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七十章 出事了
    “第五层玉璧中,蕴含了不知多少宗师的真意,那些真意有强有弱,你神念入其中,就是跟他人的真意搏杀,若是能胜,便可以汲取真意力量蕴养自身。

    但玉璧终究也是外物,没有办法让一个宗师晋升精神体系巅峰。

    等到了一定程度后,你自身若是进无可进,就要外出历练,这也是为什么武阁内宗师有一些,但真正留在这里的人不多的原因。”

    钟宁沉声说道。

    如果是其他人,他不会说那么多。

    沈长青好说歹说,也是自己亲自带进来的,同时对方的天赋也的确是不错。

    如果能够维持这个天赋走到最后的话。

    那么也是有那么几分概率,可以打破人体极限,跻身到另外一个层面。

    听到钟宁的话,沈长青恍然。

    “这么说来,密室就等于是精神体系刚刚入门用的,玉璧的话,却是精神体系在真意显化以后才要使用,两者都算是奠基的宝物。

    只是能否跻身巅峰,最终却是看个人。”

    “不错。”

    钟宁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如果精神体系巅峰的宗师,真的那么容易造就的话,天下间这个层面的强者,也就不会那么的稀少了。”

    “天下间到这个层面的强者,具体有多少?”

    “其他地方我不是很清楚,就我们大秦的话,应该就只有几个阁主,算是精神体系巅峰的吧。”

    “镇守使呢?”

    “镇守使走的路,跟我们不一样。”

    钟宁摇了摇头,旋即神色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你好像对镇守使很有兴趣,不过也是,镇守使的名声在大秦响亮的很,那也是真正护卫大秦的强者,等你到了精神体系第二境的事实,再行考虑这个事情吧。

    现在的你,还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

    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

    见此。

    沈长青也不好追问什么。

    不论是东方诏,还是眼前的钟宁,对于什么是镇守使都是持保密的态度。

    对方越是神秘。

    他心中就越是好奇。

    但是钟宁不说,自己也没有办法去追问那么多。

    旋即。

    沈长青从怀中取出两枚淡金色的镇魔币,。

    在看到镇魔币的瞬间,钟宁直接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眼神放着光,都差点动手去抢了。

    可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强行压下了这个冲动。

    轻咳了下。

    这位武阁长老脸上挤出热情的笑容。

    “你是打算继续用密室吗?”

    “听钟长老说的,一百功勋可以使用密室三天对吧?”

    “没错没错,你给两百功勋,就可以直接使用密室六天了。”

    钟宁飞快的回答。

    等看到沈长青把镇魔币递到面前的时候,他以迅雷之势,直接就把两枚镇魔币给收走了。

    速度之快。

    沈长青都险些没有看清动作。

    收好镇魔币。

    钟宁咳嗽了下,看着他正色说道:“你现在进去吧,时间到了我会通知你出来的。”

    “有劳了。”

    沈长青点了点头,就要回转密室的时候。

    突然间。

    钟宁叫住了他。

    “等等。”

    “钟长老有什么事?”

    “你这次用右手十三号密室,那个密室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了,内里堆积的灵气相对于其他密室来说会强大许多。”

    “额,多谢长老指点!”

    沈长青拱手致谢,然后就按照钟宁的指示,打开了十三号密室的石门。

    果不其然。

    在石门裂开一小条缝隙的时候,就有大量的灵气汹涌而来。

    那股灵气。

    甚至要冲击的石门重新闭合。

    见此,他用力推开石门,不等内里灵气泄露多少的时候,直接闪身进去,石门轰然关闭。

    在沈长青进去的时候。

    钟宁取出怀中的两枚镇魔币,脸上笑容不减。

    “啧,两百功勋,这小子还是个有钱的主啊,不过也是,能够自己买的起悟道茶,也不像是缺钱的人,他要是有钱到能把密室一直包起来,那就舒服了。”

    两百功勋到手,让他心情很是不错。

    不过。

    钟宁也明白,对方能拿出两百功勋已是奇迹,想要给出更多的话,已经没什么可能了。

    两枚镇魔币放好,他重新躺了回去。

    ——

    清晨雨水过后,坑洼的路面上有不少积水,此时快马疾驰,溅起了大量的污水。

    “驾!”

    “驾!!”

