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闭关千年,瑶池女友请我出山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此后便有未婚妻
    在拿到婚书后,江澜跟敖龙雨被叫进了昆仑大殿。

    他本以为要见见龙族跟昆仑其他几位峰主。

    听听他们的教导,或者龙族的冷嘲热讽。

    然而,想错了。

    根本没人在大殿里面。

    妙月仙子只是说:

    “等大典结束,再离开。”

    然后江澜跟敖龙雨就被丢在里面,没有人找他们。

    更没有龙族来找麻烦。

    不过刚刚的碑文他能感觉到,自己跟敖龙雨有某种联系。

    是约束。

    但是说好听些,那便是婚约以力量的形式将他们绑在一起。

    确保婚约的效应。

    只是这种约束,也没办法拉近人与人的距离。

    江澜看了身边敖龙雨一眼,陌生让他无法开口。

    找不到任何话题。

    难道要问,师姐也是被迫的吗?

    这应该是给自己找麻烦。

    在江澜思考的时候,敖龙雨伸出了手。

    是伸在江澜跟前,好似讨要东西。

    接着更传出她清脆的声音:

    “还我。”

    “???”

    疑惑的江澜看了看手中的婚书,是要这个?

    随后把婚书放在了敖龙雨手上。

    婚书有没有其实不重要,只是简单的信物。

    真正的婚约其实是手腕中的碑文。

    “不是这个。”敖龙雨把婚书推了回去。

    婚书他们都有一张,她怎么会要江澜的?

    显得无礼。

    这下难到了江澜,他张了张口,带着些许不解:

    “师姐是要什么?”

    他不记得自己有拿敖龙雨任何东西。

    又何来还一说?

    还她自由吗?

    可自己也因此失去了相对的自由,无法自己找道侣,虽然他本就没打算找道侣。

    敖龙雨的出现,终究是限制了他自己找道侣。

    “剑。”

    敖龙雨低眉轻声道,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江澜无法回应对方。

    他想不出应该拿什么剑出来。

    敖龙雨抬头看了下江澜,看到对方还是疑惑,便开口解释了一句:

    “木剑,昨天走的急,忘记要回来了。”

    声音中没有带什么情绪。

    跟之前交易没什么区别。

    而听到对方的话,江澜则明悟了过来,然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敖龙雨。

    如果他没有想多的话,敖龙雨就是小雨?

    小孩?

    江澜有些惊骇。

    “这才是我的样子,我不是小孩。”敖龙雨解释了一句。

    江澜想起了之前的神女图。

    敖龙雨还没成年。

    所以,哪怕不是小孩,也不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不过他没多问。

    只是小雨是敖龙雨?

    他怎么感觉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至于木剑,他直接拿了出来,放在了敖龙雨手上。

    “之前多谢师姐帮忙。”

    江澜轻声开口。

    之前确实是小雨帮了他一下,只是昨天没时间道谢。

    敖龙雨轻轻点头,然后拿出一本书给江澜:

    “这是感谢师弟让我见识斩龙真意的礼物。”

    江澜:“.......”

    总感觉这个谢有些微妙。

    不过他还是接过那本书,然后看到书上面写的是书法大全。

    “.......”

    他不打算解释,也不打算多说什么。

    默默把书收起来。

    等到什么时候空闲了,再说。

    婚书也被他收了起来。

    他也看到敖龙雨把婚书很小心的收起来。

    江澜很好奇,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讨厌他。

    要知道,敖龙雨身为龙族公主,瑶池神女。

    天赋,地位,都高的离谱。

    可是他天赋平平,背景也就有个峰主师父。

    再无其他。

    从客观来看,嫁给他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尤其还无法毁约。

    正常人心里都应该有些不甘心才是。

    “师弟是不是有什么疑惑?”敖龙雨平静的目光看着江澜。

    仿佛看到了江澜眼中的不解。

    被看出来了?江澜心里惊讶,小雨这么聪明吗?

    他脑海中闪过小雨在客栈接瓶子的样子。

    说是少女,一点不过分。

    而且小雨可比现在的敖龙雨要开朗很多。

    此时的敖龙雨,看起来冰冰冷冷的。

    “有些好奇,师姐不觉得委屈吗?”江澜轻声开口。

    他问的比较委婉。

    “师弟呢?委屈吗?”敖龙雨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问题,江澜有些意外,他委屈吗?

    应该不委屈吧?

    “并不。”

    从表面来看,他确实没有委屈一说。

    内心想法,也是觉得多了羁绊,影响他的未来。

    “师弟都不委屈,我为什么要委屈?”属于敖龙雨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她又一次开口道:

    “而且,我也不讨厌师弟。”

    江澜沉默,所以之前被小雨套话了?

    不过交流了下,他发现,敖龙雨比他想的要好。

    这就是说,他毁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随后他们就没有说话。

    在听外面大典的声音。

    许久之后,大典落幕,所有人都开始退去。

    “好像结束了。”

    江澜开口道。

    “嗯。”敖龙雨点头:

    “不知道那些前辈会不会进来说什么。”

    江澜觉得他们进来的可能性很高。

    昆仑的人,龙族的人,都可能进来交代两句。

    但是很遗憾,他们等了许久,一个人都没有等到。

    好像所有人都离开了一样。

    “他们都走了?”敖龙雨的声音带着一丝丝诧异。

    “出去看看。”

    江澜也有些意外,真不在意他们?

    两人走了出去。

    发现外面人去楼空,不见一人身影。

    天色也已经不早,黑夜即将覆盖天空。

    “看来并没有什么事要跟我们说。”

    敖龙雨看着四周,开口道。

    “嗯。”江澜也是这么觉得。

    两人开始往山下走去。

    这是他们少有的相处时间吧。

    小雨不算在其中的话。

    “师弟后面有什么打算吗?”敖龙雨开口问道。

    “回第九峰闭关。”江澜道。

    “为了成仙吗?”

    “嗯,为了成仙。”

    修炼本就是为了成仙,虽然还有一些距离,但最终目的都难以逃脱成仙。

    这是所有人最初的目标,或者一辈子的目标。

    不成仙,在大荒中,几乎处处是危机。

    敖龙雨低眉,没有再说话。

    因为成仙意味着他们要完婚。

    她背靠瑶池,所以会比江澜早一些时日成仙。

    所以,江澜什么时候成仙。

    就意味着他们什么时候成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