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七十五章 果然没错
    亭子里面。

    江左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对于沈长青,他也没有拿捏自己管事的架子。

    面对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

    对方虽说只是黄阶除魔使,但一身实力不弱于玄阶除魔使,而且天赋惊人。

    所以江左已经是把对方,放在了一个平等的位置上。

    “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

    “说吧。”

    江左淡笑。

    “我在从临安城回来的时候,途中遇到一个很是诡异的事——”

    沈长青面色郑重,开口说着自己遇到的事情。

    渐渐的。

    江左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许多。

    等到沈长青说完以后,他才沉声开口。

    “你说的事情,我也从来都没有听闻过,如果是妖邪的话,肯定会有阴邪气息显露,你确定由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半点阴邪之气吗?”

    “没有。”沈长青很是干脆的摇头。

    他可以肯定。

    自己根本就没有在莫子晋的身上,觉察到半点阴邪气息。

    江左神情凝重:“如果连你都觉察不到阴邪气息,那东西就有些不简单了。”

    沈长青的实力已然是先天境界。

    就算是再强大的怨级诡怪,在对方面前,也不可能做到一点端倪都不露的程度。

    除非——

    那是比怨级诡怪,还要更加强大的妖邪。

    刚刚涌起这个念头,江左又是暗自摇头,把这个猜测驱逐出脑海。

    广源府不是别的地方。

    自从二百多年前,广源府遭遇到妖邪袭击,导致百姓死伤惨重后,镇魔司对于广源府的把控力度已然增强了许多。

    低等阶的妖邪混入广源府,倒是没什么问题。

    毕竟低等阶的妖邪阴邪气息不强,那些坐镇广源府的镇守使,很容易就忽略过去。

    可一旦到了煞级或以上,那般强大的阴邪力量,那些镇守使根本不可能忽略。

    “此事有些不同寻常,我需要向上禀告才行。”

    江左站起身。

    面对大秦境内,任何诡异的情况,都不能掉以轻心。

    “你暂且回去吧!”

    “那我就告辞了。”沈长青也是起身。

    旋即。

    他就看到江左急匆匆的离开。

    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

    沈长青停顿了几息,旋即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他已经把自己发现的异常如实禀告了,剩下的事情,估计就自身没有什么关系。

    回到院子。

    沈长青拔出腰间的冷月刀,只见如同白霜般的刀身,在烈日的照耀下,也有丝丝寒意散发出来。

    闭目站立不动,他回顾着脑海中,有关于百战刀法的记忆。

    下一瞬。

    紧闭的眼眸睁开,仿若是有血光迸射。

    握住长刀的手一动,一股强大的气势,便是从他身上升起。

    “斩!”

    沈长青脚步一动,冷月刀猛然间往前斩出,大有一股斩破千军的气势,更仿佛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

    那一刻。

    气势冲天。

    融合了七杀刀法跟破劫刀法两门武学,百战刀法便是一门真正以战止战的战场武学。

    五式百战刀法中。

    其中第一式横刀立马跟第二式独挡千军,都是偏向于防守的招数。

    第三式孤身陷阵才是真正的杀敌手段。

    至于第四式游刃有余,是集杀敌、防御跟身法于一身。

    第五式——

    沈长青就没有任何头绪了。

    就算是他得到了百战刀法的完整记忆,也没有办法明白第五式究竟是怎么样的。

    根据记忆。

    只有把前面四式融会贯通,自然而然就会衍生出第五式。

    严格来说。

    第五式不是真正的招数套路,而是一种意境。

    小院中。

    沈长青仿若是习练了数十年一般,很是娴熟的把百战刀法前面一部分给施展出来。

    前面两式刀法,蕴含了许多精妙的变化。

    可到了第三式的时候,他却是有些卡壳了。

    明明是按照记忆中记载的方式,挥动冷月刀斩出,但沈长青始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百战刀法算得上是军阵武学,乃是真正的杀招,要想融会贯通,仅仅是凭借僵硬的招式,只怕是不可能的了。”

    他突然收刀,回顾着百战刀法的一点一滴。

    “百战刀法,可以直通武道真意!”

