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85章:布局
    李纯瑜看着屏幕里一排的绿色,长呼了一口气。

    这是一次豪赌。

    赌赢了,元夕现在这紧张的局势便能迎刃而解。

    若是赌输了,那以后再想要有什么东西无疑比登天还难。

    但她没得选。

    无论是自己的身份,地位,乃至血脉,性别,她都将其作为筹码放在了这次的赌桌之上。

    她要证明给王都的那些人看,她李纯瑜,一点都不比小妹差。

    “别太紧张了,各大宗派的高层都被牵制在了御兽山上,恐怕他们现在才知道古代遗迹的事吧。”李菀妤笑着从身后抱住了李纯瑜,但却丝毫不能缓解李纯瑜内心的紧张感。

    “这次几乎掏空了我们的库存,即便是母巢也会因此虚弱很久,而且将母巢搬离除异部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知道,但你不用担心,我在这呢。”李菀妤轻轻贴近了李纯瑜的耳边,一边柔声说着,一边轻润其垂,让李纯瑜瞬间便放松了下来。

    “棋子已经落位,在这棋盘之上,他们翻不出什么新花样的。”李菀妤面色妩媚地看着眼前的屏幕,内心却是暗暗佩服李纯瑜的心机谋算。

    她远比自己所以为的要聪明的多。

    估计在自己接触他的那时候,他其实已经识破了自己的目的吧。

    想到这,李菀妤不免有些庆幸。

    还好,自己从未想过要害他。

    而李纯瑜则是微微抬起头,看着趴在自己身旁的李菀妤,心里闪过一丝柔和。

    即便是骗局又如何,即便是别有用心又怎样。

    这个圈套,李纯瑜中的心甘情愿。

    ……

    乱战之中,成为了优先攻击对象的苏行一行人颇为艰难的闪躲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但好在没有怨丹期或者是假丹的修士出手,面对一群筑基期的同阶倒也勉强应付的过来。

    毕竟,身为方家的次子,方星素无论是容纳物还是灵术也皆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面对同为筑基期的其他修士并不落下风。

    而苏行则是开启了共感觉,一边监察着那几只先民的动向。

    当然,最令他关注的,还是隐藏在那个池子之后的东西、

    苏行环视四周,发现在场的修士等阶最好的也不过是怨丹初期。

    而从他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反应来看,他的视域等阶最多也就是真实视界,别说是荒芜真实了,就连虚伪视界都没有达到。

    这也难怪没人发现那个绿池子背后的秘密。

    换个思路来说,进入遗迹的最多也就是怨丹期修士了,鬼婴期的先辈们是不会拉下脸到这种来历不明的遗迹当中的。

    而且到了他们那个境界,能对他们有用的东西也也不是一般遗迹能够产出的。

    而即便是在怨丹期之中,想到达到荒芜真实的视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般要达到假婴的境界才有可能突破。

    所以说,如果先民们的陷阱都是以荒芜真实的级别来布置的话,那么进入古代遗迹的这些修士,恐怕只有自己这种依靠系统的特例才能看出经验池背后的端倪。

    当然,如此之多的修士之中,难免会有几个身怀绝技亦或者是猜到了背后陷阱的存在。

    但他们却是缺乏了有关先民的情报。

    毕竟,寻常人在事先不知道先民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会往这么一个离奇的方向去想吧。

    而先民之所以能够以这种方式布置陷阱,依靠的也是大众对相关信息的匮乏。

    “依靠信息差来完成布局吗……”苏行微微一笑,紧盯着绿池背后的墙壁,似乎已经找好了目标。

    而羽态的cd也在这时终于完成,虽说御态的cd要比羽态长的多,并且在这个时候无法共用。

    但眼下,苏行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开启衍生态.御态,瞬间苏行的六维属性便全都提升到了完美的程度。

