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六十四章 庐阳城
    天空是灰色的,没有任何一缕阳光投射进来。

    枯寂的街道上面,有不少东西散落在那里。

    就好像是一场慌乱以后,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全部都逃走了,只余下这些西都没有来得及带走。

    风在吹动。

    宛如鬼神在怒嚎。

    在一个废弃的店铺里面,一个身上染血的中年人,正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不敢有半点松懈。

    等到风声停歇以后,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暂时算是过去了!”

    苦笑了一下后。

    中年人又是啐了口唾沫在地上,脸上现出怒色。

    “那该死的东西,在屠戮城中所有百姓以后,实力强大了不少,一个不察,竟然栽在了它的手上!”

    “可恨庐阳城二十万百姓,就这么惨遭妖邪毒手,我镇魔司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毫无疑问。

    此人就是破山城镇魔司中的镇守使,荀曲。

    想到那头妖邪的强大。

    荀曲的脸上,又是有深深的忌惮。

    深陷庐阳城几天时间,他自然是跟那头妖邪交过手的。

    奈何。

    在屠戮城中二十万百姓以后,那头妖邪实力强大了许多,哪怕是他,都没有办法与之抗衡。

    若非是自身手段了得。

    都不一定能从对方手中脱身。

    然而。

    哪怕是从妖邪手中脱身,现在也依旧被困在庐阳城中。

    荀曲明白。

    那头妖邪正在无时无刻的搜寻自己的下落。

    毕竟一个受伤的镇守使,对于妖邪来说,就是可口的美味。

    如果能将自己吞噬掉的话,那头妖邪实力绝对会再次做出突破。

    到了那时候。

    南幽府中,能够制衡那头妖邪的人,就不多了。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好,还是为了南幽府的其他人也罢,荀曲感觉自己都是不能轻易牺牲的。

    只是——

    庐阳城中被浓雾覆盖,犹如是一方结界一样,天地灵气都没有办法涌入多少。

    平日里的时候。

    镇守使能够汲取天地灵气,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什么大问题。

    可在这里。

    想要撑那么久,那就有点困难了。

    更别说。

    前面的一战,损耗不轻。

    为了恢复伤势,又是加剧了不少的消耗。

    如今。

    荀曲自感他剩余的力量,已经是不多了。

    哪怕一直躲藏起来,不被妖邪找到,等过半个月,也差不多失去战斗力。

    待到一两个月后。

    就得被活活饿死。

    “四天了,破山城那边也该做出反应了吧,季天禄你要再不来,你就得给老子收尸了!”

    荀曲心中暗骂了一句。

    他坚持这么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等待破山城的救援。

    但是。

    四天了。

    足足四天了。

    不要说支援了,就算是一根毛都没有见到。

    荀曲甚至都怀疑,季天禄是不是想要趁这个机会排除异己,好让自己死在庐阳城这里。

    此时。

    街道外面又有风吹来,本该轻柔的微风在枯寂的街道上,显得尤为诡异,如果认真倾听的话,甚至都能听到一些隐隐约约的脚步声。

    就好像吹过的不是风,而是一队队隐形看不见的人,正在那里来回巡视一样。

    哐当!

    哐当!

    房门窗户不断震动。

    仿佛外面有人在用力敲砸大门。

    荀曲面色恢复平静,看着不断响动的房门,他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

    被困在破山城几天时间。

    这位镇守使,也是有了一些经验。

    ——

    “沈长老,前面就是庐阳城了!”

    策马前行,邓谷抓着马鞭的手,向着前方目光所及的地方指去。

    其实不用他说。

    沈长青也看到了前面的浓雾。

    浓雾的覆盖面积很大,靠近看去的时候,好像是遮天蔽日了一样,整个天地都被浓郁给一分为二了。

    但是从远处看。

    浓雾虽然同样广阔,却也没有到遮天蔽日那么骇人。

    “庐阳城!”

    看着面前的浓雾,就算是以宗师巅峰的眼力,都不能穿透半分。

    那些涌动的浓雾,就好像是活着的生灵一样。

    视线所及。

    皆有被吞噬的错觉。

    两人都是差不多靠近庐阳城百丈的时候停下。

    邓谷叹了口气:“我曾经来过几次庐阳城,虽然不如破山城繁荣,但也是让人流连忘返,没曾想,只是一段时间不见,竟已是这般模样!”

    寻常百姓在妖邪面前,孱弱的可怜。

    虽然现在,没有真正的见到浓雾背后的庐阳城。

    可是。

    他也差不多可以知道。

    庐阳城中的百姓,差不多是落在了妖邪手中。

    后果如何。

    自然不用多说。

    “好强大的结界!”

