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是个好苗子
    “镇邪阁的话,目的就在于研究妖邪,准确的说,是研究那些低阶的妖邪,也就是诡怪一类的,镇魔狱就是出自他们的手。

    本来镇魔狱应该叫做镇邪狱才是,可因为镇魔狱中还有一些不太强的妖魔,所以干脆叫做镇魔狱了。”

    “封魔阁的话,目的就在于研究妖魔。”

    “至于内务阁,统管潜心阁内的杂务,以及各方面的资源供给。”

    钟宁口中话语不停,说起来没有任何的停顿。

    “能够入内务阁的人,都是对镇魔司或者是潜心阁有重大贡献,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办法再继续做出贡献,所以都会统一入内务阁处理后勤的事务。

    若是没有内务阁支撑,其他地方的研究也很难展开。”

    “镇邪阁跟封魔阁的话,都是需要一些在妖邪上面有所专研的人,才有资格进入里面,你并不在此列。”

    “所以,你真正可以入的,就是武阁了。”

    话落。

    钟宁转身看向沈长青,郑重的说道。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乃武阁长老钟宁,你现在没有入潜心阁,那么一切都可以来得及反悔,可一旦入了潜心阁,除非是被驱逐,否则是不能自主退出。

    在这一点上面,你还得考虑清楚。

    毕竟潜心阁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说话的语气肃穆。

    沈长青不以为然。

    “钟长老说话严重了,我如今入了镇魔司,亦是没有退路可言,那么再入潜心阁,又有什么问题呢?”

    闻言。

    钟宁哑然。

    “你说的倒也是,反正都是差不多,既然入镇魔司了,那再入潜心阁也是无伤大雅。”

    然后。

    他看向沈长青的眼神变得赞许。

    “看待东西豁达,有些时候也能有不少的好处,你现在跟我去内务阁登记一下吧,所有入了潜心阁的人,都要去内务阁登记。”

    说话的时候,钟宁就带着人,向着内务阁而去。

    殿宇坐落。

    他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不多时,就来到了一个恢弘的殿宇面前。

    上书内务阁三个字,基本上就能明白殿宇的来历。

    走了进入。

    沈长青发现,这里跟斩妖堂的布局很是类似,只是没有斩妖堂平时那么多人进出而已。

    “很眼熟吧,斩妖堂的布局都是参照内务阁来的。”

    钟宁仿佛看出了沈长青的想法,笑着解释了一句。

    旋即。

    两人就来到了柜台面前。

    柜台后面坐着的,是一个昏昏欲睡的老者,看起来似乎跟钟宁一般年纪,只是保养的没有对方那么好而已。

    然而。

    在沈长青的感知中,对方的气血一样雄浑,犹如大日般耀眼,根本不容人忽视。

    见到这一幕。

    他心中也是暗暗震惊。

    又是一个气血实力强横的存在。

    要知道。

    这仅仅是身体中藏匿的气血,就到了如此地步,如果真正动起手来,实力定然会更加的可怕。

    对比下。

    沈长青自身虽然气血也一样雄浑,可那是他最大的底蕴了。

    不论是钟宁亦或者柜台后面的老者,都不知活了多少年,要说只有一身气血作为底蕴的话,他是不信的。

    咚咚!

    钟宁敲了下台面,面色不耐烦。

    “谭老鬼别睡了,起来迎客了!”

    顿时。

    老者睁开了稀松的双眼,在看到钟宁后,顿时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又是你,你不好好在你武阁待着,隔三差五来我这干嘛,都说了内务阁每年给的资源就那么多,不要催不要催,你再催老子也生不出多余的资源给你。

    你要是实在憋不住,你就去青楼找两个年轻姑娘耍耍。

    不过你这一大把年纪了,只怕遭不住这份罪,”

    闻言。

    钟宁脸色漆黑如墨。

    如果是平时的话,他倒也没有什么,可现在自己是带着新人来的。

    对方的话。

    无疑让这位武阁长老觉得很没面子。

    “你以为老子愿意来你这破地方啊,老子今天是带人来的,这是东方诏那小子介绍来的人,如今要入我武阁,你给登记一下。”

    “新人?”

    老者脸上的不满消失了许多,目光看向了站在钟宁身边的年轻人。

    只是一眼。

    沈长青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对方给看了个通透。

    身上涌起一些鸡皮疙瘩,好像很不舒服。

    “气血雄浑,肉身体系算是入门了,看着骨龄年纪不大,好苗子啊,日后若是成为镇守使,说不定又是一尊顶尖的强者,他入你武阁可惜了吧!”

