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五十二章 安逸
    白嫖!

    没有人能够拒绝白嫖。

    虽然说武阁密室的灵气,对于他现在参悟真意,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但有一点要清楚的是。

    武阁内的灵气。

    除了可以补充精神的消耗以外,还能补充其他的消耗。

    比方说。

    转化为武者需要的气血。

    简单点来讲。

    灵气就是相当于百宝丹,任何方面的消耗,绝大多数都能从灵气身上实现。

    只是说。

    目前天地间游离的灵气虽然有,但是不够浓郁。

    可武阁密室的灵气不同,那里放置有一条灵脉。

    就算灵脉灵气,不能百分百平衡消耗,也能抵消许多。

    “我如果能在这里提升面板属性的话,那么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大量吞服丹药的烦恼!”

    沈长青眼中精芒迸现。

    他率先就发现了,成为武阁长老的好处。

    不对。

    应该是谭天机背叛的好处。

    毕竟现在因为谭天机的背叛,内务阁长老死了个干净。

    沈长青就不相信,还有人过来守着自己。

    再说了。

    别人是长老,他也是长老。

    论及身份的话,大家都是处于平等的层次。

    这样的话。

    其他分阁的长老,也没有权利来约束他。

    同样的。

    身为武阁长老的钟宁,亦没有约束他的资格。

    “我是武阁长老,现在能约束我的,大概就是四大分阁的阁主,以及国都的镇守使了吧!”

    沈长青心中想着。

    他指的约束,是单指镇魔司内,职位比自己高的。

    在躺椅坐下。

    沈长青学着其他人一样,躺在那里,看着上方的天空,突然间生出一种安逸的感觉。

    好像在这里。

    他能真正的做到与世隔绝,远离世俗的纷争,不必受到那么多的困扰。

    “潜心阁的环境,太过于安逸了!”

    是的。

    安逸。

    跟镇魔司其他地方不同,潜心阁的人没有特定的条件约束,比寻常的除魔使要安逸上许多。

    有的时候,安逸是好一件好事。

    但有的时候,安逸却也是一件坏事。

    “镇邪阁跟封魔阁主要是研究妖邪,在安逸的环境中,倒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武阁,却不适合待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中。”

    沈长青有些理解,为什么武阁的人,会很少待在这里了。

    没有足够的战斗洗礼。

    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被安逸消磨了斗志。

    久而久之。

    也就荒废了下去。

    虽然说。

    消磨斗志,不是一件坏事。

    但是武阁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出现打破人体极限的强者。

    如果武阁的人,都是安心的留在这里养老,想要打破人体极限,无疑是天方夜谭。

    这个时候。

    一个黑影遮挡住了视线,沈长青眼睛微眯,便是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东方镇守。”

    “沈长老如今成为了潜心阁的长老,可有什么感触?”

    “感触?”沈长青从躺椅上坐起,摇头失笑:“我又能有什么感触,潜心阁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安逸了吧!”

    “安逸——”

    东方诏点了下头,转头看向潜心阁的其他地方,面上叹了口气。

    “是啊,潜心阁过于安逸了,镇魔司本不该存在安逸的地方,但是潜心阁偏偏是个例。”

    说到这里。

    他又是摇了摇头,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聊。

    “你现在已经是武阁长老,我就给你说一下,武阁长老的特权吧!”

    闻言。

    沈长青面色一正:“有劳镇守大人解惑!”

    武阁长老的特权,他也早就想知道了。

    东方诏说道:“首先,武阁长老每个月的俸禄是五十两银子,你本身是天阶除魔使,本该俸禄是二十两,但是你成为武阁长老后,俸禄便是把天阶除魔使的俸禄,涵盖在了里面。

    一个月五十两银子,算是镇魔司给到的一点补贴,不过我相信你是看不上这一点银两的。”

    他深深看了沈长青一眼,脸上有淡淡笑容。

    沈长青哑然:“镇守大人说笑了,银子谁也不会嫌多。”

    “另外,武阁长老每年可以得到三百点功勋,这是另外的一个补贴。”

    “三百功勋?”

    沈长青错愕。

    “武阁长老给的不是资源,而是直接给功勋?”

