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妖邪祸乱,该杀!
    妖邪袭击衙门。

    对于普通的衙役来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此时。

    一个浑身染血的刘俭冲入了书房,看着仍然在那里淡定写字的聂绪,顿时便是大喊。

    “大人不好了,妖邪冲入衙门,已经杀了不少人,大人快逃——”

    “身为捕头如此惊慌,成为体统!”

    聂绪抬头看了他一眼,旋即便是收回了目光。

    对方的镇静,让刘俭内心的慌乱,似乎也平复了几分。

    “大人——”

    看着聂绪不急不缓的样子,他又是不免焦急。

    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在这写字。

    就算对方是一个普通人,面对妖邪几乎必死,但也不能就这么等死啊。

    想到这里。

    刘俭就要冲过去,拉着聂绪逃跑。

    “安静!”

    聂绪一声大喝,如同洪钟般贯耳,使得刘俭的身体僵直在了原地。

    顿时。

    他的声音又是缓和了几分。

    “刘捕头不必惊慌,本官即为晋城知县,又岂有畏而潜逃的道理,你如今受伤不轻,就暂且休歇息一二吧。”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还是先撤的好。”

    刘俭咽了口唾沫,声音依旧焦急。

    闻言。

    聂绪淡笑,手中执笔写字的动作仍然不停。

    “如今妖邪决心要乱我晋城,本官就算撤,又能撤到哪去!”

    说话间。

    一篇文章写成,他又是取来另外一张白纸,重新执笔在上面写着诗文。

    十年磨一剑!

    寒霜未曾试!

    写诗的同时,聂绪平静说道。

    “大秦立国三百多年,妖邪为祸至今,我以前曾想做一个江湖剑客,仗剑行天下,把世间所有的妖邪以及不平事,都给斩断。”

    今日把示君!

    又是一行诗文写下。

    此时。

    窗外有狂风涌起,一股阴寒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让刘俭感到彻骨的寒意。

    可在他的眼中,如今的聂绪好像也跟昔日不同。

    仿佛对方身上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跟那股阴寒气息对抗,使得刘俭不由向聂绪靠近了几分。

    “后来我才明白,一人的力量是除不尽天下不平事的,更不可能斩尽妖邪,所以我才决心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只希望以一身的本领,造福一方百姓。”

    “如今妖邪欲要乱我晋城,本官便要让它们明白。”

    “有本官在——何时容得妖邪猖獗!”

    话落。

    白纸上最后一句诗,也书写完成了。

    谁又不平事!

    顿时。

    白纸上隐约间似乎有青光泛起,聂绪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亦是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一个面容腐烂,身上染血的妖邪,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时间。

    书房内寒风席卷,桌面上的油灯也是瞬间被吹灭。

    然而。

    油灯熄灭,房间却没有陷入黑暗。

    只见案桌上的白纸上清光愈发强烈,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

    如今的刘俭,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

    眼前的情况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以其对聂绪的了解,对方分明只是一个儒生罢了,什么时候竟然隐藏了如此手段。

    就在刘俭震惊的时候,聂绪目视眼前的妖邪,平静的眼眸变得锐利。

    “妖邪祸乱,该杀!”

    浩然正气!

    声音如同洪钟一般响亮!

    只见聂绪大笔一挥,身前纸张上面的字体散发出强烈的清光,最后所有的清光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斩字。

    那一瞬间。

    书房内剑气纵横。

    “斩!”

    聂绪冷然大喝,斩字瞬间化为一柄出鞘的神兵,向着妖邪斩了过去。

    长剑所过。

    阴邪气息尽数退散。

    妖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便是被长剑斩了形神俱灭。

    “啊——”

    身体如同烟雾散开,所有的清光也是消失不见,书房中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刘俭身体僵直的站立在地上,好像没有回过神来。

    良久。

    聂绪略显虚弱的声音传来。

    “刘捕头,麻烦点一下灯吧!”

    “是——”

    刘俭慌忙回身,取出火折子,借助火折子微弱的亮光,找到了油灯所在并将之点燃。

    油灯点燃。

    书房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借助亮光,刘俭看到聂绪闭目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脸色好像多了几分苍白。

    “大人,您没事吧?”

    刘俭小心翼翼的问道。

    聂绪给他的感官,现在已然完全不同了。

    那般强大的清光,以及一击斩杀妖邪,都彰显出了对方不同寻常的手段。

    “没事。”

    聂绪睁开眼眸,微微摇头。

    见此。

    刘俭悬起的心,也是落了下来,然后回想起刚刚的事情,不由现出好奇的神色。

    “敢问大人,刚刚使用的是什么手段,莫非那就是先天强者的罡气外放,竟然能够一击斩杀一头妖邪!”