    “闭嘴,东方诏那小子都让他入武阁,何时轮到你在这逼逼赖赖。”

    钟宁不满的喝道。

    见此。

    老者也不恼怒,只是摇头失笑。

    “你们啊,都是不死心,人体极限哪有那么容易打破,古往今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盲目的追求未必就是好的。”

    “放你他娘的狗屁。”

    钟宁就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勃然大怒。

    本来他都想直接喷人了,可是想到身边还有新人,又是强行压下了心头怒火。

    “又不是真的没有人能够成功,哼!”

    “那么多年以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考究,再说了,就算是真的有,如今的环境也是不可复制的。”

    说话间。

    老者见到钟宁的脸色越来越差,也不想再刺激对方。

    “算了。”

    “你们要坚持就坚持吧,也许真让你们找到方法那也不一定,如果真的找到可以打破武者极限的办法,那会是人族的福音。

    妖邪肆虐这么多年,也该有些东西制衡一下了。”

    老者摇摇头,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旋即。

    视线重新落在了沈长青的身上。

    “出示一下身份令牌给我。”

    “请过目。”

    沈长青取出身份令牌,然后递了过去。

    接过令牌。

    老者看向上面的信息。

    “地阶除魔使,沈长青——”

    名字很陌生。

    但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取出一个空白的玉质令牌,然后在上面篆刻了几个字。

    地阶除魔使。

    沈长青。

    跟身份令牌一样的文字,可不同的是,在镇魔司三个字右下方,加多了三个小字:潜心阁。

    紧接着。

    老者又是取来一个本子,正在上面记录着什么。

    良久后。

    他把玉质令牌交给了沈长青。

    “你在上面滴血,那么令牌就算被彻底认主了,往后就算是令牌遗失不见,你也能凭借彼此的联系找到丢失的令牌。

    如果令牌找不回来的话,你也不用过于担心。

    因为令牌在离开你一个时辰,失去血脉感应后,就会自动的销毁。”

    滴血认主!

    老者的话,让沈长青险些以为自己来到了某个仙侠的世界。

    没有迟疑。

    他取出冷月刀,在自己的手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

    紧接着。

    不等伤口自动愈合,就强行不出来一滴鲜血。

    鲜血滴出,落在了玉质令牌上面。

    顿时。

    鲜血跟玉质令牌相融,本来白色的令牌,悄然间渲染上了碧绿的颜色。

    然后老者又取出一个玉牌,上面刻着沈长青的名字。

    “你在滴一滴鲜血来这里,作为你的气息记录,防止日后有人冒充于你。”

    “好。”

    沈长青没有办法,只能再把愈合的伤口划开。

    同样一滴鲜血滴入。

    老者满意的点了下头,把那枚玉牌收了起来,然后说道。

    “玉质令牌是你日后在镇魔司新的身份令牌,原有的身份令牌你可以废弃不用了,不过身份令牌终究重要的东西,不能任意遗弃。

    你可以把令牌交到内务阁,自然会有人帮你处理。

    而且身份令牌交到内务阁以后,后续再有因为这个身份令牌而引起的麻烦,也再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劳烦前辈了。”

    “小事。”

    老者淡淡笑道,紧接着拿出东西,书写了一张凭证,然后盖上了内务阁特有的印章,也是递到了沈长青的面前。

    “这是身份令牌回收凭证,你可以收好,一般这玩意没什么用处,只是日后万一有什么纠纷,可能会用到而已。”

    “多谢了。”

    沈长青看了眼凭证的内容,随后就是收了起来。

    内容没有什么出奇的,就是说明原有的身份令牌,已经提交到了内务阁而已,余下的就是一个盖章了。

    印章跟他见过的大秦印章有些不同。

    而且印章鲜红如血,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印尼。

    “已经登记完了,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内务阁找我,老夫叫做谭天机,是这内务阁的长老,你叫我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像那钟老鬼那样没礼貌就行。”

    老者,也既是谭天机笑道。

    闻言。

    钟宁脸色难看。

    “我武阁的人,还用得着来找你内务阁的人帮忙,你怕不是没睡醒吧,既然登记完了那就没事了,别一天到晚废话那么多。”

    说完。

    他看向沈长青。

    “登记在册,你今日起就算是我武阁的人了,有些事情等回到武阁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说,走吧。”

    “额,谭长老告辞。”

    “慢走。”

    谭天机一笑。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重新坐回了原位上,神色有些古怪。

    “的确是个好苗子,多少年没有像他这样,能够在这样的年纪,就正式跨入肉身体系了,只可惜武道有限,纵然是天赋再高,也是后继无力了。”

    呢喃自语了一番,他摇头苦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