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零二章 重返
    “水井附近,的确是有妖邪存在过。”

    沈长青点了下头。

    单纯从那股若有若无的阴邪气息,就能肯定是有妖邪出现的痕迹。

    只是说。

    妖邪是否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这个时候。

    沈长青看向刘俭:“刘捕头现在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境界?

    刘俭愣神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卑职如今勉强算是锻体巅峰吧,尚且没有到真气自生的地步,让沈大人见笑了!”

    锻体巅峰!

    在江湖中,虽然算不上强者,但也比一般人要厉害的多。

    放在晋城中,担任捕头位置也是绰绰有余。

    而且以刘俭现在的年龄,未来有很大的概率,可以真气自生,从而晋升通脉境界。

    这样的成就,其实不算太差。

    往日里。

    刘俭也不会为自己的实力,感到什么自卑。

    可在沈长青这样的强者面前,锻体巅峰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闻言。

    沈长青没有表露出什么异样神色,淡淡一笑:“刘捕头不用妄自菲薄,以我来看,他日你晋升通脉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江湖中高手虽多,但能够臻至通脉,也是不弱的了。

    既然刘捕头暂时没有晋升通脉,那就暂且留在这里等候,万一井中真有妖邪藏匿的话,那就不太好处理了——”

    一番话。

    沈长青说的很是委婉。

    另一边,刘俭也是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无非就是自己实力太低,如果真有妖邪攻击的话,自己会成为那个牺牲的炮灰。

    对此。

    他没有感到被羞辱,而是清楚沈长青的好意,面上也是现出感激神色。

    “沈大人放心,卑职明白该怎么做。”

    “好。”

    沈长青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看着面前的水井,便是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

    那股若有若无的阴邪气息,逐渐变得明显起来。

    等完全走到井边的时候,那股阴气已经变得非常强盛,使得周围的温度都是降低了许多。

    只是降低的温度,对于沈长青没有大的影响。

    单单是凭借肉身澎湃的气血,就完全不惧严寒了。

    “好浓郁的阴气!”

    沈长青面色变得肃然。

    阴气浓郁,很有可能妖邪依旧存在于井中。

    他低头往下看去,水井深不见底,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中传出。

    许久。

    井中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沈长青从井中收回目光,离开了水井的范围。

    “怎么样?”

    “阴邪气息虽然浓郁,但没有觉察到妖邪行踪,很有可能是妖邪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看看。”

    沈长青摇了摇头。

    闻言。

    刘俭面上明显松了口气,但又好像有些失望。

    “那头妖邪走了,不知又要去什么地方祸害百姓。”

    “不必多想,那妖邪要是敢在其他地方为祸,自然会有人制裁于它。”

    沈长青安慰了一句。

    见此。

    刘俭也不再多想。

    旋即,两人就离开了水井范围,向着别的地方走去。

    半天功夫。

    刘俭带着沈长青,几乎把晋城都给转了一个遍。

    可惜的是。

    一头妖邪都没有找到。

    从另外一个事发地点离开,刘俭停下了脚步。

    “沈大人,夜间疑似有妖邪杀人的地方,就只有这么几个了,卑职得回去衙门复命,不知沈大人是要跟卑职一起回衙门,亦或是有自己的打算?”

    “刘捕头自己回去吧,我走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干脆回去休息一下。”

    “也好,那卑职就先告辞了!”

    刘捕头抱拳离去。

    另一边。

    沈长青看了下天色,就是向着天一楼走去。

    回到天一楼。

    他就让人给自己打了盆热水,瞬间让那个天察卫扮演的店小二,言明自己要见仲池一面。

    没多久。

    仲池就是推门进来。

    “沈大人。”

    “仲大人来了。”

    看到仲池到来,沈长青拧干了手中的毛巾,然后擦拭下脸上的水迹后,就把毛巾丢弃在了脸盆中。

    走到桌前坐下。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消息传到镇魔司那边了吗?”

    “已经回禀了,只是国都距离大荒府遥远,短时间内没有办法送达。”

    仲池面色一怔,他以为沈长青找自己来,是有什么事情。

    闻言。

    沈长青摇头:“我说的不是国都镇魔司,而是大荒府内的镇魔司。”

    “大荒府内镇魔司!”

    仲池神色有了细微的变化,没有迟疑太久。

    “如果沈大人没有在晋城的话,此事大荒府的镇魔司,应该就会派遣强者到来,处理此地的妖邪事件。

    可沈大人既然来了,若非是局面彻底失控,想来大荒府的镇魔司,应该不会有什么举措。

    说到底,大荒府镇魔司每年损耗都是不轻,能够派遣的强者数量,极其有限。”

    “损耗不轻?”

