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们走吧!
    国都。

    镇魔司内。

    沈长青十几天里面,都是留在自己的住所,饿了就磕两枚饱腹丹充饥,精神消耗严重了,就用悟道茶来恢复消耗。

    终于。

    完整的不败金身,以及天武罡气,全部都被推演了出来。

    为此。

    他又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把两门武学书写完毕。

    “百战刀法、不败金身、天武罡气,三门武学卖出去的价格,绝对不止是百万两那么简单了,但具体有多少的话,就得看一下到时候的情况。”

    小亭中,沈长青的面前,放置有三门武学。

    武学封面上。

    也是写着不同的名字。

    不败金身!

    天武神罡!

    百战刀法!

    所谓的天武神罡,其实就是天武罡气。

    只是为了区分跟镇魔司天武罡气的区别,所以他才换了一个类似的名字。

    除了名字不同以外,沈长青也在内容记载上面,更改了一些东西。

    要知道。

    天武罡气前面的内容,只是涉及到先天境界而已,以他现在的境界,修改先天级别的武学,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难度。

    更别说。

    沈长青早就把天武罡气给吃透了。

    有了这样的基础,改起来那更是得心应手。

    所以。

    现在也就有了天武神罡的出现。

    “不过跟天武罡气相比起来,十七层的天武罡气,的确是用天武神罡的名字更合适一些。”

    沈长青淡笑。

    打破极限的天武罡气,早就不是原来的天武罡气可以比拟的了。

    突破到十七层以后,练就出来的罡气,不到宗师境界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破。

    那等罡气。

    的确是有资格称得上神罡。

    本来。

    他是没有打算,卖那么多武学的,只是卖一两门凑齐一些功勋,剩下的武学就留着提交给武阁,来完成每三年一次的考核。

    后来仔细想了想,沈长青却又发现没有保留的必要。

    三年时间。

    足够自己融合出多门武学的了。

    而每三年,只需要提交一门武学给武阁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度。

    消耗杀戮值融合武学,然后自己成功修炼以后,再反手卖出去,赚取一波银两,然后换成自己的修炼资源。

    这样的做法,就是一举两得。

    “其他门派藏着武学,一是担心武学流传,别人会从武学中找出自己的破绽,第二就是不甘心自己苦苦得到的武学,却被他人轻易学到。

    可我却没有这样的顾虑,只要有杀戮值,我能够融合出大量的宗师武学出来。

    甚至是超越宗师的武学,都有可能融合成功。

    与其留着武学在身上发霉,用来换取资源,反而是最好的做法。”

    沈长青端起白玉茶杯,把里面的灵茶一饮而尽。

    有面板在。

    再有足够的杀戮值,宗师武学对他来说,几乎是唾手可得。

    也不用担心有人从武学上面,找到自身的漏洞。

    原先的时候,沈长青还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可是现在,他却是突然间醒悟了过来。

    原来。

    面板还能有这样的作用。

    提升武学,融合武学。

    等到武学不需要了,然后再卖出去,榨取最后一份力量。

    “可惜一门武学只能拍卖一次,若是多卖几个人,还能赚取到更多的银两。”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沈长青就将其驱散。

    按照规矩,同样的一门武学,出售人不能出售第二次。

    同时,如果出售人委托其他人二次出售武学的话,也是一样不允许的。

    一旦消息流传。

    那么购买者,就有资格让出售人全额赔偿,甚至于能够直接告上衙门,让朝廷的人来处理。

    如果出售者是一方势力的话,那么名声就彻底烂掉了。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买到的独门武学烂大街,苦心修炼有成,却被人从中找出破绽,最后命丧黄泉。

    而且。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

    一门武学,一旦出售的次数过多,那么价格就会大幅度的降低,毕竟稀少往往代表的就是价格的高昂。

    对于这些规矩,沈长青也是有过一些了解。

    除此外。

    镇魔司也不会允许,大量武学流传于天下的做法。

    侠以武犯禁。

    如果武学流传出去,到了后面近乎人手一本的程度,那么大秦的秩序就会大乱。

    那时候。

    镇魔司自然会出来清场。

    尽管自身也是镇魔司的人,可沈长青也不认为,自己真这么做了,镇魔司会网开一面。

    不到万不得已。

    绝对不能挑衅镇魔司。

    特别是越深入了解,他越是明白镇魔司的可怕。

    这个机构拥有的实力,不是一个两个宗师能够抗衡的。

    三门武学揣入怀中。

    沈长青起身离去。

    十五天的约定,现在也是差不多到时间了。

    ——

    地阶除魔院。

    计曲早就等候在了那里。

    在院门刚刚敲响的没多久,大门就被打开。

    “沈大人来了。”

    “计兄。”

    沈长青点头。

    计曲说道:“沈大人现在是打算去黑市对吧!”