    一人身上染血,一手拉着缰绳,一手不断的抽打胯下马匹,驱使马匹狂奔不止。

    不多时。

    一座雄伟的城池,已经是遥遥在望。

    突然间。

    胯下马匹前脚一软,整匹马都是摔倒在地,马背上的人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从马背上摔落了下来。

    刚刚落地。

    他就熟练的翻身起来,不顾身上的泥泞,发足向着城池方向狂奔。

    因为宵禁的缘故。

    国都入夜后都是封锁城门,直到清晨时分,才会重新开启城门,容许百姓出入。

    此时。

    城门尚未开启,城外已经有不少百姓聚集,或是推着木车,或是背着箩筐,上面都是堆满了东西。

    这些人都是附近的百姓,只为了每天入城贩卖东西,以此换取生活所需。

    “让一让,所有人都让一让!”

    大声的吼叫,从身后传来,不少百姓回头,只见一人浑身混杂泥泞鲜血,向着这边狂奔而来。

    这一幕。

    让不少人都是本能的退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那人站在城门,抬头看着城墙上方的守军,嘶声力竭大喊。

    “我乃洛安府飞凤军偏将,有要事禀告陛下,速速开门!”

    声音震动城门四野。

    城墙上的守军,也是第一时间被惊动。

    很快。

    就有一个将领模样的人,从城墙俯身往下看,放声大喝。

    “可有证据!”

    “此乃我的身份令牌!”

    那人从怀中取出一块沾染鲜血的令牌,上面有一只凤凰展翅,好像要从令牌上面飞走一样。

    在见到令牌的瞬间,将领脸色大变,直接大手一挥。

    “开城门!”

    说完。

    他转身匆匆下了城墙。

    城门打开,有大量士兵从里面涌了出来,拦截准备入城的百姓,放那个飞凤军的偏将入内。

    刚入城门甬道。

    就见到刚刚在城墙上的将领迎面而来。

    “我乃守城偏将王虎,还请出示身份令牌!”

    他看着眼前满是血污的人,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但也没有忘记该有的流程。

    刚刚出示身份令牌,只是证明对方是飞凤军的人。

    如今再看。

    则是确认具体身份。

    闻言。

    那人把令牌递了过去。

    王虎接过,就看到令牌上面的内容。

    飞凤军五营偏将——方石。

    见此。

    他重新把身份令牌递还了回去,随后沉声问道:“不知洛安府出了什么事情?”

    “七天前,大周突袭洛安府,五城失守!”

    方石飞快的说完,随后就是向着城内狂奔而去。

    原地。

    只有王虎如遭雷击一般,呆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的脑海中。

    只有刚才方石所说的话语。

    大周突袭洛安府!

    “大周突袭洛安府,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王虎脚步踉跄,他身为军中将领,自然明白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深吸了口气。

    王虎才勉强的平缓了下心神,然后看着周围同样面色震惊的士兵,脸色冷厉下来。

    “这个消息,没有朝廷的允许,谁也不得扩散出去,违者是什么后果,我相信你们很清楚!”

    闻言。

    那几个士兵都是面色慌张。

    “大人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

    “没有听到就最好了,不然,不但祸及自身,就算是家里人也只怕有一些麻烦!”

    王虎冷哼一声,然后回身看向那些被拦截的百姓。

    “放人入城!”

    很快。

    命令传出,那些拦住百姓的士兵退开。

    同时也有人大声喝道:“不要拥挤,每个人出示路引方可入城,谁要敢坏了规矩,少不得要到大牢里面蹲几天!”

    一番话语。

    让那些百姓都是不敢拥挤,而是一个有序的排队,出示自己身上携带的路引。

    另一边。

    王虎则是急匆匆的离去。

    大周突袭洛安府,这件事情太大了,他必须要禀告上去。

    “怎么会这样!”

    “大周向来跟大秦没有什么争端,如今却为何要攻打洛安府!”

    任凭王虎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让大周在这个时候攻打洛安府。

    如果是以往的话。

    他倒是没有太大的担心。

    毕竟大周强大,大秦也是不弱,对方未必能够奈何的了大秦。

    可是。

    眼下正处于蛮族攻打大荒府的时候,大周却来掺和一脚,事情就变得严重许多了。

    “莫非——大周攻打洛安府,是跟蛮族有什么联系?”

    王虎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被自己给吓了一大跳。

    他心中明白。

    如果这事真的跟蛮族有关,那么问题的严重性,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上不少。

    脚下不敢停留,直接消失在了城门处。

    另一边。

    六天时间过去。

    钟宁提醒的声音,让沈长青从闭关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时间过得真快!”

    他微微摇头,六天时间过去,自身都没有注意到时间流逝多少。

    再看识海的时候。

    血色莲花的第二片花瓣的虚影,已是清晰了许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