    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强化程度。

    王行之前仅凭着强化到优秀的御态,便已经做到了对苏行的绝对碾压,甚至是同阶无敌。

    而苏行此刻却是达到了更高一阶的六维完美的状态。

    在御态持续的这90s之中,苏行甚至有信心正面对抗多位怨丹期而不败。

    当然,想要凭此击败怨丹期还是有些困难,毕竟怨丹期并不是单纯的属性强大就能完成压制的。

    每个怨丹期都有自己独到的手段,绝不是筑基期可以轻易挑战的。

    当然,苏行也没打算去招惹那些忙于厮杀的怨丹期修士们,他此刻的目标是经验池。

    但眼下众人为了经验池打的狗脑子都要出来了,看到苏行这么一个突然想要摘桃子的另类,自然是将攻击的目标全都转向了苏行。

    但在苏行完美的六维之下,大多数人的攻击甚至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

    至于那些怨丹期的长老,他们虽然有能力击溃苏行的表面防御,但也需要蓄力的全力一击。

    而在苏行完美的反应和速度之下,他们的随手一击并没能命中苏行。

    眼看着苏行即将进入经验池,几位怨丹期终于是开始正视苏行,纷纷朝着苏行这边靠了过来,似乎是要动真格的了。

    而苏行则是露出一丝笑意,一丝诡异的灵能波浮现于苏行的手臂之上。

    这正是之前王行一击便拿下苏行的异术.驱灵法。

    而此刻达到六维完美的苏行,其驱灵法的威力更是远远的超过了王行。

    只是一个照面,苏行便凭借自己驱灵法的出其不意,直接击倒了两位怨丹初期的修士。

    引得全场皆是一阵惊叹。

    在这片最高只有怨丹初期的区域之中,怨丹期被击倒本来就是一件稀罕事。

    更何况是被秒杀呢。

    而秒杀这两位怨丹期修士的,居然只是一个筑基期大圆满。

    这不免让苏行吸引了众人的仇恨。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苏行并没有在经验池停留片刻,而是径直穿过了经验池,全力驱动驱灵法,击碎了经验池后面的墙壁。

    顿时,这片狭小的空间开始震颤了起来,而一股有别于之前任何一种灾厄的诡异气息缓缓浮现。

    看着那面目狰狞的触手以及先民的气息,苏行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形极速后退,这才勉强在触手触摸到自己之前,离开了经验池的范围。

    而原本充斥着无害的灾厄信息,灵力满溢的绿池,此刻也完全是变了一副模样。

    无数狰狞的触手以及先民的魂体缓缓浮现,径直朝着还在厮杀的众人扑去。

    由于都不想让对方提前进入经验池,因此靠近经验池的只有飞鹿门正心门两大门派以及部分怨丹期的修士。

    而他们首当其冲成为了第一批先民的受害者。

    那几位怨丹期的修士凭借自身的修为还能抵抗一二,而以天才为主的正心门弟子以及飞鹿门弟子则是瞬间被先民的魂体所吞噬。

    而那两块高阶的容纳物,此刻居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径直将携带着自己的正心门弟子吸干,并且向外延伸出无数细长的触手的藤蔓,似乎想要将这片区域之内的修士们一网打尽。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尽管大多数人内心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相信这次遗迹是个骗局。还以为是某种离奇的幻境考验,依旧是不顾一切的朝着绿池之中跳去。