    真正靠近庐阳城的时候,沈长青才能确切的感受到眼前结界的强大。

    跟天灾自成的领域不同。

    强大的妖邪,也能利用自身的力量,布下一个厉害的结界。

    在结界里面。

    妖邪的力量有一定的增幅不说。

    所有被围困在结界里面的人,如果没有打破结界的力量,是根本逃不出去的。

    现在。

    沈长青才算是真正的明白。

    为什么庐阳城的百姓都没有逃出来,就连镇魔司的强者,都是泥牛入海了一样。

    究其原因。

    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结界。

    只是。

    要想从结界上面,判断出妖邪的实力,也是没有什么可能。

    他转头看向邓谷:“庐阳城结界强大,内里的妖邪手段也不一般,邓除魔就留在此地吧,三天内我如果没有从结界里面出来,你就回镇魔司求援。

    另外,告诉季天禄。

    如果庐阳城中的妖邪把我跟荀曲都吞了,那么实力必定会壮大到一个可怕的境地。

    那时候,破山城能否抵挡,就是一个问题了。”

    说完。

    沈长青也不等邓谷回答,就直接向着结界里面走去。

    荀曲被困在庐阳城四五天了,季天禄都没有动身解决。

    不管对方是为了顾及破山城,还是因为忌惮庐阳城的妖邪,这些都跟自己无关。

    然而。

    他也不希望自己被困在庐阳城的时候,会如同荀曲一样,要等到破山城有足够的力量以后,才会派人来营救。

    说白了。

    沈长青知道,自己来庐阳城是救人顺便刷点杀戮值的,根本不是来送死的。

    他让邓谷交代的话,其中不无威胁的意思在里面。

    当然。

    也是一句实话。

    季天禄的实力,肯定是不如东方诏的。

    庐阳城的妖邪实力显然不一般,如果吞了一个镇守使,以及一个大日烘炉的宗师,做出突破的可能性很大。

    而且。

    庐阳城跟破山城相隔不是非常远。

    庐阳城的妖邪突破成功,破山城迟早也是它的目标。

    那时候。

    凭借季天禄的手段,沈长青不认为对方抵挡的了。

    心中想着事情。

    他稳步向着结界而去。

    在身体触及到浓雾的时候。

    一股强大的阴邪气息,从无到有般突兀的出现,这股阴邪气息之强大,足以让等闲宗师色变。

    只见沈长青身体一震。

    如同大日般炙热的气血流转,轻而易举就把那股阴邪气息驱散出去。

    “比煞级诡怪要强,但是跟王慕白的气息相差甚远,虽然企及到了妖魔的层次,但还没有如同王慕白那般可怕。”

    一瞬间的功夫。

    他对于妖邪的实力,就有了一点评估。

    比煞级要强,稳稳的站在妖魔的级别上面。

    但比大妖相差甚远,没有任何可比性。

    另一边。

    邓谷看着进入浓雾里面,然后完全失去了踪影的沈长青以后,脸上也是有担忧的神色。

    “不知沈长老是否能把荀镇守给解救出来!”

    他已经知道,荀曲被困在里面的消息了。

    刚得到消息的时候,邓谷也是被吓了一跳。

    一位镇守使。

    竟然被困在了庐阳城中。

    这个消息传出去,足以让镇魔司引发强烈的地震。

    同时。

    他对于沈长青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

    不是自己相想象中的宗师后期,而是肉身体系巅峰的强者。

    宗师巅峰!

    邓谷从来没想过,对方会是如此境界的存在。

    他也间接明白。

    季天禄为什么会让沈长青,进入庐阳城去解救荀曲了。

    宗师巅峰。

    不弱于一般的镇守使。

    偌大个破山城镇魔司里面,能够与之比肩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如今。

    邓谷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等候,他没有陪同进去庐阳城的想法。

    诚如沈长青说的那样。

    庐阳城的妖邪太强了。

    自己一个宗师进去,也没有抗衡的可能,保不齐还要对方分心照顾自己。

    而且。

    他的内心,也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畏惧。

    那是对于未知的强大存在,所产生的畏惧。

    ——

    深入浓雾里面,沈长青没有改变方向,一直向前走去。

    可能是一刻钟。

    也可能是半个时辰。

    一座城池的轮廓,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城池很大,但在浓雾中只呈现出黑压压的影子,给人的感觉,那不像是一座城池,而是一头匍匐沉睡的可怕巨兽。

    等到沈长青来到近前的时候。

    才真正看清楚城池的面貌。

    上面有斑驳的痕迹,象征着这座城池存在了很长的时间,城池的入口大开,加上浓雾的覆盖,就好像是巨兽的嘴巴一样,任何擅自进去的人,都会被吞噬掉。

    脚步略微停顿。

    旋即。

    沈长青跨步向着里面走去。

    ps:上周五气势汹汹全部身家放进去炒外汇,今天成功爆仓,整个人头脑瞬间清醒,想了想,发现写书才是正道(;′??Д??`),从今天开始发愤图强,好好码字,求个月票,抚慰下受伤的心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