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四十七章 我不想死
    封魔塔第八层。

    谭天机正在破除封印,王慕白突然间侧头看向入口的方向,淡漠的脸色有了一些变化。

    “大日烘炉!”

    “什么?”

    谭天机闻言,脸上现出错愕的神色。

    王慕白收回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镇魔司有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到了大日烘炉境界的宗师。

    你的实力太弱,未必对付的了一个大日烘炉的宗师,尽快破除封印,不要出什么问题了。”

    被关押在镇魔司里面这么多年,他也有点待腻了。

    如果可以。

    王慕白还是希望离开封魔塔的。

    听到有人到来。

    谭天机马上加快的破除封印的进度。

    为了防止王慕白脱困,封魔阁布置下的封印,跟其他妖魔的封印,有很大的差别,

    另一边。

    国都外面。

    东方诏气势无双,黑色的能量暴涨,衬托的他如同魔神降世一样,那三头低阶妖魔,早就被打的肉身崩裂,再也没有一战之力了。

    只余下一个永生盟主,至今还在苦苦支撑。

    但是。

    从对方的状态来看,距离落败也是不远了。

    “本座说过,一刻钟内就能解决掉你们,如今可有什么话要说?”

    东方诏右手握拳,黑色的力量萦绕其上,毁灭气息从中传扬出来,让人止不住的感到震惊。

    在他的面前。

    永生盟主黑色面具下,有鲜血溢出,衣衫凌乱,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可见龟裂,身上的气息亦是变得颓靡了许多。

    他的实力很强。

    可跟东方诏相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哪怕是有援手,也是一样。

    到得现在。

    已经是到了落败的边缘。

    “灭!”

    东方诏口中吐出一个字,右拳猛地打出,刹那间便是狂风怒嚎,犹如魔神在咆哮。

    那一拳。

    永生盟主不敢硬接。

    他脚尖轻点地面,身体以一个看不清的速度,向着后方疯狂撤去。

    但是。

    那一拳的力量如影随形,任凭对方如何退走,都是紧跟在其后。

    在永生盟主退到一个山丘面前的时候,黑色的拳罡正好轰击到来。

    轰隆隆!!

    山丘倒塌,卷起无数的尘埃。

    等到尘埃落下的时候,山丘已经不见了,原地只有一个大坑,坑中也是没有永生盟主的身影。

    “走!”

    受创观战的三头妖魔见此,顾不得什么,直接扭头就走。

    但是。

    三头妖魔没有离开多远,东方诏就是一拳打出。

    狂暴的能量,瞬间就把妖魔躯体摧毁。

    就在这时。

    镇魔司内,一股可怕的气息爆发出来,刹那间就让风云变色,好像是又什么惊天的妖魔破封出世一样。

    本来随着妖魔陨落。

    那股强大的阴邪气息消散,使得天色恢复明亮。

    但是。

    在这股气息面前,刚刚恢复明亮的天色,就是再度昏暗了下来。

    那股惊天的气息席卷,让国都内所有的强者,都是为之骇然。

    “那头大妖出世了!”

    皇宫里面,刚来到观星台的古玄机,也是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阴邪气息,原本平静的脸色,终于是有了动容。

    此时。

    测魔仪疯狂的震动,浓郁到近乎可以滴出水来的黑色,把整个测魔仪都给覆盖了起来。

    百越面色剧变,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

    “大妖,这是有大妖出世!”

    眼前测魔仪的景象,仿佛是让他看到了当初上清宫覆灭的一幕。

    不。

    这比上清宫覆灭的时候,还要来得可怕。

    上清宫虽然是覆灭在妖魔手中,但是一个江湖势力,哪怕是底蕴再深,也不需要这等级别的妖魔出手。

    昔日覆灭上清宫。

    领头的只是一头高阶妖魔而已。

    至于大妖。

    却是完全凌驾于高阶妖魔之上。

    现在国都内有大妖出世,一个处理不好,可能让国都所有的人,都沦为妖魔的血食。

    瞬间。

    百越就是把目光落在了古玄机的身上。

    眼前国都最有可能阻止大妖的,就是这位大秦的圣皇了。

    “陛下,现在国都内有大妖出世,您若是不出手,只怕没人能拦得住!”

    百越低头。

    古玄机平静的眸光,看向黑色覆盖的测魔仪:“一头大妖,还没有乱我大秦江山的资格,让他去吧,自有人会对付他。”

    ——

    “真是怀念的感觉啊!”