    毫无疑问,他们在纵身一跃的瞬间,便被绿池之中延伸出来的触手吸干了灵力与生机,变成了一具具毫无价值的干枯遗骸。

    众人皆是面色一变,下意识的就想离开这里。

    但身后的道路已经消失,墙壁又不是可以轻易破除的存在,根本就跑不出去。

    而此时,那些隐藏在散修之中的先民们,也是终于开始行动了。

    他们一边迅速制造起烟雾来遮蔽视线,阻碍感知,一边飞快的布置阵法,对着众人发动着无差别攻击,想要瓦解众人的斗志。

    但他们刚一开始行动,便被等待多时的方星素温流如等人拦了下来。

    这些潜伏的先民只不过是筑基期前中期的修为,浑水摸鱼都要趁着混乱,面对方星素一行人个个筑基期大圆满的战力,自然不是对手,纷纷败下阵来,被当场格杀、

    但即便是阻止了这些先民搞事,面对那些从绿池之中蔓延出来的触手以及藤蔓,苏行却是没什么好的办法。

    思考了片刻之后,苏行将目光转向了绿池子。

    自己的御态还有一段时间,如果利用剩余的这段时间再次使用驱灵法的话……

    正思索着,原本宛如半死物一般的绿池与触手,突然开始融合,并且爆发出了假婴期的气息,这不免让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

    倘若让这家伙融合完成,在场的众人哪怕是加起来也不是假婴期的对手啊。

    就算是苏行自己,此刻想的也是如何撑过三小时利用羽态跑路。

    随即苏行便在脑海之中抹去了这个离谱的想法,眼下的局势怕是连三分钟都撑不住了,又怎么可能让他等到御态的冷却时间结束呢。

    虽说自己有着羽化作为最终的底牌,但羽化只能让自己脱险,并不能带走温流如。

    虽说苏行绝不会傻到为了救人而牺牲自己,而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丢下温流如独自逃跑还是让他有些于心不忍。

    但思来想去,苏行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阻止眼前的先民融合体。

    他只是个态还没完成进化的筑基期罢了,若是对抗怨丹初期还能爆种拼一下,假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并不是单纯的热血或是努力就能弥补的差距。

    就在苏行有些心灰意冷之时,温流如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握住了他的手。

    苏行微微有些意外,但还是开启感觉共感跟温流如一起进入了共感觉的视界之中。

    “我的进阶还差一点,你帮我守护,我去那个池子完成突破。”

    “那个经验池?”苏行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这是在共感觉的视界之中,温流如所谓的说话只不过是意识的转化罢了,根本不存在听错的可能性。

    “是的,眼下只有到那里,我才能完成最后一步的进阶,才能破解危局。”

    “可是,那地方现在已经……”苏行并没有脱离共享视界,真实视界的视野被他传输给了温流如。

    而温流如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我自然是知道那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但眼下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我会保护你的。”沉默片刻之后,苏行缓缓开口道。

    “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温流如甜甜一笑,目光坚定的看向苏行。

    “我也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对于温流如的这句话,苏行并没有回答,他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微微呼了口气。

    御态的持续时间还有十几秒,这十几秒内护住温流如还算简单,但等到御态结束之后,失去了御态的六维完美属性,以及驱灵法那强大的破法能力,苏行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在这些先民之中撑过十秒。

    但他既然答应了温流如,此刻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轻轻抱起已经陷入沉睡的温流如,苏行一个箭步便直接跨越到了绿池之中。

    而绿池即便是现在其中布满了触手,但其满溢而出的灾厄实质化液体依旧还在,因此正如温流如所说的那样,依旧具备提升人修为的力量。

    但下一刻,数十条触手便径直朝着苏行和他怀中的温流如刺来,似乎是要直接融化掉两人。

    苏行面不改色的利用御态的六维属性以及驱灵法,拼死抵抗着触手的侵袭。

    在驱灵法的强大威力下,这几十条触手被苏行尽皆斩断,并没有对温流如造成半点伤害。

    但问题在于,这些触手被斩断之后,新的触手便迅速地在池底滋生了出来,不仅数量更多,其速度也是相较之前快了不少。

    而苏行虽然还能勉强支撑住,但他很清楚,一旦御态结束,失去了御态和驱灵法支撑的自己,别说是温流如了,就连自己的小命都很难保住。

    而温流如的进阶虽说是只差一点,但此刻却是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眼看着自己的御态持续时间即将结束,苏行看着怀里的温流如,咬咬牙,准备启动羽化逃命。

    (新年不剩几天了,祝大家假期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