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六十九章 不菲的收获
    手臂断掉。

    阴休狰狞的脸色,顿时煞白了起来。

    然后。

    他捂着伤口抽身爆退。

    甚至于。

    逃走的时候,就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

    在对方逃离的时候,苏宛儿跟寇苍两人,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脸上,也是神情大变。

    没有迟疑。

    两人紧跟在阴休身后撤离。

    见此。

    沈长青将手中握住的刀柄投掷出去,上面尚有一点刀刃残余,没有被腐蚀干净。

    长刀投掷。

    迅若惊雷。

    寇苍只听到背后有劲风袭来,不等他回头看去的时候,便是感到背后一阵剧烈的疼痛,紧接着胸前就是一凉。

    低头看去。

    胸口上不知何时,现出了一个大洞。

    大量的血液好像决堤了一样,从伤口中汹涌出来。

    随即。

    他的身体就是栽倒在了地上。

    但是宗师后期强大的生命力,让其没有马上气绝身亡。

    视线中。

    那个让人畏惧的身影已经靠近。

    寇苍张了张嘴,口中勉强吐出几个字。

    “不,不要……”

    话没说完,炙热的真元就把给完全吞噬了。

    ——

    片刻以后。

    寇苍的身形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原地只有炙热的气息残留。

    沈长青收回手掌,然后又是找到了阴休的断臂。

    妖魔的手臂。

    跟其他妖人或者诡怪的不同。

    对方哪怕是脱离的身体,也依旧拥有生命力。

    在他找到断臂的时候,对方已经是离开了不断的距离。

    冲上去。

    故技重施。

    大日真元灼烧的时候,沈长青为了加快一点进度,又是破开自己手掌,金色的血液滴落下去,让那条断臂发出嗤嗤的声响,竟在血液中缓缓融化。

    在断臂完全融化以后。

    一股熟悉的感觉,就是从手臂上面涌来。

    紧接着。

    识海中的百战真意,第三片花瓣直接蜕变完成。

    对于身体的变化。

    沈长青没有去想那么多,他就近找寻了一个无人的房子,然后就是闪身进去,先是吞服了几枚天元丹,恢复身体上的伤势。

    旋即,又是吞服了九阳丹,驱散肉身中残留的阴邪气息。

    最后。

    龙虎丹也是吞服了一枚,补充消耗的气血。

    这种丹药能够蕴养肉身气血,同样也是补充气血的消耗,当然天元丹也有这样的效果。

    数种丹药吞服进去。

    沈长青闭目炼化。

    ——

    “有人在战斗!”

    本来躲藏在某个地方的荀曲,在觉察到沈长青跟阴休的战斗后,也是不由从暗处走了出来。

    庐阳城虽然很大。

    可两人战斗的动静却是不小。

    再加上他所在的地方,跟战斗地点也不是太远,所以荀曲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那股浓郁的阴邪气息,莫非是庐阳城的那头妖邪出手了,至于那股跟阴邪气息截然不同的力量,很有可能是有其他人,进入到了庐阳城里面。”

    脑海中诸多想法涌现。

    瞬间。

    荀曲就把这件事,联想到了镇魔司的身上。

    虽然他隔三差五就骂一下季天禄,可对方这个时候派人来,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很快。

    一个大致的过程,就在荀曲的脑海中形成。

    季天禄让人强者来找他,旋即那个强者进入了庐阳城,在找寻自己的过程中,跟庐阳城中的那头妖邪发生冲突。

    “一定是这样!”

    “虽然不清楚镇魔司什么时候,多了一尊这样的强者,但除了这个解释,就没有别的可能了。”

    荀曲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哪怕那股气息非常陌生,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可眼下庐阳城的情况,除了自己人,也没有谁会轻易涉险。

    “不行!”

    “庐阳城的那头妖邪实力不凡,来援的人未必就是对手,我得前去看看——”

    荀曲坐不住了。

    要是自己的队友,死在庐阳城那头妖邪的手中,那乐子可就大了。

    到时候。

    他就真的没有离开庐阳城的机会。

    只有跟对方联手,才有斩杀那头妖邪的可能。

    一念及此。

    荀曲顿时向着战斗地点而去。

    只是没等他完全到来的时候,骤然间就有仿若大日骄阳般的气息暴涨,使他略微顿住了脚步。

    “这股气息——”

    “季天禄可以啊,竟然还能把万佛宗的人都给找来了,不对,万佛宗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强者了?”

    荀曲疑惑了。

    但他也没有浪费时间多想,只是略微停顿,就继续向着那里赶去。

    半刻钟不到。

    就已是来到了战斗的地方。

    街道上坑坑洼洼,尚有残留的阴邪气息没有退散,同时也有一股大日骄阳般的气息残留在那里。

    看着眼前景象,荀曲面色凝重。

    “不是庐阳城的那头妖邪!”