    王慕白舒展了下身体,身上无形中散发的气息,好像是深渊般可怕。

    所有插在他身上的封魔钉,此刻也都是被拔除了出来。

    自由。

    这就是真正的自由。

    而在王慕白的面前,谭天机把头深深的埋下,不敢轻易抬头去看。

    宗师。

    哪怕是宗师巅峰的武者。

    在这等大妖面前,也跟蝼蚁没有任何区别。

    随后。

    王慕白看向他,温和笑道:“你既然放我出来,肯定是有所图谋,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东西,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满足你。”

    “我希望能够成为大人的从属!”

    谭天机恭敬回道。

    王慕白没有太过意外,只是淡淡解释:“想要成为我的从属,不比成为镇守使容易多少,你要是承受不起那个力量的话,死亡是必然的事情。

    如果转化失败,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救你。”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哪怕是不成为大人的从属,也是活不了多长时间。”

    谭天机如实回道。

    能入内务阁的人,几乎都是半只脚踏入了棺材里面。

    如果身上不是有别的底牌,单单是前面爆发出自身的力量时,他就已经气绝而亡了。

    哪怕是有一线希望。

    谭天机都是不愿意放弃。

    “好。”

    王慕白点了下头。

    “等到此次事情结束,我给你一个成为我从属的机会。”

    “多谢大人!”

    “你留在这里等我,不要随意走动。”

    王慕白交代了一句,就是向着第九层走去。

    他要取走那里封印的妖圣残躯。

    只是。

    在其刚刚要跨入第九层的时候,一股至刚至阳的气息,从中爆发出来,让没有防备的王慕白身体晃动了下,紧接着就是向后退了开来。

    “还有别的后手——”

    他的面色不太好看。

    只见第九层入口那里,刻有大量的符文,那些符文上面散发出微弱的光芒,隐隐间可感受到炽热的气息。

    一掌印出。

    阴邪气息如同寒霜蔓延。

    所有的符文在爆发出炽热的气息后,就是迅速熄灭了下来。

    随后。

    王慕白收回手掌,就要进入第九层里面。

    轰——

    一股狂暴的气息由远而近而来。

    他脸色微变:“东方诏!”

    深深看了一眼第九层入口的位置,王慕白放弃了取走妖圣残躯的想法,转身抓着谭天机,就是向着封魔塔外面冲去。

    在封魔塔中。

    他没有办法完全的发挥自己的力量。

    东方诏的实力不弱,王慕白自感在封魔塔中跟对方交手,会吃一些亏。

    在大妖冲撞的时候。

    封魔塔剧烈的震动。

    不知是何材质修建成的封魔塔,也是扛不住冲撞的力量,直接就被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两个黑影从中窜出。

    刚刚从封魔塔中出来。

    王慕白跟谭天机两人,就见到了迎面而来的东方诏。

    虚空中。

    三人面对面相视。

    以王慕白跟东方诏的实力,凌空而立不是什么问题,至于谭天机的话,则完全是在王慕白的帮助下,才得以做到虚空而立。

    “竟然真的被你逃出来了。”

    东方诏面色阴沉。

    他早就料到妖邪一族会攻击封魔塔了。

    但是。

    封魔塔中有左曹两人镇守,他们的实力虽然不是宗师巅峰,可也不比宗师巅峰弱多少,在天阶除魔使中,都是顶尖的那种。

    然后又有内务阁的人留下。

    哪怕是有妖魔冲击,凭借这样的手段,都能抗衡一段时间。

    只是。

    让东方诏想不到的是,封魔塔还是让人进去了,而且放出了王慕白。

    “谭长老,镇魔司自问待你不薄,为何要选择背弃镇魔司,投靠妖邪!”

    他平静的眸光落在谭天机身上。

    对方的背叛。

    是东方诏所没有想到的。

    闻言。

    谭天机沉默少许,随后缓缓说道:“自我入镇魔司以来,一直便是为了镇魔司斩除妖邪,到老了留在内务阁,依旧为镇魔司护卫四方。

    我抿心自问,镇魔司所给的一切,我偿还干净了。

    如今我想活着,为自己而活着,武者寿元有限,成为镇守使更是死路一条,我不想死,所以只能这么做。”

    活着!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东方诏看着他,面色平淡:“你可知放出了王慕白,会让更多的人,死在妖魔的手中。”

    “他人的死活,又与我何干。”

    谭天机摇头。

    见此。

    东方诏也没有再跟对方废话,继而看向了王慕白。

    没有任何的言语。

    他直接出手,一拳向着对方镇压而去。

    见此。

    王慕白抬手格挡,接住了那撼动山岳的一拳,然后抓住谭天机的肩膀用力一甩,向着国都外面扔去。

    借助这股力量。

    谭天机真气爆发,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着国都外面疾驰而去,同时耳中也传来了王慕白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

    径直离开了国都范围。

    东方诏没有出手拦截,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是落在了王慕白身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