    “罡气外放?”

    聂绪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那不过是书生的浩然正气罢了,跟武者的手段有很大的差别。”

    说完。

    他也是暗叹了口气。

    胸中蕴养浩然正气,便可斩杀任何的妖魔诡怪。

    可惜的是。

    自己蕴养出来的浩然正气,终究是差了许多,不能如同大儒一般,张嘴便是灭杀妖邪,而是需要沉淀自身,慢慢把那股浩然正气勾动出来。

    不过。

    聂绪对于这个结果,也是很满意了。

    天下间的读书人那么多,真正能够养成浩然正气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而能够用浩然正气斩杀妖邪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衙门内的情况如何了?”

    聂绪问道。

    闻言,刘俭神色黯淡了几分。

    “妖人突然袭击衙门,许多弟兄都死在了妖邪手中,卑职若非实力稍强一些,只怕也是死了。”

    “唉!”

    聂绪叹了口气。

    刘俭说的话,他已经有所预料了。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暂且不要轻举妄动,把所有牺牲的同僚尸体,都给收拾干净,等待明日再行处理。”

    聂绪平静说道。

    他没有让刘俭去给黑虎军以及镇魔司的人通风报信。

    眼下有妖邪袭击,说不定衙门外面仍然有其他妖邪觊觎。

    蛮族进攻,很显然是跟妖邪有所合作。

    妖邪要乱晋城,也是为了给蛮族创造机会。

    让晋城生乱最好的做法,就是把衙门给屠个干净,若是知县都死了,那么事态舆论想要压都压不住,恐慌自然就会形成。

    那时候。

    哪怕有黑虎军在,晋城也要乱成一团。

    所以。

    聂绪不敢赌,去赌妖邪没有别的后手。

    与其让刘俭出去送死,倒不如留在衙门里面安全。

    等到明日。

    自会有黑虎军的人到来。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处理妖邪事情的时候。

    刘俭闻言,便是直接退下。

    他身上受的伤势,都是一些简单的皮外伤,没有过于严重,至于血迹的话大多也都是死去同僚溅到身上的。

    等到刘俭离去。

    聂绪深吸了口气,重新在书房中执笔书写文章诗词。

    浩然正气。

    等同于是精神层面的攻击。

    一次释放出来,对于他的精神来说损耗不是一般的大。

    如今要想再次使用方才的手段,就需要把那股消耗殆尽的浩然正气,重新给蕴养出来。

    阅读圣人文章。

    书写大儒诗词。

    无疑是蕴养浩然正气,最佳的办法。

    ——

    衙门外面。

    依旧是一片漆黑。

    在某处房顶上面,黑袍人跟身边的黑暗紧紧相融在一起,碧绿色的眼眸冰冷的看着下方衙门的位置。

    准确的说,是看向书房所在。

    就在妖邪陨落的瞬间,他就觉察到了一股澎湃的力量涌现。

    那种力量。

    完全是跟妖邪的阴邪气息对立。

    “浩然正气!”

    黑袍人口中轻吐几个字,面色已经凝重了起来。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晋城知县,竟然蕴养出了少有的浩然正气,而且凭借一股浩然正气,瞬杀一头幽级后期的诡怪,手段的确是强的可怕。

    此人绝不简单,或许有资格跻身进士之列!”

    越是熟读圣贤书的人,能够蕴养的浩然正气就越是强大。

    同样的道理。

    越高的功名在身,也侧面代表着对方正气的强弱,虽然不是绝对的,可也很少会出错。

    根据消息来看。

    聂绪只是一个举人罢了。

    天下间举人不少,但能够蕴养出浩然正气的举人,却是屈指可数。

    然而。

    别说是举人了,就算是贡生,也未必能够凭借胸中浩然正气,直接秒杀一头幽级后期的诡怪。

    所以黑袍人怀疑,对方不止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甚至于有可能到了堪比进士的地步。

    那个层面。

    就算是怨级的诡怪,都有可能被其一击斩杀。

    在不清楚聂绪真正的深浅前,黑袍人不打算冒险挺进。

    “聂绪实力不弱,如果我是武者的话,倒是不惧他的浩然正气,但如今我借用妖邪的力量,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武者,浩然正气于我克制不少。

    看来——得让永生盟的人动手才行了!”

    永生盟在晋城也有强者,其中红衣便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以对方的力量。

    哪怕真是一位蕴养浩然正气的登科进士,也有绝对的力量将之斩杀。

    一个小小聂绪,更是没有抗衡的可能。

    深深的看了衙门书房两眼,黑袍人直接离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