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二十三章 疯狂
    莫子晋此时的神色,重新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沈长青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对方还有别的话要说。

    这一次来到小丘山,所发生的事情,都让沈长青感到意外。

    莫子晋现在的状态。

    显然是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前提是。

    对方不会再如同前面一样失控。

    不失控,一切都好说,但要是失控的话,那就麻烦了。

    对于沈长青内心的想法,莫子晋没有在意,他回过身来,神色平静。

    “沈兄可愿意听我说一些故事?”

    “愿闻其详。”

    沈长青点头。

    莫子晋踱步来到大堂中间,看着上方悬挂的字画,声音缓缓传出。

    “我出身于一个屠户家中,虽然算不上什么大门大户,但家中也算是有些银钱,而我自幼便是喜欢读书,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考取功名,他日榜上有名,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而且那时候恰逢妖邪乱世,人命如草芥,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葬身于妖邪腹中。

    读书人蕴养浩然正气,不惧妖邪侵害,这也是我读书的另外一个原因。”

    在那个年代里面。

    妖邪祸乱,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生存的余地。

    从话语中,沈长青也能听出普通人面对妖邪的绝望。

    “可惜,我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子,数年寒窗苦读,最后却是屡考不中,为此家父便希望我弃文从武,后来再是悬壶济世,但我都没能做到。”

    莫子晋面色平静,眼中有回忆的神情。

    “如果只是一事无成的话,那倒也还好,大不了日后我继承家中屠户的工作,也能维持生计,不至于沦落到凄惨的境地,然而,还是那一句话,若是一切平安,那么便是好的。

    可若是有妖邪灾祸,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那一年,我记得好像是大秦一百三十二年吧——”

    莫子晋眼神回忆,思绪已然是飘了很远。

    他的面色。

    在烛火的映射下,变得阴晴不定。

    大秦一百三十二年!

    沈长青想到自己在藏书阁看到的记载,此时听闻对方的话后,便是忍不住插了一下嘴。

    “大秦一百三十二年,有妖邪祸乱广源府。”

    “不错,大秦一百三十二年,有妖邪祸乱广源府,那一年,原本平静的广源府,陷入了彻底的动乱之中,到处都是死人。”

    莫子晋面上现出一分恐惧,好像是回到了当初一样。

    沈长青轻声说道:“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是啊,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莫子晋自嘲一笑:“沈兄果然文采斐然,形容的真是贴切。”

    “妖邪祸乱,纵然是朝廷大力出手,也没有办法完全缓解,我们普通人更是随波逐流,逃离家乡,想要离开广源府,前往别的地方避难,但没等我们离开广源府的时候,我们就遭遇到了妖邪伏击!”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妖邪,也是那时候最后一次见到妖邪,数百人里面,有不认识的路人,也有相熟的朋友,以及我的父母,全部都丧生在了妖邪手中,浑身精血被吸干,如同一具具风化已久的干尸一样。

    我本该也丧生在妖邪口中,可我爹在临死前,却是舍身饲妖邪,让我得以逃出生天。”

    莫子晋眼神空洞,口中兀自轻声开口,说出所经历过的事情。

    此刻的他。

    在谈及妖邪的时候,面上会现出恐惧、仇恨。

    这个时候。

    对方不是让人谈之色变的天灾,反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一样,对妖邪会有愤恨,也会有畏惧。

    “那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离这个鬼地方,甚至于我都不敢生出报仇的念头,因为我害怕、恐惧,妖邪在我看来便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然而,我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凭借一双赤脚,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莫子晋自嘲一笑。

    “没多久,因为死的太人多了,广源府就有瘟疫盛行,我一个不慎,也被感染了瘟疫,就在我即将离开广源府的时候,却被朝廷的人拦下来了,用他们的话说,感染瘟疫的人,不能离开广源府。”

    “后来,我跟其他感染瘟疫的人一样,全部都被驱赶了回去,封门锁城,所有感染瘟疫的人,全部都不能离开城池,因为城池外面有朝廷的大军驻扎,任何敢于逃出去的人,都会被乱箭射杀。

    很难想象吧,我们信奉尊敬的朝廷,最后却成了屠杀我们的刽子手。”

    莫子晋说话的时候,神色有些扭曲,眼中恨意比谈及妖邪更甚。

    他恨。

    恨屠戮自己父母的妖邪,也恨充当刽子手的朝廷。

    闻言。

    沈长青沉默了下来。

    对方的话,他无从反驳。

    如果换做自己是莫子晋的话,那个时候,也会对朝廷产生极大的恨意。

    此时,莫子晋顿了下,他侧头看向沈长青。

    “如果是沈兄的话,放在我的位置,会恨朝廷吗?”

