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四十一章 舍身取义
    轰!

    阴邪气息如同巨兽吞噬一样,浩然正气溃然散开。

    在那股阴邪气息面前,陈舒犹如是濒临破灭的小船,即将被海浪吞没。

    然而。

    纵然是这样,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

    “子曰,生,亦为我所欲,义,亦为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话音落下。

    一股更加澎湃浩大的气息,从陈舒的身上爆发出来。

    那一瞬间。

    那股浩然正气,屹然是到了巅峰。

    “今日!”

    “有老夫在,妖邪入不得国都!”

    陈舒凌空踏步而起,那股澎湃的浩然正气,近乎是到了一个实质的地步。

    只见他一手伸出,直接便是搅动了风云。

    剑!

    一把遮天蔽日的长剑!

    随着陈舒大手镇压落下的时候,那把由浩然正气凝聚而成的巨剑,便是轰然间落下。

    瞬间。

    浓郁的阴邪气息被撕裂。

    其中一头高大的妖魔,直面巨剑的落下,发出滔天怒吼,阴邪气息轰然升起,与之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空间好像都是崩裂开来。

    两股可怕至极的力量轰击,毁灭的波动席卷四方。

    最终。

    阴邪气息被撕裂。

    妖魔发出一声惨叫,便是被重重的劈了下去。

    大地震动。

    仿若地龙翻身一样。

    地面有深深的沟壑留下,好像是一直存在于这里,至于那头妖魔的话,此时完全失去了踪影。

    四周寂静无声。

    陈舒从半空中落下,身上的气息迅速颓靡下去,鬓发上的白色,又是多了几分。

    “陈老!”

    灰衣老者看到这一幕,神色猛然一变。

    陈舒胸口剧烈起伏几分,随后摆了摆手:“无事,暂时死不了了!”

    说话间。

    他背脊挺直,冷然的目光看向剩余的三头妖魔。

    “好一个舍生取义!”

    “好一个浩然正气!”

    “国子监大儒的手段,我等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但以你如今的手段,能够抗衡一尊妖魔,已是极限了吧,我等尚有三尊妖魔在此,你又如何对付?”

    其中一头妖魔人性化的拍了拍手,声音中满是赞叹的神色。

    那直面大儒攻击的妖魔,已经是疑似陨落了,可他面上也没有恐惧的情绪。

    因为他很清楚。

    现在的陈舒,已然是强弩之末。

    大儒虽强。

    也没有真强大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以对方的手段,镇压一头妖魔,便是极限的了。

    陈舒面色冷然:“你可以试试!”

    “杀——”

    那头妖魔一挥手,正要联合其他两头妖魔出手的时候。

    一个声音,直接让他们停下手来。

    “两位辛苦了,没有必要牺牲在这里,还是暂且退回去休息一下吧,此地的事情,交由我来处理就是!”

    声音刚刚落下。

    两个大儒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那三头妖魔,则是脸色大变。

    东方诏!

    作为妖邪一族的大敌,东方诏的声音,他们怎么都不会忘记。

    自从对方接手镇魔司以来,不知有多少妖魔死在对方手中,又不知有多少妖魔,被其亲手关押在封魔塔里面。

    可以说。

    不少妖魔在听闻东方诏名号以后,都会本能的感到畏惧。

    “东方诏!”

    一直注意战局变化的黑色面具人,在听闻东方诏的声音以后,面具背后的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国都内。

    一共有两个威胁。

    第一个就是大秦国君,第二个就是镇魔司的东方诏。

    虽然说镇守使,都是拥有斩杀妖魔的手段,可实际上,镇守使之间也是有很大的差别。

    “如今就逼迫东方诏现身,这么说来,镇魔司内,真的没有太多底蕴了!”

    黑色面具人呢喃自语。

    他这次的目的,就是封魔塔,而要解放封魔塔以前,便是试探出镇魔司的深浅。

    如果镇魔司留存的实力太强,那就没有必要直接硬碰硬。

    可是。

    如果镇魔司内,留存力量不多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国子监拥有的大儒不多,一个前往了大越,一个前往了大梁,再算上这两人,国都内隐藏的大儒,绝对不会超过两个。”

    “东方诏如今现身,看来也是时候了!”

