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十八章 有一些交情
    妖邪祸乱。

    自己正好趁此机会斩杀妖邪。

    再加上这是国都的范围,真有什么强大妖魔的话,国都这边也能第一时间施以援手。

    做出决断。

    沈长青立刻就向着斩妖堂而去。

    能有任务发布的话,那去斩妖堂接取一些任务,那就最好了。

    毕竟任务有功勋奖励。

    比单一斩杀妖邪,以此来兑换功勋,要赚多一倍不止。

    地阶分殿。

    沈长青出示了下自己的任务令牌后,便是直入正题。

    “现在有没有什么国都附近的任务?”

    “国都附近的任务?”

    那人闻言,略微沉吟了下,就找出记载任务的本子,递到沈长青的面前。

    “所有任务都在这里了,你可以看一下。”

    “好。”

    沈长青点头,接过本子认真翻看。

    这上面记载的任务,基本上都是最新的。

    当然。

    镇魔司不可能真的做到同步更新,可几乎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出入。

    在沈长青翻看任务的时候,那人接着说道:“国都附近近来妖邪不少,但前几天青云书院的大儒出手,剿灭了不少煞级诡怪。

    到现在为止,国都附近的煞级诡怪,已是没有什么剩下了。

    而煞级以下妖邪的话,那是黄阶以及玄阶除魔使的范畴,不在地阶的行列里面。”

    闻言。

    沈长青心中无语。

    对于陈舒前几天出手清缴妖魔,他还没有什么感触。

    现在才发现。

    对方是在抢自己的饭碗。

    妖邪都被对方杀干净了,那自己去哪里杀妖邪?

    以地阶除魔使的身份,沈长青知道,他是没有办法接取地阶以下的任务。

    毕竟。

    镇魔司黄阶以及玄阶除魔使不少。

    那些妖邪,都是留给这两个阶段的除魔使去处理。

    目的也很简单。

    就在于历练二字上面。

    要想培养出强大的除魔使,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妖邪,给那些除魔使去历练。

    否则。

    空有境界在身,没有任何对付妖邪的经验,那也是不行的。

    因此什么阶段的除魔使,对付什么阶段的妖邪。

    当然。

    如果是不以接取任务为目的的话,那杀多杀少都是随便你自己。

    认真翻看了一下以后,沈长青最终还是放弃了在斩妖堂接取任务的打算。

    把东西递回去,他就离开了斩妖堂。

    ——

    议事大殿。

    东方诏除却必要时候去一下朝会以外,剩余的时间,几乎都是留在这里坐镇一方。

    “沈除魔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看着下方的沈长青,这位镇守使声音平静。

    闻言。

    沈长青躬身一礼:“见过东方镇守,在下这次前来,是希望得到一些国都范围内的妖邪信息,近来妖邪祸乱,不少百姓都惨死妖邪手中。

    在下身为秦人,断然不能袖手旁观。

    不诛杀妖邪,难以平复心中怒火。”

    “沈除魔能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

    东方诏面露赞许,然后又是沉吟了下。

    “国都范围内的妖邪,如今大多都已经被斩杀,暂时倒是没有什么残余的妖邪,可以留给你处理,倒是国都以外,反而有不少妖邪肆虐。

    特别是大荒府,三大镇魔司的镇守使齐出,才勉强压得住大荒府的妖邪祸乱。

    你若是有想法的话,可以前往大荒府支援一二。”

    身为大儒。

    陈舒的杀性是一点都不小。

    一天时间。

    那些停留的煞级诡怪,几乎被清理了个干净。

    剩余的一些漏网之鱼,也都被镇魔司的人处理掉。

    可以说。

    妖邪祸乱持续没有多久,就被全面镇压了下去。

    国都不比其他地方,是绝对不能任由妖邪肆虐的,全力镇压在所难免。

    大荒府!

    沈长青心中一怔。

    他倒是暂时没有离开国都的意思。

    可是。

    如果国都范围内,真的没有什么妖邪留给自己的话,那么离开前往大荒府倒也可以。

    “那倒也行。”

    “嗯,大荒府如今在跟蛮族全面交战,你若是过去,也能多给一分助力。”

    东方诏点头。

    换做正常的情况下,他早就调动沈长青去大荒府了。

    只是对方入了潜心阁,这才没有轻易下令而已。

    潜心阁的人。

    跟寻常除魔使不一样。

    除非是真到了紧急的时候,不然镇魔司对于潜心阁,不会有太大的约束。

    在这时。

    一个人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卫兰见过东方镇守!”

    卫兰!

