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十章 单方面殴打
    只是一眼。

    江左就被吸引了目光,面色变得呆滞,好像完全沉浸在了女子的美貌中。

    此时。

    花轿中的女子,轻轻招着玉手,巧笑嫣然:“夫君快些过来,妾身等你许久了!”

    闻言。

    江左缓步向着女子走去,脸色愈发呆滞。

    等来到花轿面前的时候,女子伸出玉手,想要拉住江左的手臂,让其进入花轿里面。

    “等你许久了!”

    原本面上的呆滞完全消失,江左一双眼中有寒光迸射,握住刀柄的手一紧,积蓄许久的力量顷刻间就爆发出来。

    长刀出鞘。

    轻吟响彻夜空。

    惊天的一刀斩出,直接落在了女子的身上。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女子花容失色,已是被长刀狠狠的劈中。

    轰!!

    娇躯横飞出去。

    大红花轿在刀光面前,一分两半。

    在江左出手的时候,周围静止不动的人,都是齐刷刷的转头看着他,随后就是杀了过去。

    “来得好!”

    江左怒喝,长刀爆射出无穷刀光,把其中一人拦腰斩断。

    没有鲜血喷涌。

    只有两截尸体倒地。

    很显然。

    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人,而是一种另类的傀儡。

    数个呼吸。

    所有随着花轿出来的人,全部都被斩杀殆尽。

    长刀斜指地面,江左目光看向前方。

    他刚刚那一刀虽然蓄势已久,但是不是真的能斩杀一头煞级诡怪,还是一个问题。

    原本红衣女子倒地的身体,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

    宅院内,一股惊天的阴邪气息爆发出来。

    一个身穿大红衣裳的女子出现,身上本来精致的面容,已经毁坏的不成样子,一道刀痕从她的眉心往下破开,露出了内里青色的皮肤。

    乍然看去。

    就好像是一头妖邪,披着一副好看的皮囊一样。

    但那件皮囊,已经被蛮力毁坏了。

    “那么多女子里面,我才挑选了这样一件钟意的皮囊,没想到却毁在了你的手中,你说我是如何惩戒你好一些!”

    红衣女子本来温软的声音已经不见,变得嘶哑难听。

    再配合已经裂开的皮囊,以及里面露出的青色皮肤,让人更是触目心惊。

    “妖邪乱我大秦,该杀!”

    江左声音冰冷,握住长刀的手又是紧了几分。

    刚刚蓄势一刀,没能斩杀对方。

    那么现在正面交手,也是没有什么胜算可言。

    不过。

    如今想要退走是没有可能的了,既然不能退,那就只有死战一场。

    红衣女子步步逼近,那股阴冷的寒意仿佛是让地上,都结出了冰霜,浓郁至极的阴邪气息,能够瞬间让一个普通人血液凝固而死。

    “你不怕死?”

    “自我入镇魔司的那一天起,早就做好准备了,今日纵然你杀了我,他日也终究会有人为我报仇的!”

    江左冷笑。

    他是怕死,却也不会在妖邪面前怕死。

    任何一个除魔使,都有死在妖邪手中的一天,这一点,江左早就已经明白了。

    在红衣女子逼近到三尺范围的时候。

    他握住长刀的手,猛然间一动,长刀迸射出刺眼的光芒,瞬间划破夜空,向着对方狠狠劈了过去。

    砰——

    长刀停下,一只手掌抓住刀刃,晶莹如玉的皮肤裂开,露出了内里青色的皮肤。

    一股寒霜。

    顺着刀刃蔓延而去。

    瞬间。

    江左便是抽身退后。

    可不等他站稳身形,一股可怕的力量冲击而来,直接轰入了脑海当中。

    那一刻。

    江左身形剧震。

    不可忍受的剧痛从脑海中涌出,让他脸色扭曲,七窍都是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精神攻击!

    跟幽级以及怨级的诡怪相比,煞级诡怪对于精神层面的攻击更强。

    只是一个冲击。

    就让江左失去了大部分的战斗力。

    在他无力倒地,红衣女子靠近的时候,突然间一股炽烈的光芒爆发,周围的所有阴邪气息,都仿佛遇到了什么强大的克星一样,纷纷消融开来。

    紧接着。

    红衣女子惊叫一声,便是往后退去。

    身上披着的皮囊,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现出了内里狰狞的面容。

    “这是——”

    江左勉力抬头看去,只见一人缓步向着这边走来,身上散发出刺眼的金光,把周围的黑暗都给驱散了开来。

    神!

    没由来的,他的脑海中涌出这样的念头。

    但是很快。

    脑海中的刺痛,又是让江左清醒了过来。

    他定眼看去,来人的面容,就是被看的一清二楚。

    “沈,沈长青!”

    “江管事,你没事吧!”

