看向战场内的情况。

    和之前的混乱相比,现在的局势倒是明朗了许多。

    由于王行死在了自己的手上,缺乏了重要战力的飞鹿门被正心门打的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而那些内伐不止的散修此刻也是终于恢复了镇定,重新结成了阵型,警惕地看着其余的势力。

    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一旦有大势力将矛头指向散修联盟,这个看起来颇为强大的战法阵团便会瞬间土崩瓦解,不攻自破。

    但这些与苏行无关,他想做的只是阻止先民的计划罢了。

    虽然这一点似乎比击败在场的各大门派还要艰难的多。

    瞥了一眼遗迹之内尚未被取走的几份功法,苏行微微皱眉,有些不解。

    先民费尽周折弄出来这么大的阵势,其目的是什么?

    一定不只是单纯的做慈善,凡有所动,必有所图。

    但眼前的功法也好,珍宝也好,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问题。

    至于夺宝之间的自相残杀……

    进入这上古遗迹的毕竟只是少数,就算全军覆灭又能如何。

    除非,他们在意是这个过程。

    如此想着,苏行下意识地开启了真实视界,扫视乱战之中的人。

    看着散修之中那几个头带黑气的家伙,苏行微微皱眉,有些不解。

    这几个先民混进来是想干嘛,他们并没有人数优势啊,而且这种环境之下也没办法完成对普通人的篡夺吧。

    思考片刻之后,苏行暗暗将那几个先民的身份告诉了身旁的温流如和方星素等人。

    众人闻言之后皆是面色一变,做好了防备。

    而此时,飞鹿与正心的战争也是终于告一段落,最终以正心的胜利为终结。

    虽说是胜利,但正心所付出的代价并不比飞鹿少,死伤人数只是略少于飞鹿。

    而双方也都清楚如果再这么斗下去,两方都会变成这片区域内的小势力,失去之前的领先地位。

    因此,双方才不得不选择了停战。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注视之中,正心门为首的李应声缓缓走到那两本高阶功法之前,轻轻拿起翻看了几页。

    接着再走到那两块看起来颇为不凡的容纳物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将两本高阶功法丢给了飞鹿门的弟子。

    这便是双方议和的代价,双方在本次遗迹探索之中达成联盟,收益均分,但正心门拥有先选先看的权利。

    而对于飞鹿门这种传承悠久的大门派来说,两本高阶功法虽然也有用,但价值并没有那么大。

    而珍奇的上古容纳物才是他们更要的东西,毕竟对于很多修为卡住的核心弟子来说,只要更换了更适合自己或者是更强的容纳物,修为上的桎梏便能迎刃而解。

    因此不管是飞鹿门还是正心门,都需要这些高阶的容纳物。

    而其余一无所获的众人虽然眼馋两大门派的收获,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为了这点东西动手不值得。

    遗迹才刚刚开启第一层,后面可能还有更多珍奇的宝贝,说不定人手一件还有富裕也说不定呢。

    抱着这种心态,这片区域的众人以一种极其少见的和平状态进入到了下一片区域。

    而映入众人眼帘的,则是一个冒着莹莹绿光,看起来颇为诡异的池子。

    虽说满是绿光,但在场的众人上到怨丹初期的长老,下到刚刚进入筑基期普通修士,都是感受到了池子之中那几乎要满溢而出的巨大灵气。

    确切的说,是灾厄之力的具现化。

    只要能够泡进这个池子之中,灾厄信息便会自然而然的灌注到体内,而修仙的本质就是让自己的身体不断适应灾厄,记录更多灾厄的过程,因此换句话来说,这个满是绿光的池子就相当于一个经验池。

    一时间,即便是满怀戒心的苏行一行人,也对那个绿池子充满了向往。

    片刻的沉默之后,众人皆是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个绿池子涌了过去。

    还有什么比直接的修为提升更吸引人的?

    高阶功法也好,高阶容纳物也好,这些东西都为了修为的提升而服务的。

    跟眼前这个可以直接提升修为的经验池相比,前面那些收获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很显然,绿池子所能容纳的人数有限。

    并且只有人数控制在一定数量之内,才能达到最好的吸收效果。

    因此,有几个按捺不住率先冲出去的低阶修士,第一时间便被众人的灵术杀死在了池子前。

    下一刻,令众人兴奋的一幕发生了。

    死去的几名修士的尸体居然被融化为了绿水,流向了池子之中。

    而池子之中的液位也是随之上涨了那么一丢丢。

    尽管变化极其细微,但对于筑基期起步的众多修仙者来说,这一丝变化足以让他们疯狂了。

    到了这个时候,厮杀已经不再需要理由。

    正心门和飞鹿门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结成了联盟。

    在这种乱局之下,努力保全自身才是关键所在。

    换句话说,在这种癫狂的战场之中,活得越久,最后收获的好处也就越大。

    而原本不被众人所注意的苏行一行人,此刻也成为了癫狂的众人的攻击目标。

    相比起训练有素,已经完成了结阵的飞鹿门和正心门,苏行这一行人只不过是六个筑基大圆满看起来很像个软柿子。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苏行的杀手锏处于cd之中,而赵灵度的剑气在刚才的乱战之中也是用过了。

    剩余四人虽然状态还好,但面对这种局面显然有些捉襟见肘力不从心。

    思考了片刻之后,苏行看了一眼自己羽态的剩余冷却时间,又看了看御态的技能描述,低声道:

    “帮我坚持5分钟。”

    方星素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而温流如反倒是微微皱眉,靠近了苏行,握住了他的手:

    “坚持五分钟容易,可五分钟之后呢?”

    “五分钟之后我勉强可以与怨丹期对敌不落下风,到时候掩护大家一起撤退。”

    “已经来不及了。”温流如指了指身后不知何时被封锁的通道,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只能一路向前了。”

    “这可不一定。”苏行双目绽放出耀眼的华彩,紧盯着池子后面的某处墙壁,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

    而在总督府内,李纯瑜盯着上古遗迹的众人,面色如常。

    他眼前赫然放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是上古遗迹内无数区域的分割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