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三十四章 黄阶除魔使
    沈长青刚刚从赵家离去,就看到有人迎面而来。

    “沈大人!”

    “有什么事?”

    看着来人,沈长青眉头微挑。

    他对于眼前的人不陌生,那是永福当铺的一个伙计,实际上也是天察卫中的一员。

    永福当铺作为天察卫在临安城的根据点,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天察卫的一员。

    那人回道:“掌柜的有事相邀,说是沈大人前面让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哦,头前带路。”

    “沈大人,请跟我来!”

    那人走在前面,沈长青则是落后一些,向着永福当铺走去。

    论及隐秘程度。

    临安城的天察卫,其实做的不怎么样,来来去去只有一个当铺的遮羞皮。

    但事实上。

    就算天察卫没有永福当铺的遮羞皮,也没有任何问题。

    天察卫隶属于镇魔司。

    纵然是光明正大的写上招牌,都是可以的,毕竟坐镇临安城的天察卫,只是一个接受消息的据点,真正打探各地消息情报的,则是另有其人。

    临安城不大。

    从赵家到永福当铺,也只是用了一两刻钟的功夫。

    沈长青也算是永福当铺的熟人,所以在他刚一进入的时候,就径直走到了内堂。

    司徒北见此,慌忙站起身。

    “沈大人来了!”

    “司徒兄。”沈长青微微点头,也是打了个招呼。

    跟永福当铺打了不少交到,两人也算是比较熟络,再加上司徒北较为年长,他也就给了个体面的称呼。

    落座以后。

    司徒北把桌面上放着的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递交到了沈长青的手中。

    “沈大人,半日以前有天察卫送来这个东西,言明是镇魔司那边带来给沈大人的,还请过目!”

    “镇魔司?”

    沈长青有些好奇,接过木盒的时候,入手变得有些沉重。

    他没有避嫌,直接就当着司徒北的面,把木盒打了开来。

    入眼。

    就是一块长方形的令牌。

    沈长青抓起令牌,看到令牌的一面,写着镇魔司几个大字,另一面则是写着沈长青三个字,而在字体的又下角,则是刻有黄阶除魔使五字。

    黄阶除魔使的身份令牌!?

    另一边。

    司徒北也是看着沈长青打开木盒,更是看到对方翻看令牌,黄阶除魔使几个字,被他瞬间给捕捉到了。

    顿时,他就是恭声道贺:“恭喜沈大人,成功晋升黄阶除魔使,日后前程似锦,镇守使亦是有望!”

    “司徒兄过奖了。”

    沈长青微微一笑,把令牌收好,这是他的第二个身份令牌。

    原先有一个见习除魔使的身份令牌,仍然是在自己身上。

    按照规矩。

    晋升黄阶除魔使,本来的身份令牌就要提交上去才是。

    但因为没有回归镇魔司,所以很多步骤都省略了。

    收好令牌。

    沈长青看向木盒中的其他东西。

    三封书信。

    一枚清灵玉佩。

    一本书籍,上面写着:天武罡气

    “天武罡气,看来是一门武学了,镇魔司特意送来一门武学,到底是有什么用意?”

    在看到天武罡气的瞬间,沈长青心中也升起一些疑惑。

    除此外。

    就只剩下一个瓷瓶了。

    沈长青先是收起清灵玉佩,然后打开其中一封书信,上面是一张任命书,意思是让他暂时接任临安城知县的位置,任命书上面更是盖有一个大印。

    对于那个印章,他倒是不怎么眼熟。

    可镇魔司送来的书信,内里盖有的印章,肯定是不同寻常。

    “司徒兄是否认识上面的印章?”沈长青把任命书,交到了司徒北手中。

    见此。

    司徒北双手接过,简单看了两眼,瞳孔不由一缩:“这是大秦的印章,镇魔司是打算让沈大人,暂时接任临安城知县一职了,可喜可贺啊!”

    “原来是大秦的印章。”

    沈长青面上没什么笑容,顺手把任命书收了起来,任命书到来的时候,他就算是完全没有脱身可能了。

    暂代知县位置。

    明显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临安城当镇守。

    旋即。

    沈长青打开第二封书信,那是对于赵家的判决。

    诚如他所想的那样,朝廷对于有人勾结妖邪,也是深通恶绝,判决书一下来,就彻底断绝了赵家的生机。

    “赵家的人,到头了!”

    沈长青叹了口气。

    司徒北虽然没有看到信上的内容,但从沈长青话语中的意思,也能猜测出许多东西,不以为然的一笑。

    “沈大人年轻了些,不懂这个事情,赵方敢于投靠妖邪,赵家的人便是死有余辜,此事事关大秦安危,若是不加以惩戒,日后岂非人人都敢背弃大秦,背弃人族。

    赵家人的死,也算是给其他人一个警醒。

    敢于勾结妖邪,这就是下场!”

    “司徒兄说的有理。”沈长青颔首,他也没有感慨太多,杀一个也是杀,把赵家杀绝了那也是杀。

    直到此刻。

    沈长青才蓦然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冷血了下来。

    兴许是镇魔司的影响吧!

    找个由头,他就没有多想了。

    冷血也好。

    圣母也罢。

    在什么样的环境,铸就什么样的性格,入了镇魔司就注定不能心慈手软,不然的话死的也许就是自己。

    很快,沈长青打开了最后一封书信。

    上面是江左带给他的一些话,信中的内容大致就是,考虑到此次任务的风险,上头决定给他一些好处,另外让他做的好好看看。

    等到镇魔司从别的地方腾出手,就会第一时间过来支援。

    在这之前。

    务必要保证临安城百姓的安全。

    最后,就是介绍了天武罡气的来历,以及那个瓷瓶内装的是什么东西。

    收起书信。

    沈长青看了两眼天武罡气跟瓷瓶,旋即就把二者收入怀中,只余下一个空木盒放在那里。

    眼下的场景,不适合专研天武罡气,至于通脉的事,他也不打算让太多人知晓。

    东西收好。

    他看向司徒北:“司徒兄这次找我来,只是因为镇魔司有东西送来,还是仍有别的事情?”

    “前些时日,沈大人让我打听方圆五十里,是否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刚好我这边就得到了一个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