    黑色面具人负手看着远方,仿佛胜券在握一样。

    ——

    国都城门前。

    被陈舒镇压的妖魔,从沟壑中爬起,身上鳞甲破碎,血液流淌下来,把地面腐蚀严重。

    那股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浩然正气,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正在伤口上面进行破坏,阻止对方的自我恢复。

    在见到那头妖魔爬起来,陈舒也没有意外。

    妖魔很难斩杀。

    自己虽然倾尽全力,将对方打的重创,可要想完完全全的灭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

    这头妖魔尽管没死,可也是身受重创,一身实力十不存一。

    此时。

    剩余的三头妖魔,都没有注意那头重创的妖魔,而是把视线看向前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在他们的视线中。

    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以妖魔的强大感知,却能清晰的觉察到,那正有酝酿有一股可怕的杀机,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咔嚓——

    空气中传出撕裂破碎的声响,一股风暴凭空而起,犹如飓风一般,向着四头妖魔席卷而去。

    “不好!”

    “挡住!”

    三头妖魔怒吼,纷纷爆发出自己最强大的手段,数股强悍至极的阴邪气息爆发出来,向着那股飓风轰击而去。、

    嗡——

    两股力量碰撞,毁灭一切。

    三头妖魔身体一震,往后退开一段距离,至于那头刚刚从沟壑中爬起的妖魔,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那股力量彻底吞没了进去。

    等到风平浪静以后。

    那头妖魔,已经完全失去了踪迹。

    死一般的寂静!

    就算是陈舒等两位大儒,都是心中震动不已。

    东方诏的强!

    他们也没有怎么真正的见识过。

    如今对方还没有露面,只是以隔空出手的手段,就灭杀了一头妖魔,哪怕那头妖魔是处于重创的状态,可实力也非等闲。

    在其他三头妖魔震惊的时候,一人在黑夜中踏空而出。

    旋即。

    便是稳稳落在了陈舒两人面前。

    “见过东方镇守!”

    “见过东方镇守!”

    两位大儒都是客气拱手。

    论及地位。

    东方诏的地位尊崇,不是大儒能够比拟的。

    论及实力。

    对方尚未露面,就抹杀一头妖魔,逼退三头妖魔,亦是惊世骇俗。

    “两位辛苦了,都下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就行。”东方诏微微一笑,语气平和。

    闻言。

    两人对视一眼,也都没有废话太多,直接退回了国都里面。

    灰衣老者消耗不大。

    可是陈舒镇压那头妖魔,已然是差不多到了一个油尽灯枯的地步。

    想要再战。

    已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东方诏,你终于来了!”为首的那头妖魔,面色无比凝然,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另外两头妖魔,一样如临大敌。

    明明数量上面占据优势,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妖邪乱我国都,该杀!”

    东方诏目光落在三头妖魔身上的时候,眼神骤然变得冰冷起来,收拢在衣袖中的手猛然间探出,黑色的气息犹如飓风席卷四方。

    在这股可怖的气息面前。

    弥漫的阴邪气息,便是如同风中残烛一样,随时都会被熄灭。

    一手印出。

    虚空都好像塌陷了下去。

    那三头妖魔面色大变,没有半点迟疑,都是同一时间出手,想要抗衡这股力量。

    轰!!

    瞬间。

    阴邪气息溃散。

    三头妖魔如遭雷击一样,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

    强大如妖魔。

    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没有抗衡的资格。

    鳞甲崩裂。

    血液横流。

    东方诏脚步迈出,在黑色气息的衬托下,仿佛是九幽深处的魔神一样,看向那三头妖魔的眼神,好像看向三只蝼蚁。

    “如此孱弱的力量,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今日封魔塔没有位置,那就由本座送尔等归西吧!”

    他声音冰冷,如腊月寒冬。

    在说话的同时,已是再度一掌印了出去。

    那一掌。

    好像真的如同夜幕降临一样,三头妖魔在这股力量面前,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掌落下,面上尽是绝望的神色。

    “救我!”

    “不——”

    妖魔强大,不等于完全不怕死。

    此时三头妖魔面临死亡的威胁,再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开口求救。

    紧接着。

    就看到一股狂风从平地涌起,跟掌印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然后。

    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人,便是出现在了三头妖魔面前。

    在狂风熄灭,手掌落下的时候,他同样是伸出了一只手,直接迎了上去。

    两掌相对。

    声势天崩地裂。

    黑色面具人微不可查的闷哼一声,便向后退开了几步,每一步落下的时候,脚下的东西都是化为了齑粉。

    东方诏收回手掌,神色平静的看向黑色面具人:“本座还在怀疑,凭借几头低阶妖魔,是有什么底气来我国都肆虐,原来背后也是有强者在支撑!”

    黑色面具人的出现,他没有感到意外。

    从一开始的时候。

    这位镇守使就已经明白,几头妖魔的背后,定然是有别的力量存在。

    否则。

    四头低阶妖魔来碰撞国都,那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