    他原先是武阁成员的时候,武阁给到的是资源,而不是单纯的功勋。

    “很正常,你是武阁成员的时候,武阁给到的资源,基本上都是符合你那个阶段修炼所用的,但是能够成为武阁长老的人,尽管大多数都没有跨入体系巅峰。

    但是相距那个境界,也是差的不远。

    这个境界的武者,他们每个人修炼的需求都是不同,所以武阁才会直接给到功勋。”

    东方诏耐心解释。

    成员是成员。

    长老是长老。

    可以成为长老的人,本身就不是寻常的武阁可以相比。

    听闻解释,沈长青也是恍然。

    随后。

    东方诏接着说道:“另外你成为武阁长老以后,身份地位只在四大阁主,以及国都镇守使之下,至于其他分部的镇守使,也没有直接对你发号施令的资格。

    镇魔司内任何地方,以你的身份都可去得。

    至于任务方面,跟你是武阁成员的时候,没有大的区别。

    镇魔司需要你时,自然会派人前来通知你,等闲时候,你可以自主的做出安排。”

    “我明白了。”

    沈长青点点头。

    乍一看,武阁长老的权限职责,好像跟武阁成员差不多一样。

    但是。

    单单是其他分部镇守使,没有对自己发号施令的资格,就很说明问题了。

    这是一种非常大的权限。

    只要离开了国都,以自己的身份,几乎没有谁能制衡的了。

    “这是你武阁长老的身份令牌以及武阁的钥匙,收好吧,至于你原来的身份令牌,按照惯例得要消融掉。”

    东方诏从怀中取出一个令牌以及一枚钥匙,交到了沈长青的手中。

    武阁长老的令牌,跟普通成员的令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顶多就是看起来,稍微大气了一些。

    除此外。

    就是多了长老两个字。

    而那枚武阁钥匙,倒是看不出什么东西。

    把东西给过去以后,东方诏又是想到了一个事情。

    “对了,你上次不是打算去大荒府吗?”

    “额……”

    “天察卫给到的消息称,大荒府现在的局势也是颇为严峻,你要有时间,倒是可以过去一趟,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于大荒府那边帮助不小。”

    东方诏正色说道。

    肉身体系第二阶段的强者,放在哪里都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沈长青迟疑了下:“我现在打算闭关一段时间,等我出关以后,再行前往大荒府吧,不知镇守大人意下如何?”

    “没问题。”

    东方诏颔首。

    大荒府现在的局势,还没有严峻到要崩盘的地步,所以也不需要强制一位武阁长老,前去支援。

    然后。

    他看向沈长青的眼神,便是充满了欣赏。

    “沈长老刻苦修炼,真的是我辈楷模,难怪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拥有常人数十年都达不到的成就,或许打破极限的希望,真的是在你身上了。”

    天赋绝佳。

    而且修炼刻苦。

    这样的人,妥妥的修炼人才。

    对于镇魔司能够招揽到这样的人,东方诏也是由衷感到高兴。

    特别是昨夜跟王慕白的一战。

    如果不是对方突发奇想,把照魔镜给自己的话,自己还真不一定能那么快把王慕白打败。

    要知道。

    战斗的地点可是国都。

    持续的时间越久,造成的影响就是越大。

    如果让其他人误以为,镇魔司没有办法对付一头妖魔的话,传扬出去,会极大程度的打击民心。

    因此。

    在东方诏看来,昨夜一战中,虽然沈长青只是把照魔镜给到自己,却也是发挥了不小的用处。

    人才放在哪里,都是会得到重视的。

    再加上对方已经跨入肉身体系第二阶段,又是成为了武阁长老。

    交谈的时候。

    东方诏也是把对方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上。

    以往的话。

    这位镇守使虽然待人温和,可始终都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种感觉。

    既是实力的差别,也是身份的差别。

    从武阁离去后。

    东方诏刚刚离去没有多久,就看到江左走了过来。

    “见过镇守大人!”

    “何事?”

    “宫里来人了,正在议事大殿里面等候。”

    江左如实回道。

    东方诏点了点头,便是向着议事大殿而去。

    ——

    皇宫。

    书房里面。

    古玄机坐在那里,看着东方诏说道:“镇魔司现在的事情,可是已经解决了?”

    “启禀陛下,镇魔司内暂时没有什么问题,所有叛逆都被诛杀,王慕白虽然从封魔塔逃出去,可也是受创不轻,我正让天察卫搜寻他的位置,绝对不会让他逃了。”

    “王慕白这头大妖,跟其他的大妖有些不同,他关押在封魔塔最为合适,逃出去的话,是个不小的麻烦。”

    古玄机点了下头。

    旋即。

    场面又是沉默了几分。

    东方诏说道:“昨夜封魔塔遇袭,宫中迟迟没有人前来支援,等到事后才有人到来,此事还望陛下拿个主意。”

    “朕明白你的意思。”

    古玄机眼神微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意。

    “大秦养着他们,是希望他们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如今却畏而不战,此乃死罪,朕会给镇魔司一个交代的。”

    “谢陛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