    沈长青听到名字,侧头看向来人,眼神有些许变化。

    眼前的人肤若凝脂,五官精致貌美,本该是大家闺秀才是,可配合一身劲装,以及齐肩短发,反而不见半分柔弱,倒是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镇魔司中,大多都是男人。

    女性的除魔使,反而是比较稀少。

    像对方这样貌美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

    沈长青看着对方的时候,也只是心中欣赏一下,没有多余的想法,

    “你来得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武阁的地阶除魔使沈长青,这位则是天部除魔院管事卫兰。”

    东方诏给两人互相介绍。

    “见过卫管事!”

    沈长青拱手。

    天部除魔院的管事,可不是一般除魔院的管事可以比拟的。

    尽管说,四大除魔院,好像没有什么高低上下的区分。

    可实际上。

    天地玄黄,四大除魔院,是以黄部除魔院最弱。

    所以黄部除魔院的管事,也是最弱的。

    除了黄部除魔院以外,其他三大除魔院的管事,都是地阶除魔使。

    这些事。

    在镇魔司中不是什么隐秘,他也是清楚的很。

    卫兰能够成为天部除魔院的管事,那么实力就可见一斑了。

    “见过沈除魔!”

    卫兰也是点头回应,在看向沈长青的时候,眼中掠过一抹好奇。

    但很快。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脸色顿时变得严肃。

    “东方镇守,我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禀告!”

    “何事?”

    “根据消息传来,三天前小丘山发生一场大战,坐镇小丘山的两个地阶除魔使,全部陨落,那些镇守的士卒也是一个都没有存活。

    现场探查结果发现,那里有浓郁的阴邪气息残留。

    我怀疑,那是有妖邪突袭小丘山所致。”

    小丘山?

    沈长青面色茫然,他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

    可是东方诏却是勃然色变。

    “小丘山!”

    他可是清楚,小丘山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

    对于天灾。

    哪怕是镇守使,都是极为忌惮的。

    瞬间。

    东方诏就想到了很多的东西:“难不成他们这次突袭国都,就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然后借此机会攻打小丘山,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莫非是想要拉拢那头天灾!”

    “不对——”

    这个念头刚刚涌起,他就直接打消了。

    小丘山跟国都相距甚远。

    妖邪祸乱国都,跟小丘山的关系不大。

    可是。

    妖邪攻打小丘山的目的,也就是真的是为了拉拢那头天灾了。

    “看来是妖邪想要拉拢那头天灾了!”

    东方诏面色凝重。

    沈长青闻言,顿时就想到了什么:“东方镇守所说的天灾,是不是广源府的那一头天灾?”

    “不错。”

    东方诏颔首。

    “就是你所遇到的那一头天灾,那头天灾所在的位置名为小丘山,为了避免天灾壮大,镇魔司一直都是派人守在那里,防止有人进入里面。

    天灾也算是妖邪一族,如果吞噬的生灵越多,实力也会突飞猛进。

    只是没想到,妖邪一族为了拉拢天灾,竟然出手如此大的手笔,此事有些麻烦了!”

    “拉拢?”

    “天灾虽然算是妖邪一族,但跟其他妖邪不同,有的天灾处于中立,未必就会跟妖邪联手,所以妖邪此举大概率是想要拉拢小丘山的那头天灾,以此壮大自己的实力。”

    对于沈长青的疑惑,东方诏解释了一句。

    说完。

    他顿了顿,眉宇间有些肃穆。

    “现在镇守小丘山的人死了,小丘山内的天灾,可就有些说不准,是否已经倒向妖邪阵营了!”

    东方诏几乎可以预想到。

    如果小丘山的天灾,成功倒向妖邪一族的话,究竟会有多么大的麻烦。

    一头天灾。

    特别是以一头在中原腹地的天灾,如果成长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而能够让天灾成长的办法,简直不要太多。

    最简单的。

    就是以生灵血肉供养。

    如果天灾跟妖邪一族合作的话,那么妖邪一方只要提供大量的生灵血肉,就能让那头天灾成长。

    届时。

    那头天灾的威胁,比一头妖魔都要来得可怕。

    妖魔虽强,可好歹还能杀死。

    天灾不但强,而且是杀也杀不死,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自从上次周元正一人独自前往小丘山,想要斩杀天灾失败以后,东方诏就暂时熄灭了斩杀天灾的念头。

    也许真有别的手段,可以抹杀天灾。

    可如今镇魔司没有掌握,那就等同于对付不了。

    场面,已是寂静了下来。

    东方诏眉头紧皱,不知在思考什么事情,下方的卫兰,在汇报以后也是闭口不言。

    沈长青站在那里,走也不是,说话也不是。

    片刻。

    东方诏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视线看向下方的沈长青。

    “沈除魔,我记得你跟那头天灾,有一些交情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