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二十九章 镇守使的由来
    王慕白给到的感觉,跟其他妖魔完全不同。

    沈长青有种感觉。

    对方已经是看透了自己的底细。

    东方诏神色不变,侧头说道:“他是封魔塔中最强大的妖魔,所以被关押在了封魔塔第八层,而在封魔塔第九层,关押的就是妖圣的残躯,妖圣残躯事关重大,我也就不带你上去了。”

    突如其来的话,让沈长青愣神一下。

    下一息,才回过神来。

    “你跟我下来吧!”

    东方诏突然间转身离去。

    沈长青也只好跟着离开。

    在他们两人离开以后,第八层就只有王慕白存在于那里。

    “气血充盈!”

    “看着骨龄年纪也不大,人族中倒是真的出现一些惊世奇才了,不错不错!”

    他面上有淡淡笑容,就好像是在真心为了人族感到高兴一样。

    紧接着。

    王慕白笑容又是收敛了一些。

    “这封魔塔待了两百多年,也是有些腻了,看来也是时候找寻个机会离开才行。”

    声音低沉了下去。

    到得后面。

    再也没有任何声响存在。

    另一边。

    东方诏却是带着沈长青,重新回到了封魔塔第一层。

    “东方镇守带我来这里,莫非是跟成为镇守使,有什么关联吗?”

    此刻,沈长青已经完全压制不住内心的疑惑,忍不住出声问道。

    来了一趟封魔塔,见识到了诸多妖魔。

    然后呢。

    又能跟镇守使有什么联系?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诏身上升起一股可怖的气息,黑色的气体从他身上弥漫而出,原本温文尔雅的气质,如今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股让人心悸的冰冷。

    “妖人!”

    在看到对方的变化后,沈长青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可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眼前的东方诏跟妖人有很大的区别。

    其中。

    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对方身上,没有那股阴邪气息。

    哪怕那股散发出来的气息依旧冰冷,可跟阴邪气息又有很大的不同。

    除此外。

    东方诏身上虽然有黑色气息萦绕,但也没有如同妖人一样,完全舍弃人身,化为一个不人不妖的怪物。

    “这就是镇守使的力量!”

    他摊开双手,在感受自身力量的强大,也好像是在向沈长青展示镇守使的强大。

    瞬息间。

    狂风于封魔塔第一层中汹涌而起。

    沈长青被那股力量逼得连连后退,不由自主的调动身体中的力量来抵挡。

    直到被逼退到封魔塔靠近入口的位置,他才止住了后退的步伐,再看向东方诏的时候,眼中已经是被震惊的神色占据。

    好强!

    沈长青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强的了。

    镇魔司中,所有除魔使里面,能跟他抗衡的人,估计没有几个。

    至于镇守使的话。

    因为没有真正见识过镇守使的力量,所以一直没有办法给到一个明确的预估。

    可是。

    以其他人的说法。

    宗师巅峰,就能不弱于一般的镇守使。

    所以在沈长青想来,哪怕一般的镇守使强大,可能也会强大的有限。

    然而。

    直到现在,东方诏完美展现自己力量的时候,他才忽然间明白过来。

    原来——

    以自身如今的实力,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只是蝼蚁罢了。

    那股狂风呼啸的力量当中,沈长青只觉得自己如同一叶扁舟一样,随时都会覆灭在惊涛骇浪之中。

    狂风骤雨!

    摧枯拉朽!

    往日里所有的自信,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东方诏双手背负身后,身体被一股可怖的力量托举,直接凌空悬浮,赤红色的双眸中,有血光隐现。

    “你不是一直好奇,什么才是镇守使吗?”

    “我现在告诉你,这就是镇守使!”

    “妖邪一族中,妖魔能够凌驾于普通人族之上,是因为妖魔掌握有魔血跟魔元,那是一种完全凌驾于人族之上的力量,是以现阶段的真气以及宗师气血,完全没有办法抵挡的力量。

    镇守使就是在人族的基础上,进一步蜕变,从而拥有比肩妖魔的力量。”

    声音恢弘浩大。

    伴随着东方诏话语的响起,沈长青只感到心神剧震。

    同一时间。

    封魔塔内,绝大部分的妖魔,都是噤若寒蝉,身体龟缩在牢笼里面,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那股散发出来的力量,纵然是妖魔都感到畏惧。

    第八层。

    王慕白睁开眼眸,一抹怪异的神色一闪即逝。

    “倒是我低估他了,这般力量,的确是让人震惊啊!”

