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三十五章 告状
    一夜时间。

    沈长青都是如同救火队员一样,哪里着火就去哪里帮忙。

    自从他突破宗师后期以来,第一次如此频繁的出手。

    今夜在国都中出现的妖邪,实力大多都不强,基本上是处于怨级层次。

    再怎么说。

    怨级诡怪,也是刚好可以附身在人的身上,不容易被察觉。

    到了煞级以后,那股阴邪气息又过于强大,哪怕是极力的隐藏,也会现出些许端倪。

    因此。

    怨级诡怪,就成为了最好的目标。

    外城的百姓,几乎都是缩在自己的住所里面,听着外面的动静,没有丝毫动弹。

    没办法。

    普通百姓在妖邪面前,那就是待宰的猪羊。

    躲在自己的住所里面,还有可能得以幸免,要是跑出去的话,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

    所有的动静,才算是完全消弭。

    “呼!”

    沈长青轻出了口气,一夜时间不间断的奔波,对他而言消耗也不小。

    幸好那些妖邪实力都不强,基本上都是一刀的货色。

    如果一刀劈不死的话,那就再补多一掌就行。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

    对付怨级诡怪,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这就是碾压性的实力。

    曾几何时。

    沈长青想到自己对付怨级诡怪的时候,还要倾尽全力才行,结果一两年时间过去,再是对付怨级诡怪,已是轻松的很。

    “沈兄。”

    “江兄。”

    沈长青闻声看去,正好见到江左走了过来。

    蓦然间。

    他眼神有些讶异,好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一样。

    “江兄突破宗师境界了?”

    “侥幸明悟真意,算是勉强跨入宗师境界了吧,但是跟沈兄相比,还是差了许多。”

    江左笑道,显然突破宗师以后,他的心情也是不错。

    卡顿在先天极限那么长的时间,要说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后来。

    在丰云村的一战中,江左尽管落败受创,可是在修养伤势期间,回顾前面的一战,却有了不小的收获。

    后来的后来。

    便是武道真意孕育而出,正式跨入了宗师境界。

    沈长青拱手:“恭喜江兄了!”

    江左的突破,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奇怪。

    早在自己认识对方的时候,这位黄部除魔院管事的时候,其就已经是先天外罡境界的强者了,是否位于先天极限,就不得而知。

    眼下数年时间过去。

    晋升宗师,也是合情合理的。

    江左能够坐上管事的位置,天赋实力,都不是一般除魔使可以比拟。

    “哈哈,沈兄客气了。”

    对于恭贺,江左笑容愈发明显。

    旋即。

    他又是面色一正:“我本来刚刚突破,打算巩固一下境界,但现在国都镇魔司中宗师短缺,所以就让我来顶替沈兄,今日的国都内城镇守,由我来就可以了。”

    “没问题。”

    沈长青点头。

    谁接手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样的。

    夜间大肆杀戮了一番妖邪,正好也消息一番,转化为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实际的。

    简单的交接结束后。

    沈长青就飘然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江左不禁摇头感慨:“他的实力是真的越来越强了,昨夜国都肆虐的妖邪,九成是死在他的手中,简直是可怕!”

    哪怕宗师碾压怨级诡怪,也不是真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杀。

    有的怨级顶峰诡怪,力量堪比先天极限。

    纵然是宗师。

    想要对付此等层次的诡怪,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像沈长青这样,秒杀怨级诡怪的手段,简直是骇人听闻,在地阶除魔使中,几乎没有一人能够做到。

    江左可以肯定。

    若是对方愿意的话,可以马上就成为天阶除魔使。

    “算了。”

    “与其想那么多,还是想好怎么守住今夜吧!”

    江左转过目光,看向城中景象,心中也感到了一些压力。

    天色渐明。

    本来热闹的外城,街道上却是没有几个人。

    昨夜的事情,已经让这些百姓感到畏惧。

    如果今夜再来一次的话,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压得住。

    但是——

    压不住,也得强行压。

    既然镇魔司把任务给了自己,那自己也只能是撑住了。

    “希望没有煞级诡怪出现吧!”

    江左摇头叹气。

    以他刚刚突破的实力,要是对付煞级诡怪,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

    不过。

    如果只是欺负欺负怨级诡怪的话,那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

    天色刚亮。

    朝堂上已是吵的不可开交。

    户部尚书陈洛带头,直接就参了镇魔司一本,理由很简单,就是镇魔司滥用职权,屠戮无故百姓。

    “陛下,镇魔司今天能直接把妖邪的名头扣在他人的身上,明日也许就能把妖邪的头衔扣在老臣的头上,后天就能把妖邪头衔扣在其他人头上,届时只怕朝纲大乱,一发不可收拾啊!”