    “也就是说,这门武学除却注重招式以外,更加注重的便是意境——”

    “若无身先士卒,孤身陷阵的勇气以及杀气,又怎能把这门杀伐手段真正的掌握。”

    沈长青心中有些明悟。

    换做他以前的话,就算明白,也很难模拟那样的感觉。

    可是现在不同。

    沈长青虽然没有真正到过战场,但却也是杀过人的,自然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杀意。

    站在原地许久。

    他都在回顾着脑海中的记忆,在酝酿着个中的杀伐。

    时间流逝。

    忽然间。

    沈长青怒喝一声,一步往前跨出,自有一股惨烈的杀戮孕育而成,长刀猛然间向前狠劈,仿若能把眼前的一切都给斩灭。

    唰——

    没有动用真气。

    只是凭借自身力量斩出的刀风,便是在地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收刀回守。

    沈长青长出口气。

    他在回味自己刚刚斩出的那一刀。

    良久。

    沈长青站立的身体又是一动,开始了下一轮的修炼。

    ——

    另一边,江左得到消息后,便是立刻前去禀告。

    议事大殿中。

    江左得到允许后,便是跨步走了进去。

    此时殿内,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江左,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

    周元正虎目落在对方的身上,好像是有一股强大的气势溢散,使得大殿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许多。

    他由始至终,都是身披铁甲,从来都不曾脱下一般。

    闻言。

    江左低头抱拳:“启禀周镇守,有黄阶除魔使回禀,在广源府中遇到了奇怪的东西,卑职见识浅薄,所以特来向镇守大人汇报。”

    “说!”

    “是——”

    江左这才直起身,把沈长青对他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述了一遍。

    等到他说完以后。

    周元正虎目中有寒光一闪即逝。

    “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江左点头。

    “好,此事我已经知晓了,你下去吧,然后让那个黄阶除魔使过来一趟。”

    周元正挥了下手,神色重新恢复平静。

    江左闻言,便是躬身退下。

    等到江左离开后,周元正的脸色才重新变得凝重起来。

    “奇怪了,莫非真的是出现了——”

    “但是不可能,镇魔司明明就已经把广源府都搜寻了一遍,为何现在才出现,真是麻烦了!”

    ——

    笃笃!

    院门敲响,沈长青收刀入鞘,直接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正好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江左。

    而在沈长青出现的时候。

    江左的面色也是一怔。

    就在刚刚,对方打开门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血风扑面,使得心神绷紧了几分。

    可是现在血风消失,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但是。

    江左可以肯定,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是错觉。

    “打扰到你修炼了?”

    “刚好修炼结束,江执事来的恰到时候。”

    沈长青一笑,没有在修炼的事情上多聊。

    “江执事突然造访,是有什么事?”

    “我把你前面说的事情,像上面汇报了,如今周元正周镇守想要见你一面,你跟我过去吧。”

    “好,没问题。”

    沈长青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是震动了几分。

    周元正是谁,他在这以前,从来都没有听闻过。

    然而镇守两个字,已是说明了一切。

    镇守使!

    完全凌驾于除魔使之上的存在。

    说实话。

    沈长青接触到的最高级的人物,就是身为管事的江丰了,可对方也只是玄阶除魔使罢了。

    跟镇守使比起来,差了数个等阶。

    现在被一位镇守使召见,他要说没有一点紧张,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

    沈长青也明白,对方的召见,自己是没有办法拒绝。

    跟在江左身后,他向着议事大殿走去。

    很快。

    两人就一前一后,踏入了大殿当中。

    “黄部除魔院管事江丰,见过周镇守!”

    “黄阶除魔使沈长青,见过周镇守!”

    在江丰见礼的时候,沈长青也是同样抱拳低头见礼。

    “免礼吧。”

    周元正淡淡开口,然后视线落在了沈长青身上。

    “你就是沈长青?”

    “正是!”

    对于周元正的问话,沈长青点头承认。

    他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却是仿佛眼前的人如同深渊一般深不可测,坐在那里就能镇压一切。

    相比之下。

    自己这个先天外罡境界的武者,显得孱弱了许多。

    周元正说道:“你在临安城做的不错,能够让永生盟吃亏,也是捍卫了我镇魔司的名头,以你的天赋日后只要不中途陨落,很有可能成为镇守使。”

    先是赞扬了一句。

    随后。

    周元正的话锋就是一变。

    “此次我召集你来的,目的也很简单,你把你在遇到的那个妖邪事情,详细的说一说,不得有任何的误差遗漏。”

    “是!”

    沈长青点头,心中自我酝酿了一下,就把自己遭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等到他说完以后。

    大殿内便是陷入了平静当中。

    上方周元正端坐不动,好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良久后他才缓缓开口。

    “果然没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