    来到江左的面前,沈长青面色平静,对方如今躺在地上,姿态狼狈,丝毫看不出往日的温文尔雅。

    确定来人身份。

    江左提起的心,终于是放下了一些。

    摇摇头,他挣扎着从地上起来。

    “死不了,那头妖邪实力强横,百分百已经跨入了煞级,而且不是一般的煞级能够比拟,你要多加小心!”

    到了现在。

    江左已经知道,沈长青就是镇魔司派来的援手。

    想到对方原先只是自己手底下的一个小小除魔使,如今自己却是到了需要人家来搭救的地步,他心中也是有种荒唐的感觉。

    然而。

    形势比人强。

    江左也明白,自己的实力,跟沈长青的差距的确是在不断的扩大。

    以自身的状态,跟对方联手对付妖邪,是没有什么可能的了。

    剩下的。

    就只能是靠沈长青自己。

    “小事而已。”

    沈长青一笑,然后转身看向妖邪所在:“江管事在一旁歇着就行,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了。”

    在他对面。

    红衣女子身上披着的皮囊,彻底消失不见,一身青色的皮肤,内里有黑红色的血管凸起,面目狰狞不似常人面孔,让人见了都会心生畏惧。

    “你就是沈长青!”

    “你认识我?”

    沈长青面色惊奇。

    自己见过的妖邪不少,也跟附身的妖邪交谈过,可像现在这样,拥有肉身的妖邪,却是第一次见到。

    煞级诡怪。

    跟其他的诡怪不同。

    这等级别的诡怪,是拥有自己的肉身。

    也就是说。

    煞级诡怪,完全没有必要再附身于其他人,虽然失去了低等阶妖邪无形无质的优势,可拥有肉身后却是更加的强大。

    回顾着脑海中见过的,有关于煞级诡怪的介绍。

    沈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计较。

    红衣女子猩红的眼眸盯着来人,不似常人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露出个冷厉的笑容。

    “捣毁我永生盟的两个据点,你的名字已然是上了我族必杀的名单,若是能够杀了你,相信会有不少的好处。”

    面对威胁。

    沈长青面上也有自认为温和的笑容:“巧了,杀了你,我也有不少的好处。”

    话落。

    他身形直接从原地消失,下一息就是出现在了红衣女子的面前,一拳猛然间打了出去,狂暴的力量撕裂空气。

    轰——

    空气爆炸,形成气流冲击。

    红衣女子猝不及防下,被这股强横的力量,轰的横飞了出去。

    青色皮肤崩裂。

    流出来的血液散发恶臭,让人忍不住作呕。

    “真是难闻的味道!”

    沈长青面上现出嫌弃的神色,可手中的攻势却是不停,一步踏出,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爆射,不等红衣女子身体落下,下一轮的攻击就已经到了。

    轰!

    轰!!

    时而用拳,时而用掌。

    每一击能够打破空气的力量,都是准确无误的轰击在了红衣女子的身上。

    空地中。

    妖邪凄厉不甘的惨叫,在夜空中响彻。

    “他,他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勉强退到一边,打算运功疗伤的江左,看到这一幕后,已是惊掉了下巴。

    自己是跟那头妖邪交过手的。

    妖邪实力有多强,他是非常的清楚。

    煞级!

    而且不是一般的煞级!

    毕竟能够挡住他蓄势已久的一刀,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已是可见一斑了。

    就算是一般的宗师。

    在那一刀面前,江左不说将其劈死,也绝对可以把对方打伤。

    可是没用。

    蕴含自己巅峰实力的一刀,只是损坏了对方的皮囊,根本就没有办法造成真正的伤害。

    所以。

    他明白,那头妖邪的实力,绝对不止是初入煞级那么简单。

    可这样强大的妖邪,在沈长青的手中,却是毫无反抗的力量。

    在江左视线中。

    原本气焰嚣张的红衣女子,完全陷入了被单方面殴打的局面,不要说爆发力量反抗了,就算是出手抵挡都是没有办法。

    而且,还是凌空暴打的那种,落都没有落下来的那种。

    这一幕。

    让他感到了深深的震惊。

    砰——

    “这就是煞级诡怪的实力吗?”

    砰!砰!

    又是一掌印出,打的对方青色皮肤炸裂。

    “吼——”

    红衣女子愤怒不甘的吼叫,在夜空中不断的响起。

    砰!

    砰!!

    殴打中,吼叫的声音,渐渐衰落了下去。

    最后。

    蕴含全部大日真气的一掌落下,沈长青身形飘然退开。

    被暴打许久的红衣女子,那残破不堪的身体也终于是落了下来。

    青色皮肤此事完全裂开,恶臭难闻的血液流淌不止,她从地上挣扎站起,怨恨的神色死死盯着沈长青。

    “你——”

    不等她说完,一股可怕力量从身体内部涌起。

    轰!!

    身体炸裂,血肉横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