    沈长青脸上流露出诧异的神情。

    “大荒府内,有几个镇魔司?”

    “大荒府如今共计有三个镇魔司,只是镇魔司内的强者,没有办法跟国都那边相媲美。

    大荒府虽然广袤,真正的天才却是不多。

    大荒府镇魔司这么多年来,一直收拢府内天才,可培养起来的人屈指可数。

    加上历年来都有不少战乱,更是使得镇魔司折损严重,到得如今,大荒府三个镇魔司加起来,也没有办法企及国都镇魔司的一半。”

    仲池叹了口气。

    同样是镇魔司,无疑国都的镇魔司是最强大的。

    相比起来。

    大荒府的镇魔司,就有些不够看了。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国都的镇魔司,乃是大秦所有镇魔司的源头,不少各地镇魔司的强者,都是出身于国都,底蕴自然不是其他地方的镇魔司可以媲美。

    除此外。

    大荒府连年战乱,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说完。

    仲池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从大荒府中的天察卫情报来看,爆发乱象的,不止是晋城一地那么简单,其余城池或多或少都有妖邪祸乱。

    而且是仿佛约定好了一样,几乎是同一时间爆发出来。

    有的城池防守力量薄弱,造成了不少的伤亡。

    像晋城这般,损失都算是比较轻的了。

    为了这件事情,大荒府各地的镇魔司,几乎是强者尽出,赶往各地镇压妖邪,也没有余力顾及晋城这一边。”

    听到这里。

    沈长青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两天时间,大荒府镇魔司都没有动静。

    虽然国都距离这里较远。

    可是大荒府境内的镇魔司,跟晋城相距必定不会太远。

    到现在为止。

    都没有大荒府镇魔司的强者到来,显然是有别的打算。

    再结合仲池的话,沈长青明白,大荒府镇魔司的局面,也没有那么好过。

    “仲大人是否清楚,大荒府镇魔司,如今有多少镇守使存在?”

    镇守使。

    才是一个镇魔司能够鼎立一方的底蕴。

    闻言。

    仲池摇头:“镇守使的层面,不是我这个级别可以了解的,我只清楚三大镇魔司都有镇守使存在,坐镇于大荒府一些重要地域。

    要说具体到多少人上面,我就没有办法回答了。”

    “多谢仲大人解惑。”

    沈长青点了下头,没有再持续追问镇魔司的事情,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晋城妖邪的事,天察卫有没有新的消息?”

    “我们现在只清楚,晋城有两方妖邪势力,一方来自于永生盟就不必多说,另外一方的话,暂时没有探听到来历,仍然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昨夜沈大人跟永生盟的妖人交手,让对方吃了不小的亏。

    只要沈大人依旧坐镇晋城,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永生盟应该不敢乱来了。”

    仲池冷静的分析。

    说话的时候,他对于沈长青的实力,亦是感到由衷的佩服。

    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震慑住永生盟的妖人,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说完。

    仲池停顿了下,他又说道。

    “另外,许义等几个见习除魔使,已经在晋城往国都一百里左右的方向找到了,全身精血给吸干,确认是妖邪所为。

    可以让几个通脉武者逃脱不了,就被吸干精血,很有可能是怨级诡怪。”

    沈长青神情平静。

    许义几人从失踪的时候,基本上就决定了结局。

    如今确认死了,再是正常不过。

    “我知道了。”

    沈长青只是平淡的回了一句。

    见此,仲池也不再说什么,旋即就是起身告辞。

    很快。

    夜幕降临。

    沈长青一直都待在房间里面,盘膝闭目养神。

    梆!

    梆!!

    街道上打更的声音传来,沈长青直接睁开了紧闭的眼眸。

    虽然昨天打更的更夫,都是死在了妖邪手中。

    但是城中不能没有更夫,哪怕是前面的更夫全部死了,如今也要立刻有替补的人跟上。

    只要给够钱。

    一些百姓是能够压下心中,对于妖邪的恐惧。

    打开窗户。

    借助月光,可以看到更夫离去的背影,沈长青直接从窗户跃下,落在了街道当中。

    任意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向着白天水井的方向走去。

    此时。

    空旷的水井中,有一个披头散发看不清楚样貌的黑影,正在井中打水,手中抓着一根绳索,一点点的从井中往上拉扯。

    可不管黑影怎么拉扯,绳索都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始终没有看到打水上来。

    时间。

    便是这样一直往复循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