    “会!”

    沈长青没有犹豫,直接给出了回答。

    得到答案。

    莫子晋一笑:“沈兄跟我果然是同道中人,是啊,在那种时候,谁又不恨朝廷呢?”

    “城门封锁,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离开,城中亦是没有食物,有的人饿极了,便是吃地上的尸体,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因为瘟疫发作,亦或者是饥饿致死,那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为了能够活命,任何能吃不能吃的东西,我都强行塞进去,只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希望朝廷能够找到解决瘟疫的办法,解救我们。”

    “可是——”

    “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人去管我们的死活,城中白骨遍地,活着的人便是在城中挣扎,易子相食亦是等闲,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办法拯救其他人,也没有半分拯救自己。

    死于瘟疫中,我纵然不甘,却也认命。

    但是,我却恨,恨妖邪的残暴,恨朝廷的残忍,或许沈兄你会说,隔绝瘟疫,是为了不要让更多的百姓感染死去。”

    “然而,我不是圣人,我没有办法那么大公无私,我亦没有办法做到舍弃自己的生命,也要去为他人着想,我本以为在我带着恨意死去的时候,我以为一切都会彻底消失。”

    莫子晋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沈长青却是认真的倾听。

    他知道,接下来莫子晋要说的,就是自己如何成为天灾的事情。

    对于天灾如何的形成。

    说实话,沈长青也是好奇的很。

    莫子晋说道:“死去以后,意识全无,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冥冥中我的耳边传来很多凄厉不甘的哀嚎,一如当初城中众人绝望死去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

    我听到了父母的哀嚎,也听到了其他人的惨叫。

    那一刻,我突然间明白,他们是不甘,不甘就这么的死去,渐渐的,那些不甘死去的人,化为一股力量让我从虚无中重新醒来,然后便是在小丘山中重新出世。”

    “可在我出世的时候,兴许是力量消耗严重,又兴许是别的原因,我脑海中的记忆消退的严重,很多东西都是没有半分再重新想起来,直到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记忆才一点点的修复。”

    话说到这里。

    沈长青已经有点明白,天灾究竟是怎样形成的了。

    也许。

    这就是众生不甘的怨念。

    根据他所知道的事情,天灾的每一次出现,都是先有重大的灾祸,然后大量的百姓死去,然后有会有天灾的出现。

    再结合莫子晋的话。

    那就可以看得出来。

    天灾的出现,是因为那些死于灾祸中的百姓心中,存在不甘的意念,这些怨念交织在一起,使得天灾诞生。

    眼前的莫子晋,或许不是单纯的莫子晋那么简单,对方身上,很有可能是一个众生的结合体。

    “我后来明白,我能活过来,不是因为我运气好,而是他们挑选了我,他们恨这个污秽的世界,恨妖邪的残暴,恨朝廷的冷漠,恨诸般的不公,他们不甘心就这样彻底死去。

    所以,他们把身上的力量都给了我,希望我能够建造一个没有任何妖邪,任何灾厄,没有任何不公的世界!”

    莫子晋神色有些疯狂。

    在他看来,自己的重生,是携带有使命的。

    那就是打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没有妖邪,没有一切灾厄,没有任何不公的世界。

    听到这句话。

    再看到对方那癫狂的神色,沈长青心中一突。

    “莫兄——”

    “沈兄,你来这里的目的,其实我也能够猜出一些,小丘山外面,一直都有朝廷的人在守着,你能来这里,相信你也是朝廷的人,前段时间有妖邪来此,想要劝说拉拢于我。

    但我又岂会跟妖邪同流合污,所以来此的妖邪,都被我给全部灭杀,而朝廷想要拉拢于我,同样是奢望。

    沈兄代表朝廷而来,我本不该有任何的犹豫,毕竟在我等看来,不论是妖邪也好,亦或是朝廷也罢,都是一丘之貉,死不足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