    他跟庐阳城的妖邪交过手,于对方身上的气息,也是熟悉的很。

    虽说阴邪气息好像都差不多,可不同的妖邪,身上气息依旧是有一点差别。

    发现这一点以后。

    荀曲的脸色难看非常。

    庐阳城那头妖邪就够难对付的了,现在竟然又出现了别的妖邪,而且实力非同寻常,但从气息残留上看,就能明白对方的实力。

    妖魔!

    少说也是妖魔一级的存在。

    “那头妖魔呢,是死了还是活着,那个跟妖魔交手的人,又是什么情况?”

    荀曲的脑海中,一个接一个的念头涌现出来。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

    他也有些摸不清楚局势。

    不会来迟了吧!

    荀曲心中一怔。

    要是真来迟,那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一头庐阳城的妖邪,外加一头不知名的妖魔,别说现在不再全盛状态的自己,哪怕是全盛时期,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

    如今。

    又有震动的声响传来。

    荀曲目光凝重,他没有去声音来源的方向,而是留在原地,神念扩散了出去。

    搜查。

    一点点的搜查。

    如果那个跟妖魔交手的强者没有死的话,有一定的可能还留在附近。

    在荀曲用神念,一点点搜查的时候。

    神念忽然一动。

    在神念感知的范围里面,有股澎湃的气息在涌动。

    那股气息。

    既是浩瀚,又是如同大日般炙热。

    瞬间。

    他提起的心,就是落下了许多。

    “找到了!”

    荀曲脚步一动,向着气息来源的方向而去。

    ——

    无人的房屋里面。

    沈长青盘膝而坐,好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紧闭的双眼徒然间睁开。

    “有人来了!”

    刚刚。

    他清晰的感受到,有股不强不弱的神念力量,从自己的身上横扫而过。

    紧接着。

    就有一股强横的气息,在向着自己靠近。

    那股气息。

    跟妖邪身上的阴邪气息有些不同,沈长青只在少数人的身上感受过。

    那就是——镇守使!

    “荀曲!”

    瞬间,他就明白了到来的人是谁。

    刚好自身也把丹药的能量炼化,刚刚战斗的损耗,也是恢复了许多。

    起身。

    从房屋里面离开。

    沈长青就看到一个衣衫染血,但神态正常的中年人奔袭前来。

    在他看到荀曲的时候。

    荀曲也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

    停下身形。

    这位破山城的镇守使,客气抱拳:“我乃破山城镇魔司荀曲,敢问阁下是?”

    说话的时候,他隐晦的打量了下沈长青。

    在见到对方浓密的黑发时,眼中有疑惑的神色一闪即逝。

    万佛宗的人。

    不应该都是光头吗?

    心中虽有疑问,但荀曲也没有表露太多出来。

    在他率先开口以后,沈长青同样是抱拳:“国都镇魔司武阁长老沈长青,见过荀镇守。”

    国都镇魔司?

    武阁长老沈长青?

    荀曲面色微微一愣。

    国都镇魔司他了解,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强者。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眼前的沈长青,可是臻至宗师巅峰的强者,而且是肉身体系巅峰的那种。

    等等。

    沈长青!

    他想起了一些东西,看向面前之人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

    “沈长青,可是前段时间在大荒府,斩杀蛮族大将的那位沈长青?”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

    沈长青摇头淡笑。

    这句话,就已经是侧面承认了。

    他对于当初大荒府事情的影响之深,也很是意外。

    几乎所有遇到的人里面,在听到沈长青这个名字以后,第一反应就是大荒府斩杀蛮族大将的人。

    得到确认。

    荀曲震惊了。

    真的是他!

    他记得沈长青只是宗师后期的武者而已,如今再一看,哪里是什么宗师后期,分明就是宗师巅峰。

    压下心头的震惊,荀曲暂时也没有探究太多的想法。

    所以,他当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前面可是沈长老在跟妖邪交手?”

    “不错。”沈长青点头:“妖邪一族有妖魔以及永生盟的人进入,我跟他们相遇就动起手来了,那头妖魔实力不凡,最后关头也让他给跑了。

    倒是两个永生盟的人,我留下了一个。”

    他的面上有遗憾的神色。

    那是真的遗憾。

    原先身上有伤的时候,沈长青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找了个地方疗养伤势。

    后面。

    等到伤势恢复差不多的时候,他才看了下自身的变化。

    不看不要紧。

    一看就是吓了一大跳。

    面板上的真意一栏,直接就从两成真意,跳到了三成。

    而且。

    识海中的血色莲花,第四片花瓣的虚影都差不多完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