    ——

    封魔塔第一层。

    东方诏已然是收敛了身上的气息,所有肆虐的狂风,突兀的消失,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赤红的双眸,也是重新恢复正常。

    身体从半空中飘然落下,站在了沈长青的面前。

    “如何,可曾感受到镇守使的力量?”

    “感受到了!”

    沈长青叹服。

    对方展现出来的力量,让自己连反抗的心都升不起来。

    这样的差距。

    他感觉就算是大日金身突破到圆满的境地,也不可能掌握的了这种级别的力量。

    东方诏面色平淡:“如何成为镇守使,一直以来都是镇魔司的秘密,你如今已是宗师后期武者,却也有资格成为镇守使,我可以告诉你如何成为镇守使,但具体的抉择,就看你自己了。”

    “愿闻其详。”

    沈长青面色也是平静,但内心隐隐间有些激动。

    无他。

    自己一直以来都好奇的镇守使秘密,总算是有机会知晓了。

    东方诏说道:“大秦三十一年,也就是三百五十年前,日月无光,天有陨星坠落,又有流火伴随,同日便有妖魔诡怪乱世,祸乱世间,引得天下动荡。”

    “大秦为了对付妖邪,便是收集天下能人异士,建立了镇魔司。”

    “但是——那时候镇魔司中的强者,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哪怕是有宗师巅峰的强者坐镇,也始终没有办法跟高等阶的妖魔相抗衡,面对妖邪的攻势,大秦可谓是节节败退。

    不知多少百姓,死伤在了那持续多年的战争中。

    如今大秦各地的天灾,大多都是那个时候所形成的。”

    东方诏说话的声音平缓,可沈长青却能从中听出,那一段岁月大秦的黑暗。

    他默不作声。

    听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眼看大秦即将分崩离析的时候,镇魔司中有人突发奇想,既然妖邪一族中,妖魔的力量完全凌驾于人族之上,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窃取妖魔的力量,从而去对付妖魔呢?”

    “窃取妖魔的力量,去对付妖魔!”沈长青脸色一变,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仅仅是一个瞬间。

    他就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而且。

    这个提议,明显是成功了的。

    否则的话,大秦不会如同现在这样的安稳。

    “当时有人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很多人都为之震惊,在他们看来,妖魔跟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又如何能够窃取妖魔的力量?”

    “但既然都已经有人提出来了,那时候的镇魔司,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开始研究如何才能窃取到妖魔身上的力量,很快,就有人提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妖魔的力量,来源于妖魔的肉身,若是我们能够移植妖魔的肉身,是否就能掌握妖魔的力量!”

    “这个事情出来以后,镇魔司的强者,开始去捕捉妖魔,要知道,妖魔是完全凌驾于人族之上,只有宗师巅峰的强者,才有资格跟最弱的妖魔抗衡,为了捕捉妖魔,不知多少宗师陨落。

    付出了许多的代价,镇魔司终于是捕捉到了几头妖魔。”

    捕捉妖魔。

    移植妖魔身躯。

    东方诏目光深邃,声音也渐渐变得低沉起来:“移植妖魔身躯的过程,有一些宗师抵挡不住妖魔力量的侵蚀,继而陷入了妖魔化,所谓的妖魔化,便是类似于永生盟一样的妖人。

    又是牺牲了不少宗师以后,镇魔司的人才明白,能够抗衡妖魔力量侵蚀的,必须要精神体系跨入第二阶段,且肉身体系入门才行。”

    “因为妖魔神魂强大,不到精神体系第二阶段,没有办法承受妖魔神魂的冲击,而肉身体系不入门的话,气血不进一步蜕变,也没有办法抗住魔血的同化。

    两者中,但凡有任何一个扛不住,都有可能陷入妖魔化。”

    “就这样,不少宗师强者,舍弃了自己原来身体的一部分,移植了妖魔的身躯,从而掌握了一部分妖魔的力量,这就是镇守使的由来!”

    “一大批镇守使的出现,让大秦迎来了转机,他们不断的去捕捉妖魔,以此来让镇魔司诞生更多的镇守使,有些时候,为了捕捉强大的妖魔,甚至于要付出不少镇守使的生命。

    可那时没办法的事情,只有捕捉到更强大的妖魔,才有可能出现更强大的镇守使。”

    “就这样,在有镇守使出现以后,大秦开始反攻,一步步的把妖魔攻陷的地盘,给重新占据了回来,妖魔虽强,但大秦也有镇守使,那是大秦对付妖魔的利器!”

    闻言。

    沈长青久久没有言语。

    他在东方诏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对镇守使有了一些猜测,现在对方的话语,无疑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