    陈洛声泪俱下,跪倒在地上,不断的控诉镇魔司。

    “想我儿无故遭此灾祸,镇魔司却任何一个解释不给,镇魔司一个小小的除魔使,便敢无法无天,可想而知,镇魔司的其他人,会是如此猖獗!”

    朝堂中。

    只有陈洛的声音,其他人都是眼观鼻,口观心,没有开口插话。

    等到他说完以后。

    古玄机才淡淡开口:“陈尚书先行起来再说。”

    “是!”

    陈洛从地上挣扎起身。

    随后。

    古玄机才把看向了默然不语的东方诏:“东方镇守,可有什么想要解释的?”

    “回禀陛下,臣只知镇魔司的职责乃是斩除妖邪,陈泓被妖邪附身惨死,臣深感哀悼,但是如今妖邪祸乱国都,镇魔司若是不下狠手,让妖邪遁逃的话,只会引起更大的祸乱。

    而且,陈泓是否被妖邪附身,陛下看一眼尸体就能知道,任何被妖邪附身的人,纵然死去,身上也会有阴邪气息残留。

    陈尚书既然不认为自己儿子被妖邪附身,大可把尸体抬上殿来。”

    东方诏平静说道。

    闻言。

    陈洛怒目而视,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此。

    古玄机打了个圆场:“好了,既然东方镇守给了解释,此事就此掀过吧,陈尚书丧子之痛,朕很是理解,往后三天就好好在家修养便是。”

    一句话。

    这件事情就算是完全消弭了下去。

    其他人见此,头更是低了几分。

    陈洛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能低头:“臣遵旨!”

    “如今国都妖邪乱象渐起,东方镇守可有什么看法?”

    古玄机重新把视线,落在了东方诏的身上。

    闻言。

    东方诏拱手:“回禀陛下,妖邪不断在国都制造乱象,无非是想要扰乱人心,然后分化镇魔司的力量,臣怀疑妖邪一族的目的,很有可能是镇魔狱跟封魔塔两个地方。

    只要两个地方不出问题,余下者都能解决。”

    “封魔塔重要非常,绝对不能有出现任何纰漏。”古玄机点头,他清楚封魔塔中到底是关押着什么东西。

    那些大妖。

    以及中高阶妖魔。

    如果从封魔塔跑出来的话,国都瞬间就会化为人间炼狱。

    但就算封魔塔存在这样的隐患,镇魔司依旧也是把封魔塔建造在国都里面,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国都中的力量是最充足的。

    哪怕是有隐患。

    以国都的综合力量,也能守得住封魔塔。

    相反。

    换做别的地方,封魔塔的封印,都没有那么稳固。

    不少大臣闻言,眼神都是闪烁了下。

    他们不是镇魔司的人,也没有真正的进入过封魔塔。

    顶多。

    就是知道,封魔塔中封印有妖魔而已。

    可具体如何。

    那就不清楚了。

    “另外,昨夜妖邪袭击不少地方,虽然马上被镇魔司给解决了,可引起的动荡,必定会让百姓感到不安,为了稳定人心,朕决定让皇宫内部的禁军出手,协助镇压国都。

    但凡有任何趁机生乱者,第一时间解决掉。”

    古玄机接着说道。

    禁军是皇宫中的强力军队,虽然数量不多,可实力普遍都是不弱。

    有禁军出手。

    能够让不少百姓感到安心。

    东方诏点头:“如果是有禁军帮忙的话,相信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镇魔司现在的力量,几乎也都是派遣出去,以解决妖邪为主。”

    “诸卿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见此。

    古玄机点了点头,从帝位上起身:“既然没有什么事,那就退朝吧!”

    “臣等恭送陛下!”

    “臣等恭送陛下!”

    众臣躬身行礼,口中齐声大呼。

    等到古玄机离开以后,其他人才重新直起身。

    陈洛看着东方诏,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便是拂袖离去。

    不过。

    却是有人走上前来,笑着拱手:“东方镇守,如今国都内妖邪作乱,还得镇魔司多多辛苦才是。”

    “对啊,镇魔司对付妖邪手段娴熟,相信有镇魔司在,也容不得妖邪放肆。”

    不少大臣都是来到东方诏面前,套个近乎。

    以往。

    他们跟镇魔司形同陌路,那是因为妖邪乱不到自己的头上。

    但现在不一样了,国都内已经有妖邪作乱,要是不跟镇魔司打好关系的话,后续受到妖邪困扰,镇魔司未必会第一时间出手。

    对此。

    东方诏都是回应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就没有别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