    “不错,但沈某不清楚,现在黑市的情况如何了?”

    “按照沈大人的要求,我已经提前跟黑市的拍卖场沟通过,如今消息流传出去,江湖中不少门派都是齐聚黑市,为的就是等待拍卖开始。

    也因为大人的名号,拍卖场那边不会事先收取定金,至于正常的佣金,也从百分之五降到了百分之二。”

    计曲如实说道。

    百分之二。

    沈长青暗自点头。

    一百万两,就是给两万两出去,不得不说,拍卖场也是一个暴利的地方。

    计曲看着他的面色,不由解释了一句。

    “沈大人也不多想,拍卖场收取佣金,是因为有很多方面的缘故,比如说消息宣传,又比如说是拍卖时候的安全保障。

    有的时候,你拍卖重要的东西,还能要求拍卖场出手帮忙护送。”

    拍卖场收取佣金,不是白白收取的。

    有需要的时候,拍卖场也会做不少的事情。

    沈长青笑道:“如果是拍卖场出手护送的话,有没有监守自盗的可能?”

    闻言。

    计曲也是一笑,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神色。

    “黑市的拍卖场,正常情况下都是在江湖中有不少名声,也有自己的职业准则,轻易间不会做出砸自己招牌的事情。”

    “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至宝价值连城,让拍卖场都为之心动的话,那就说不准了。

    拍卖场毕竟是黑市中人,虽然会讲究道义,可不会一直都讲究道义。”

    计曲的解释。

    跟沈长青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随后。

    计曲问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沈大人跟我一同前往黑市,要不要做一些简单的易容?”

    “不必了。”

    沈长青直接拒绝。

    “既然是公开拍卖,也就没有什么伪装的必要,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哪一个人敢于见财起意的。”

    不说他是镇魔司的人。

    单单是凭借他的实力,除非是江湖中的顶尖强者出手,否则都没有对付自己的可能。

    但是。

    江湖中那等层面的强者,又岂会为了区区几门寻常的宗师武学出手。

    那等强者。

    按照沈长青的猜想,应该都是为了打破武者极限在努力才是。

    要想让其心动,除非是大日真经或者如来金身这等级别的武学,才有一点点的可能。

    如今再加上镇魔司这层皮,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要是以前。

    没有突破宗师,不了解武者的具体情况的话,他或许还会有一点点担忧。

    可现在。

    沈长青已经明白,宗师就是武者的极限。

    江湖中的强者,顶天了就是一大体系极限而已,有没有双重体系都是极限的强者,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至于凌驾宗师之上的强者。

    也就只有镇魔司的镇守使能够做到。

    如此差距。

    足够让江湖中人,对镇魔司畏如蛇蝎的了。

    计曲说道:“沈大人也的确是没有伪装的必要,不过老朽倒是要简单的易容一下。”

    说完。

    他直接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犹如透明纸张一样的东西,直接覆盖在了脸上。

    一息。

    两息。

    仅仅几个呼吸时间,站在面前的计曲就换了一个陌生的模样。

    紧接着。

    对方有些佝偻的背部挺直,一扫以前的苍老气息。

    再配合现在的外貌,只如同是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根本让人没有联想到一个老者的身上。

    “计兄这一手,让人叹为观止啊!”

    沈长青拍手赞叹。

    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当自己的面使用易容术。

    几息时间,就从一个熟悉的人,变成一个陌生的人,如果不是手掌脖颈等在外面的皮肤,依旧显得苍老的话,几乎是可以说毫无破绽可言。

    计曲淡淡一笑,本来苍老的声音也变得年轻起来。

    “都是些许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在江湖中行走,难免是要隐藏下自己的身份,老朽不同沈大人,只是一个区区的先天武者罢了。”

    说完。

    他又是从怀中取出一瓶东西,紧接着就从瓶中倒出一些液体,涂抹没有被衣服遮挡的皮肤上面。

    在沈长青的视线中。

    只要是对方涂抹过的地方,苍老的皱纹都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就是如同年轻人般细腻的皮肤。

    至此。

    再也看不出计曲一丝一毫的伪装。

    “我们走吧。”

    “请计兄带路。”

    沈长青回过神来,收起了内心的好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